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79章 貌不驚人
    “好,我去試試。”碧海教主點了點頭,沙教剛剛平息風波,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這件事情便是由他去做。

    “嗯,那我就先回去了。”

    秦為安打道回府,這時候,蜘蛛精突然現身在了秦為安身旁,沉聲說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你不要去。”

    她的語氣很凝重。

    “當你提到五藏天的時候,我就有些忐忑不安,可不可以,不要去。”

    “但是,如果不去的話,魔族一旦重見天日,恐怕沒有什么制衡的手段,天機境也難以保全。”秦為安對于天下興亡沒什么興趣,他只想保全天機境。

    “可是,可以讓別人去做。”對蜘蛛精來說,她想守護的也只有秦為安一個人。

    “放心吧姐姐,我不會有事情的。”

    秦為安抬起頭,咧開嘴笑著說道。

    “不管是什么樣的困境,我都會沖出來。”

    “相信我。”

    “拉鉤。”秦為安抓住了蜘蛛精的手。

    “總有人要做,總要去做。”

    “四宗八教這些年太過安穩,他們是不會想著防患于未然。”秦為安很清楚,只能依靠自己才行。

    畢竟魔族之門,就在七境,首當其沖的便是天機境。

    秦為安回到玄機宗,聶元劍他們收到消息,也是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我都不知道應該說什么了。”

    沙教那邊的事情他們已經收到消息了,誰能想到憑借一個孩童,能攪動的八教不得安寧。

    “現在各宗弟子都怎么樣了?”

    秦為安詢問道。

    “比之前要強了很多,雖然不比八教那些天才,但也能慢慢追上大部分人的腳步了。”

    “好,讓百草園和丹谷的人來一趟吧。”

    要離開了,他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再次提升天機境的實力。

    聶元劍和百日道人隱隱約約的察覺到了一些端倪。

    以往的時候,秦為安都是尤為輕松的面對各種事情,但這次,他眉宇之間似乎有幾分凝重。

    沒多久,百草園和丹谷的人便是來到了玄機宗。

    “跟我來。”秦為安將他們帶上孤峰。

    接下來的幾天秦為安傳授了他們一些煉丹的技巧,這次離開的時間可能會久一些,他得確保天機境能夠面對任何的突發狀況。

    “姐姐,你就留下來照拂玄機宗吧,我自己去沒事的。”

    秦為安清楚,蜘蛛精一定會和他去的。

    但此行困難重重,他不想蜘蛛精與他一起遇險。

    “好不好嘛。”秦為安撒嬌一樣的搖晃著蜘蛛精的手臂。

    百般無奈下也只得同意。

    “放心吧,我會活著回來的。”

    秦為安將老二他們都叫了回來,一一囑咐著,將整個天機境安排妥當之后,秦為安去了一趟萬花樓。

    “小冤家又來了,你最近可是鬧得八教雞犬不寧呢。”

    綠袍笑著戳了戳秦為安的鼻頭。

    “哪有,嘿嘿。”

    “說吧,這次來又有什么事情。”

    “我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我不在的時候,還請幾位姐姐,幫我照顧一些玄機宗。”

    秦為安眨著眼睛說道。

    “好,放心吧。”

    離開了萬花樓,秦為安前往修羅殿,這一次,他準備將所有人全都帶出來。

    “什么,你是說,我,我們全都可以離開了?”

