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76章 掌控全局
    “總算回來了。”聶元劍抹了一把汗,秦為安不在,他總感覺心中沒底。

    雖說九幽宗是天機境的四大宗門之一。

    但放眼整個天下,也只是個不入流的門派。

    “我說你這小心翼翼的心性什么時候能改一改。”秦為安不由得搖了搖頭,這聶元劍唯一的缺點就是不夠硬。

    “我若是那種性子的話,九幽宗怕不是早就被你這位小祖宗給滅了。”

    聶元劍無奈的聳了聳肩。

    “也對。”

    秦為安望向那堆積如山的財寶,有些為難。

    “讓他們都過來,把東西分了吧。”

    “公子回來了。”美嬌娘笑吟吟的說道。

    “嗯,辛苦你一件事情,一會我讓他們來取東西,你登記一下都拿了什么,方便以后我需要的時候去找。”

    這工作量可謂是十分龐大。

    秦為安著重選擇了幾樣十分貴重的寶物,親自送到了修羅殿。

    若是沒有修羅殿的幫襯,天機境也不會這么快就壯大起來,順便再帶一些人出來,這次秦為安可以放心的多帶一些了。

    “好久不見。”

    修羅王見到秦為安來,也是頗為欣喜。

    “抱歉,苦修了一段時間,沒有按約定來。”

    “不,如果沒有公子的話,我們可能終生都不能得見天日了。”

    “像是我們這些老骨頭倒是無所謂,不過族內的年輕弟子們,不該受這樣的苦。”

    修羅王有些感慨的說道。

    “這次來我能帶很多人出去,用不了多久,你們就可以都離開這里了。”人待我如何,我待人幾分,這就是秦為安的道理。

    修羅殿對他好,他自然不會虧待分毫。

    “其實真的離開,還有些舍不得呢。”

    “我會在這里建造大陣,把這里守護起來,隨時可以回去,一方面可以作為年輕一輩弟子的歷練之地,另一方面,如果真的到了天機境的生死關頭,也可以當做避難所。”秦為安對于修羅殿早就已經有了規劃。

    所謂狡兔三窟,倘若真的遭受了滅絕生死的劫難,將他們傳送到修羅殿封禁起來,也能避過災禍。

    “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謝公子才好,將我們修羅殿從深淵當中拉出,又為我們安排去處。”

    “其實你們也幫了我很多。”

    秦為安帶了數百修羅殿的弟子離開后,將他們安頓好,便是去了一趟幽圣王朝。

    這幾個月不在的時間,整個幽圣王朝都在他的規劃下進行改造。

    已經改建完成了十分之一。

    “小友。”

    那墨家的老者瞧見秦為安來了,連忙跑了過來。

    “這絕對是老夫見過的最偉大的杰作。”

    他頗為感慨的說道。

    “我也這么覺得,恐怕天下都不會再有第二個了。”秦為安咧嘴一笑,絲毫不知道什么叫做謙虛。

    玄無名和五師弟忙著處理整個幽圣王朝的事務。

    二師兄則是負責操練幽圣王朝的兵馬。

    一年多的時間,整個天機境儼然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許久沒有回來,萬花樓自然是要去一趟。

    秦為安馬不停蹄的趕往萬花樓。

    “哼,還知道來看看姐姐們呀。”綠袍嬌嗔的說道。

    “怎么會忘了姐姐們呢。”

    “我這不是來好好陪陪姐姐們嗎。”秦為安眨著眼睛,勾欄聽曲,吟詩作樂,瀟灑了好一陣子才回到了玄機宗。

    用清水洗去臉上的唇印,秦為安趟在搖椅上十分愜意。

    “沙教教主,沙多思,登門拜訪!”這時候,山門外的人朗聲說道。

    秦為安并不意外,算日子,也差不多是那沙教來人的時候了。

    “進來吧。”

    沙多思一頭卷發,有著濃密的胡須。

    似乎有些疲憊。

    他上下打量著秦為安,不由得有幾分驚訝。

    “當真是如同傳聞當中一樣。”

    “有事情嗎?”

