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80章 罪該萬死
    堂堂一國之主,被秦為安嚇得徑直跪在地上。

    “本祖在世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慚,囂張跋扈。”

    “我,我錯了,還請老祖宗原諒。”那封國國主連忙跪地叩首。

    “你確實應該知罪,身為人族,卻淪為鬼族傀儡。”

    “你罪該萬死,當千刀萬剮!我人族先賢雖然比不得鬼族,可卻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到了你們這些后輩子孫手里,卻成為別人家的奴役!”

    秦為安話語犀利。

    “滾回去好好反省反省。”

    “倘若鬼族的人再來,你還給人家當狗,本祖必將你斬之。”秦為安說完便是轉身回到了房間。

    棋盤已經擺好,愿者上鉤。

    瞧見秦為安如此強大,這森人族弟子也是滿眼歡喜。

    那封國國主在他們看來強大無比,可在秦為安的面前,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我等此前居然還想要殺他。”

    森人族眾人無奈的苦笑著,倘若當時真的動手了,恐怕就是要被滅族。

    回到房間的秦為安繼續翻閱著古籍。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這封國的實力,與八境的那些古世家相差無幾,秦為安對付的來,不過那些鬼族的勢力,可就要強大的多。

    “封天八門。”

    秦為安在古籍當中瞧見這四個字,微微瞇起了眼睛,

    當年人族先賢為了對抗鬼族,留下了不少反制的手段,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有些東西并沒有傳承下來,而如今后背子孫,沒有誰愿意靜下心來去看那些沒有什么用的古老典籍,所有人都在追求著修煉,久而久之,這些東西就被徹底的遺忘。

    但對于秦為安來說,這些東西才是真正的瑰寶。

    “看來,還得親自去封國走一遭。”秦為安讓萱兒簡單收拾一下,隨他去封國。

    也就在準備離開的時候,鬼族的人卻找上了秦為安。

    “你就是那個秦為安?”

    來人陰氣森森,臉上刻畫著交叉縱橫的紋路,象征著他的族群。

    鬼靜族,距離封國最近的三個鬼族之一,在整個五藏天內算不上很大的族群,但相較人族來說要強大的不少。

    “有事情嗎?”

    “瞧你的樣子,似乎想要反抗我們鬼族的統治呀,你要清楚,這里是鬼族的地方,任憑你有什么本事,最終也翻不出個浪花。”

    他聲音十分平靜,根本沒將秦為安放在眼里。

    “在我們鬼族的面前,是龍你得盤著,是虎你得臥著,否則的話,你得舉動很有可能給整個人族帶來滅頂之災,到時候,你就是人族的罪人。”那鬼靜族的人慢慢悠悠的說著。

    “你在威脅本祖嗎?”秦為安眉頭輕輕挑動。

    “沒錯,我就是在威脅你,又如何?”

    “我知道你有幾分本事,但你敢動我,明天封國的人就要死絕,不信可以試試。”

    鬼靜族人咧嘴一笑,人族不是沒有強者。

    也有天賦異稟的絕世之人,曾經橫空出世,但最后呢,還不是被他們鬼族鎮壓的死死的。

    下一刻,秦為安一巴掌抽在他的臉上。

    “我動你了,然后呢?”

    那鬼靜族人有些不敢置信的望向秦為安,頓時面目猙獰了起來。

    “殺吧,你們鬼族殺人族一人,我滅你鬼族一門,咱們可以試試。”

    隨后秦為安又是一巴掌抽了上去。

    “說話,剛剛不是能說嗎。”

    “殺吧,全都給你們鬼族殺,今天你殺一個人類,明天我要你鬼靜族從此除名。”

    他們鬼族霸道,秦為安比他們更霸道。

    “你,你給我等著!”

