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32章 小爺無所不能
    “切。”秦為安也沒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有跟在小爺屁股后面的時間,都不如自己滾去挖寶了。”

    秦為安推開人群將那極品靈石做的桌子收好后,繼續前往下一個地方。

    “你們帝天世家此行護航,我也不會虧待你們。”

    東挖西挖,尋倒了不少好東西,讓人看著眼饞,尤其是那些還跟在不遠處打轉的人,眼紅的不行。

    他們不明白,秦為安能夠如此準確的確定寶物所在。

    這個技能簡直逆天。

    “走吧,進主殿。”外面的東西雖好,但是與主殿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修羅殿,如同一座城池。

    當踏入城門的時候,只感覺到透體冰冷,除了他們這些外來人,便是修羅一族,他們全身漆黑,身上有法紋,有時候會閃過青色的光芒。

    模樣有些滲人。

    耳朵很尖,鼻子很大。

    “這里怎么尋寶?”

    陸庭峰小聲問道,整個城池都顯得十分安靜,他自然也不敢喧嘩。

    “交易。”

    秦為安平靜的說道。

    “交易?”

    “沒錯,外面的東西對于他們來說,也是極為罕見的,物以稀為貴,我們看起來昂貴的東西也許在他們看來不值一提。”

    “相反,我們平日里瞧不上的東西,對他們來說,卻是無價之寶。”

    美嬌娘頗為詫異,此前秦為安甚至連修羅殿都不知道,現在卻知道的如此詳細。

    “這雕塑好丑。”邪月少主在雕塑上面拍了拍。

    頓時那雕塑睜開了眼睛。

    差點沒將他嚇死。

    “晚輩,為何要打擾我的長眠!”雕塑的聲音十分空洞,但從他身上傳出的氣息卻強大的讓人心顫。

    “我,我……”邪月少主被嚇得說不出話。

    “多有打擾,想要與閣下做一樁交易。”秦為安及時開口,為邪月解了圍。

    “你可知道打擾我的后果,倘若,你的交易不能讓我滿意,便永遠留在這里吧!”雕塑緩緩起身,氣勢橫掃而出,絕對是一個無敵的強者,大帝!修羅殿內大帝隨處可見,也正是因為如此,很多大帝都不愿意來這里。

    稍有不慎,就會慘死此地。

    眾人一把抹過額頭上的汗水,交易有風險,還需要謹慎行事。

    “我要做的交易,你還不行。”

    “我要見修羅殿的殿主。”秦為安一開口,頓時讓他們后背冷汗岑岑。

    “我不行?”

    “你說我沒有資格?我倒是想要知道,是什么樣的事情,我沒有資格知道!”他大笑一聲,頓時邪月跪在地上,他們也是在咬牙支撐著不被這氣勢壓倒。

    “我能解開詛咒。”秦為安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聲音說道。

    “你說什么!”

    頓時,那雕塑的聲音響徹天地之間。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護!”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輕輕揮下,頓時為他們抵擋了下來。

    否則他的一聲大喝,恐怕要讓眾人七竅流血。

    “你?你可知道,你再說什么嗎?你知道這樣的下場嗎。”雕塑神色突然便的猙獰了起來。

    “沒有人可以解開。”

    “如果有的話,我們修羅殿,也不會在這里數百萬年!”他的情緒極為激動。

    “那是因為,你們沒有遇見我,如果你們早些遇見我,就不會是這樣的結果。”

    “帶我去見你們殿主。”

    那雕塑的氣勢,對秦為安造不成絲毫的影響。

    “如果,你沒有成功,下場知道嗎?”

    “你們會被折磨到死。”

    “死后煉制魂魄,直至魂飛魄散!”

    詛咒,是修羅殿的禁忌,是不能提及的詞匯,而唯一能夠提及之時,便是解開詛咒。

    “好!帶路。”秦為安負手而立。

    “你們在這里等我。”

    隨后秦為安便是跟在那雕塑的身后,一路走去。

    “這,這不會有危險嗎。”二師兄有些擔憂。

    “不會,他絕對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白臉搖了搖頭。

    “恐怕,在他決定來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了一切。”

    身為對手,他對秦為安的了解,要遠遠超過陸庭峰他們,只有真正的站在他的對立面,才能夠感受到,那孩童的恐怖。

    此時此刻,美嬌娘臉色蒼白。

    那老者的反應,很有可能,是秦為安提到了那兩個字。

    詛咒。

    如果是真的,那他們,都要死。

    她只能祈禱秦為安能夠活著回來。

    修羅大殿。

    “見過,修羅王,有人說他能夠解開詛咒。”雕塑恭恭敬敬的望向空無一人的大殿說道。

    “已經有多久,沒有人再敢說這兩個字了。”

    “帶他上來吧。”

    大殿內,傳來了冰冷的聲音。

    秦為安抬起頭不由得嘴角一抽。

    走上大殿至少有一千多個臺階,無奈,他也就只能爬了。

    “你這孩童,也敢說解開詛咒。”

    “若是沒有人敢說,修羅殿詛咒何時才能解開?”秦為安不卑不亢,反問道。

    “你敢頂撞我?”

