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75章 小爺回來了!
    “小爺我氣回受制于你。”秦為安微微瞇起了眼睛,隨后目光落在了那三位沙教弟子的身上。

    “讓你們那么死,實在是太便宜了。”

    秦為安將三人掛在高處,隨后雙手結印。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刮魂!”

    伴隨秦為安雙指落下,那三位弟子發出了痛不欲生的哀嚎,撕心裂肺的慘叫響徹天際,久久不能停下。

    “你們兩個先回去吧。”

    “公子你呢?”

    “我渡劫之后,便去一趟沙境,敢打我的人的注意,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秦為安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見狀,美嬌娘和帝臨點了點頭。

    “注意安全。”

    “嗯,去吧。”

    當他們離開之后,那蒼穹之上的雷霆,早就已經蓄勢待發。

    第一道雷霆落下,整個圣火境都陷入了時間靜止的狀態,這不再是雷劫,而是蒼天意志,要抹殺秦為安。

    十九府,不該存在。

    所以,那蒼天意志要將秦為安從這個世界之上抹除。

    秦為安抬頭望天。

    目光堅定。

    下一刻,他便是直沖天際而去,與那蒼天意志撞擊在了一起。

    整個世界仿佛失去了色彩。

    秦為安的肉身幾乎破碎,而那蒼天的意志還在磨滅他的神魂。

    痛。

    極致的痛。

    秦為安咬緊牙關,他不能在這個時候,失去意識,否則,一定會葬送在這里。

    萬千雷霆,不停地砸在他的身上。

    一道又一道。

    接連不斷。

    整整持續了三天三夜,卻還沒有要停止的意思,蒼天若是不將他磨滅,誓不罷休。

    “去你娘的賊老天。”秦為安咆哮一聲。

    他的神魂直接沖向雷云。

    “老子死了,你也得給我陪葬!”秦為安此時極為兇戾,勢要與蒼穹同歸于盡!

    就在這時候,禿毛雞的身影從一片黑暗當中浮現而出。

    他單手托天而起。

    “老禿雞。”秦為安愣了一下。

    “為師在你腦海里留下的意志,便是等待這一刻,當你成就十九府之時,蒼天的意志你無法對抗,我便為你,將他抹去,這也是我能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禿毛雞只手撕裂那蒼穹意志匯聚的雷霆之力。

    一時間整個天地都發生了劇烈的顫動。

    禿毛雞的身影,也緩緩消散在天地之間。

    秦為安站在那里,他的肉身正在重塑,而且速度非常快,這一次的苦厄之后,讓他的神魂也更加堅韌。

    “十九府!”

    十九座府凝聚在秦為安的身后,從這片黑暗當中秦為安瘋狂汲取靈氣。

    半圣。

    圣人。

    帝!

    一瞬間連連增長了三個境界。

    如同斷崖式一樣的提升。

    秦為安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放心吧師父,我又不是不回去看你了。”

    “我會找到回去的路。”秦為安咧嘴一笑。

    天地重新有了色彩,剛剛靜止的時間,又重新流動著,沒有人知道剛剛發生了什么。

    秦為安橫空飛去,直奔沙境。

    他不是個記仇的人,一般有仇當場就爆了。

    沙境吃了熊心豹子膽,也敢找他身邊人的麻煩。

    秦為安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行蹤,反而格外高調,他就是讓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去沙境。

    “他來了?我倒是要看看,他有沒有三頭六臂。”

    沙境弟子顯得躍躍欲試。

    圣火教被天機境滅了,他們是不相信這件事情的,畢竟整個圣火境,連一個皇者都沒有,中間一定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

    而那個秘密,很有可能就在秦為安的身上。

    只要殺了他,就可以將天機境滅掉,然后,瓜分所有的寶物。

    秦為安單槍匹馬入沙境,放眼望去,一片黃沙大漠。

    整個沙境唯一的水源之地,便是沙教,正是因為如此,他們被奉為神,所有黎民百姓的命都掌握在他們的手中。

    也正是因為掌控水源,才讓沙教被無數宗門所敬畏。

    沙境的地勢很高,更接近太陽,因此燥熱難耐,就連修士都無法抵抗這樣的環境,所以他們很需要水。

    “上面傳話,誰若是殺了秦為安,獎水萬斤。”

    很多年輕一輩的弟子,已經等候多時。

    等了很久,便是瞧見一個孩童走進了沙漠。

    “他是秦為安?”

