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126章 洞穿過去未來的人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可以,但不絕對,他們只不過是用特殊的方法續命。”

    秦為安坐在馬車上略顯慵懶的說道。

    “落日山的那位古神祖依靠的是落日仙帝所鑄造的時空靜止的神國,從而延續壽命,而他一旦離開神國,在外面活不了多久,就會快速衰敗死去。”

    “皇甫世家的始祖,能夠存活至今,也是同樣的道理。”

    “借助鬼死地的力量,完成永生,而一旦離開鬼死地,恐怕會落得同樣的下場。”秦為安嘆了口氣。

    美嬌娘若有所思。

    這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她以為閘血停壽,就已經是人類能夠做到的極致。

    星恒宗。

    此時此刻,三家匯聚一堂。

    “秦為安已經在來的路上了,我們應該怎么辦。”他們的臉色有些難看,盡管說始祖還活著就是他們的底氣。

    可他們終究見不到那位始祖。

    與秦為安硬抗顯然不是什么辦法。

    “我們只能先禮后兵,他一個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背后的勢力。”他們一個個神色凝重的說道。

    “若是與他為敵,我們必須殺了他。”

    “那聞所未聞的十九府,還不知道會讓他成為怎么樣的妖孽,我們沒有選擇,一旦開始,就是不死不休,所以,先看看他的意思吧。”Μ.

    收到風聲的星恒宗,可以說是嚴陣以待。

    “如果我們能夠得到他沖擊十九府的方法的話……”這星恒宗趙家的家主聲音尤為陰沉。

    畢竟,在整個宗門內,只要他的兒子趙星辰,是最有機會和希望,突破十九府的。

    十八府的天驕,為數不多的十八府。

    趙星辰抬起頭,他模樣俊朗看,眼中似有星辰,顯然他對十九府也是極為渴望,這絕對是創世之舉,如果他們星恒宗能夠得到的話,將會是怎樣的一番景色。

    “秦為安到了。”

    “好快。”他們不由得心中一顫。

    星恒宗距離天機境的距離并不算太遠,星夜趕路,一夜便到。

    星恒宗外。

    秦為安坐在馬車里遲遲沒有下車,美嬌娘坐在馬上,抬起頭看著星恒宗的山門。

    “跟我們天機境的山門比,還是有些差距的。”

    “那是自然,少了本公子的提字,少了幾分氣勢,你說他低調內斂吧,卻又讓人有種強裝低調的感覺。”

    “公子叫門嗎?”

    “不需要,就這樣等著,等他們自己出來。”秦為安躺在轎廂內閉目養神。

    沒多久,星恒宗的山門緩緩打開。

    一個年輕的男人從宗門當中走出。

    “歡迎秦公子大駕光臨,還請隨我入宗。”

    “進去。”秦為安緩緩開口,隨后美嬌娘便是要駕馬而行。

    “秦公子,我星恒宗有規矩,車馬不能入宗。”這年輕人也是要給秦為安一個下馬威。

    美嬌娘很清楚秦為安的脾氣。

    對那年輕人的話充耳未聞。

    “我說了,星恒宗的規矩是……”

    “攔路者,殺。”

    “再說一句廢話,我踏平你山門。”秦為安睜開眼,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好大的口氣!秦為安,這天下人怕你,我星恒宗不……”不等他說話,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已經抽動。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八門聚,隕爆!”

    隨著秦為安話音落下,那星恒宗的山門瞬間爆裂,化為飛灰。

    “進。”

    山門的動靜顯然引來了許多人,一時間,一位又一位長老出現在這里,臉色有些難看。

    久聞秦為安囂張跋扈,還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秦公子,你這是什么意思,我星恒宗似乎沒有得罪你吧,為何毀我山門!”一個山門對于宗門來說,并不重要,但,這是臉面,踏碎山門,就相當于抽了他們一巴掌。

    “聽說你星恒宗有個規矩,車馬不能進入。”

    “那是我不懂規矩呢,還是這個年輕的弟子,不懂規矩?”秦為安很清楚對方擺明了就是想要給他一個下馬威。

    他不接著。

    “公子,不管怎么說,都有些過分了吧。”

