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無敵小相師 > 第34章 未來是掌門
  “令狐雁,作為一名法師,給普通人下蟲,非常令人不齒,也非常掉價。”

  龍小野晃著腳丫子教訓。

  令狐雁雙目猩紅,咬牙道:“黃正康那個混蛋,死不足惜。”

  “大雁,跟個凡人計較,胸太小了。”

  龍小野搖頭感嘆。

  你才胸小,你全家都胸小!

  令狐雁更生氣了,嚴重懷疑龍小野是故意的。

  “你知道什么?那塊養魂皿中,是我養父母的魂魄,他就這么給毀了,魂飛魄散,再也找不到了。”

  令狐雁憤怒的聲音里帶著幾分悲戚。

  哦!

  原來還有這檔子隱情。

  難怪令狐雁會痛下殺手。

  黃正康無心之舉,相當于殺了別人的父母。

  “不知者不怪,誰讓你不藏好了。”龍小野責備的口吻。

  “怎么能賴我?那個小崽子,手可真賤啊,埋在土里都能給挖出來。”

  令狐雁恨恨罵了一句,又補充:“看他年幼無知,就不計較了。但黃正康是個成年人,沒管束好自己熊孩子,還隨便燒別人的東西,就是該死!該死!該死!”

  “大雁,我很同情你。”

  龍小野語氣緩和一些,又說:“作為一名法師,你應該明白,養育守墓的地魂,會讓天魂和生魂不安,失去轉世的機會。”

  “我不管那么多!”令狐雁倔強地別過頭,眼中已然有了淚光:“父母將我養大,還沒回報就走了,想想心里難受。”

  “這是自私的行為,真為他們好,就該放手。”

  “說得輕巧,你爹媽要是走得早,你忍心放手嗎?”

  “不放也得放,唉,本人從小就是個孤兒。”

  令狐雁沉默了!

  多年來,她一直繞不開這么彎,想通過養育鬼魂,換一種方式贍養父母。

  但是,兩人的情況,顯然不同。

  半晌,令狐雁悶聲道:“龍小野,既然被你抓了,要殺就殺吧。”

  “為什么殺你?”

  “不殺我,我還會跟你沒完。”

  “再來,你依然是手下敗將,咱們的差距,實在有點大啊!”

  龍小野搖頭晃腦,自負的神情,非常氣人。

  唉!

  令狐雁長長嘆了口氣,無語凝噎。

  在龍小野看來,令狐雁直言快語,又有孝心,并沒有伏臨觀那么可惡。

  “大雁,告訴我,摘星門到底什么情況,就放你走。”

  龍小野提出了條件,又說:“至于以后你再找茬,糾纏沒完,本人奉陪就是了。”

  “你為什么打聽這個?”

  令狐雁敏感地反問。

  “我之所以成為孤兒,就是因為父母被摘星門抓走了,下落不知。”龍小野一臉愁容。

  “瞎說!”

  呦呵?

  聽出是謊言了?

  “根本沒聽說有姓龍的。”

  龍小野聳聳肩,就知道令狐雁沒這么高的智商。

  “大雁哪,這種秘密,你這種級別的,不會知道的。”

  “我要是不說呢?”

  令狐雁試探地問道。

  “那就留下來,把你扔在個屋里,等著有人來救你吧!”

  穴位被封,修為正在流失。

  這種情況下,能活幾天都不好說。

  終于,令狐雁妥協了,簡單說了摘星門的情況。

  一位長老,一位掌門,四名護法,十八名執事,她跟伏臨觀,就是執事之一。

  摘星門的地址,星隱山。

  距離芳原市東南一千公里,面朝大海,有風水法陣保護,還有各種機關,宗門構建在山體中。

  她跟伏臨觀下山一年了。

  據說,摘星門正打算遷址,新地址還不知道。

  “你們跟摘星門,沒有聯系嗎?”龍小野問道。

  “沒有!”

  令狐雁搖頭,“你應該知道,聯系宗門,不用手機,只有信使,很久不見了。”

  “你們下山到芳原,到底想干什么?”龍小野又問。

  到這種程度,令狐雁只能選擇知無不言:“說是找一個能聚集靈氣的小瓶子,一直沒發現。”

  “詢問鬼魂?”

  “是啊,鬼也不知道。”

  令狐雁非常遺憾,她負責跟鬼打聽。

  伏臨觀則出入富人圈,看這樣的寶貝,是否被當做古物給收藏了。

  他們在找聚靈瓶。

  而這件寶貝,就在小野哥的手里,別想再拿走了。

  “你去杏林堂買槐木粉,又想干什么?”

  “那個女人,居然泄密!”令狐雁吃了一驚。

  “她跟我關系不一般。”

  龍小野吹噓,“快回答我的問題。”

  “制作探查靈氣波動的法器,總是差一點不成功。”令狐雁坦誠道。

  龍小野又讓蘇夏,記錄下摘星門長老掌門護法的名字。

  攻打天玄門,一定有他們。

  至于那些執事們,都未必知道此事。

  “聽句勸,信宗門不如信自己,你們都是棋子。”龍小野認真的表情。

  “你不也是一樣。”令狐雁哼聲。

  “不一樣,哥就是未來的掌門。”龍小野一本正經。

  令狐雁神色一滯,卻沒有懷疑。

  宗門弟子,沒幾個敢拿未來掌門扯謊。

  不僅會被逐出師門,還要上江湖黑名單。

  龍小野身后,果然有強大而又神秘的宗門支撐。

  “龍掌門,幸會了。”

  “哈哈,不客氣!”

  龍小野大笑過后,將控制令狐雁的銀針取出,這才打開了門。

  令狐雁腳步遲疑,離開天機館。

  走了幾步,回頭道:“龍小野,我覺得,你人還不錯。”

  “常來常往,我也歡迎。”

  龍小野揮手拜拜。

  讓令狐雁很受觸動的是,龍小野沒有輕薄的舉動,也沒有搜身,將她的物品一掃而空。

  在修行圈,這種人堪稱鳳毛麟角。

  實際上,

  龍小野是瞧不上她那點家底,天玄門得以留存的好寶貝,幾乎都在他的手中。

  可以睡覺了!

  折騰這么晚,龍小野一覺睡到了中午,才去享用午餐。

  房東來了!

  方太丹笑靨如花,直夸龍小野給的藥方好。

  昨晚,

  她就跟男人相擁而眠,感情恢復了許多。

  少了排斥感,估計過幾天,就能重新擁有那份久違的男女間的歡愉。

  “丹姐,做了什么夢?”龍小野問道。

  “做了好多夢,能記住的不多。”

  方太丹體會到做夢的快樂,那是另一個奇妙的世界,可以逃避現實。

  “將記憶最深刻的告訴我。”

  “這……”

  方太丹不想撒謊,實話實說,又覺得難為情。

  “夢見帥哥了吧!”

  龍小野笑道。

  “是,精神出軌了,那個男人,太帥了,抵擋不住的誘惑。”

  方太丹回味著,竟然覺得臉紅心跳。

  龍小野卻是臉色一沉,哼聲道:“你一定把我給供出去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