    “我不知道,聽說是個孩童。”

    “就這么個小畜生,也值得咱們沙教大動干戈嗎,諸位抱歉了,這萬斤水源,我要定了。”

    “我看你還是往后稍稍吧,要來也是我先來。”

    一行沙教弟子爭先恐后的沖了過去,生怕慢了一天,秦為安就會被別人殺了。

    “殺!”

    一劍平地起,塵沙飛揚。

    秦為安扛著雞毛撣子,神色十分平靜。

    隨意一撣子下去,便是將人砸城肉泥,那混跡在沙塵當中的沙教弟子,伺機出手,想要將秦為安抹殺。

    卻不曾想,慘死的居然是自己。

    當沙塵散盡之時,他的面前已經有了十幾具尸體。

    還有不少來晚一步的弟子,此時此刻,唯有慶幸自己出手慢了,否則死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

    但秦為安來這里就是奔著殺人來了。

    又豈會放過他們。

    沙漠當中,千里追殺。

    秦為安一個人拿著雞毛撣子追著沙境弟子四散而逃。

    “救我!”

    論速度,秦為安碾壓他們,可他卻選擇了不緊不慢的追擊,目的就是要殺更多的人。

    “住手!”

    一位老者瞬間擋在了自己弟子的身前。

    “閣下似乎做的有些過分了吧,你滅了圣火教也就罷了,難不成要對我們沙教動手!”

    “那又如何呢?”秦為安笑著說道。

    “你們沙教弟子想要對我的人出手,就應該想到了會有今天。”

    “好大的口氣,我沙教做什么來輪不到你來教!”老者神色犀利,只見到他一拳打出,無數黃沙隨之附著在他的手上,這一拳足有天帝巔峰的氣勢。

    秦為安輕輕落下雞毛撣子擋住了他的攻擊。

    “滅。”

    下一刻,秦為安已經出現在了那老者的面前,一撣子將其抹殺。

    所向披靡的無敵之意。

    讓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明顯是沒有將他們沙教放在眼中。

    秦為安所過之處,凡是沙境弟子皆是難逃一死,他縱橫在沙境之內,彷如出入無人之境。

    “他要去黃沙原,在哪里設下伏擊,絕對不能讓他逃走,否則的話,我們沙教顏面無存!”

    一時間,整個沙教都動了起來,大量高手前往黃沙原。

    一位又一位長老,掌教橫空出世。

    這陣仗可不比秦為安與圣火教的那一戰要弱幾分。

    圣火境內,秦為安是做了萬全的準備,而現在,明顯有些倉促,若是落入對方設計的陷阱當中,后果不堪設想。

    黃沙原,秦為安目光所及之處,皆是沙教弟子。

    “沒想到,你居然真的敢來。”沙教掌教微微瞇起了眼睛。

    “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如何滅掉的圣火境。”沙教掌教顯然是十分自信,全然沒有將秦為安放在心中。

    “嘖嘖,讓其他人也出來吧,就別埋伏了。”秦為安略顯幾分嘲弄的說道。

    “看來你很有底氣。”

    “出來吧。”一瞬間,數位皇者駕臨,整個黃沙原四方沖天而起的光柱,將這里徹底封鎖。

    他們勢必要將秦為安誅殺在這里。

    “這些時日,我們可沒少了解關于你的事情,你這樣的天才,就應該隕落,若是不讓你在羽翼尚未豐滿的時候死去,我們四宗八教都有責任。”黃沙原外,幾個明顯不屬于沙教的人緩緩走來。

    看樣子應該是四宗八教的人。

    “看來,你們是特地引我過來咯。”秦為安一瞧見這陣仗便是明白了。

    “沒錯,不管圣火教是不是滅于你手,但是留著你都是一個禍端。”

