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37章 為生靈立命,為天地立心
    “重建修羅殿需要靈脈,天機境靈脈不多,需要從別的地方搬來。”秦為安開門見山的說道。

    “修羅王叮囑我們出來以后,要聽從恩公命令。”

    秦為安點點頭,有他們的幫助,事情就好辦多了。

    “什么時候動身?”

    “不急。”秦為安帶著他們來到第九峰。

    “以后修羅殿在這里開山立派如何?”

    他們自然沒有任何的疑議,畢竟,對這個世界他們一無所知,能有一個地方給他們一個家,就已經心滿意足。

    “好,我著手準備。”秦為安讓張公子去請來能工巧匠。

    對第九峰進行規劃。

    建工完成,秦為那琢磨著修羅殿的牌匾不能自己提字了,若是葉丹心血來潮跑去修羅殿門前站著,自己不是虧大了。

    “葉丹。”

    “大哥。”

    “你看了這么久,我想應該有了自己的心得,去為修羅殿刻一副牌匾吧,讓我看看你有沒有進步。”

    秦為安咧嘴一笑。

    “好!”

    圣人提書,倒也不算寒磣。

    “走吧,去七境。”秦為安帶上修羅殿五人,離開了天機境。

    天樞境,十三天僅存四天。

    此時四天齊聚一堂,他們在商量著瓜分其余九天。

    秦為安卻先行了一步。

    第一天!

    秦為安踏入山門,不知道多少弟子盯著他,宗主已死,長老也折損無數,那些有天賦的弟子都去了戰神殿,剩下的弟子都是一些普通弟子。

    他們顯得有些無助。

    “你們若是愿意前往天機境修煉,我可以為你們安排去路。”

    “若是不愿意,留在這里,或是自行離去隨你們。”

    有弟子詢問道:“為什么?我們的宗主呢。”

    “他死在了修羅殿當中,我殺的。”秦為安毫不避諱,實話實說了出來。

    “我來這里,不是為了殺人,只是想要告訴你們,留下來,還是離去,你們自行選擇。”

    “第一天將會名存實亡。”

    這時候,一位老者緩步走出。

    “第一天,長存萬年,如今,大勢已去,若是你愿意給我們一個歸屬前往天機境,未嘗不可。”老者很明白,就算秦為安不出現,其他天也不會放過他們。

    “到了天機境,我為你們封山頭。”

    “開山立派,你為宗主。”雖然玄機宗不收人,但天機境很缺弟子。

    “我難愧仙祖,便還是以第一宗為稱吧。”

    “寶庫里擁有第一天的全部,還請為我們修建山門。”

    “沒問題,我自掏腰包。”

    秦為安不會虧待每一個選擇了他的人,否則,將會讓天下人寒心。、

    他來到了第二天,沒有受到太多的阻攔,畢竟,大勢已去。

    整個宗門僅剩下寥寥無幾的長老,若是反抗,只能讓宗門覆滅,他們別無選擇。

    而且,秦為安給他們的待遇十分優厚。

    也讓他們心甘情愿的加入到天機境。

    靈脈盡收。

    當他們到了第三天的時候,存活下來的四天也收到了風聲,頓時臉色大變。

    他們正在商量著怎么平分,秦為安卻已經偷家了。

    頓時他們火急火燎的來到了第三天。

    “秦為安,你什么意思!”

    “我來收取自己的戰利品有問題嗎?人我殺的,門我滅的,東西我拿,你要跟我搶嗎?”秦為安聲音平靜。

    “你要覆滅十三天不成!”

    “你要站在天下人的對立面嗎?”

    秦為安搖了搖頭,輕聲說到;“你代表不了天下人,也代表不了七境,如今七境,名存實亡。”

    “你不要以為,天機境就能一手遮天了。”

    “你們都是這么想的嗎?”秦為安眉頭輕輕挑動。

    他的目光落在靈夢宗主身上。

    一時間靈夢宗主垂下頭,心頭狂跳不止,他原本是想要借助玄機宗和帝天世家的關系,讓宗門在天樞境一飛沖天。

    可事態的發展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

    秦為安這是想要奪走靈夢宗!

