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46章 對癥下藥
    “有一天,你也會綻放屬于你自己的光彩。”

    “也包括他們。”

    秦為安轉過身去望向就二師兄他們。

    “未來的某一天,你們都會讓這個世界記住你們的名字,只是現在還有些稚嫩和弱小。”

    “那你呢?你不想登上世界之巔,受到萬人敬仰嗎?”

    白臉問道。

    “我沒興趣,我更想看到你們,走到巔峰之上。”

    閑聊之時,已經是登上了火山口。

    俯身望去,只見到一個老者端坐在火山內,任憑熔漿如何拍打,都不為所動。

    老者并非是靈體,而是真正的肉身。

    白發飄飄,手中佛塵輕輕撩動。

    “師,師父?”

    白臉瞧見那端坐在火山當中的人,極為驚訝。

    秦為安也是大吃一驚。

    這老者,他見過,那日曾經來過玄機宗,點撥他始魔之事。

    老者抬起頭,笑著搖了搖頭。

    “你們,終于來了。”

    “你,你真的是師父嗎?你不應該在祁連山嗎?”白臉心中滿是疑問。

    老道士佛塵一了。

    便將兩人拖了下來。

    “祁連山中的我,只是分身,我修煉之法,乃為一氣化三清,今日你所見之我,也只是其中之一。”老道士笑了笑十分慈祥的說道。

    “一氣化三清?”秦為安眉頭輕蹙。

    在禿毛雞注入到他腦海當中的功法里,正有這樣一本,被稱之為道祖始籍。

    “那,那您這是還活著?”

    白臉有些不敢置信,始皇的事情至少是數百萬年前了,可真的能活幾百萬年嗎?

    “這世界上,并非只有生死。”

    秦為安摸了摸下巴,他倒是聽禿毛雞說過,有一種狀態,天棄鬼厭,這種人被蒼天遺棄,被地獄隔絕,雖生如死,壽元無數。

    白臉不是很懂。

    他連忙跪在國師的面前。

    “今日,你便是留下來,受我傳承,祁連山的未來,將系于你手中,你的命運,也決定未來,祁連山的命運。”老者伸出手,摸了摸白臉。

    “我,我明白了。”白臉鄭重的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反正秦為安的目的也是帶著白臉來,現在事情就好辦很多。

    “七境和天機境的使命,牽掛在你的身上。”

    老者抬起頭,緩聲說道。

    “你這樣我壓力很大的,關于魔巢的事情,我也沒有什么好方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魔巢已經松動了。”

    “此行之后,我也該離開這里。”老者顯得有些灑脫。

    “以我之命,堵住魔巢,為你爭取一些時間,至于多久,我也不敢確定,但僅僅依靠七境和天機境的力量,還不足以度過此次為難。”

    “我卜卦問天,算出來的結果,無一例外,皆是覆滅。”

    聽到這話,秦為安心頭一震。

    “但,你是變數,天命之中,并無你。”

    “行了,我不聽,不聽。”秦為安轉身就跑,再聽一會,他可承受不了這樣的壓力。

    “怎么辦呢。”秦為安出了火山,摸著下巴陷入了沉思。

    他將目光落在了剛到火殿不久的豪公子等人身上,不由得輕笑一聲,隨后找了個適當的地方,將那金紙埋了下去。

    “我們走吧,去土殿。”秦為安將白臉留在了這里以后,便是帶著眾人去到最后一個大殿。

    土殿,如同深坑。

    三千具兵傭屹立。

    栩栩如生。

    “傳聞始皇身旁當年擁有三千禁軍,實力極強。”

    “后來陪葬入陵,說的應該就是他們。”

    “沒錯,他們隨便一個人拎出來都是無雙的強者,至少也是帝者。”

    “三千帝者呀。”眾人心頭尤為震撼,可以想象那個時代始皇所在的王朝強盛到了什么樣的程度。

    “這根修羅殿,有的一比了吧。”

    “修羅殿沒有這么多帝者。”修羅搖了搖頭。

    他們畢竟是活著的傳承,總歸會有落幕之時,能夠成帝之人,實際上并不多。

    絕大多數都是圣人,但是未來可期。

    “我聽說,有人想要一統七境,不知道是誰說出如此大話。”正當眾人觀賞兵傭之時,身后傳來了一絲戲謔的聲音。

    “你誰呀?”秦為安轉過身,微微瞇起了眼睛。

    “天樞境,古家古一飛。”

    “沒聽過。”秦為安搖了搖頭。

    “你現在聽過了,我命令你們玄機宗,將所有得到的東西全部拿出,否則,這里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古一飛隨意的招了招手,便是從身后走出數位老者。

    大帝的氣息,在瞬間席卷而出。

    三位大帝!