    修羅王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秦為安。

    “嗯,沒錯。”

    “我帶你們出去,不過,我要離開一段時間,這段時間,還請閣下照拂一下天機境。”

    “放心,你對我修羅族有天大的恩情,若是天機境有難,我等必當竭盡全力,舍命相助。”修羅王朝著秦為安雙手抱拳。

    隨后,秦為安為整個修羅殿解開了詛咒。

    帶著他們回到了外面的世界。

    離開了這片黑暗之地。

    隨后,秦為安漫步在天機境的山河當中,布置下一個又一個陣法,用來抵御未來可能遭受到的沖擊。

    萬事俱備,他方才回到玄機宗,躺在搖椅上靜等消息。

    “看你這模樣,這次的事情,沒有什么把握?”百日道人的目光落在了秦為安的身上。

    “小爺我怎么會有沒把握的事情。”

    秦為安咧嘴一笑。

    “百日,如果天機境遭受什么難以抵抗的厄難時,就去后山的傳送陣,將所有人都傳送到修羅殿,先躲在那里,等我回來。”

    “我們是能走,但是幽圣王朝的百姓人口基數太大,他們沒有辦法離開。”

    百日道人搖了搖頭說道。

    “沒事,幽圣王朝的事情,我自有辦法。”

    “關鍵時刻,碧海教和沙教也會出手相助,他們也不會那么為難一群凡人。”百日道人放心了一些。

    “禍福相依,你帶著天機境走上了一個不屬于他的高度。”

    “天機境就要面臨著數倍強大于他的敵人。”

    百日道人坐在一旁和秦為安談著心。

    “等你回來,也該到了我離開的時候了。”百日道人眼眸中閃過一絲不舍。

    “冥冥之中,注定你與普世祖之間的羈絆。”

    “終究要有一場浩劫之戰,不管他的身份到底如何,終究是養育我們至今的人。”百日道人緩聲說道。

    “我明白。”秦為安神色略顯幾分暗淡。

    “不過,沒關系,如果你們什么時候想回來,隨時可以回來,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我,倘若你們想要開宗立派,四宗八教的地方任你們挑選。”

    秦為安平靜的說道。

    祁連山對于他這一路走來的幫助有很多,哪怕沒有辦法最后一路一直走下去,也不至于生死相向。

    普世祖與他的事情,不該牽扯到其他人。

    “就請你們最后留在天機境這一段時間吧。”

    “我會的,這也是生我養我的地方,對于天機境,就像是我們的家,難以割舍。”百日道人環顧這天地之間廣袤山河,看著欣欣向榮的天機境,眼中滿是遺憾。

    “公子。”就在這時候,碧海教主來到了玄機宗。

    瞧此情形,百日道人也先行一步離開了。

    “他們同意了。”

    碧海教主點頭說道。

    “估計也是巴不得的送我離開,希望我死在那里。”秦為安輕笑一聲,只要他不在,天機境對于四宗八教就沒有任何的威脅。

    他們也不會那么快的對天機境出手。

    “走吧,開啟五藏天。”

    圣火境,碧海境,沙境,金戈境,沉木境,以五行為基石,衍生五教。

    秦為安因為吞噬了那地心之火,便是在圣火教開啟第一陣。

    火焰如同長龍噴射而出,直奔蒼穹而去。

    與此同時,沙教的黃沙化為旋風接引天地之間。

    碧海教掀起滔天巨浪。

    金戈境極致攻伐之意同時撕裂缺口,破空而去。

    沉木境那巨大的古樹忽然震動樹枝。

    一時間,五色繽紛。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抬起了頭,天穹之上,天幕之中,一扇古樸的光門,緩緩降臨。

    “通往五藏天的道門。”

    “那小子,還真要去。”

    “哈哈,我原本以為,想要殺了他還頗為棘手,誰能想到,他自己要找死。”

    “他死了,對我們都有好處。”

    四宗八教的人紛紛盯著秦為安的方向,確保他要踏入五藏天的道門。

    終于,這天地之間出現了一個渺小的身影。

    秦為安一步步走上蒼穹。

    終入道門。

    五藏天,鬼族之地,鬼族,乃是一個種族,如同魔族一般,并非是世人常識當中的陰靈。

    他們有血有肉。

    五藏天內也并非是鬼氣森森。

    當光芒散去,秦為安落在了一個城池當中。

    這城池隨處可見的是郁郁蔥蔥的參天大樹,他正好在一塊被截斷的樹樁之上,周圍還旋轉著淺藍色的光芒。

    在他的面前,有一群虔誠的人正跪拜著。

    而身后,則是有七八個人坐在高椅上。

    “啊?”

