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64章 滅血家
    “我有點想不通,你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妖怪,想修煉就能夠達到無數人連做夢都不敢想的地步。”

    蜘蛛精嘆了口氣,這人與人,怎么會有這么大的差別。

    秦為安聳了聳肩,他可是遭受了九年廢人一樣的折磨,整天不是吃小蟲子,就是啃泥球。

    那禿毛雞偏偏說是什么無量天丹,九天真龍。

    雜七雜八,奇奇怪怪的東西整整吃了九年。

    秦為安走下孤峰,見到他下來,眾人也是松了口氣。

    “你殺了圣火教的使者,沒事嗎?”美嬌娘對這件事情,還是有些擔心,畢竟身為四宗八教之一的圣火教,實力極為可怕。

    “八教并非是一片寧和,其中爭端不斷,從古至今都想要相互吞并。”

    “圣火教分不出那么多的精力對付我們天機境。”

    秦為安在研究歷史的時候,特意關注過四宗八教的情況,所以,十分了解。

    殺圣火教使者也是他接下來計劃的一部分。

    “我去一趟修羅殿。”秦為安傳送到了修羅殿后,又帶出來了一些強者,還有數不清的圣人,這次帶出來的人很多。

    剛回到玄機宗,便是見到身穿藍色長袍的年輕人,站在山門前看著秦為安寫下的字,有些出神。

    “碧海教?”

    秦為安饒有興趣的說道。

    “看來,你殺圣火教使者,就是等我們找你吧。”年輕人十分儒雅。

    “秦為安,現如今的你的名聲可謂是如雷貫耳。”

    “從你殺了圣火教使者的時候,我就明白這是你傳遞給我們的信號。”年輕人眼中閃動著睿智的光芒。

    “我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跟我來。”秦為安將年輕人帶到了孤峰。

    坐在極品靈石所做的桌子前。

    “碧海教這些年始終被圣火教壓制一頭,所謂水火不容這個道理,我相信你們得知圣火教使者慘死玄機宗,就一定會來。”

    “這是一個我們合作的機會。”

    秦為安聲音平靜的說道。

    “你說的簡單,四宗八教,屹立至今,經歷了無數的風浪,可始終存在,你覺得,你和我們聯手,能夠鏟平圣火教嗎。”

    “圣火教能屹立至今,是因為小爺我沒有出現。”

    瞧見秦為安這無比自信的模樣,年輕人再次說道:“好,那我再問你,憑借天機境如今的實力,有資格與八教相提并論嗎?”

    他確實是抱著合作的心來的,但是具體能不能合作,還要看秦為安能夠帶給他們怎么樣的戰力。

    “如果,我擁有修羅殿呢?你覺得,天機境有沒有這個實力,與八教相提并論。”

    秦為安很清楚,碧海教一定是察覺到了天機境與修羅殿的某些關聯,否則,也不會特意登門拜訪。

    “果然如此。”

    “難怪那些人有些像是傳說中的修羅族,你破解了修羅族的詛咒?”

    “嗯。”秦為安點了點頭。

    此前沒有將修羅殿的所有人帶出來,就是因為沒有能夠牽制他們的勢力出現,一旦他們過于強大,將會讓整個世界失調。

    但如今,四宗八教的出現。

    已經完全可以壓得住修羅殿,那再將他們放出來,也就成為了無所謂的事情。

    秦為安等的就是這一天。

    “你想怎么做。”那年輕人久聞秦為安謀略無雙,也想見識見識。

    “這你不需要知道。”

    “碧海教,只需要等待時機,給圣火教致命一擊。”

    秦為安這話倒是讓年輕人有些意外。

    “那你想要什么。”

    年輕人微微瞇起了眼睛。

    “我要天機境,替代圣火教。”秦為安毫不客氣的說道。

    “秦為安,你要替代圣火教,那我們碧海教似乎得不到任何好處吧,豈不是白白幫你忙活一場,你要搞清楚,哪怕我們坐山觀虎斗,哪怕你有修羅殿作為支撐,到最后也是兩敗俱傷。”

    “若是如此,我們完全沒有合作的必要。”年輕人眉頭輕輕挑動。

    秦為安卻冷笑一聲。

    “是嗎,你覺得,如果你們碧海教想要瓜分圣火教,其余六教會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嗎?到時候,你們碧海教得到的東西,遠遠不如一個堅固可靠的盟友。”