    站在靈夢宗的頭上。

    “秦為安,你還沒有意識到一件事情嗎?這里是十三天,不是玄機宗。”

    “你們玄機宗有底蘊,我們一樣擁有!”

    秦為安嘆了口氣。

    “我對你們沒有什么興趣,余下九天歸我,你們隨意。”秦為安沒想著要將他們收入囊中,他要他自己的戰利品,僅此而已。

    “哼,你怕了。”

    瞧見秦為安的反應,他們頓時露出了笑容。

    這個一向霸道的孩童,卻突然退步,明顯是對他們的忌憚。

    “我們十三天,你一個都動不得!”

    第六天的宗主十分霸道的說道。

    “殺。”秦為安話音落下,只是一瞬間,兩位帝者的氣息轟然爆發。

    壓的他們跪在地上,抬不起頭。

    第六天宗主剎那之間碎裂成為了粉末。

    “給你們臉了?”秦為安眉頭輕輕挑動。

    “帝!”他們本能的哆嗦了一下。

    萬萬沒有想到,這五個人當中居然有兩位帝者!

    “本想對你們仁慈一些,為十三天留下一些傳承,可你們不爭氣。”秦為安搖了搖頭。

    “我,我知道錯了,我們愿意歸附天機境!”他們大叫一聲。

    “沒機會了。”

    秦為安轉過身,三位宗主身首分離。

    留下他們是隱患。

    十三天靈脈,藏寶,如數拿走。

    將所有弟子安置到了天機境后,秦為安又帶著他們前往余下六境。

    單單從十三天就得到了近一百條靈脈。

    也有人不愿意離開,秦為安并沒有逼迫他們,而是給了他們自己選擇的機會。

    兩次戰役讓七境幾乎失去了絕大多數的戰斗力,僅剩下一些世家宗門,未曾參與到事件當中,保存下了實力。

    但,他們也沒有與秦為安為敵,現在天機境風頭大盛,憑借那兩位帝者就足夠讓他們閉上嘴巴。

    天機境風云變幻,七境名存實亡。

    誰也沒有想到,幾個月前還孱弱無比的天機境會更改八境格局。

    回到玄機宗后,秦為安舔了舔嘴唇,收獲,簡直不能用豐盛來形容。

    夸張到離譜。

    整整七百一十條靈脈,匯聚七境的靈脈于天機境,光是放在那里都讓整個天機境的靈氣提升了一大截。

    “召集百宗。”

    秦為安一句話,百宗宗主屁顛屁顛的來到了玄機宗。

    “您盡管吩咐。”

    秦為安的手段他們現在徹底見識到了,這都不是用恐怖就能夠形容的了。

    怎么敢有一絲一毫的反心。

    “整合百宗。”

    百宗分散也不易于管理,反正每個宗門也都沒有多少人,不如整合在一起。

    “這……”他們一時間你看我,我看你。

    “瓜分七境寶藏和靈脈,若是你們百宗愿意整合,自然有好處。”聽到這話,他們也不在拒絕。

    現在秦為安是對他們彬彬有禮,可若是自討沒趣,下場只有覆滅。

    他們懂這個道理。

    天機境很大,畢竟當年玄機宗曾經威震天下,八方朝拜。

    根底在這里。

    秦為安已經為他們選好了新宗門的舊址,距離玄機宗不遠的山脈,那山脈連綿不斷,十分偉岸,十三天也安排在那里。

    幽圣王朝派出百萬雄兵修建山門,樓閣。

    秦為安現在不缺的就是銀子和靈石。

    七境的財富全在他一個人的手中,更何況還有帝天世家的靈脈支持。

    “走。”