    鬼靜族弟子知道自己不會是秦為安的對手,轉身就走。

    “我會讓你親眼看到封國覆滅,看到萬千人族死在你的面前,到時候,你就是人族的罪人!你就會被天下人族唾棄。”

    秦為安并沒有去追,而是搖了搖頭,淡然的說道:“關我屁事。”

    “先,先祖,完了,全完了。”瞧見這一幕的那些森人族弟子,嚇得當即暈了過去,他們聽老一輩說過,當年有一位人族大能反抗鬼族的統治,最后,被鬼族血屠。

    “沒有骨氣。”

    秦為安瞥了他們一眼。

    他們也是有苦說不出,那秦為安有骨氣,可是用他們的命換的。

    “我們,逃吧。”

    “逃?逃到哪去,整個天下都是鬼族的天下,也是窮途末路。”他們無奈的苦笑著,原本他們還慶幸先祖的歸來,可現在,如墜冰窟。

    “先祖。”這時候,沉默不語的萱兒緩緩抬起頭說道:“我們,走了,他們會死的吧。”

    “人早晚會死,不過是早一點和晚一點罷了。”

    秦為安的話顯得有些冷漠無情。

    “我會給他們報仇的。”

    “走吧,從他們要把你送上火架的時候,你就應該明白,對于他們來說,你只是一個工具,沒有必要同情他們。”

    “可,可這或許就是我的宿命吧。”萱兒低下頭。

    每當森人族有嫡系傳人是女子時,到了十六歲,便要送上火架,獻祭給先祖。

    她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樣的規定。

    可她從出生下來就已經注定了她的命運。

    “沒有什么所謂的宿命,不過是迂腐的選擇。”

    秦為安搖了搖頭。

    “恐怕你們森人族先祖當年定下這個規矩就是為了確保血脈的延續,若是女子成為嫡系傳人,早晚森人族會成為外族。”

    “啊?您不是森人族先祖嗎?”

    萱兒愣了楞。

    “哪有這么離譜的事情。”秦為安擺了擺手。

    “小爺我呀,是從外面來的。”

    “才不是什么森人族先祖。”

    聞言萱兒低下頭,神色微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為安笑著說到:“森人族就算被滅了,你還活著,就有香火的延續。”

    說完,他便是走向封國,萱兒略顯幾分猶豫之后,還是追了上去。

    “可他們畢竟是我的家人。”

    “我想留下來,和他們一起面對。”瞧見萱兒那毫無血色的臉,顯得有幾分楚楚可憐。

    秦為安沒有說話。

    半晌過后,他笑著說到:“好,那我便滅了整個鬼族,給你陪葬。”

    秦為安接過行禮,笑著拜別了萱兒。

    她望向那孩童的背影,輕柔的眨著眼睛,隨后轉身回到了森人族。

    秦為安可以留在這里,保下森人族,可保的了一時,保不了一世,他不可能停留在這里原地踏步,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聽天由命。

    秦為安本就是心性涼薄之人。

    封國。

    城池林立,車水馬龍。

    僅有一座山,被封國稱為祖山。

    當年封祖便是在此地坐化。

    來到山腳下,抬頭望去,哪有人族子孫的身影,皆是鬼族族人,在開山尋寶,肆無忌憚的挖掘。

    甚至于讓人族修士擔當苦力,為他們開山,掘墓。

    稍有不從之人,便是鞭撻加身,抽的遍體鱗傷。

    “止步。”鬼族弟子伸手攔住了秦為安。

    “為何止步?”

    秦為安反問道。

    “有你說話的份嗎,閉嘴滾下山去,否則讓你死在這里。”

    “我人族先祖埋葬于此,前來祭祖,與你們鬼族何干?”秦為安朗聲說道:“聲音傳遍整個祖山。”

    “他瘋了不成,敢這樣跟鬼族的人說話!”

    一時間山內的所有人族弟子,全都心驚膽戰。

    “小畜生,你找死!”

    見到秦為安膽敢如此放肆,那鬼族弟子直接出手就要誅殺秦為安,秦為安冷哼一聲,手中雞毛撣子落下,當場將其滅殺。

    “都給我滾下山去,否則,你們鬼族,我見一個,殺一個!”

    秦為安聲音冰冷。

    “好一個不怕死的人族小子,你們人族是要造反不成!給我殺!”