    聽完他們的話,秦為安嗤之以鼻的笑了。

    “既然如此的話,就給你們一點教訓也好。”

    “哈哈哈,你認為今天的局面你能活著離開嗎?”沙教掌教微微瞇起了眼睛說道。

    “我會讓你們沙教,去玄機宗,跪著求我秦為安。”

    秦為安抬起頭,邪魅的笑了。

    “再見了各位。”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沙遁!”瞬息之間,秦為安便是消散在這里,無影無蹤。

    打可能是打不過,但是從沙境離開,對秦為安來說輕而易舉。

    遁入黃沙之中,秦為安徑直的前往沙教,速度極快。

    “這怎么可能。”頓時所有人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我們有四方大陣封鎖,他不可能逃離這里,給我掘地三尺也要將他找出來!”一時間所有人全部出動,探測每一寸沙土,殊不知,秦為安的真正目的,并不是離開沙境。

    而是前往沙教大本營, 本營,封印那源源不斷的生命之水。

    他要讓整個沙教斷絕水源。

    他很清楚這是一場陰謀,入局的原因,便是秦為安擁有更大的陰謀。

    沙教主力全部伏擊在這里的話,大本營便是疏于防守。

    沙教的人一定不會想到秦為安會打他們大本營的注意。

    兵行詭道。

    出奇制勝。

    半日之后,秦為安抵達沙教的時候,他們還在那黃沙原大肆搜索,殊不知在他們看來牢不可破的四方大陣,于秦為安眼中只是兒戲。

    沙教。

    整個沙境的極端之地,擁有一條天河瀑布,自蒼穹而落。

    這也是唯一的水源。

    被沙教牢牢掌控。

    秦為安光明正大的出現在這里。

    “沙教重地,速速離開,否則格殺勿論!”那值守在此地的弟子們紛紛說道。

    “天河瀑布呀。”秦為安并未理會他們的話,而是抬起頭,淡然的看著眼前飛流直下三千尺的天河之水,輕笑一聲。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陰陽八卦,巽離水,封!”

    隨著他手中的雞毛撣子落下,天穹之上,那降臨天河之水的地方,陡然之間出現了一幅陰陽八卦的陣圖。

    巽和離兩個方位,熠熠生輝。

    封字映照蒼穹之上。

    頓時,那源源不斷的水流,戛然而止。

    斷流!

    “這,這是發生了什么!”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

    “你做了什么!”

    “小爺秦為安,在玄機宗,等著你沙教教主跪下來求我。”說完,秦為安拂袖而去,化為流光消失在天地之間。

    此時,消息已經傳了出去。

    收到消息的沙教眾人臉色大變。

    “不對,不要上當,一定是假消息,等我們離開之后,秦為安就會伺機從這里離開。”沙教掌教沉聲說道。

    “白癡。”天穹上的秦為安路過此地之時,還不忘了嘲弄一番。

    隨后,大大方方的出了四方陣。

    “秦為安?”

    “這不可能!”

    “報!天河瀑布斷流!”

    “報!水源干枯!”

    短短的幾分鐘內,一條又一條消息傳來,那沙教的掌教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

    連忙趕回沙教。

    只見到眼前那再無一滴水的天河瀑布,他不由得有些暈眩。

    “教主還沒回來嗎。”他只感覺脊背發涼。

    因為這天河瀑布,就是他們沙教立足于沙境的根基,倘若在無水源,后果不堪設想。

    “他,他說,讓我們教主去玄機宗跪著求他。”

    弟子支支吾吾的說道。

    “秦為安!你該死呀,你該死!”沙教掌教憤怒的咆哮著。

    “已經傳消息給了教主,他正在趕回來的路上。”

    他們可以一日無水,但是沙教的那些平民百姓,怎可一日無水,在這樣干燥的天氣下,每天都要死很多人。

    “他這是要我沙境,變成亂墳冢嗎。”

    沙教掌教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此時的秦為安,并沒有回到天機境,而是前往了碧海教。