    秦為安帶著修羅和聶元劍,百日道人前往了山脈當中,著手布置靈氣大陣。

    他看著天機境的地圖。

    尋找地脈。

    從百宗山脈布置下整整八十一條靈脈。

    十三天山脈與之比鄰,同時秦為安也布置下八十一條。

    九九歸元大陣成陣之時,靈氣沖天。

    他們何曾感受過如此充沛的靈氣,就連七境的弟子都未曾見過。

    玄機宗第九峰,修羅殿山門所在。

    秦為安同樣布置下八十一條靈脈的歸元大陣。

    玄機主峰自然也沒有落下。

    隨后,祁連山,幽圣王朝,九幽宗先后走遍。

    “第八峰,便是交給你們帝天世家了。”秦為安神色平靜的說道。

    帝臨似乎還沒有從悲傷當中緩過神來,傻傻的坐在屋子里。

    美嬌娘嘆了口氣。

    有些無奈。

    秦為安在地圖上按照乾坤八卦的方位標注著,依次埋下靈脈,提升整個天機境的靈氣。

    此時已經不能用夸張來形容了。

    “一己之力呀。”聶元劍無奈的笑了笑。

    他從來沒有想過,天機境會有此番景象。

    “敢叫日月換新天。”

    百日道人,無奈的搖了搖頭。

    誰又能想到一個孩童能夠讓整整一境因他而走上巔峰。

    “武帝城,武帝拜訪玄機宗!”

    就在此時,重巒疊嶂的山峰之外,一個英武的男人踏天地而來。

    當他邁入天機境之時,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們武帝城的靈氣與之相比,居然猶如天塹。

   &nb bsp; “終于來了。”秦為安眉頭挑動,輕輕抬手,二師兄便是搬來了搖椅。

    “武帝有事情嗎?”

    秦為安明知故問的說道。

    “你殺了我的傳人。”武帝也不墨跡,十分直白的說道。

    “然后呢?”秦為安顯得有些漫不經心。

    “開戰?”

    “不。”

    武帝搖了搖頭。

    “殺了,便是殺了,死了也是技不如人,我不會因為他一個人,讓整個武帝城覆滅。”

    他的話,讓秦為安愣住了。

    武帝絕對是一個能成大事的人,心狠。

    能屈能伸。

    “那你找我來是為如何?”

    這倒是讓秦為安有些不解。

    “求和。”

    “此前恩怨,武帝城愿與玄機宗,一筆勾銷。”武帝面色平靜的說道。

    “……”

    這讓秦為安很難受。

    他還指望著武帝城與天機境宣戰,借此機會,大撈一筆。

    “行吧。”

    秦為安嘆了口氣。

    “我調查過跟你有關的所有事情,你讓我感到恐懼。”武帝站起身,一個九歲的孩童呀,覆滅七境,帝天世家也滅亡了,整合瀕臨滅亡的天機境。

    若是一個絕世無敵的強者也就罷了。

    可他偏偏,只是一個螻蟻。

    一個讓他心境膽顫的螻蟻。

    “你應該慶幸,武帝城做了一個明智的選擇,我欣賞你,我也能夠感受到你的野心。”

    “如果你愿意,可以將武帝城般到天機境。”

    “未來,武帝城會站在一個世人難以望其項背的高度。”秦為安又開始熟練的畫起大餅。

    雖說計劃被打亂了。

    但,不能忘了根本。

    武帝確實有那么幾分動心。

    事實上,武帝城的處境并不太平,天機境確實比武帝城更合適。

    “我想知道,如果武帝城加入天機境,我能得到什么。”

    “雖然我沒有去過武帝城,但是從靈氣的角度上來說,對于未來弟子的培養,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同樣,我手中有一本功法,可以傳給武帝城。”

    秦為安倒是大方,對于愿意追隨的人,他從不吝嗇。

    “我武帝城的功法,乃是天帝所創。”

    “天帝?”

    “天帝在你的世界里,就已經高不可攀了嗎?”

