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無敵小相師 > 第18章 取出一條蟲
  “裝迷糊就不對了喔。”

  芙蓉翻著嫵媚白眼嬌嗔。

  “我也是剛下山,知道不多,請姐姐賜教!”

  龍小野抱拳,附帶個友善的笑臉。

  不能小瞧芙蓉,這女人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賺的就是修行者的錢。

  當然,很多稀罕的東西,也只有杏林堂才能買到。

  至于杏林堂的背景,連師父也沒搞清,來頭肯定不小。

  “就是摘星門的兩位執事,伏臨觀和令狐雁,會很多邪門的法術。”芙蓉也沒隱瞞。

  伏臨觀見過了,水平一般般,也可能沒發揮好。

  令狐雁又是哪只雁?

  龍小野卻是頭一次聽聞。

  “他們吃了熊心豹子膽,來難為姐姐了?”

  龍小野胸脯一挺,佯裝憤憤打抱不平。

  切~

  芙蓉不屑一哼,狂妄道:“就倆聽見貓叫骨頭酥的鼠輩而已!令狐雁倒是在我這里,買了不少槐木粉。”

  槐木粉,用來探查鬼魂的蹤跡。

  但是,摘星門這兩位有名頭的法師,一定不屑于這么做。

  抓鬼的方法有很多。

  到底想干什么,龍小野一時也給不出答案,將這件事兒記在了心里。

  龍小野瀟灑地掃碼付款,告辭離開。

  兩人打車,掉頭又去了通天路,來到野鶴老人的那處四合院。

  來干什么?

  當然是熬制丹藥。

  不能在洗浴中心操作,濃郁的藥味會讓室內的空氣不好,開門就會熏跑客人。

  蘇夏開了院門,熟練地找到了藥罐和木炭。

  兩人就在寬敞的院子里,一邊聊天,一邊熬藥,直到日暮西陲才收工。

  一邊往回走,蘇夏笑問:“野哥,這么多丹藥,夠你吃兩年的吧?”

  “妹子別鬧,這叫育靈丹,給動物吃的。”

  龍小野汗了一個,連忙擺手。

  這種丹藥,人要是吃了,汗毛會變粗變長,骨節變大,五官也會凸出,變成嚇人的模樣。

  “你還養了獸仙?”蘇夏很驚訝。

  “是一只黑狐貍,叫做林玉,從小在一起,感情好著呢!”龍小野得意道。

  “玄狐?”蘇夏脫口而出。

  “懂得不少啊!”

  “野鶴師父說過,狐仙之中,通體漆黑的玄狐,最為尊貴。”

  “沒看出尊貴,病歪歪的,見到野貓都嚇得溜墻根。”龍小野鄙夷。

  “那你還不是很寵它?”蘇夏笑著指了指藥丸。

  “嘿嘿,會來事兒,倒是挺粘人。”

  說起狐仙林玉,龍小野竟然有些想念。

  人就是很奇怪,之前一直在身邊轉啊轉,還覺得它很煩。

  等抽空回山里一趟,如果師父照顧得不好,就把小家伙接下來,一起紅塵歷練。

  打車回到洗浴中心,天已經徹底黑了。

  天機館門前,正站著一名搖搖晃晃的中年男人。

  一看到龍小野,就像是看到了親人,腳踩棉花似的,打著旋就迎了過來。

  龍小野連忙扶住他,打量下,想起來了。

  黃正康,房地產商人。

  龍小野下山以來,接待的第一個客戶,斷定他腎臟里有蟲,讓他餓兩天再來。

  將黃正康扶進屋內,龍小野問道:“黃先生,感覺怎么樣?”

  “左邊,又癢又疼,實不相瞞,都快堅持不下去。”

  黃正康指了指后腰的位置,又說:“聽龍大師的,我這兩天沒吃東西,一口水也沒喝,整個人都空了。”

  “這種感覺就對了!”

  龍小野點點頭,仔細打量黃正康的面相,又拉過雙手端詳片刻。

  讓黃正康趴在沙發上,撩起衣服,露出后腰。

  龍小野抬手,蘇夏會意地取來針盒。

  抓起一把銀針,龍小野快速刺下,排列組合,正好是腎臟的形狀。

  “龍大師,太,太癢了!”

  黃正康無法忍耐,身體不由扭動起來。

  “忍著!”

  龍小野命令,讓蘇夏去找來筷子,塞到黃正康的口中,讓他咬住。

  很快,

  黃正康的額頭上,出現了豆大的汗珠子。

  面目猙獰,雙眼赤紅,幾乎要把筷子咬斷。

  肉眼可見,黃正康的后背皮膚上,開始微微凸起。

  龍小野全神貫注,握緊最粗的那根銀針,突然一下深深刺入,又快速抽了回來。

  咔嚓!

  黃正康將筷子咬斷,整個人也昏了過去。

  龍小野又從背包里,找出一個長條的檀木盒,將銀針放入其中,隨即蓋好。

  又將其余銀針全部取下,按照順序放好,龍小野拍拍手,大功告成。

  “野哥,他沒事兒吧?”蘇夏不免擔憂。

  “兩天餓不死的,走,咱們先吃飯去。”

  龍小野笑著招呼蘇夏,關上門去享用晚餐,吃飽喝足才回來。

  進屋時,黃正康已經醒了,正坐在沙發上抽煙。

  “黃先生,現在覺得怎么樣?”龍小野詢問。

  “不癢了,些許的疼。”

  黃正康露出個笑臉。

  “讓你開開眼界吧。”

  龍小野這才打開檀木盒,同時將放大鏡遞過來。

  黃正康拿著放大鏡看過去,驚得差點跳起來,他看到一條線蟲,呈現跟腎臟一樣的紅色,正被針尖扎著,費力地蠕動。

  這條蟲,體表并不光滑,好像還長著兩條須子。

  “這是從我身體里取出的?”黃正康不可思議。

  “當然!”

  龍小野點點頭,又解釋道:“這叫腎游蟲,可以沿著血管,在雙腎之間往復穿行,吸收谷物轉化的精氣。最終,將腎臟徹底破壞。”

  “從未聽說。”

  “法師特別培養的,書中不會記載。這種怪蟲,要比蠱蟲低一個級別,蟲卵無色,融入水中,很難發覺,入體之后,成長很快。”

  黃正康聽得一頭懵,殷切問道:“那我,沒事兒了?”

  “腎臟受損嚴重,當然還要服藥調養,百日之后,差不多就能徹底康復。”

  “多謝大師!有什么禁忌嗎?”

  “正常飲食,不要吃太多。”

  “沒問題。”

  “水喝足,但不能過量。”

  “記住了。”

  “不要碰女人。”

  啊?

  黃正康一愣,蘇夏見狀嗤笑,他不好意思撓撓頭,鞠躬道:“都聽大師的,一定遵守!”

  提筆就寫,龍小野將一個藥方,交給黃正康。

  連忙寶貝般的放在上衣兜里,還拍了拍,猶豫地問道:“龍大師,那名法師還會不會偷著給我下蟲啊?另外,我的兒子,會不會也受到連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