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99章 我不跟死人打賭
    “聞家,久仰大名。”秦為安瞧見他們并不意外,泰然處之的走了過去。

    “秦為安,老夫最近耳邊一直縈繞著你的名字,說什么少年天才,不過十歲,就成為一境之主,甚至征伐沙教,踏平圣火境。”

    “英雄出少年。”

    聞家的老爺子也是笑著說道。

    “讓路?”

    秦為安走到他們的面前,神色平靜。

    “小友恐怕是過不去了。”

    秦為安點了點頭,隨后說到:“你們聞家這些年勢頭高漲,如果不是因為忌憚那位古祖,恐怕早已經有了反心。”

    “只要那位古祖活著,你們聞家就不敢輕舉妄動。”

    “金戈教主,讓你們來阻攔我,也是想要榨干你們最后一絲價值,不管是你殺了我,還是我殺了你,又或者我們兩敗俱傷,坐收漁翁之利的,永遠只有金戈教主。”秦為安沉著的說著。

    聞家老爺子沒有反駁秦為安的話。

    事實上,他也猜到了金戈教主的意圖。

    “現在,擺在你面前的有兩條路。”

    “第一,我滅了你們聞家。”

    “第二,跟我合作,滅了金戈教,取而代之。”秦為安的話,不由得讓聞家老爺子瞇起了眼睛。

    “滅我聞家?就憑你!”此時此刻,聞老爺子身后的中年男人冷笑一聲。

    頗為嘲弄的看著秦為安。

    不管外面怎么傳,畢竟,他只是個孩子。

    “我會拿出我的誠意。”秦為安將目光落在了那中年男人的身上,手中雞毛撣子緩緩抬起。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封天八門,鎮!”

    雞毛撣子指向那中年男人。

    “巽門,斬!”

    “離門,破!”

    下一刻,眾目睽睽之下,那人皇巔峰的中年男人,便慘死在眾人面前。

    “秦為安,這就是你的誠意!殺我聞家人!”見此一幕,聞家老爺子勃然大怒。

    “沒錯,這就是我秦為安展示誠意的方式。”

    “我能滅你聞家,彈指之間。”

    秦為安漫不經心的說著。

    “他的死,只是對你聞家的警告。”

    “另外,你得記住,只有魚死,沒有網破。”

    聞家老爺子不由得脊背發涼,眼前這個孩童,給他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完全不像是一個孩童應該有的樣子,他表現的太過從容,太過漫不經心。

    也太過霸道。

    他不敢賭,不敢用聞家的命去賭今天有沒有能力將秦為安留在這里。

    因為他清楚,一旦兩敗俱傷,金戈教第一個滅的,就是他們聞家。

    “除了你們金鳴城的聞家。”

    “還有欒云城的薛家。”

    “七房城的趙家。”

    “憑你們聞家自然對金戈教造不成什么影響,可是如果你們三家能夠合在一起,就能掀翻了金戈教。”秦為安搓了搓手,走到聞老爺子面前。

    “我相信你們三家一定密會過,但,最終沒有達成協議,因為,誰來當金戈教主這件事情,會有分歧。”

    “金戈教也不敢將你們逼的太緊。”

    “你們明白,如果有任何一家倒下,等待的就是金戈教的洗禮,同樣他們也明白,逼的太近,那就是迫使你們聯合。”

    秦為安慢條斯理的為他們分析現在的局勢。

    刀是殺人的刀,嘴是殺人的嘴。

    想要用最小的損失,來得到最大的利益,就必須用金戈教內的勢力,去對抗。

    “你想我們聞家怎么做?”聞家老爺子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秦為安已經沒有給他任何選擇的機會了。

    “聯合三家,攻打金戈教。”

    “如果攻破金戈教,誰當金戈境之主。”這才是聞老爺子所擔心的問題。

    “我當。”秦為安平靜的說道。

    “……”聞老爺子深吸一口氣后說道:“你這是在拿我們聞家當槍使喚!”