    秦為安不由得搖了搖頭。

    武帝城成立的時間不久,眼前的人是第二代武帝,初代武帝,乃是一位天帝,創建了武道之功。

    但,在秦為安看來,區區天帝,他前兩日剛殺了一個。

    “過來。”秦為安雙指落在了他的額頭之上。

    武神無相功。

    神級功法。

    豈會是一個天帝功法能夠與之相提并論的。

    “這是……”武帝的眼中閃過一抹驚駭,如此貴重的功法,秦為安居然送給了他。

    沒有任何的猶豫。

    直接送給了他。

    “看來,我已經沒有拒絕的機會了。”

    武帝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可以拒絕,我也不會對你們武帝城用什么強硬的手段,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選擇。”秦為安擺擺手,格局打開。

    畢竟,他清楚,越是如此,以武帝的性子,就越是會死心塌地。

    “哈哈,哈哈哈!你才是能成大事的人。”

    “甘拜下風。”

    武帝雙手抱拳,隨后說到:“假以時日,我將會攜帶弟子,前來天機境。”

    “好,這里,便是交給你們武帝城了。”

    秦為安指著地圖上的一處平原,在那里建城正合適。

    “玄無名。”

    “擴建幽圣王朝疆土,那些小國全部并入到幽圣王朝領土之內。”

    “再建一城,將幽圣王朝以外的縣,鎮,村,全部納入其中。”

    “開墾荒地,種植糧食。”

    秦為安將整個天機境的區域一份為二,其中幽圣王朝便是收攬天下所有百姓,諸如青岡縣之類的散縣,一并轉移。

    另一個版塊,便是為宗門所留。

    “每三個月,百宗前往幽圣王朝,招收有天賦的弟子。”

    “公子,我來了。”武帝剛走不久,百草園的老者便是前來玄機宗。

    百草園搬入玄機境,秦為安早就為他們選好了地方。

    “這處山脈雖說現在枯寂,但是用不了多久將會靈草叢生,正適合百草園。”百草園就是天機境的藥爐,秦為安仔細閱讀過天機境的史記,那處山脈靈草繁多,神花無數,只是因為靈氣枯萎,才成為了一座荒山。

    現在靈氣充沛用不了多久,一切都會好起來。

    “老兒在此,多謝公子。”

    百草園主對著秦為安三拜九叩。

    “還有人,會來。”秦為安仰躺著,大師姐在一旁,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心情有些難以平復,只是出去一年,回來居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差點忘了。”

    秦為安連忙帶著聶元劍他們前往萬華城,四位才圣對他不薄。

    他帶著眾人對萬花城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

    “幽圣王朝未來文考,皆從萬花城舉行。”

    “老五,你以后就是監考官了。”秦為安知道五師弟對于修煉沒什么興趣,他一門心思的想要讀書考取功名。

    “可惜我太過愚笨了。”五師弟苦笑了一下。

    他和書圣學了這么久,可始終沒有學出來什么名堂,他沒有慧根。

    只會死記硬背。

    缺乏創造的能力。

    任憑他怎么努力,最終也只是徒勞的無用之功。

    他有些絕望。

    讀書,不同于修煉。

    有些人不管在怎么努力,最終都只是徒勞的掙扎。

    “我問你,你讀的是什么書。”

    秦為安站在五師弟的旁邊說道。

    “圣賢書。”五師弟有些木訥的說道。

    “誰說,讀書一定要會寫詩詞,一定要會寫文章。”

    “那幽圣王朝的國子監,數萬讀書人,終年佳篇誦太平,可有一人為百姓發聲?”

    “你讀的是圣賢書。”

    “何為圣賢?”

    “為天地立命,為生靈立心,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此乃圣賢!”

    “這才是讀書人。”

    秦為安的一番話,頓時點醒了五師弟。

    “你言之天地,哪怕用最笨拙的詞語,去替天下鳴不平,為百姓鳴不平,為人間疾苦而鳴!那你就是圣賢!你就是堂堂正正的讀書人。”

    “誰說一定要有功名。”

    “我明白了。”五師弟鄭重的點了點頭,在這一刻,他豁然開朗,原本在他面前的狹窄小路,此時,仿佛已經如同汪洋大海。

    他不斷的重復著秦為安的話。

    眼中閃過了一抹光。

    “為天地立命,為生靈立心……”綠袍緩緩走來,剛剛秦為安的話,讓她尤為震驚。

    這可是一個孩童口中能夠與之言說的霸道。

    儒道,卻也霸道。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