    秦為安看著他說道。

    “還請閣下寬恕我沙教所行之罪。”沙多思雙膝跪地叩首在秦為安的面前。

    “天河瀑布是沙境之根,這些時日,已經有無數的黎民百姓渴死街頭,成為一具干尸被風沙掩埋,還請秦公子體諒這沙境眾生。”

    “你們這些手眼通天的人,也會在乎那些黎民百姓的命嗎?”

    秦為安眼中閃過一絲嘲弄。

    “如果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我,我是從黎民百姓中走出來的,食百家飯,受百家恩惠,天賦也許是蒼天給的,但是命,卻是他們給我的。”

    “我愿意用整個沙教,換取天河瀑布。”

    沙多思目光堅定的說道。

    “有碧海境提供的水源,倒也不至于吧。”秦為安平靜的說道。

    “公子,你覺得,能發到他們手中的水源又有多少呢?”聽到這話,秦為安沉默了。

    少頃之后,他說道:“身為沙教的教主,你沒有這個權利嗎,以殺處之,效果當立竿見影。”

    “可惜沙教并不是我的一言堂。”

    “這就是從基層走上來的悲哀,他們的背后有世家貴族支撐,而你只是孤身一人,也難怪如此。”秦為安從搖椅上站了起來。

    “沙境的死活與我無關,我只看你能夠給我帶來什么。”

    “你也說了沙教并不是你的一言堂,天高皇帝遠,你說愿意用整個沙教來換取天河瀑布,可他們不同意呢?”

    秦為安的話,一時間讓沙多思無法反駁。

    “不知公子如何才能放過沙教。”

    沙多思虛心的說道。

    “你應該慶幸,你們沒有選擇派兵大舉攻打天機境。”

    “也沒有遷移圣火境,而是虛心來跟我請教。”

    “這是你們唯一的生路。”

    秦為安的棋盤上,只差一顆棋子,便可將軍,而這顆棋子就是沙多思。

    “我要你做幾件事情。”

    “未來沙教便可徹底成為你的一言堂,盡管說沙教會因此實力大減,但,有我護著,你們可以高枕無憂。”秦為安聲音十分平靜。

    “你要清理掉他們?”

    “沒錯,不聽話的人,血屠一次,就會學乖了。”

    “我能滅了圣火境,就能滅了沙教。”

    “但你也要記住,我能讓你騰飛,就能讓你摔的粉身碎骨,你要清楚你的一切是誰給你的。”

    秦為安負手而立。

    “這是你們沙境的地圖,我要你將那些重點的勢力寫下來。”

    “好。”沙多思沒有任何的猶豫。

    “沙境現在的勢力擁有十數個,并且組建了三個同盟。”說到這沙多思苦笑一下,這三個同盟沒有人站在他的身后。

    想來也是,沙教無數年的底蘊,有一些古世家的根基深厚,他能從黎民百姓當中走出來,背后沒有任何勢力的支撐,成為沙教教主,已經是極為不容易的事情。

    說到底,他有這個天賦。

    但光有天賦,遠遠不夠,三個同盟想要他下臺,換一位教主,很容易。

    不過歸根結底的原因,也就是因為,三足鼎力的情況下,絕對不會允許其中任何一方的勢力出來的人,成為教主。

    正因如此,他才有機會上位。

    與其說是他的努力,不如說是三個聯盟的選擇。

    “這片區域,隸屬于天地盟。”

    “這里乃是啟天盟。”

    “這是樹森盟。”

    沙多思標注的十分詳細。

    秦為安觀察著地圖上的地勢,不管是世家還是宗門,建立根據地都講究勢和運,依地勢,山勢,而走。

    俗稱風水。

    離不開陰陽八卦。

    這也是秦為安制勝的原因。

    毀其勢,滅其運,破其源。

    “有些地方,我去不到,需要你去,這是天地盟的核心區域,我需要你在這里設置一個傳送陣。”

    “起點在這里,至于終點,就是這。”秦為安指向一處沙漠區域。

    “好。”

