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無敵小相師 > 第3章 大師救命啊
  一個小時后,

  梅三姐大汗淋漓,喘著粗氣,扶著墻走出來。

  不忘吩咐服務生,抓緊給這間房的客人,換上干凈的床單被褥。

  服務生進屋后,差點驚掉下巴。

  地上亂丟的床上用品,都跟水洗的一樣,戰況之慘烈,可見一斑。

  不由給陽臺背手看景的龍小野,暗自點了個大大的贊。

  香浪會所,第一號猛男誕生了!

  午夜十二點。

  龍小野從簡陋的挎包里,取出一口拇指大小的灰色小棺材,小心打開蓋子。

  將高麗娜的那根發絲,蜷成一團放入,又塞進一張符,合攏后,安放在陰暗的床頭角落里。

  打了個哈欠,龍小野安心入眠。

  某別墅的豪華大床上,剛入睡不久的高麗娜,突然夢中驚坐起,發出一聲震耳的尖叫。

  她居然夢見,自己睡在棺材里,感受到絕望的窒息。

  打開燈!

  高麗娜好半天才緩過神,擦著額頭不斷滲出的香汗,不斷安慰自己,只是個噩夢。

  可當她重新睡著后,又是棺材里的夢境,再一次尖叫坐起。

  次日,

  香浪會所增加了新項目,價值十萬,探訪天機館!

  天機館位于會所二樓,梅老板的辦公室,如今的主人卻是龍小野,此刻正西裝革履,坐在大辦公桌后方,擺弄著新買的手機。

  咚咚咚!

  敲門聲傳來,龍小野放下手機,喊了聲請進。

  一名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打量著這位帥氣的年輕人,神情微微一滯。

  “請問,龍大師在哪里?”

  “本人就是。”

  中年男人不可置信,不該是一位白胡子的老道士嗎?

  龍小野傲氣地坐直身體,掃了眼中年男人,開口道:“這位先生,你氣色暗沉,印堂慘白,眼瞼腫大,法令紋已斷,病入膏肓。唉,到了這種程度,也只能自暴自棄,用殘存的生命力,恣意游戲花叢,飛蛾撲火,享受最后的狂歡吧。”

  中年男人目瞪口呆,生病的秘密,他一直守口如瓶。

  人不可貌相,這位年輕的大師,居然都說準了。

  “大師,救命啊,我不想死。”

  中年男人膝蓋一軟,噗通就跪下了。

  “起來坐下,先介紹下你的情況。”龍小野抬抬手。

  中年男人介紹,他叫黃正康,經營著一家不大不小的房地產公司。

  有個漂亮風情的媳婦,還有個八歲兒子,家庭恩愛和睦。

  三個月前,腿開始莫名腫了,渾身無力。

  去醫院檢查后,無法確診,懷疑是慢性腎衰竭,遺傳因素。

  可怕的是,只要吃藥,就沒有尿,憋得想要發瘋。

  人生變得慘淡,打擊卻接連而來。

  媳婦要離婚,什么都要,就是不要孩子,目前正在以單身富婆的身份熱戀中。

  黃正康徹底心灰意冷,便經常來這里尋歡作樂。

  身體不好,辦不成正事,也只是過過眼癮和手癮。

  “可憐啊!”

  龍小野感慨一句,開始把脈,又打開靈眼,一番詳細查看。

  忽然,

  龍小野臉色變得凝重:“黃先生,老實說,你是不是得罪了邪道上人物?比如,法師、巫師一類的。”

  “沒有啊,要不是梅老板積極推薦,我也不知道這里有個大師。”黃正康否認。

  “告訴你吧,你的腎確實有病,但起因跟遺傳無關,而是里面有蟲,只有邪道人物,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給你種下。”

  匪夷所思!

  醫院那么先進的設備,怎么就沒查出有蟲?

  生命倒計時中,黃正康還是選擇相信龍小野,努力思索了好半天,到底想起了一件算是邪門的事情。

  給故去的父親上墳,帶著兒子一起前往。

  就在他磕頭燒紙的時候,淘氣的兒子,卻在附近的墓碑下,挖出一個灰色的小木人,鼻子眼睛都有,看著挺詭異。

  不信邪的黃正康,直接就將小木人,扔進了燒紙中。

  很詭異,只是半分鐘,小木人便隨著燒紙化為烏有,像是紙糊的。

  黃正康當時只覺精神一陣恍惚,差點暈倒,還以為昨晚打麻將時間太長,沒有休息好。

  “那可能是個養育魂魄的法器,被你莽撞給燒了,導致魂飛魄散。對方非常生氣,所以才會對你下狠手,一定要了你的命。”龍小野聳聳肩。

  黃正康打了個激靈,暗箭難防,他想到了兒子,會不會也受到連累?

  “龍大師,該怎么辦,我都聽你的。”

  “你先回去,兩天后的晚上再來找我。別吃飯也別喝水,那條蟲餓了,就會很活躍,到時就好處理了。”龍小野道。

  “那名法師……”

  “不用怕,破了法術,他會來找我,一定教訓他。”龍小野霸氣道。

  “多謝大師!”

  黃正康千恩萬謝,拿出手機就要轉賬。

  這就有點尷尬了。

  小野哥剛下山,還沒有賬戶,只能裝作不在意的擺手:“等完事兒再說。會所項目的十萬,先交了就行。”

  “在卡上扣除了。”

  “那就好,如果還涉及費用,我會告訴你。”

  黃正康懷揣著活下去的希望,點頭哈腰離開了。

  出門時,卻差點與一人相撞,緊接著,一名怒氣沖沖的冷艷美女,直接闖了進來。

  正是高麗娜。

  一臉憔悴,兩眼烏青,身后還跟著四名黑衣黑褲的女保鏢,都是握拳備戰的姿態。

  太陽還沒落山呢,人就來了,龍小野嘿嘿一笑,兩條腿抬到了桌子上。

  “我幫你找到了妹妹,非但不感激,怎么著,還想暴打恩公?”

  “龍小野,昨晚我不清楚狀況,回家后才知道是你找回妹妹。多少錢,給你就是了。但是,你先恐嚇我,又在背后詛咒……”

  高麗娜想說施展邪術,讓她做了一晚上重復的噩夢,但自己也不信,無法說出口。

  “恐嚇?切~”

  龍小野滿臉不屑,晃著辦公桌上的腳。

  “還剩兩天,你必死。嗖,嘭!”

  龍小野比劃了個空中墜物。

  高麗娜凜然一驚,定好在兩天后,要去在建的辦公大樓,考察施工進度,那種地方,最容易掉落東西。

  秀額滲出細密汗珠,高麗娜嘴硬道:“你消息倒是靈通,知道我的行程安排。我命由我,可以不出門!”

  “哪來的自信?為了你,弄丟了妹妹,現在她回來了,你又回到了起點。”

  龍小野一字一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