    秦為安突然意識到了什么,自己的出現,似乎有些不合時宜,他們明顯在舉行著什么盛大的活動。

    “這?”

    瞧見秦為安的突然出現,所有人都愣住了。

    “難不成是先祖顯靈了?”

    他們有些迷茫的說道。

    “你,你是何人?為何突然出現在我族祭壇!”

    秦為安現在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不過,好在他臉皮厚,且反應很快。

    “不肖子孫!連我都不認得了嗎!”

    “我是你們先祖!”

    秦為安一聲怒喝。

    唬不住就跑。

    “先祖,果然是先祖顯靈!”他們連忙跪倒在地,頂禮膜拜,就連那八個坐在高椅上的人,都是跪地拜之,態度無比虔誠。

    “起來吧。”秦為安抬起手,緩聲說道。

    架子倒是擺的十足。

    “萱兒,先祖真身顯靈,顯然是對你十分中意,上火架吧。”

    很快一眾人便是將架子點燃,生起了熊熊烈火。

    被稱作萱兒的少女神色有些驚恐,臉色略顯蒼白,她輕輕咬住嘴唇,便是一步步走向烈火當中。

    “這是干啥?”

    秦為安有些不解。

    “先祖,你忘了嗎?這是您當初定下的規定,每百年必須要將直系傳人,送上祭火架,燒給先祖。”瞧見他們有所懷疑,秦為安清了清嗓子說道:“放肆!”

    “這是燒給死人的東西,如今本祖已經逆活重生。”

    “你燒給誰?”

    “讓她過來吧,以后,就負責伺候本祖了。”

    聽到秦為安的話,他們轉念一想似乎沒有什么問題,不過,眼前這小娃娃真是他們的先祖?

    心中雖然有所疑惑,可也不敢說出來,畢竟事關重大。

    幾個人交流了一下眼神,便是說道:“萱兒,那你就負責照顧先祖。”

    “我等這就去為先祖騰出房間。”

    幾個人心懷各異的走向林中屋。

    沒多久,便是收拾好了房間,秦為安雖然對五藏天有所了解,但都已經是很久之前的古籍了。

    他得多了解一下現在的情況。

    “還請先祖暫時住下,我等這就去準備晚宴。”

    秦為安點了點頭,走進了房間那種,那小姑娘便是抵著頭跟在秦為安的身后,有些忐忑不安。

    “本祖是吃人的魔鬼嗎,抬起頭來。”

    “長得不錯,去,給本祖取些書來,有多少拿來多少。”姑娘倒是聽話的很,連忙按照秦為安的吩咐去做了。

    沒多久,就帶回來了一堆厚重的書籍。

    與此同時,這森中城的眾人也是竊竊私語的說道:“他真是我們的先祖?”

    “不知道,但是他 ,但是他憑空出現在祭祖之壇上,倘若不是先祖的話,又能是誰呢。”

    “不管怎么說,先客客氣氣的招待著,但,如果他不是咱們先祖,就把他殺了。”中年男人做了個斬首的手勢。

    傍晚,豐富的晚宴被推入了秦為安的房間。

    “放下吧。”秦為安正埋頭看書沒有心思大禮他們。

    “先祖這是在做什么?”