    “金戈境,我要了。”

    “但,我會讓你們聞家成為金戈境之主。”

    “其他兩家不會同意的。”聞老爺子搖了搖頭。

    “那就讓他們死。”

    此話一出,聞老爺子已經是頭皮發麻,秦為安也是在告訴他,如果他們聞家不同意,死的,就是聞家。

    這不是給他們選擇。

    “好。”他鄭重的點了點頭。

    “希望你說話算話。”

    秦為安輕笑一聲,抬起頭看著天空,不由得有些想念白臉了,如果白臉在的話,他也會省事很多。

    “薛家,我倒是能夠說服,可趙家一門心思的想要成為金戈境之主,不會妥協我們的。”

    “如果你能夠說服趙家的話,我保證,你一聲令下,聞家和薛家立刻攻打。”

    “成交。”

    秦為安擺了擺手,便是走向七房城的方向。

    “老爺,我們就真的要這樣受制于人?”

    秦為安走后,聞家的晚輩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我們現在,放任秦為安離開,金戈教就一定不會放過我們,可是,你有把握殺了他嗎?”

    “前狼后虎,我們有選擇嗎?”

    聞老爺子活的久,也算是老謀深算,他沒有留下秦為安的能力。

    那就只有跟著秦為安鏟除金戈教。

    秦為安走在路上,神色平靜,他的棋局已經布下,在他看來,趙家已經是囊中之物,當一個世家對于權利極其渴望的時候,就已經露出了他最大的弱點。

    七房城。

    趙家。

    從秦為安踏入七房城的這一刻,趙家就已經收到了消息。

    “秦公子,我們家主,請你過去。”

    這小廝說話倒是客氣。

    秦為安憑借這一句話,就知道了趙家主在想些什么。

    “讓他來見我。”

    留下這句話后,秦為安便是在城中閑逛了起來,什么時候擺出什么樣的姿態,他很清楚。

    趙家主一定會來。

    果不其然,前后不過半柱香的時間,趙家主便是穿著素袍找到了秦為安,兩人就在這充滿煙火氣息的城池當中,閑庭信步的走著。

    “秦公子來這七房城,是想要聯合我們趙家,一起滅掉金戈教吧。”

    他開誠布公的說道。

    “沒錯。”

    秦為安點了點頭。

    “你是聰明人,那我們說話就可以干脆利落一些,我已經聯合了另外兩家。”

    “至于怎么對付你們所顧忌的那位古祖,我想你應該不用擔心。”

    趙家主點了點頭,隨后說到:“我聽說你滅了沙教古祖,今日既然你敢來,就說明你有這個把握,滅了金戈教的古祖。”

    “秦公子,我趙家可以鼎力相助,但是,只有一個請求。”

    “事后,我趙家想要加入天機境。”

    聽到這話,秦為安也是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這居然是趙家的選擇。

    不管是從他收集的情報當中,還是聞家的說辭,他都能夠感受到趙家對于權利的渴望。

    “我趙家想要成為金戈境之主,但是,小小金戈境,又怎能比的上天機境!”

    趙家主眼中精光閃爍。

    “我有一種預感。”

    “若是隨在你身旁,未來,我趙家能夠得到的,要遠遠超過一個金戈境!”

    他是個有野心的人,和武帝城主一樣有野心。

    但,他要比武帝城主更聰明。

    “好。”秦為安沒有多說,只是點了點頭。

    “什么時候動手。”

    “現在,我先走一步,你去找聞家主。”

    秦為安眉頭輕輕挑動,便直接走向了金戈教的方向,他一路的動向都被人監視,所以他也沒有掩 也沒有掩蓋自己的行蹤。

    金戈教。

    秦為安順手拎了一把椅子,就坐在金戈教大門前。

    也不說話。

    安靜的坐著。

    “他什么也沒說?”

    “就自己一個人坐在那?”

    金戈教主摸著下巴,這個秦為安怎么總不按套路出牌。

    他原本想著秦為安來到金戈教,先晾他兩個時辰,誰想到秦為安居然自己晾著自己。

    就坐在山門外,一句話也不說。

    反倒是讓他有些不明所以。

    “我聽說,他在來之前,還去了七房城。”

    “正常,要聯合三家對我們金戈教動手嗎。”金戈教主冷哼一聲。

    “外界都傳言秦為安如何如何聰明,可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他的所有計劃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恐怕他正自鳴得意的以為,這樣就能夠擊潰我們金戈教了吧。”

    金戈教主緩緩起身。

    “他愿意在那里坐著,就坐著吧,想坐多久,就坐多久。”

    秦為安坐得住,他自然坐得住。

    兩個時辰后,秦為安依舊坐在那里閉目養神,摸著手上的雞毛撣子。

    “教主,三家的人,來了!”