    關于沙教的消息已經在四宗八教內漫天飛舞,哪怕他們暫時結成了聯盟,其他人也是準備著看熱鬧,畢竟滅亡一教對他們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秦為安入境,碧海教便是收到了消息。

    對于情報的掌握能力,碧海教的情報網可以說是遍布整個一境。

    “見過秦公子。”碧海教主親自迎接。

    “不必拘禮,你我還是盟友,不是嗎。”秦為安看了他一眼。

    “我想,我不在的時候,你應該在體天機境扛著壓力吧,不然其余六教早就已經出手了,我不喜歡欠人人情,今天便是將這份人情還你。”

    “沙教的事情你應該聽說了吧。”秦為安望向碧海教主問道。

    “真的是你做的?”碧海教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秦為安覆滅圣火教,如今又封印了沙教的根基,天河瀑布,這兩件事情,一件比一件離譜。

    “天河瀑布,就是沙教的命門,掌握天河瀑布,就掌握沙教。”

    “他們缺水,而你們碧海教最不稀缺的就是水資源,不管是海水,還是淡水資源,其余五教在這個時候,巴不得看著沙教飽受沖擊。”

    “你在此時伸以援手,他們必然感激不盡。”聽到這話,碧海教主眉頭緊鎖。

    “如果沙教因此覆滅,不是更好嗎?”

    在他看來,長此以往下去,沙教必然面臨巨大的災難,要么遷移剛剛覆滅的圣火境,要么攻打其余五境,不管怎么選擇,沙教都會滅亡。

    到時候沙教的資源將會被他們所掌控。

    “你覺得,各家平分,能夠分到多少呢?”秦為安笑了笑。

    碧海教主微微瞇起了眼睛,秦為安這是要將整個沙教獨吞了。

    似乎感受到了碧海教主心中的想法,秦為安笑了笑。

    “這世間萬物都講究一個平衡。”

    “一旦平衡被打破,那么所謂的同盟也就瀕臨倒塌。”

    “我掌握著天河瀑布,只要我不打開,沙教就永遠需要水源。”

    “而你們碧海教,可以為他們提供所需要的源源不斷的水資源。”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們形成了一個平衡的權益。”

    秦為安略顯幾分慵懶。

    “這樣就可以在沙教手中獲取到源源不斷的利益。”

    “當然,他們的選擇有很多種,攻打天機境,讓我解開天河瀑布的封印,又或者,遷移圣火境。”

    “所以,你們碧海境為他們提供水資源,也是有條件的,那就是和三方同盟。”

    “倘若他們不愿意,想要放棄沙境,遷移圣火境,那就徹底落入了我的圈套當中,在整個圣火境內的部署,會將他們吞噬的連骨頭渣子都剩不下。”

    聽完秦為安的話,碧海教主倒吸了一口冷氣。

    沙教已經走上了一條死路。

    完全掌握在秦為安的手中。

    “這份禮,我送到你手中。”166小說

    “能不能把握住,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碧海教主點了點頭,隨后有些擔憂的說道:“沙境太過干燥,一天斷水,修士們也許能夠承受得住,但是那數億的黎民百姓,恐怕會成片的死去。”

    “我知道。”秦為安的神色十分平靜。

    “但做事情總要有后果,我只在乎我的人,至于其他人的死活,跟我沒有關系。”秦為安搖了搖頭。

    他只要天機境好,至于這天下,與他何干。

    “天災,人禍,每年都有無數生靈的死亡,我不做他們也會死,死在我手中,也不過是讓我背負罵名,背負那一份孽障因果而已,但我不在乎。”

    碧海教主嘆了口氣。

    他這才知道什么叫做生性涼薄。

    “走了。”秦為安轉身離開了碧海境,這次終于能夠放心回到天機境了。

    以天機境的紙面實力,要對付沙教,并不容易,很有可能會造成天機境的傷亡,所以,將這屬于天機境和沙境的恩怨,就要將碧海教綁定在一起。

    合作共贏。

    “小爺回來了!”秦為安站在山門前,大喊了一聲。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