    “這就是古世家的實力嗎,三位大帝隨行,還有七位帝者。”

    見到這一幕的人不由得臉色蒼白。

    “你還真不配。”秦為安伸伸懶腰,笑著說到。

    “是嗎?”

    古一飛輕挑眉頭,隨后說到:“那再加上他們呢。”

    一個又一個古世家相繼走來。

    數位大帝接連出現。

    這不由得讓他們呼吸一窒。

    “不夠,還是不夠。”秦為安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

    “秦為安,你的好日子,到頭了!”

    豪公子同時走出,身后跟著的戰盟人馬明顯比之前更多,倒是有幾分本事,這么快的時間,又拉攏不少的人。

    “秦為安你以為你有始皇劍,就能橫著走了嗎。”

    豪公子眼中閃過一抹戲謔。

    “你看這是什么!”

    下一刻,他從懷中拿出一張金光璀璨的紙。

    “這是,敕令!”

    倒是有些淵博之人一眼便瞧出來了,豪公子手中的東西。

    “此物,乃我在陵墓當中所得,沒別的用,但,有此令在,可讓始皇劍,不再護你!”

    “還有這種事情?這樣一來……”一時間哪怕沒有參與到其中的人都不由得呼吸急促了幾分,倘若沒有始皇劍的保護,玄機宗斷然不可能抗住如此之多世家宗門的聯合,他從木殿帶出來的所有寶貝,將會被眾人瓜分!

    見狀,天機境的眾人也是臉色大變。

    “秦為安,現在,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么囂張的資格!”

    豪公子話音落下,鬼劍也如同鬼魅般的出現在他們的身旁,露出了興奮的目光。

    “沒了始皇劍,你們就只是待宰的羔羊。”

    鬼劍陰惻惻的笑了。

    “這樣呀。”秦為安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那你們,想要怎么做呢?”

    “殺了我們?取寶?將所有的東西都拿走,然后再去瓜分天機境?”

    秦為安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

    卻讓美嬌娘他們哆嗦了一下。

    有陰謀。

    大大的陰謀。

    “秦為安,你屠殺七境,霍亂七境,我古家身為七境一員,怎能容你如此放肆,今日,便是屠了你們,為七境那些死在你手上的怨靈,報仇雪恨!”

    古一飛字字珠璣。

    實際上,大家都心照不宣。

    為了寶物才是,但總要有師出有名。

    瞧見他們這幅虛偽的模樣,秦為安也笑了。

    “那你們就出手吧。”

    “想屠了我們,那就要做好,被血屠的準備。”隨后他走到眾人身前,拎著雞毛撣子在手中晃蕩。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還陰魂,聚陰兵!”

    下一刻,雞毛撣子瞬間落下。

    整個大殿的氣息都變得截然不同。

    “發生什么了?”

    “沙坑動了!”

    就在這時候,沙坑當中的兵傭居然有了反應,原本雙眼緊閉的兵傭在這一刻,紛紛睜開眼。

    “只要是尸體,就是天王老子的尸體,小爺也能掌控。”

    雞毛撣子揮舞,如同指揮棒一樣。

    三千兵傭排列成陣,動作極快。

    “戰!戰!戰!”

    一聲又一聲,戰意直沖云霄,生前的無上戰意在這一刻爆發凝聚。

    那只無敵軍團在此刻氣勢恢宏。

    “糟糕。”

    豪公子臉色大變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秦為安還能操控兵傭。

    此時他們想要離開已經來不及了,路被兵傭封死,他們徹底被圍在其中。

    “你當小爺為什么把土殿留在最后,等的就是你們。”

    “你們不喜歡要個名頭嗎。”

    “小爺我在天機境屠七境,那是因為他們大肆入侵,想要滅我天機境!難不成,還不能還手了?這是什么道理。”

    “我在修羅殿屠七境,那是因為他們想要搶奪我的寶物。”

    “今日,我在土殿屠了你們,也是因為你們先要出手,滅了我們。”

    “于情于理,我天機境,玄機宗都站得穩腳跟。”秦為安冷笑一聲。

    “列陣!”

    秦為安一言令下,殺機畢露。

    “你敢!你若是殺了我們,將會給天機境帶來滅頂之災!”瞧見這一幕,古一飛神色劇烈震動。

    “你要殺我,我還不能殺你了?”秦為安嘲弄的說道。

    “你想好了,你這樣做的后果,今日你放我們離開,既往不咎!”