    “過分?那我就只能在你星恒宗大開殺戒了,從今天開始,星恒宗弟子最好不要離開這里半步,凡是離開之人,殺無赦,偶爾我也會來你們星恒宗隨便殺幾個人,或者差人來殺幾個人,你們有自信,留得下我嗎。”

    秦為安的話,顯然是讓他們有些頭疼。

    如果這話是別人說的,他們也只當做是嚇唬嚇唬也就算了。

    但偏偏秦為安這樣的瘋子,真的做得出來。

    “公子,你誤會了。”

    “別人的車馬不能進入,但是你的車馬可以入內,下面的弟子不懂事情,還請你大人有大量。”

    秦為安沒有說話,也算是給了他們一個臺階。

    “幾位長老恭恭敬敬的將秦為安引入大堂。”

    “公子請落座,我們這就為公子準備菜肴。”該有的禮數不能少,星恒宗現在還沒有考慮好要怎么對付秦為安,所以輕易不能動手。

    “秦公子,久仰大名了。”

    趙星辰從殿外走來,對著秦為安雙手抱拳。

    “趙家的那位天才?趙星辰?”秦為安漫不經心的說道。

    “沒錯,不過在秦公子面前,可不敢當。”

    他這話也算是謙虛,哪怕此前他的天賦獨步天下,可秦為安十九府現世之后,所有天才都要退避三舍,黯淡無光。

    “你們應該知道我來的目的,讓我見到人。”

    “公子,獨孤父女真的不在宗門,已經離開了,不是我們不讓你見,確實有些事情。”趙星辰說的無比誠懇。

    秦為安點了點頭。

    “我見過三個天才。”

    秦為安自言自語的說道。

    “第一位叫做鬼無道,是五藏天里的天才,和你一樣,擁有十八府。”

    “可他認我做了主人。”

    “第二個,嚴格意義上來說,算不上天才,不過你應該認識,叫做仙無跡,他被廢了全身修為,十七府,天賦馬馬虎虎。”

    “第三個,仙無道,他死了,死的挺慘的。”

    “你是我見過的第四個天才。”

    “你說,你的結局會是怎么樣的呢?”秦為安將手伸到美嬌娘的面前,讓她幫自己修理一下指甲。

    “我聽不懂。”趙星辰目光凝重了起來。

    “聽不懂好說,我這個人比較喜歡用行動,來表達。”

    “我最后說一遍,讓獨孤父女出來。”

    趙星辰終究還是年輕,何曾感受到秦為安這樣的壓迫感,盡管對方比他小了十歲,但,他甚至連與秦為安對視的勇氣都沒有。

    “好,秦公子,我這就叫他們出來。”

    這時候,星恒宗掌門緩步走了進來,神色平靜。

    “你先下去吧。”

    “是。”趙星辰心中有些忐忑,他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在秦為安面前,不落下風。

    可他明白,他與秦為安差遠了。

    “你道心不夠堅定,多去磨礪磨礪吧,天賦在高,沒有一顆堅定的道心,最終只能泯然眾人。”趙星辰臨出大殿之前,秦為安幽幽的說道。

    趙星辰以后會成為他的一大助力,秦為安也有意要栽培他。

    畢竟,對于秦為安來說,星辰宗早晚要成為他的囊中之物。

    “秦公子。”趙 子。”趙星辰剛剛離開大殿,后腳獨孤父女便是走了進來。

    “他們軟禁你們了?”秦為安看了兩人一眼,開門見山的說道。

    “沒有。”獨孤劍連忙搖了搖頭。

    “只是我們父女兩人,確實有些事情,這才剛完事。”獨孤劍很認真的說道。

    “是嗎,我看呀,你們兩個是怕,星辰宗跟我魚死網破,最后落不得什么好下場,才這樣說的吧。”秦為安站起身,伸了伸懶腰,隨后略顯幾分慵懶的說道。

    “星恒宗主,來到來了,我倒是想看看你們的祖祠,不知道可不可以帶我去逛逛。”

    “秦公子,一個祠堂而已,沒有什么好看的吧。”

    星恒宗主微微瞇起了眼睛。

    雖說他不知道秦為安心中打的什么注意,但若是秦為安見到他們始祖還活著的話,恐怕會知難而退吧。

    “不過,也沒關系,帶秦公子去看看又如何。”

    星恒宗主隨即起身走向殿外,秦為安便跟在身后。

    獨孤父女對視了一眼,連忙跟了上去。

    “星恒宗主,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歸附我玄機宗呢?”