    此言一出,便讓那年輕人眉頭緊鎖。

    “秦為安果然名不虛傳。”

    他深吸了一口氣,望向眼前的孩童,最終點了點頭離開了。

    “大師姐呢?好久沒看到她了。”秦為安抓到剛剛從花樓回來的三師兄問道。

    “她總是神出鬼沒的,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

    “本來想著帶她去圣火境的,既然不在就算了。”

    聽到秦為安的話,三師兄大吃一驚。

    “你要去圣火境?你不是剛殺完那位圣火教的使者嗎。”

    “一位使者能夠帶給圣火教的利益,恐怕遠遠不及我能夠帶給他們的東西更多。”秦為安目光十分平靜。

    利益,不管放在任何一個時期都是永恒的。

    “我知道了。”

    “收拾收拾,叫上帝臨和老二,跟我去一趟。”

    “我去嗎?”陸庭峰指了指自己問道。

    “你這次留下來看家吧。”

    秦為安轉身前往九幽宗。

    “我這段時間不在,你把家看好了,誰若是來這里蹦跶,格殺勿論,不管是誰都不用給面子。”秦為安的話讓聶元劍有些無奈。

    他也不是那種殺伐果斷的性子。

    “我盡量。”

    “行,我走了,家就交給你們了。”

    秦為安回到玄機宗后,眾人也準備好了,整裝待發。ωWW.

    “走!圣火境!”

    二師兄駕車,三師兄坐在側翼,留秦為安和帝臨兩個人在車廂里面。

    “我已經邁入古圣境界了,怎么樣?”帝臨幾日苦修,終于是邁入古圣之境,她笑著跟秦為安分享自己的喜悅。

    “我準備讓你推到重修。”

    “啊?”帝臨有些錯愕。

    “你在府境的根基,太不牢固,只有十府就沖擊了圣境,未來的路,對你而言,太過短淺。”

    秦為安的話不由得讓帝臨陷入了深思。

    “好。”帝臨點了點頭。

    不過就是推到重修,自廢修為,雖然這會讓她十幾年的努力全都付之一炬,但,她相信秦為安的判斷,也相信秦為安說的話。

    “手給我。”

    秦為安抓住帝臨的手,輕聲說道:“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重塑!”

    “不要抵抗。”

    這必須要對方完全放下戒備之心才行,否則很難成功。

    幾分鐘之后,帝臨辛辛苦苦修煉的古圣修為,蕩然無存。

    “吃下這個,然后重新修煉。”秦為安將一顆丹藥遞給帝臨,她沒有任何猶豫,就吞了下去。

    一路顛簸,輾轉多個傳送陣后,終于到了圣火域。

    放眼望去,所有的城池都是火紅一片。

    火元素的氣息十分濃郁。

    圣火境之名,源自地心之火,牽動地心之火的力量,為自身修煉,同樣屬于靈氣的一種,但相較于普通靈氣的等級,要更高。

    “這里的人,都好強。”

    三師兄面色凝重了許多,就連街邊售賣商品的小商小販,都是擁有元天境的行為,簡直匪夷所思。

    “這里的靈氣等級很高,尋常人承受不住,是會死的,經過無數年的優勝劣汰,最終剩下的人,哪怕是普通人也擁有遠遠超過其他境子民的天賦。”

    “不過,用不了多久,一切都會發生改變。”秦為安要地心之火。

    他想要開辟十九府,需要極為龐大的能量作為支撐 為支撐。

    地心之火,便是極好的選擇。

    “不知道,可以嗎。”秦為安深吸一口氣,對于十九府,他還是有些忐忑。

    “我們接下來去哪?”

    二師兄詢問道。

    “不急,現在這里住下吧。”

    “走吧,我們去逛街。”

    “我們倆呢?”三師兄指了指自己和二師兄。

    “隨便。”

    秦為安才懶得理會他們兩個,拉著帝臨的手,便是離開了。

    “你這次特意帶我出來,恐怕有什么目的吧。”

    帝臨揉了揉秦為安的頭說道。

    “自古紅顏多禍水,這邊茂城雪家的公子獨好美色,他大哥則是圣火教麾下燕云王朝的高官,如果我滅了雪家,你猜會不會將燕云王朝卷入其中?”

    秦為安一番話讓帝臨十分無奈。

    “你就不怕,賠了夫人又折兵?”