    一聲令下,那山林當中,便是傳來了不少人族子弟的哀嚎。

    秦為安根本沒有理會。

    他殺人族一人,秦為安便是屠盡這漫山遍野的鬼族。

    “殺。”

    秦為安不在說話,山中鬼族弟子不少,此時此刻,紛紛聚集在了這里,可他們居然沒有辦法阻攔秦為安的腳步。

    一個人族十歲的孩童,屠殺了整整一座山的鬼族。

    半晌過后,萬籟俱寂。

    整座祖山,再也聽不到任何鬼族的聲音。

    秦為安大步流星的踏上山巔,全然不理會其他人的目光。

    “完了,這下全完了,鬼族勢必會震怒,到時候,我們都要死。”他們全身都在顫抖著,這件事情馬上傳到了封國國主的耳中。

    頓時嚇得他頭皮發麻。

    “怎么辦,怎么辦……”他不停地在大殿當中踱步。

    “唯有傾盡全國之力,將他誅殺!這樣才能平息鬼族的怒火,我們才能夠幸免于難。”

    一眾大臣,紛紛說道。

    “混賬東西!”

    這時候,朝中一位大臣怒喝一聲。

    “你們居然想著殘殺同胞去給鬼族賠罪!”

    “鬼族霸占祖山,挖掘我人祖之墓,如今有少年英雄橫空出世, 出世,你們居然想著將他殺掉!”

    “本就是他有罪!敢招惹鬼族,罪該萬死!”

    立刻有人反駁道。

    “難不成要我們所有人給他陪葬不成!”

    “呵呵,我人族先賢曾經拋頭顱灑熱血,就是為了有你們這幫卑躬屈膝的畜生嗎!”他的話音剛剛落下,倏然間,胸口就被洞穿了一個血洞。

    “參見鬼使大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個氣息陰冷的鬼族身上,慌慌忙忙的跪了下去。

    “你們殺了他,鬼族既往不咎,否則,比將你們封國化為萬丈血海。”

    那位鬼使一句話。

    封國國主便是下定了決心。

    “謹遵鬼使大人教誨,我封國必舉舉國之力,將其鏟除!”

    封國國主只能選擇殺了秦為安。

    隨后,整個封國都動了起來,消息瞬間傳遍天下。

    秦為安盤膝坐在山巔,懷中抱著雞毛撣子輕聲說到:“如今,人族已經成為鬼族奴役,想要改變此況,總要有人前赴后繼,我愿攜眷封祖意志,對抗鬼族。”

    “還請封祖將封天八門賜予小子,改變人族命運。”

    話音落下,這祖山突然爆發萬丈光芒,秦為安身前山崖開裂,被包裹在光芒之內的天門,緩緩落于秦為安身前。

    “封天八門。”秦為安眼中精光閃爍。

    將其收好后,便是準備下山。

    “秦為安!”

    尚且還在半山腰,便是見到數百萬兵馬圍在山下,整個封國的高手全部出動。

    “你到底還是決定當鬼族的奴才了。”

    秦為安搖了搖頭。

    “人族之皇,是你這樣的人,怎能有中興之時。”

    “明知不敵而敵之,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那便是封國無數百姓的藏地!”封國國主眼中滿是無奈,如果人族強盛,甚至于能夠與鬼族有掰手腕的能力,他也不會如此。

    “你說的沒錯。”

    秦為安點了點頭。

    “但你以為這樣,人族就能活下去嗎?只是還沒有到被覆滅的時機罷了。”

    秦為安踏天地而去,甚至都未曾低下頭去看他們一眼。

    鬼族豢養人類至今,只為了一件事情,打破五藏天的道門,回到主世界。

    獻祭所有人族的血祭之力,一舉沖破道門。

    事實上,人族先祖在很久之前就已經發現了鬼族的想法,并且將此記載在古籍當中,其中絕大部分古籍,被鬼族焚燒殆盡,只有那些隱晦流傳下來的還有所記載。

    秦為安也是從古書當中發現了這個目的。

    浴血魔煞陣。

    秦為安縱馳天地間,前往鬼靜族的路上便是聽到了森人族被屠殺殆盡的消息。

    他轉過頭望向森人族的那片土地。

    “我會讓他們給你陪葬。”

    鬼靜族外,秦為安扛著雞毛撣子站在那里。

    “人族秦為安前來滅門。”

    九個字,聲音朗朗。

    “噗哈哈哈!”

