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無敵六皇子 > 第868章 堆龍朗日的怒火
北線。
堆龍朗日隱隱有些不安。
他們的另一路大軍已經出動了。
按理說,這個時間點,敵軍應該已經發現他們了。
但直到現在,他派出去的探子都沒有發現正面的敵軍有何異樣。
敵軍真就按兵不動?
敵軍是還沒發現他們另一路大軍的動向,還是已經洞悉了他們的意圖?
如果是前者還好,無非就是再等一兩天的事情。
但若是后者,那就有點麻煩了。
一旦敵軍發現了他們的意圖,敵軍很可能會反其道而行之,根本不管他們的誘餌,直接堆他們發起進攻。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可就真成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就在堆龍朗日暗暗擔心的時候,傳訊兵突然氣喘吁吁的跑來,“啟稟大將軍,敵軍動了!”
敵軍動了?
堆龍朗日心中猛然一跳,連忙詢問:“敵軍往哪里動了?”
傳訊兵馬上回答:“好像是往西邊去了!”
往西邊去了?
堆龍朗日心中大喜過望。
好啊!
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把敵軍引去西邊,讓敵軍進入他們的包圍圈!
只要敵軍進入包圍圈,他馬上就可以率部斜插過去,封堵敵軍的后路!
看來,敵軍已經察覺到他們另一路大軍的異動了。
片刻之后,堆龍朗日強壓心中的激動,厲聲道:“本將軍不要好像!立即加派人手,確定敵軍到底是往哪邊去了!”
“是!”
很快,大批的探子離開大營。
差不多兩個時辰后,堆龍朗日得到了確切的消息。
敵軍確實往西邊去了!
不過,敵軍的行動很是隱秘,而且非常謹慎,他們只能粗略判斷,往西邊而去的那股敵軍的人數不在少數。
但具體有多少人,他們還無法判斷出來。
得到這個消息,堆龍朗日心中大定。
這股敵軍不在少數,而且又行動詭秘,顯然是沖著他們的另一路大軍去的。
接下來,只要那股敵軍誘敵深入,他們的戰略意圖很快就能達成!
而后,他們要么直接吃掉那股敵軍,要么就利用那股敵軍不斷吸引敵軍的援軍,最后以很小的代價,一舉攻破敵軍!
堆龍朗日已經在心中擬好了劇本。
仿佛,他們已經勝券在握了。
命令各部提高警惕后,心情大好的堆龍朗日還在帳內小酌幾杯。
不過,堆龍朗日還是有分寸的。
高興歸高興,但現在畢竟乾坤未定,他也不敢喝醉,只是小酌幾杯解解饞。
或許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或許是因為心中有了底氣,這一夜,堆龍朗日睡得格外踏實。
第二天,起得稍晚的堆龍朗日剛吃了些東西,正準備前去巡視一下各部,后軍的傳訊兵突然策馬狂奔而來。
馬還沒停下,傳訊兵就慌亂下馬,跌跌撞撞的跑過來。
“慌慌張張的,像什么話?”
堆龍朗日不悅的訓斥慌亂不堪的傳訊兵。
傳訊兵心中一顫,趕緊單膝跪下,滿臉驚慌的說:“啟稟大……大將軍,我部后方發現……發現敵軍……”
后方發現敵軍?
堆龍朗日微微一愣。
他們的后方怎么會有敵軍?
不會是鬼方的支援過來的大軍吧?
短暫的思索后,堆龍朗日沒好氣的訓斥的傳訊兵:“就這么點事,就慌成這樣?確定那是敵軍還是友軍了么?那應該是鬼方援軍,立即命頓珠派人核實一下對方的身份!敢擾亂軍心,斬!”
“那……那不是鬼方的人!”
傳訊兵慌亂不堪,“那……那是大乾的重騎!打的也是大乾的旗號啊!”
什么?
大乾的重騎?
堆龍朗日臉色一變。
大乾的重騎怎么會神不知鬼不覺的繞到他們后方去了?
堆龍朗日雖然也稍稍有些慌亂,但畢竟是一軍主帥,很快就鎮定下來,皺眉詢問道:“敵軍大概有多少人?”
“大概兩三千人!”
傳訊兵回答:“敵軍人馬俱披重甲,持長槊,旗號上打的是'秦'……”
傳訊兵還在那里詳細的描述那對重騎兵的模樣,堆龍朗日卻已經沒心思聽下去了。
重騎!
兩三千重騎!
如果只是一兩百騎,或許還能勉強說得過去。
但兩三千重騎絕對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繞到他們后方。
兩軍對壘,如果動不動就讓敵軍兩三千重騎繞到后方去,那他們還打個什么仗?
“確定那是敵軍重騎?”
堆龍朗日強壓心中的慌亂,黑臉喝問:“你可知道,假傳軍情是什么罪?”
傳訊兵哀嚎:“小人絕對不敢假傳軍情,那……那真是大乾的重騎啊!大將軍若是不信,可親自前往后軍查看……”
聽著傳訊兵的話,堆龍朗日也逐漸慌亂起來。
他相信小小的一個傳訊兵不敢假傳軍情。
但他始終不相信,敵軍這么重騎會猶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他們身后。
不行!
必須親自看看!
一念及此,堆龍朗日立即沖親兵統領大吼:“帶上你的人,隨本將走!”
“是!”
很快,堆龍朗日率領一眾親兵趕到后軍。
見堆龍朗日到來,后軍將軍頓珠立即急匆匆的迎上來。
還沒等頓珠開口,堆龍朗日就怒喝:“別廢話,快帶本將前去查看!”
頓珠不敢怠慢,立即親自帶領堆龍朗日前去附近的高點查看。
登上高點,堆龍朗日終于看到了遠處那片黑壓壓的騎兵。
只是,因為距離太遠,他們看不清敵軍的旗幟,也看不清敵軍的是否人馬俱披重甲。
但,這已經夠了!
他們現在看不到的東西,后軍的探子肯定已經抵近查探過了。
這種事,沒人敢開玩笑。
該死,這么多重騎,到底是怎么繞到他們身后的?
難不成,敵軍還會飛不成?
亦或是,南線已經被敵軍突破了,這股重騎是從南線殺過來了?
南線?
想著想著,堆龍朗日臉色突然劇變。
南線!
敵軍肯定是從南線殺過來的!
只有如此,敵軍才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他們身后!
可是,敵軍的重騎要從南線殺過來,不可能這么快啊!
除非……南線早已告破!
想到這里,堆龍朗日猛然一個激靈。
被騙了!
他被樓翌這個雜碎騙了!
那一路大軍,根本不是去引誘敵軍的誘餌!
樓翌肯定已經混入那一路大軍中,帶著大月國的那些士卒逃向北方蠻族的領地了!
他們去的方向,不就是北方蠻族的領地所在的方向么?
明白這一切,堆龍朗日再也忍不住,滿臉悲憤的咆哮。
“樓翌,我干你姥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