    聞言,星恒宗主心中一顫,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不過他略顯鎮定的說道:“秦公子,我星恒宗無意與你為敵,也無意歸附在任何的勢力之下,我想秦公子也不會強人所難吧,事到如今,這天下已經半數掌握在公子手中,做人還是不要太貪心為好。”

    “確實。”秦為安輕笑一聲。

    “你們星恒宗不用這么緊張,搞得四面楚歌,七八十個老不死的躲在暗處,盯著我一個小的沒什么必要吧。”

    星恒宗主沒有說話,而是淡然的打開了祠堂大門。

    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張畫在牛皮紙上的肖像。

    僅僅一眼,秦為安便是瞧出了畫像上的人,正是那五藏天內皇甫姑娘,神韻很像,又有幾分不像。

    “嗯……”

    秦為安笑了笑,也大概清楚了是怎么一回事情。

    “秦公子,這就是我星恒宗的始祖,這畫像下的一盞魂燈,你看多旺盛,我們始祖恐怕已經修行到了你我都無法理解的高度,有了永生的資格。”

    “是啊。”

    “出來見我。”秦為安抬起頭,目光落在畫像之上。

    這一句話,頓時讓星恒宗的眾人臉色大變。

    敢對他們始祖大不敬。

    一時間,諸祖紛紛出現在祠堂之外,面色不善的盯著秦為安。

    “秦為安,我知道你有些實力,背后的勢力也大的驚人,但你在我星恒宗內,對始祖如此不敬!是不是有些過了!”

    星恒宗主怒喝一聲。

    顯然已經動怒。

    “有嗎?”秦為安淡淡的說道。

    “出來見我!”

    秦為安再次開口說道。

    一時間,整個星恒宗都陷入了警戒的狀態,似乎下一秒就要兵戎相見。

    “秦為安,若是膽敢對我始祖,不恭敬,不管你什么身份,你都很難走出這里!”

    星恒宗主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還不出來嗎,那就別怪我,血屠星恒宗了。”秦為安眉頭輕輕挑動,此時星恒宗也伺機待發,隨時準備出手,護宗大陣啟動,八方封鎖,今日他們不會讓秦為安離開這里。

    “見過公子。”

    就在此時,那畫像當中的女人,居然走了出來。

    她輕輕抬手,便是平息了星恒宗所有的殺意。

    “始,始祖。”

    眾人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始祖,居然真的出現了,從畫中走了出來,盡管身影有些虛幻,可是他們還是能夠感受到,那來自血脈當中的氣息。

    “跪下,給秦公子賠禮道歉。”

    皇甫姑娘的語氣雖然溫和,卻有一種難以言明的威嚴。

    頓時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

    “秦,秦公子,對不起。”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給他們一條生路,咱倆許久未見了,好好聊聊吧,你們都滾出去。”秦為安轉過頭,看著跪在地上的星恒宗主說道。

    “這,這。”星恒宗主心中略有幾分顫抖,隨后轉過身也不敢停留。

    當他離開后,祠堂大門緊閉。

    所有人都等在外面。

    “你是這星恒宗始祖的后人?”秦為安抬起頭,看著皇甫姑娘說道。

    “嗯,當年母親入五藏天,想要尋求破局之法,可惜并沒有找到,直到后來,他認識了一個男人,愛上了他,有了我。”皇甫姑娘輕笑了一聲。

    “我從未見過我的父親,但聽母親說過,他是一個很厲害的人。”

    “是一個能夠洞穿過去未來的人。”

    “七歲那年,母親將這盞魂燈系在我的身上,從此便是消失不見。”

    “突然某一天,我感覺體內的血在不停的沸騰,心很痛,痛到了無法呼吸,那一刻,我似乎意識到了什么。”

    皇甫姑娘嘆了口氣。

    “此后,我便是在五臧天住了下來,直到有一天,遇見了一個人

    秦為安微微瞇起了眼睛說道:“普世緹。”

    “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應該和你說的是同一個人吧。”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