    他點了點頭。

    “這里……”秦為安依次布局。

    沙多思牢記在心,可是他卻看不懂秦為安要做的是什么。

    完全捉摸不透。

    “回去吧,我會去解開天河瀑布的封印。”一切安排妥當之后,秦為安便是下了逐客令。

    沙多思離開之后,秦為安也離開了天機境前往碧海境。

    他前腳剛剛踏入,馬上碧海教主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你們碧海境的情報機構,還真是讓人瞠目結舌。”

    “公子謬贊。”

    碧海教主笑著說道。

    “沙多思去找我的消息,你應該也知道了吧。”秦為安瞥了他一眼。

    “有所耳聞。”

    “沙境就要變天了。”

    “你是要準備對沙境出手了?”碧海教主有些意外,秦為安這才剛剛滅了圣火境,現在對沙境出手的話,其他幾教也會人心惶惶,難免會認為秦為安要滅亡八教,到時候四宗也會插手。

    “不。”秦為安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頭。

    他心中正是有這樣的考量,才選擇將沙教培養成屬于自己的勢力,而不是滅掉。

    讓沙多思站在臺前。

    才是最妥善的方式。

    “老方案,在最后關頭,我需要你們碧海教的接應,既然我們是同盟,就先談利益。”

    秦為安喜歡先將事情講清楚。

    “此戰之后,沙境將會歸為天機境。”

    “不過天高皇帝遠,實際上與沙教接軌的事情,便交給你們碧海境了。”聽到這話,碧海教主眼前一亮。

    “你們對于沙境的幫助,也更適合與他們交好,結為同盟。”

    碧海教主點了點頭,秦為安這何止是送了他一份大禮。

    “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碧海教主略顯猶豫的說道。

    “既然你都說了,也沒有什么當不當的道理,不外乎就是我是不是要將其他幾教全都滅掉咯。”秦為安怎能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只要他們不招惹小爺,小爺對他們沒有什么興趣。”

    “但,他們要是給我一個師出有名的理由,那就別怪小爺不客氣了。”

    秦為安說完,碧海教主無奈笑了笑。

    天機境,哪怕到現在,他的綜合實力跟本沒辦法與八教相提并論,不夸張的說八教想要捏死天機境,就像是捏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可偏偏,只因為一個人,卻能讓整個八教聞風喪膽。

    “真是怪胎當中的怪胎。”

    碧海教主嘟囔了一句。

    秦為安從碧海境離開后,長驅直入沙教根源之地,天河瀑布。

    “秦為安,你還敢來!”

    沙教弟子瞧見秦為安,頓時睚眥欲裂,紛紛將其圍在了里面,數位沙教長老也聞訊而來,將他團團包圍。

    “小畜生!”

    “秦為安!今天,你必死無疑!”

    瞧見他們這般憤慨的樣子,秦為安不由得搖了搖頭。

    “我勸你們最好客氣點。”

    秦為安打著哈欠說道。

    “我來這里,是給你們教主一個面子,解開這天河瀑布的封印,倘若我一個不開心,或者死在這里,你們沙境就等著覆滅吧。”聽到這話,他們不由得有些投鼠忌器。

    “怎么,不狗叫了?”

    “剛剛不是挺厲害的嗎?”

    秦為安冷笑一聲,這沙教弟子全都指望著天河瀑布,此時,也沒有人再敢說話。

    “都滾開。”秦為安一揮手。

    “不滾?”

    “行,那今天就在這耗著,小爺我不解開你們又能那我怎么樣?殺我呀?”

    秦為安就喜歡看著他們這滿臉怨恨又無計可施的樣子。

    “撤。”

    終于,沙教長老一抬手,所有人都離開了這里。

    撤離到了很遠的位置,但目光全都集中在秦為安的身上。

    “我能封印的了一次,就能封印兩次,記住了小爺的話。”秦為安環顧四周,十分霸道的說著。

    隨后秦為安揮動著雞毛撣子,解開了天河瀑布的封印。

    當封印解除,斷流的瀑布重新恢復之后,他們也一擁而上,可秦為安早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些黃沙對于秦為安來說,就是最好的掩護。

    但他并沒有離開沙教。

    尋了個城池安靜的等待大魚上鉤。

    有了前車之鑒,沙教勢必會將大量的精力留在天河瀑布的駐守上,想要對付他,就需要借用其他幾教的力量。

    秦為安絲毫不急。

    下棋的人是他,與之博弈的人,也是他。

    而八教只配當棋子。

    “塵沙城。”秦為安抬頭看著這荒漠中的城池,慢悠悠的走了進去。

    “聽說了嗎,天河瀑布又降神水了。”

    “真的假的!”

