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無敵小相師 > 第31章 找兒子
  車牌號88888的賓利豪車,已經找人問出了車主。

  擁有者,苗香依,23歲,超模,舞蹈家。

  居住地,香河市霧影山莊。

  苗香依的父親名叫苗生,當代最知名的畫家之一。

  創作出很多震撼人心的畫作,每一幅都是百萬起,也經常有作品創下千萬的拍賣紀錄。

  苗生的朋友非富即貴。

  據說還有更深的背景,不詳!

  “龍大師,不好意思,能問到的就這么多。”黃正康面帶歉意。

  “已經足夠了,多謝。”

  龍小野拿起紙筆,將關鍵字記錄下來。

  “苗香依是苗生的獨女,掌上明珠,去年公布的擇偶標準,相貌英俊,一米八五,博士后,身價百億。”

  黃正康的話里,不乏暗示,想追求這種女孩,簡直難于上青天。

  扒拉手指頭算算,小野哥哪一條都不合格。

  但是,

  龍小野沒想追求苗香依,只是看中了她的特殊體質。

  她什么擇偶條件高低,跟自己什么關系?

  “嘿嘿,這么高的標準,也不好嫁出去吧。”龍小野笑問。

  “對于苗家,標準不是太高。”

  黃正康含糊一句,“只不過,附加年輕帥氣的條件,群體就很小了。”

  閑聊幾句掛斷,龍小野就在瀏覽器中,輸入苗生的名字。

  有專門的詞條,介紹得非常詳盡。

  大畫家,知名學者。

  各種大獎拿到手軟,還有關于他畫作的圖片。

  龍小野直撓頭,這也叫畫?

  各種奇怪的線條、色彩塊的堆積,完全看不出畫的到底是什么。

  小野哥腳趾頭夾上筆,閉著眼睛,畫出的也差不多。

  有些地方,像是畫符,又像是古老的文字。

  看得頭暈眼花,氣血不調。

  龍小野連忙關閉瀏覽器,喝口冰飲壓壓驚。

  隨后喊來蘇夏,訂后天去往香河市的車票。

  “野哥,我要是跟著,就只能坐大客。”蘇夏猶豫了。

  沒有證件的蘇夏,出門坐車,面臨很大問題。

  飛機和火車都不行,需要驗證身份的高檔酒店,也不行。

  “那就算了,不訂票了。”

  龍小野擺擺手,拿起手機,打給了高麗娜。

  “小野,正開會呢,有什么事?”高麗娜語氣溫和。

  “我打算后天去香河市,能不能給派一輛車,費用好說。”龍小野道。

  “你……要去找苗香依?”

  聽出來了,高麗娜早就知道開賓利的女孩是誰,只是不想說而已。

  “對,我打算跟她交個朋友,互通有無。”

  龍小野并不遮掩,也是這么想的。

  “你……”

  高麗娜火氣上涌,死死壓住,半晌后說道:“好吧,后天我沒事兒,陪你一起去。”

  “哈哈,有勞了!”

  龍小野開心一笑,也不廢話,直接掛斷。

  “野哥,你好像不太會哄女孩子啊。”

  蘇夏笑了,神情中帶著幸災樂禍。

  “為什么要哄?”龍小野反問。

  “嘿嘿,野哥霸氣。”

  蘇夏苦笑,又去練習畫符了。

  細雨綿綿,直到下午還沒停。

  龍小野百無聊賴,正打算上樓去睡覺,卻有客人冒雨登門了。

  這名女人三十出頭,穿著一套運動裝,身材微胖,急火火的闖進來,問道:“小師父,我兒子丟了,能不能算出來,他跑到了哪里?找到有重謝!”

  “既沒結婚,也沒生育,哪來的兒子?”

  龍小野掃了眼她的面相,不由皺眉。

  蘇夏更是臉色一黑,做好了下逐客令的準備。

  有水平啊!

  女人豎起白嫩的大拇指在贊了一句,又焦急解釋:“是我養了一只金毛犬,一起八年了,跟兒子一樣。”

  狗兒子!

  城里人跟山里人,沒什么區別嘛。

  龍小野就把小狐貍當伙伴!

  “這里收費十萬,看你兒子值不值這個價。覺得貴,就抓緊另請高明吧!”龍小野懶洋洋道。

  “保準嗎?”

  “必須的啊。”

  “只要能找回兒子,我給。”

  女人愛子心切,也不差錢,立刻拿出手機。

  龍小野翻出二維碼,十萬就入賬了。

  取出三枚銅錢,龍小野讓女人搖了一卦。

  卦象《山澤損》。

  山,艮卦,代表的就是狗。

  端詳半分鐘,龍小野自信地開口道:“這只狗目前還活著,從這個方向往西邊找。卦象顯示,是個小村子,名字中帶金,門牌號38。”

  “我就是從金灣村出來的,38號……是我叔叔家啊。”

  女人脫口而出,完全想不到,龍小野可以算得這么準。

  “鐵鍋已經支起來了,六點以后,就變成狗肉了。快走吧!”

  龍小野催促,路上需要時間。

  “啊?我給叔叔打個電話!”

  女人大吃一驚,卻被龍小野制止了,“千萬別通信,否則,狗死了,別怪本大師。”

  一拍腦門,女人明白了。

  叔叔絕不會承認,還會提前把狗給殺了。

  奪門而出,女人開上小轎車,風馳電掣般,在雨中趕往金灣村。

  叔叔偷了侄女的狗,準備燉狗肉。

  聽起來,叔叔不是個好東西。

  龍小野卻認為,事情未必表面這么簡單。

  侄女把狗當成兒子,遲遲不婚,這也是親人們心頭的一根刺。

  只能采取一些極端的手段,絕了她的狗后,不讓這種情況持續下去。

  很快,又來人了。

  是一名穿雨衣的小男孩,看起來只有七八歲,呲牙一笑,還少了兩顆門牙。

  我去!

  這才是真正的丟孩子。

  “叔叔,有人讓我送來一樣東西。”

  小男孩扔來一個紙團,轉身就跑。

  龍小野連忙來到窗前,這才看見一名打著傘的女子,一邊奔跑,一邊呼喚著壯壯。

  母子很快重逢,壯壯被打了屁股,哭著走了。

  龍小野打開靈眼,掃視地下的紙團,確信沒危險,這才撿起來,展開捋平。

  上面一行字,紅筆寫成的。

  “小子,你可真能多管閑事,黃,破壞做法,死不足惜。限你今晚,交出腎游蟲,放在門前。本法師便不跟你一般見識,否則,后果自負。”

  給黃正康種下蟲子的那名法師,終于現身了。

  威脅小野哥,當然不好使!

  鼓搗一個孩子來送信,不敢直接面對,沒真膽。

  龍小野唰唰幾下,不屑將紙張撕碎,揉成一團,扔進了垃圾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