暢讀小説 > 無敵小相師 > 第53章 從手上搶走
  哈哈!

  這貨,果然沒死!

  龍小野笑著接通,主動打招呼,“嗨,老黑,想我想得不行了是吧?”

  “龍小野,你可真狠。”

  話筒里傳來老黑虛弱的聲音。

  這次沒用變聲軟件,略帶沙啞,還含糊不清。

  沒錯了。

  昨晚老黑的門牙悉數被打掉,還有三顆以上的后槽牙,也光榮脫離了崗位。

  “說什么呢,聽不懂。”

  龍小野故意裝迷糊。

  老黑更是氣得差點吐血,費力地問道:“你,為什么不殺了我?”

  “我不喜歡碾死螞蟻。”龍小野霸氣冷哼。

  “你把我的零件廢了,此仇不共戴天。”老黑發出了威脅。

  “隨你大小便。”

  龍小野才不在乎,友情提醒道:“老黑,你有東西在我這里,本大師想折騰你,輕而易舉,還是仔細點不值錢的小命吧!”

  “活著,還不死了,咱們,沒完。”

  老黑咽不下這口氣,艱難地掛斷了手機。

  真是個頑固分子,不可理喻。

  與人斗,其樂無窮,生活不能是一潭死水。

  盡管繼續放大招吧!

  緊跟著,手機又響了,卻是梅三姐來了電話。

  “姐姐,有啥事兒!”

  “弟,給你介紹個生意,這女人啊,苦水里泡出來的,太難了,多照顧下吧!”

  “沒問題,費用姐收了吧?”

  龍小野更關心此事。

  “收了,她給了二十萬,等過會兒轉給你。”

  梅三姐笑了,提成非常可觀。

  龍小野樂見梅三姐介紹客戶,獲取收益。

  如此,就可以長期享受洗浴中心的免費服務,不必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沒過幾分鐘,

  一名五十出頭的女人,穿過馬路,進入天機館。

  女人長相端莊,個頭足有一米八,直筒般的黑色長裙,遮蓋了體型,那張少許皺紋的臉上,全無一點喜色。

  “請坐吧!”

  龍小野起身,做出請的手勢。

  女人從挎包里,取出一張紙,遞給了龍小野,這才緩緩坐下。

  是一張尋人啟事。

  蘇朵兒,兩歲時在蘭庭市水源街鳳凰公園門前走失。

  有知道線索者,愿意奉上五百萬的感謝金。

  一張打印的照片,胖嘟嘟剛會走的小女孩,正在笑。

  尋親者,秋雯曼,聯系手機號,微信號。

  龍小野不由扶額,業務外包的問題出現了。

  梅三姐太相信龍大師,什么活都敢接,還一下子要了二十萬。

  “找到孩子,不要說五百萬,再多我也愿意。”

  女人補充一句。

  真不是錢的事兒!

  龍小野擺擺手,問道:“這位大姐,孩子丟了多長時間了?”

  “十七年三個月零九天。”

  秋雯曼苦笑著吐出一串數字,摸出支細長香煙點上,熟練地點著。

  只是,再多煙霧也吐不清心頭的愁緒。

  “一直在找孩子?”

  “嗯,孩子丟了,男人跑了,我孤單一人,始終在路上,漫無目的行走,春去冬來,花謝花又開。”

  秋雯曼面無表情,感慨著人生無常,卻聽不出任何酸腐,更多是共鳴和同情。

  一個可憐的女人,一位執著的母親。

  龍小野動了惻隱之心,但十七年太久,可以抹去太多痕跡。

  “洗浴會所的老板說,龍大師無所不能,求你幫幫我,熬不下去了。”

  秋雯曼扔了煙,起身就要屈膝。

  使不得!

  龍小野連忙上前,將她攙扶住。

  “大姐,坐下慢慢說,過去的時間太久了,我也不能保證,一定找到這個孩子。”

  “沒有孩子,我就是個行尸走肉。”

  秋雯曼落淚不止,斷斷續續,講述了事情經過。

  她曾經有個美滿的家庭,男人高大帥氣,經營著一家制藥公司,家里的錢花不完。

  夫妻恩愛,出雙入對,如膠似漆。

  結婚兩年,又添了個粉雕玉琢的女兒。

  一家人其樂融融,每天都是歡笑聲。

  然而,

  天有不測風云。

  女兒兩歲時,秋雯曼帶著去公園,被一名變戲法的男人,吸引了目光。

  她明明記得,拉著女兒的小手。

  可就在轉頭的瞬間,手上空空,女兒不見了!

  報警無果,重金懸賞。

  小女蘇朵兒,就像是人間蒸發,毫無一點痕跡。

  開始,丈夫還寬慰她,陪著她到處尋找女兒的線索。

  后來,就變成了埋怨、斥責和咒罵。

  家中爭吵不斷,還會彼此動手,噩夢般的日子。

  后來,

  丈夫悄然變賣了公司,帶著公婆,一夜之間離開,不知所蹤。

  只留下一張離婚協議,給了她不菲的財富。

  “拉著手,孩子就沒了?”

  “我知道沒人信,可我沒有撒謊的必要,真的一直沒放手。”

  秋雯曼神色麻木,多年來,這件事她不知解釋了多少遍。

  “我信。只是為什么,非要找到這個孩子?”龍小野又問。

  “她,一直在我夢里,從沒有離開。”

  秋雯曼哽咽著,眼淚流得更多。

  聽到動靜的蘇夏,從樓上下來,朝著秋雯曼友善一笑,遞上一包紙巾,又給她倒了一杯水。

  “孩子!”

  秋雯曼喃喃自語,目光呆呆地看向蘇夏,倒是嚇了她一跳,連忙又上樓去了。

  “這位大姐,告訴我孩子的出生年月日時。”

  “好!”

  秋雯曼點頭,張口就來。

  龍小野記錄在手機上,掐指推算下,寫了八字。

  觀察了好半天,又進行了細致分析。

  龍小野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又打量半晌秋雯曼的面相,這才緩緩開口道:“孩子的八字,與眾不同。金清水白,貌美如花,日元喜用,才華橫溢,天干獨秀,百年難遇的修行奇才,如果遇到名師,造化無法想象。”

  “龍大師,我寧愿她很平凡,只要能在我的身邊!”

  秋雯曼大聲說出了一位失去孩子母親的心聲。

  “該怎么跟你說呢。”

  龍小野一陣撓頭,欲言又止。

  “大師,你說吧,無論什么樣的結果,我都能接受。”秋雯曼急切道。

  這話不能信!

  秋雯曼十幾年如一日的尋親,豈能輕易放棄?

  “首先,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有人看中了你的女兒,精心謀劃,把她在你手里給搶走了。”龍小野道。

  “我也是這么認為的,要知道誰干的,一定殺了他。”

  秋雯曼憤怒地咬牙,眼睛都紅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