    他們深吸了一口氣,滿眼喜悅。

    “可是……我娘的命,再也回不來了。”有人神色哀傷,天河瀑布的斷流,導致無數人失去了生命,家破人亡。

    秦為安看著街上的一切,那些劫后余生的喜悅,還有悲情,盡在眼中。

    “我聽說是一個叫秦為安的人做的。”

    鄰里之間的竊竊私語。

    傳遍大街小巷。

    “他真該死!如果讓我遇見他,我一定要殺了他!”

    “沒錯。”

    “殺了他!”

    這一瞬間,秦為安能夠感受到那種恨意,仿若化為實質。

    他不由得想到曾經禿毛雞與他說過的那些話。

    “你做過的事情,一飲一啄都會在未來的日子潛移默化的影響著你,也許,你只是殺了一個毫不相干的人,但他的因果已經纏繞在的你人生當中。”

    那時候,他不懂。

    但現在,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秦為安走進一家酒樓。

    “來壺燒酒。”

    “還要什么酒呀,連水都沒有。”掌柜的搖了搖頭,又笑著說到:“再說,你一個小屁孩喝什么酒。”

    “你說,斷了天河瀑布的人,是不是該死?”

    秦為安笑著說到。

    “該死!”掌柜的點了點頭。

    “不過,你還小,這份恨掛在你心中容易產生執念。”酒樓里因為沒有酒,人少的可憐,掌柜的便是坐在秦為安的身旁閑聊了起來。

    他們并不知道秦為安是誰,只是聽人說,是因為一個叫秦為安的人斷了天河瀑布。

    “謝謝。”秦為安笑著說到。

    “開間上房吧。”

    秦為安付了銀子,走進房間,躺在床上若有所思。

    少傾,他的目光漸漸堅定。

    “只要對得起天機境,對得起那只老禿雞,對不起天下人又如何。”

    秦為安神色冷漠,喃喃自語著。

    “天地盟,徐家。”夜幕降臨,塵沙城狂風呼嘯,掀起塵沙漫天,夜晚的沙漠總是如此,百日燥熱難耐,深夜寒冷刺骨。

    秦為安扛著雞毛撣子一路走向整個塵沙城的中心。

    徐家,傳承了百萬年的古世家。

    歷史悠久,底蘊深厚。

    “天機境秦為安,特來拜訪。”秦為安的聲音很大,卻被風沙蓋過。

    不過這徐家之內,高手如云,自然有人聽到了他的聲音。

    徐家大門敞開,不知道多少人死死的盯著他。

    “秦為安。”

    他們神色警惕,同時暗中形成了包圍之勢。

    “不用這么緊張。”

    秦為安笑著說到。

    “我想走你們也留不住。”

    此時徐家的家主緩緩走了出來,摸索著手中的玉扳指朗聲問道:“有事情嗎。”

    “酒樓的床,睡著不舒服,尋思你徐家家大業大,是不是能讓我睡得踏實一點。”聞言,徐家主微微瞇起了眼睛。

    “姓秦的,我想你應該看看這是什么地方。”

    徐家主冷喝一聲,頓時整個徐家的防御陣法啟動,里三層外三層。

    “你看,我就來借宿,何必這么大的陣仗,不喜歡我走就是了,沒必要,真沒必要。”秦為安連連擺手。

    “進來容易,想走可就難了。”徐家主冷哼一聲。

    秦為安這樣一個孩童身上藏著的秘密可不少。

    他的眼中閃過一抹貪婪。

    這就是人性的劣根,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笑著說到:“徐家主,莫不是你要對我出手?”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