    “來的好,那就今天,將他們鏟平。”金戈教主的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讓十二教尊,三十六教圣出來吧。”

    “今天就是我們金戈教一鳴驚人的時候!”

    金戈教主一聲令下,瞬間從教內飛出四十八人,整齊的落在山外,他們沒有理會秦為安,而是將目光落在了三家眾多弟子的身上。

    “來到這里,就是你們自尋死路。”

    他們緩聲說道。

    “就憑你們,還不是老夫的對手。”

    聞老爺子搖了搖頭說道。

    “是嗎。”

    “那現在呢!”隨著他們話音落下,一縷縷彩霞從天穹劃過,注入他們的體內。

    道源之力。

    金戈境的道源之力。

    “道源之力嗎,倒是有些棘手。”趙家主微微瞇起眼睛,隨后便是擼起了袖子,倒也不懼。

    “道源之力。”秦為安輕笑一聲。

    “散。”他隨手揮動著雞毛撣子,下一刻,那流光溢彩的道源之力,居然從他們的體內被剝離了出去。

    “什么!”

    見此一幕,他們也是大驚失色,如果沒有道源之力的加持,他們不會是三家的對手。

    “居然能夠剝奪道源之力!”

    “你以為小爺我坐在這里兩個時辰,是為了等你們那個缺心眼的教主嗎,我是在研究你們的道源之力。”

    “凝!”秦為安再次揮動雞毛撣子。

    道源之力居然如數灌注在三家弟子的身上。

    “殺!”

    正坐在里面十分安心的教主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臉色聚變,隨后匆匆忙忙的走了出來。

    “怎么,沉不住氣了?”

    秦為安淡然的看了他一眼。

    “你!”

    金戈教主指著秦為安,瞧見自己最得力的十二教尊和三十六教圣已經慘死,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看來是我低估你了。”

    “但,你以為我們金戈教的根基,如此淺薄嗎?”

    “你以為憑借他們,就能攻破我金戈教嗎?”

    金戈教主平復了一下心情后,冷笑一聲。

    “如果是這樣,你也太看不起我們金戈教了。”

    “行了,別廢話了,小爺我還從來沒看的起過你金戈教。”秦為安坐在那里淡然的說道。

    “是嗎。”

    “引劍之兵,鑄天之魂!”

    “吞金獸,出來吧!”

    隨著金戈教主一聲令下,一頭巨大無比的金色怪獸破土而出,其身形巨大,如同山岳一樣。

    雙眸如同太陽,身上凌厲的氣息,讓人有些睜不開眼睛。

    “這才是我們金戈教的底牌。”

    “秦為安,你沒想到吧,我們金戈教的實力,并不比四宗要弱。”金戈教主有恃無恐。

    “這只吞金獸,便是我們金戈境的根基,自從被先祖發現之后,一直暗藏在這里。”

    “當時他還幼小,而現在,已經足夠成為了一方霸主。”

    與此同時,一位老者緩緩走來。

    他身上沒有凌厲的氣勢,看起來就像是普通人一樣平平無奇。

    “金戈古祖!”

    他的出現,也讓三家人臉色發生了變化,這些年來,便是忌憚眼前的老頭子,算下來他的身體也是諸多古祖當中最為硬朗的那一個。

    “很久沒有聽到,有人敢來我們金戈教討伐了。”

    “現在的年輕人呀,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沒錯。”金戈教主隨聲附和著。

    “秦為安,你能死在我們古祖的手中,還能見到吞金獸,是你們的榮幸。”

    秦為安嘆了口氣。

    “吞金獸,好東西,留著給我玄機宗看大門,在合適不過了。”

    秦為安舔了舔嘴唇,這小家伙,別看體型碩大,可模樣還是蠻可愛的,全身肉嘟嘟的,讓人忍不住想要去摸一把。

    “好大的口氣,還想要拿走我們的吞金獸?做夢!”

    “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我能讓他乖乖跟我走,成為我的寵物。”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擺明了又要開始坑人。

    “老夫不會跟死人打賭。”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