    送飯的人有些狐疑的問道。

    “本祖的記憶還停留在遙遠的時代,也需要知道一些最近發生的事情。”

    “原來如此。”

    “去吧。”秦為安擺了擺手。

    五藏天人族勢力極少,此地便是其中之一,乃為封國屬地內比較大的領土,終究是鬼族為尊。

    此一族,又被稱之為森人族,因長久居住在森林當中而得其名。

    秦為安基本上對這里情況了解不少。

    也放下心來飽餐一頓。

    “過來,跟我一起吃吧,一個人吃飯悶得慌。”這姑娘不善言辭,顯得有些唯諾,秦為安說什么,便是什么。

    入夜,秦為安閉目修煉。

    十九府現世,仿佛能夠吞噬一切,靈氣如同海嘯一樣洶涌的灌入秦為安的身體之內。

    他的修煉太過霸道。166小說

    只要他修煉的時候,方圓百里的人都沒有辦法獲取半分靈氣。

    小姑娘只是呆呆的看著秦為安。

    天剛蒙蒙亮,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先祖,封國國使來了。”說話的人心中有些忐忑,昨日先祖剛剛現世,今天國使便來了,恐怕他們森城已經遍布了封國的眼線。

    就是不知道,他們來這里有什么事情。

    “來就來唄。”秦為安滿不在乎的說道。

    “他讓先祖去見他,已經在族堂等候了。”

    “放肆!一個小小的國使,也配讓本祖去見他?讓他滾過來見我!”秦為安聲音冰冷,氣勢十足。

    “這……這。”

    一時間門外的人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來話。

    “本祖稱霸天地的時候,封國是什么東西,他們國主見到本祖都得畢恭畢敬,更何況一個小小的國使。”

    “想讓本使對你畢恭畢敬,那也得你是真正的森人族先祖才行。”

    一個中年男人帶著一位年輕人踹開了房門。

    兩個人的目光同時落在了秦為安的身上。

    “死人復活這事情,說出來誰信呀,就憑你一個小屁孩,還大言不慚的稱自己為先祖。”

    國使冷笑一聲。

    “是嗎?”

    秦為安緩緩抬起頭,頓時就明白了什么。

    “我勸你說話的時候,最好注意點分寸,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畜生,你再敢胡言亂語,信不信我撕爛了你的嘴巴!”那年輕人見到秦為安居然對自己的師父如此不恭敬,便是怒聲說道。

    秦為安只是抬起頭看了他一眼。

    下一刻,那年輕人便是如同被扼住了喉嚨一樣,整個人都扭曲著身體,痛苦不堪。

    “你做了什么!”

    見此封國使者大驚失色。

    “速速放人,否則本使者……”他話音還沒有落下,秦為安已經凌空將那年輕人活生生的捏死了。

    “你敢殺我徒兒!”

    封國使者瞬間爆發了自己的靈氣,區區圣人,秦為安隨手一指便是將他鎮壓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敢對本祖不敬?”

    秦為安平靜的坐在那里,盡顯霸道姿態。

    稍稍用力,便是骨頭碎裂的聲音。

    “你不是沒見過死人復活嗎,本祖就給你見識見識。”秦為安雙手接引,口中念念有詞,下一刻,那年輕人便是從地上爬了起來。

    他們何曾見過如此詭異的一幕,不由得心中發毛。

    “滾回去告訴你們國主,給本祖登門道歉,否則,后果自負,滾!”

    秦為安揮了揮衣袖,將人抽飛了出去。

    “讓他們滾過來見我。”

    秦為安聲音冰冷,沒有半點感情。

    事實上,他們一直都在,不過是在遠處觀望著,原本只是想著請封國的人來試探試探這位先祖,是否是冒名頂替,可沒想到,秦為安居然如此強大且霸道。

    一個孩童怎么可能都不會擁有這樣無敵的力量。

    他們也確認了秦為安一定是他們的先祖轉世。

    “跪下!”