    鬼靜族弟子紛紛大笑著。

    “人族,也敢來我們鬼族的地方,叫囂嗎,我記得你不是那個什么森人族先祖嗎,我們鬼靜族屠族的時候,你沒在那里,還以為你逃了呢。”

    “沒想到居然還有膽子來找我們。”

    秦為安輕笑一聲,緩緩說道:“你屠我一族,我屠你十族。”

    “是嗎,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屠了我們鬼靜族!”一時間,鬼靜族內高手紛紛出世,還有數位人皇,他們只要站在那里,便能鎮壓的人喘不過氣。

    秦為安緩步走去。

    “封天八門!”秦為安將從祖山中帶出來的那件寶物祭出,瞬息之間,便是將整個鬼靜族封在其中。

    “第一門,乾無極,破!”

    隨著秦為安話音落下,封天八門內乾字浮現在天幕之上,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輕輕揮動,便將那乾字砸落,頓時整個鬼靜族房倒屋塌。

    無數人被這一擊重創。

    “融!”

    秦為安將乾字之力,融合在自己的身上。

    “殺!”

    孤身橫掃整個鬼靜族,人皇之下,在秦為安面前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之力,有乾字力量的加持,哪怕是人皇也難以抵擋秦為安三招。

    “這不可能。”

    鬼靜族的人已經嚇傻了,他們沒有想到秦為安一個人族的實力,居然如此可怕。

    有封天八門在,外界根本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

    鬼族的人血是黑色的。

    此時整個大地仿佛被刷上了一層黑漆。

    一具具尸體倒在那里,被秦為安堆積成一座小山。

    滅族。

    秦為安說道做到。

    屠滅鬼靜族后,秦為安站在廢墟當中。

    鬼族想要利用人族,來沖破道門禁錮,重回主世界,而秦為安,選擇了一條和他們相同的路,屠滅鬼族,血祭。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凝血。”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微微顫動。

    無數黑色的血液凝聚成一個粘稠的黑求。

    沉入大地之下。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注魂!”秦為安將每一個鬼族弟子的尸體全部注入靈氣。

    隨后才撤下封天八門。

    “還剩九個。”

    秦為安神色平靜,繼續向前走去。

    一天的時間,秦為安悄無聲息的滅了十個鬼族,當最后一族滅掉后,秦為安才將消息散了出去。

    “滅我一族,我滅你十族。”

    秦為安的聲音響徹整個天地。

    一時間,無數鬼族,紛紛被驚動。

    “鬼靜族被滅了。”

    “鬼蘭族也是。”

    “……整整十族!”這一消息,瞬間掀起軒然大波。

    “秦為安是誰!”

    無數鬼族弟子紛紛打探起了消息,只知道,他是森人族先祖,而森人族已經被鬼靜族覆滅。

    “該死。”

    “一個卑微的人族,居然敢殺我們鬼族的人!”

    “走,跟我去屠了封國,屠了人族!”有不少鬼族青年極為憤慨。

    紛紛要前往封國。

    “誰也不許去!”

    鬼族內的老人連忙制止了他們。

    “長老,人族居然敢對我們鬼族還擊,他們簡直就是找死!這不殺光了他們,難消我鬼族心頭之恨!”

    “你們這樣會壞了鬼族千萬年來的大計!而且那森人族老祖顯然是條瘋狗。”

    “族人被滅,他既然襲擊鬼族,就不怕我們鬼族報復人族,反而會為我們招來滅頂之災!”鬼族的長老深吸了一口氣,當年有不少人族大能,都忌憚他們會對人族出手,所以,根本不敢對鬼族動手。

    但,現在這樣的局面被打破了。

    他們貿然出手屠殺人族,勢必會引起大量的人族隱世大能出手。

    “該死。”

    “到底是哪冒出來的瘋子。”不少鬼族的大人物都頗感頭疼。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