    古一飛此時不敢將事情做絕。

    只能先想辦法離開。

    “帶著一張破敕令,就來跟小爺叫囂。”

    “你怕是不知道,你為什么能得到他。”

    秦為安嘲弄的望向豪公子。

    那敕令,正是他埋在火殿的金紙。

    “秦為安,速速放我們離開!”豪公子不信秦為安敢將他們全殺了,畢竟在這里的世家宗門可不少,倘若秦為安敢動手,那就是點了火藥桶!

    “殺!”

    秦為安豈會慣著他們。

    一言令下,三千兵傭瞬間出動,明明只有三千人,卻如同百萬雄兵一樣的錯覺。

    “秦為安!”古一飛大吼一聲,他沒想到,秦為安真敢殺了他們。

    “瘋子,你他娘是個瘋子!”

    p;  豪公子也是狂吼不停,身邊的帝者一個個被斬殺,他們心中的恐懼彌漫在空氣當中。

    “真是個瘋子。”周圍的人忍不住吸了一口氣。

    這可是要與整個七境還有七境之外的那些宗門世家為敵,如果不是瘋子,怎么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秦為安一眼沒看,正專心致志的讓美嬌娘幫他修指甲。

    修好指甲后,秦為安略顯幾分慵懶的說道:“呦,還沒死光呢?跪下,我放你們滾。”

    秦為安抬起雞毛撣子。

    頓時所有兵傭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鬼劍已經是全身浴血,模樣凄慘,這些兵傭根本打不死,一劍落下,連對方的鎧甲都破不了。

    “給你跪下,做夢。”鬼劍眼中閃過一抹陰毒。

    “嘖嘖。”

    秦為安不由得搖了搖頭。

    “你們呢,跪嗎。”

    “我,我跪!”豪公子已經被嚇破了膽子,當場跪在地上,將頭埋的很低,只要今天他能活著出去,今日受到的屈辱,必將百倍奉還。

    “你。”秦為安又指向古一飛。

    撲通一聲,古一飛當場跪下,根本沒有絲毫的猶豫,他不能死,絕對不能死!

    他是古家未來的希望。

    他還年輕,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不想死!

    “哈哈!”

    秦為安大笑一聲。

    “除了他,全部殺光。”秦為安特意放了鬼劍一條生路。

    “為什么!”

    豪公子哀嚎一聲。

    “不為什么,小爺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今日我若是不血屠一方,你們還真以為天機境好欺負不成,怎么仗著人多就想要強取豪奪?寶物就在玄機宗,你們有本事,不怕死就來拿。”

    “來一個,我殺一個。”

    “殺到天機境筑起尸山,殺到你們的尸體成為守護玄機宗的壁壘為止!”

    秦為安話語雖然平靜,可聽在眾人耳中,卻是不寒而栗。

    這當真是一個九歲孩童能夠說出來的話嗎。

    何等的滔天殺意。

    “看來,真是變天了。”

    “天機境這是要起勢嗎?”他們深吸一口氣,心中感慨萬千。

    跟著豪公子和古一飛來的人,全部被斬殺。

    唯獨剩下鬼劍,被包圍在其中。【1】【6】【6】【小】【說】

    “你知道我為什么不殺你嗎?”秦為安笑著說到。

    “哼,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這就是不殺你的原因,你不怕死,所以殺了你不算對你的懲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對。”秦為安伸出胳膊,美嬌娘為他挽起袖子。

    “你最大的遺憾,應該就是沒能和李逍遙再戰一場吧。”

    “你想贏,想證明自己。”

    “那我就廢了你,毀去你全身修為,碎裂你全身經脈,然后將你丟到他面前。”

    “讓他看看,曾經的對手,如今卻像是一條死狗一樣的在腳下。”

    “這對你,應該是很難接受的吧,比死更難受的事情吧。”

    秦為安的每一字,一句,都戳在了鬼劍的心上,一瞬間,他臉色蒼白無比。

    有些人不怕死。

    這說明,有比死亡更讓他恐懼的事情。

    秦為安太清楚不過,鬼劍最害怕的是什么,李逍遙可以說是他余生的唯一追求,他不甘心自己的失敗,消失很久,苦修,為的就是能夠重新與李逍遙一決勝負。

    “真是讓人窒息。”綠袍抽了一口冷氣。

    “他這也是在保護玄機宗,唯有鐵血手腕,才能讓人聞風喪膽,否則玄機宗坐擁如此之多的寶物,未來麻煩不斷。”白衣頗有些感慨。

    “他本不該承受這些的。”綠袍苦笑一下,眼中閃過一抹溫情。

    “秦為安,你殺了我,給我個痛快!”鬼劍頓時紅了眼睛,十分驚恐。

    “在你與我為敵的時候,可曾想過會有現在?”