    “小丫頭想要當我夫人呀,那小爺我勉強同意也不是不行。”秦為安抬起頭,一臉壞笑著說道。

    “想的美!”帝臨臉上泛起一抹紅潤。

    秦為安就這樣拉著帝臨大搖大擺的在街上閑逛著。

    “你們看那個女的。”幾個身穿奇裝異服的小廝目光落在了帝臨的身上。

    “恐怕是公子喜歡的類型,我們發財了。”

    他們舔了舔嘴唇。

    “應該是外來的,身邊只有個孩子。”

    “走!”

    幾個小廝從人群當中穿梭了過來,瞧著帝臨便是說道:“美人,我家雪公子,想要見見你,不知道可否隨我前往雪府?”

    “不認識,沒興趣。”

    帝臨搖了搖頭。

    “小妮子,不認識沒有關系,你在這街上打聽打聽,整個邊茂城誰不知道我們家雪公子大名!”

    “瞧你應該不是圣火境的人,識相一點,就乖乖跟我們走。”

    帝臨在心中冷哼一聲。

    臉上卻洋溢起了笑容。

    “怎么,你們還要當街強搶民女不成,還有沒有王法!”

    “哈哈哈,王法?在這邊茂城,我們雪家就是王法!”幾個小廝笑容十分猥瑣,通常他們帶過去的女人,雪公子玩膩之后,都會丟給他們。

    和尋常的女子不同,帝臨氣質獨特。

    模樣更是嬌俏,尤其是那一雙眼睛讓人尤為喜歡。

    “夠了!”

    這時候,他們的身后突然傳來一聲怒喝。

    身著白衣的俊朗男子,手持紙扇走來。

    “怎能對姑娘如此無理。”

    “滾!”

    “是,是。”幾個小廝一見到他,連忙跑著離開了。

    “在下雪祝,今日得見姑娘,甚是歡喜,不知道姑娘可愿隨我回雪家,我好生招待。”

    “不去,沒興趣。”帝臨瞧見這幅惺惺作態的模樣,都忍不住想要干嘔。

    “哈哈,姑娘不要誤會,我沒有什么壞心思,只是單純的想要跟姑娘交個朋友,正所謂多個朋友多條路,有我在,你不管做什么,都會舒服一些。”

    雪祝眼中閃過一抹輕佻。

    帝臨不在理會他,拉著秦為安徑直的朝前面走去。

    “他居然沒有追上來?”帝臨走了很遠,卻很意外雪祝沒追上來,這豈不是讓秦為安的計劃功虧一簣了。

    “你放心,他已經將你當做手掌心里的獵物了,今晚,就會找上你。”

    秦為安早就已經詳細的調查過了。

    兩人逛街到了天黑,買了幾串糖葫蘆以后,回到了客棧當中。

    “今晚會有危險,你現在的實力,不比之前,小爺我得跟你一起睡,保護你才行。”秦為安恬不知恥的說道。

    “原來在這等著呢,叫姐姐我就抱著你睡。”

    “小娘子,可是剛剛說過是我夫人,不能翻臉就不認人,睡覺!”秦為安撲到帝臨的身上。

    帝臨拿秦為安也沒有什么辦法,只能抱著他睡下了。

    夜深人靜,房門悄悄被打開了一條縫隙。

    雪祝孤身走了進來。

    “真是極品美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呀,就跟我回雪家當本公子的奴隸吧。”雪祝的嘴角微微上揚。

    他最喜歡看的就是這些女人反抗的模樣,白日在街上的時候,多少也會顧忌一些雪家的形象。

    但現在,夜深人靜,正是下手的好時候。

    “美人,看看我是誰。”

    雪祝點燃了蠟燭。

    “就等你來呢。”原本睡在帝臨懷中的秦為安突然睜開了眼睛。

    “小鬼,滾一邊去,別礙事。”

    雪祝根本沒將秦為安放在眼中,他伸出手就要將秦為安丟出去,但下一刻,秦為安手中的雞毛撣子瞬間劃過。

    當場打斷了雪祝的胳膊。

    “啊!”

    雪祝慘叫一聲。

    他怎么也沒想到,眼前的小毛孩居然有這么強的實力。

    “你,你敢斷我的胳膊!小畜生,你死定了!”雪祝雙眸猩紅,轉身就走,也不停留。

    “打的就是你。”

    秦為安輕笑一聲,放任雪祝離去。

    他的目的不是殺了雪祝,而是滅了整個雪家。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