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98章 精明
    “可秦為安卻能輕易的收付他們,從一點看來,他就絕對不會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背負巨劍的男人沉吟一聲后說道:“別擅自插手,看好小姐。”

    “知道了。”蛇杖老姝點了點頭。

    聽完父親的話,那端著酒杯的女子也不由得對秦為安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我倒想看看,他怎么翻得了天,憑借一個天機境,還能壓住我們四宗八教不成?”

    秦為安隨軍一同出征,詭異的是,這一路無比平靜。

    似乎沒有任何人準備出手一樣。

    “真無聊呀,我還以為能有些樂子,結果一個個全是慫包,連出面都不敢。”秦為安冷笑一聲。166小說

    “他們不出來,我們就大搖大擺的走一遭,不殺兩個人,我手癢癢。”

    秦為安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四宗八教趁著他在的時候,搞了這么大的動作,豈能讓他們安心呆著。

    “走吧,從這段路開始,遇見什么,拆什么。”

    “好。”

    大軍壓境,見城破城,可縱然鬧成了這樣,也依舊沒有任何人出面。

    “還挺聰明。”秦為安冷哼一聲。

    有圣火教和沙教的前車之鑒,很明顯他們不會輕易出手,他們也看的出秦為安的心思。

    “這是鐵了心要獻祭金戈境,也是想將我們成為那只翁中的王八。”秦為安的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嘲弄。

    “前面就是金戈境了,我們要不要派人去找他們談談?”

    玄無名望向秦為安詢問道。

    “沒必有,浪費時間,浪費口舌,你覺得,他們會輕易放過我們嗎?”

    “無名,現在所有人都巴不得我們天機境滅亡。”

    玄無名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今天要殺人,要死很多人很多人。”秦為安平和的說著。

    “他們也許不是有罪之人。”

    “也只是為主子辦事的人。”

    “你覺得,他們該不該殺。”秦為安知道玄無名的性子,畢竟,他是自己挑選出來的人,也清楚在無數無辜的人慘死在他的面前,會讓他的心境潛移默化的發生一些變化。

    秦為安需要疏導他。

    “我……”玄無名陷入了沉思當中,他不知道自己怎樣做是對的。

    如果是他自己的話,他不會選擇這樣的做法。

    但,這是秦為安的命令。

    指令。

    “你還記得我對你說過的話嗎?匹夫一怒,血濺三尺,君王一怒,伏尸百萬。”

    “你還記得曾經你看到的幽圣王朝嗎?”

    “骯臟不堪,蛇鼠一窩,百姓流離失所。”

    “現如今的幽圣王朝,在你們的治理之下,井井有條,福澤天下,百姓安居樂業,這就是權利賦予你的能力。”

    “如果你只是一個木劍游俠,又是否能夠得到現在所有的一切。”

    “能否看到這樣的一天?”

    秦為安的話,讓玄無名陷入了深深地沉思當中。

    “你看得到幽圣王朝的疾苦,卻看不到整個天下的百姓,到底在什么樣的水深火熱當中,我秦為安雖然殺人如麻,可又曾對那些無辜百姓出手?”

    “滅掉金戈境,征伐天下,將天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才能造福天下百姓。”

    “豐功偉業的建立,就是白骨之上。”

    “是殺戮,也是殺戮之后的救贖。”秦為安踮起腳,拍了拍玄無名的肩膀。

    “始皇劍在你手中,你不僅僅是幽圣王朝的始皇,更是天下始皇,這把劍,面向修士,福澤百姓,眾生!”

    玄無名的目光也漸漸堅定了下來。

    “三軍聽令!”

    “得令!”

    “隨我沖鋒,踏平金戈境!所有教派,若敢阻攔,殺無赦,不得對金戈境內百姓出手!不得對普通人出手!殺!”

    玄無名高舉始皇劍,一時間百萬兵戈,同時爆發出耀眼的光芒。

    二師兄一馬當先。

    先行沖去。

    此時此刻的金戈教主還坐在椅子上。

    “放心吧,就算他們天機境聲勢浩蕩的來,也不敢大舉進攻,他們一定會派出使者與我們談判,借此機會,也展露我金戈境的獠牙,不能被四宗八教看了笑話!”

    “報!”

    “教主,不好了,他們已經發起進攻了!”

    聽到這話,金戈境教主頓時變了臉色。

   &n nbsp; “嗎的,這個秦為安!”

    他沒想到秦為安居然不按套路出牌,根本不墨跡,上來就開打。

    “迎戰!這里是我們的地方,還能被他們屠了不成!”

    金戈教主頓時下令,一時間整個金戈境內所有宗門世家全部打開門戶,紛紛派出弟子下山,大戰一觸即發。

    “這里就交給你們了。”

    “你去哪?”

    “我去登門拜訪。”秦為安扛著雞毛撣子,朝著金戈教的方向走去。

    憑借金戈教的這些實力,還沒有資格跟天機境抗衡,畢竟秦為安可是從星淵當中帶出來了一些強者,還有修羅殿的眾多修羅,就憑金戈境當中的這些人,還不夠。

    唯一有隱患的,便是金戈教的古祖。

    那些大人物都還沒有出手呢。

    “一個人沒事嗎?”

    “放心吧,龍潭虎穴小爺都闖過,一個金戈教而已,蜘蛛姐姐,你就留在這里吧。”秦為安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但不是盲目的自信。

    關于大局,他看的比所有人都透徹。

    “金鳴城。”

    “欒云城。”

    “七房城。”

    秦為安輕聲低喃著,閑庭信步一樣的走在古道當中。

    “找到秦為安了,在往金鳴城的路上。”

    “幾個人。”

    “就他一個。”

    聽到這話的金戈教主明顯有些錯愕。

    “一個,他雖然有些本事,但畢竟還年輕,讓聞家去會會他。”金戈教主眼中閃過一抹寒芒。

    “聞家這些年可不老實,如果他們能殺了秦為安,也是解決了一塊心頭之患,如果被殺了,也算秦為安給我們掃除了隱患。”金戈教主露出了殘忍的笑容。

    不管誰死,對于金戈境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遵命。”

    秦為安吹著口哨,顯得有幾分漫不經心,快到金鳴城的時候,便瞧見城門前站著十幾個人。

    每個人身上的氣息,都十分強大。

    皇。

    最低也是人皇巔峰。

    尤其以中間的老者修為最高深,至少是地皇中期。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