    秦為安淡然的說道。

    “你要去找李逍遙,這是你們兩個人的事情,不該拿我們開刀。”

    “我知道錯了,放過我,求你!”

    鬼劍撲通一聲跪在了秦為安的面前,哪怕他心高氣傲,此時也不得不低頭。

    他不能,絕對不能,以失敗者的姿態,出現在李逍遙的面前。

    天才總歸是心高氣傲,尤其是鬼劍這樣的妖孽,如此年紀便是已經登臨帝者,實乃不易,就算是那些古世家的傳人,到古圣境界的都是寥寥無幾。

    “求你,給我個痛快,求求你。”鬼劍的身體都在顫抖著。

    “你這一跪,就永遠不可能超越李逍遙。”

    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

    “我不殺你,也不折磨你,你走吧。”

    秦為安的話,瞬間讓鬼劍神色劇震,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鬼劍的眼眸逐漸渙散。

    這一跪,道心以碎!

    他注定無法超越李逍遙,對他來說這是他唯一的目標與希望,鬼劍明白,他敗了,敗的體無完膚。

    秦為安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要殺他。

    就是要毀了他的道心。

    “哈哈,哈哈哈!”鬼劍仰頭大笑。

    “我三歲修劍,七歲便入府境,十三歲成就十一府,十五歲成為劍圣。”

    “哈哈哈哈!”

    他踉踉蹌蹌的站起身。

    “十七歲,我與李逍遙一戰,慘白,至此,隱姓埋名十年,于荒漠當中苦修劍法,二十五歲成為劍帝,打磨兩年,我從沙漠中歸來。”

    “同輩之人,舉世誰能成為我之敵手。”

    “同境之下,誰能與我一戰!”

    他仰起頭,望向秦為安不甘的咆哮著。

    “無人!”

    “可我卻輸給了自己的道心。”

    “從李逍遙成為我執念的那一刻,我的道心,便已經不穩,秦為安,你真是好手段,好手段!”他撕心裂肺的哀嚎咆哮,那始皇陵內,百萬兵器當中以劍為多。

    他能夠得到所有劍兵的認可。

    足以證明了他的天賦。

    還有在劍道之上的造詣。

    “我這也是在幫你。”秦為安聳聳肩說道。

    “若是你能夠打破執念,你能夠走上更廣闊的天地,可惜,你沒有,你毀在了你自己的道心之上,只能說可惜。”

    “秦為安,你真虛偽呀,哈哈。”鬼劍咧起嘴。

    瞬間,他抽出劍。

    聶元劍等人見勢下意識的就要護在秦為安的身前,他卻擺了擺手。

    面色平靜的望向鬼劍。

    鬼劍并未攻向秦為安,而是引頸自刎。

    “既然,活著的時候,無法超越,那就讓我死后,化為厲鬼,成為真正的鬼劍!李逍遙,你我終究有一戰!”鬼劍臨死前最后的哀嚎化為了極端的怨念直沖云霄,伴隨著他身體的倒下,肉身的隕落。

    神魂卻凝聚成為一股可怕的力量。

    剎那之間,消散在天葬當中。

    “這才是天葬的力量,讓人死而不得死。”秦為安眼中閃動著光芒。

    對于鬼劍的做法他并不意外。

    “你,你從一開始,就在算計他,甚至于算到了他死后的怨念將會在天葬當中重生?”

    聶元劍的手微微顫動。

    “用不了多久,他就會以陰靈的形態出現,不,應該是怨靈。”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鬼劍到死都不會想到,就算他死了秦為安都在算計他。

    “你還真是會給自己樹敵。”

    “靈體和尸體對我來說都一樣,在我面前,皆是螻蟻。”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在鬼劍死的那一刻,他的心魔也隨之破除。

    成為怨靈的鬼劍只會更強大。

    而那個時候,他將會徹底淪為秦為安的玩物。

    對癥下藥。

    針對什么樣的人,選擇什么樣的方式,鬼劍這樣桀驁不馴的人,注定不能為他所用。

    但,殺了又有些可惜。

    不如讓他成為怨靈,再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成為屬于自己的殺人之劍。

    倘若聶元劍他們若是知道自己的想法,估計更會被驚的頭皮發麻。

    “我們,該走了,去真正的始皇內陵。”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