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無敵小相師 > 第8章 小巧美人
  閑來無事,龍小野蹺著腿,開始翻看《天玄志》。

  打開靈眼,也看不到字跡。

  書頁薄透脆,也不敢浸水或者火烤去嘗試。

  隱藏字跡,到底用了什么法術,是個值得研究的新課題。

  這時,

  蘇夏從套間走出來,已經熟悉了環境。

  龍小野問道:“夏妹子,你之前見過這本書嗎?”

  “沒有。”

  蘇夏搖頭,又說:“平日里,師父喜歡用一根很細的針,在紙上扎啊扎,從不讓我打擾。”

  哎呦,我去!

  龍小野忽然懂了。

  其實,沒有什么特高級的玄機。

  這是,盲文啊。

  必須用高倍放大鏡,才能看到紙張上的小孔。

  憑借小野哥的聰明頭腦,學習盲文,應該不難。

  但是,

  如果是野鶴老人自創的盲文,那難度,將會超過破譯復雜的密碼。

  照樣看不懂!

  留著慢慢研究吧。

  龍小野帶著蘇夏,離開洗浴中心。

  先去銀行取錢。

  又去了附近的商場,給這位妹子買了幾件衣服,一部手機,洗漱用品等等。

  蘇夏微笑道了聲謝,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這倒是讓龍小野非常意外。

  不應該滿懷感激,真心夸贊一句:

  “野哥哥,你真的好好哦。”

  蘇夏,一定有秘密!

  可恰恰因為易容,無法通過看相來推斷。

  “我拿著厚厚一摞錢付款的時候,收銀妹子看我的眼神,怪怪的。”龍小野不懂就問。

  “呵呵,或許她們覺得,極少見到你這年紀的大款吧。”

  蘇夏淡淡一笑,但說話很中聽。

  聽得龍小野心花怒放,否則沒有別的解釋!

  商品琳瑯滿目,應有盡頭。

  龍小野又看到高倍放大鏡,毫不猶豫買了最高檔的一款。

  不只是為了讀懂那部《天玄志》,平時畫符也能用。

  龍小野的習慣之一,就是將符箓繪制的非常小。

  攜帶使用方便,而且不易被對手短時間發現用途。

  功效?

  當然一樣。

  逛著逛著,蘇夏的優勢,就漸漸顯現出來。

  她熟悉城市生活,到哪里都從容不迫。

  尤其是,精通手機使用,讓龍小野對各種視頻、小說、購物軟件等等,很快就掌握了。

  當注冊微信用戶后,龍小野發現可以手機支時,就有點惱羞。

  “蘇夏,這就是你不對了,不說實話。收銀妹子分明笑話我是土包子!”

  “但在我的認知中,真正的有錢人,身邊總是不缺現金的。”

  “你認識很多有錢人嗎?”

  “你不就是一個嗎?”

  蘇夏笑著反問。

  晚上九點,

  一輛豪車準時停在洗浴中心的門前。

  還是蘇夏告訴龍小野,這款車型叫做瑪莎拉蒂,名字拗口,卻價值一百多萬。

  換洗一新的龍小野背著包,帶著蘇夏,來到車前。

  開車的男司機五十出頭,小跑著打開剪刀手車門,點頭哈腰道:“兩位,請!”

  “多謝了。”

  “不敢,不敢!”

  龍小野上了車,經過司機身邊時,看到了他淺白色的體光。

  人不可貌相,此人一副人畜無害笑瞇瞇的樣子,其實功夫了得,深藏不露。

  車速又快又穩,半小時后,停在一處府宅的門前。

  門梁上方,兩個大字,上官。

  梅三姐的這個姐妹,叫做上官玲,單看這處家宅的派頭,就是個有錢的女大佬。

  豪車通過敞開的大鐵門,駛入院子里。

  里面寬敞的像是校園,有花草樹木,還有好幾棟別墅。

  一側停車區中,各種造型的豪車,就有七八輛。

  司機又小跑著打開車門,側身弓腰在前面帶路,一直來到中心別墅的門前。

  “呵呵,客人到了啊。”

  先聞其聲!

  緊接著,一名個頭不高,卻體型玲瓏的女子,步伐款款的走了出來。

  一襲緊身黑衣,襯托的皮膚,玉瓷般白皙。

  珠光寶氣,夜色中熠熠生輝。

  俏臉帶笑,卻氣度清冽,透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艷。

  上官玲,三十出頭,精致的小美人。

  梅老板分明是亂講,什么老太太,長得倒像是個小姑娘。

  “龍大師,辛苦了,非常歡迎!”

  上官玲抬了抬手,聲音清脆如山泉叮咚。

  “玲姐,你這個府宅,貴氣逼人,找過風水師吧?”龍小野笑問。

  “看出來了?”

  “三元開泰,八方生財。”

  “有本事,那些風水師,也是這么說的。”

  上官玲笑意變濃,做了個優雅的邀請手勢。

  室內樓層高度超過四米,裝修金碧輝煌,有種進入會所的錯覺。

  卻比會所更為奢華!

  穿過擺著鋼琴的圓形前廊,又走過擺著機甲車的中廊,這才來到寬敞到空曠回音的客廳。

  龍小野坐在寬大的沙發上,蘇夏很懂規矩,安靜地站在旁邊。

  有保姆送上了果盤,香氣四溢的熱茶。

  又從旁邊的雪茄柜中,取出幾款雪茄,整齊擺放在龍小野面前。

  對面的上官玲,習慣性的蹺著腿,囂張跋扈的個性和嬌小身軀形成強烈對比。

  “這位,是……”

  看了眼蘇夏,上官玲秀眉微揚。

  “我助手,蘇夏。”

  龍小野隨口安排個職務,證明兩人是個團隊。

  蘇夏微微頷首,氣度不俗。

  “我要是有蘇小姐的個頭和體型,今生就無憾了。”

  上官玲很擅長抓住重點,隨口夸贊一句,又問:“龍大師,知道我請你過來,所求何事嗎?”

  “梅姐只是說,你遇到了難題。”

  龍小野喝了口茶,也擺出蹺著二郎腿的姿態。

  “那就先看看相吧!”

  啪嗒。

  上官玲點上一支女士香煙,優雅地吐出一個眼圈。

  這是要測試相師的水平。

  傲慢了啊!

  彎曲大拇指,龍小野豎起巴掌,嚼著葡萄嗚嗚道:“你結過四次婚。”

  上官玲深吸一口氣。

  外界都知道,她結過三次婚,死了三個老公,人送外號,黑寡婦。

  但沒人知道,沒進城之前,她在鄉下還嫁過一次,三天就離了。

  花錢找關系,改了戶口,痕跡都擦掉了。

  以至于本人都快忘記。

  “玲姐,煙灰。”龍小野笑著提醒。

  上官玲回過神,低頭一看,有煙灰落在褲子上,用手一撣,灰白一片!

  又用濕巾擦拭,一片水漬,更尷尬。

  “那時太小,不懂事。”上官玲含糊解釋。

  “為客戶保密,是相師的職業操守之一。”龍小野暗示。

  “多謝。”上官玲放松下來,換了個稱呼,“老弟,你還能看出什么,好聽的就不用說了。”

  直視著這張小巧的俏臉,龍小野露出思索之色。

  “咦?我很好奇,你嫁過這么多次,怎么還是處子之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