    秦為安掃了他們一眼,仿若帝王一樣的氣勢將他們鎮壓的跪地不起。

    額頭冷汗直流。

    “請人來算計本祖,你們真是好大的擔子呀。”秦為安聲音平靜,可聽在他們的耳中,嚇得雙腿發軟。

    “對,對不起,我們再也不敢了,只是這件事情有些匪夷所思,為了族人的安危,我們不得不如此。”

    “也罷,本祖這次就赦免你們的罪過。”

    “滾吧,沒有本祖的宣召,不許再來叨擾本祖清凈。”老祖就該有老祖的姿態。

    這次也讓他們深信不疑,秦為安就是他們的先祖。

    一眾人離開后,秦為安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這五葬天當中,人族勢力孱弱,實力不濟,帶出去也只是充當炮灰。

    還是得想辦法掌控鬼族才行。

    秦為安摸著下巴。

    將目標定在了封國,這些年封國從夾縫當中生存,雖說是最大的幾個人族聚集之地,實際上,也在鬼族的奴役之下。

    封國。

    那使者回到了皇宮,連忙跪在皇帝面前哭訴著說道:“陛下,森城要反呀。”

    他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

    “我巡視森城之時,不知道從哪怕冒出來了森人族的先祖,殺了小人的弟子,還打了小人,揚言要國主您去森城賠禮道歉,否則后果自負。”

    聽到這話,封國國主不由得瞇起了眼睛。

    “那自稱森人族先祖的人,究竟是何來歷?”

    “我也不知道,似乎是憑空出現的,瞧著年齡應該只有十歲,還是個孩童。”

    “孩童?”封國國主眉頭緊鎖。

    “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本皇倒是想要親自看一看,備駕,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能耐。”封國國主雙眸一厲,大帝的氣息環繞在周身。

    國主御駕親征,二十位帝者禁衛開路,三位大帝級別的大將軍護駕在兩側。

    一時間封國子民全都臉色大變。

    “國主御駕親征,這是發生了什么事情,瞧他們去的方向,應該是森城吧。”

    “若是不發生什么大事情,國主恐怕不會輕易出面。”

    一時間,不少人都為之駭然失色。

    沒過多久,森城便是圍滿了大量御林軍,將整個森城團團圍住。

    “見過國主。”

    森城內的子民連忙跪在了地上。

    “讓他來見本皇吧。”國主半闔雙目,盡顯帝王風范,而且他本身的實力,也可以說得上是頂級強者。

    “回,回國主,老祖說過,任何人都不可去叨擾他。”

    那森人族長,臉色蒼白,后悔的不行,他也沒有想到原本只是一件小事情居然連國主都驚動了。

    “任何人都不能叨擾他?”

    國主神色有些難看。

    “膽大包天,陛下御駕親征,那小畜生居然還敢不見,真是好大的膽子,馬上把人叫出來,否則,覆滅你們森城!”封國使者有了皇帝作為靠山,語氣也顯得音高拔掉,小人姿態畢露無遺。

    可下一刻,他居然爆成一團血霧。

    當著眾人的面,莫名其妙的死了。

    “什么阿貓阿狗,也配在本祖的地方叫囂了嗎。”秦為安緩步走了出來。

    “小輩,你未免太狂了一些吧。”國主神色微動。

    身旁的三位大將軍便是直步走上前。

    “見到陛下,還不跪下?”

    他們才不相信什么先祖轉世,但也在這個時候,秦為安動了,他手中的雞毛撣子輕輕落下,便將那大帝實力的三位大將軍,輕而易舉的砸成血霧。

    “什么!”

    就連那封國國主都是大驚失色。

    一旁貌不驚人的老太監瞬間出手,卷動大道磅礴之力,一掌鎮壓而落,天帝!這恐怕是整個封國最強大的幾人,但對于秦為安來說,只是螻蟻!

    如今已經成就十九府,天帝在他面前,不過是玩物。

    老太監的一掌,就連地面都隱隱發生了變形,出現了巨大的掌印,可秦為安只是隨手一抽,便是將他頭顱抽了下來。

    殺天帝,如屠狗。

    此時封國國主已經是臉色蒼白。

    他何曾見過如此霸道之人。

    尤其是秦為安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仿佛能夠刺穿他的靈魂。

    “在本祖面前,還敢上座,跪下!”

    秦為安怒喝一聲,那封國國主便是連滾帶爬的跪在了地上,甚至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