    修羅王聲音更冷了幾分,已經忘記有多少歲月,無人敢頂撞他了。

    “你可以殺我,但殺了我,修羅殿將永遠藏在黑暗當中。”

    “不見天日。”

    秦為安終于走進了殿內,一張椅子,一個看不清臉的人。

    他身上沒有任何的氣息,仿佛與黑暗融為一體。

    “你不怕我殺了你嗎?”

    “我想你應該明白,是我幫你。”秦為安淡然的說道。

    “除了我,你們別無選擇。”

    “當年的詛咒讓你們不得見光,無法吸收靈氣,只能暗藏地下,但是你們先祖卻很了不起的發明了修羅神功,讓你們吸收地下的暗物質。”

    “延存至今。”

    “你,過來。”秦為安指向大殿內墻壁上的壁畫說道。

    卻久久沒有回應。

    直到修羅王點了點頭,壁畫上的修羅,方才走了出來。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解咒!”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輕輕晃動,隨后拍在那修羅的身上。

    頓時修羅的身體泛起陣陣青煙。

    皮膚上的法紋,正在慢慢退散。

    “這是……”

    那詛咒之紋,居然在消散,瞬間修羅王便是出現在了壁畫修羅的身旁。

    秦為安將一顆靈石丟到他的手中。

    若是被詛咒之時,只要接觸靈石便會被灼燒痛不欲生,可現在,居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真的解除了?”

    修羅王震驚無比。

    他萬萬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解開他們修羅族詛咒的,居然是一個孩童!

    “這詛咒太過陰毒,強大,我最多只能再解一人,調養幾日后,方才能夠繼續。”秦為安自然不會這么快將整個修羅殿的詛咒解開。

    說來奇怪。

    老禿雞教他的口訣有些怪異,不管是煉丹,尋寶,還是讓藥材快速成長,解除詛咒,布置大陣,操控陰尸,這些極為逆天的手段時,根本不消耗任何的力氣。

    可諸如隱身,變身這些法門的時候,卻異常的消耗體力。

    “看來小爺注定是成大事的人。”秦為安在心中嘀咕著。

    “詛咒,真的解開了。”那修羅的實力,最少也是一個大帝級別的強者,此時卻激動的像個孩子。

    “我們修羅一族,終于能重現天日了嗎?”

    修羅王低聲說道。

    “早著呢。”秦為安潑了一盆涼水,可修羅王并不在意。

    “只要有希望,不管多久,總有窮盡時。”修羅王眼中閃動著光芒。

    “現在,我們可以開始做交易了吧。”

    秦為安老神自在的說道。

    “我幫你們解開詛咒,但,你們也要給我相對應的報酬,修羅殿內,我可以暢通無阻的去任何地方。”秦為安聲音平靜的說道。

    “拿任何我需要的東西。”

    “好。”修羅王點了點頭,沒有任何東西,比修羅能夠離開這里,更重要。

    這也是他們修羅殿,世世代代的目標,離開這里。

    秦為安就是他們黑暗當中的那一道曙光。

    “修羅殿有多少修羅。”

    “三千。”

    聽到這個數字,秦為安略作思索。

    “以我目前的實力來說,五天能夠解開兩個修羅的詛咒,如果想要解開的更多,我需要提升實力。”

    “需要修煉的資源。”

    事實上,只要他想,他可以現在就讓修羅殿的所有人離開。

    但,做生意講究細水長流。

    “好!只要你能夠解開詛咒,修羅殿滿足你的一切條件。”

    修羅王鄭重的說道。

    “從今日起,修羅道門,隨時為你開啟。”

    “修羅殿在地下太久,對外面的事情可能不是很了解,可以讓第一批解開詛咒的弟子,隨我一同離開,提前為修羅殿回歸天地做準備。”

    秦為安的野心可不僅僅只有修羅殿內的寶藏。

    他還要讓修羅殿,入駐天機境!

    這想法若是讓別人知道了,恐怕會以為秦為安瘋了。

   ;   修羅王深吸一口氣,隨后,緩緩地跪在地上,匍匐在秦為安的身前。

    “還請接受修羅殿之禮。”

    “先祖當年曾經說過,若有一天,有人能夠解開修羅殿詛咒,將為修羅殿帶來新生,視為雙祖。”

    修羅王雙手扣在胸前,再次拜倒。

    “百萬年的時光,我們無時無刻不在祈禱光明。”

    “沒有人愿意成為黑暗當中的蛀蟲,永遠躲藏在這里。”

    聽到他的話,秦為安他嘆了口氣。

    有人生在黑暗卻對光明趨之若鶩。

    有人在光明之中,卻投身黑暗。

    “我會帶著你們走出去的。”

    “對了,我要殺幾個人在這修羅殿當中,還請到時候,修羅王出手相助。”秦為安雙手抱拳,還之以禮。

    “殺誰。”瞬間修羅王殺意彌漫。

    “別急,還不是時候。”

    修羅王點了點頭。

    “如果有需要修羅殿的地方,但說無妨。”

    走出修羅殿,秦為安方才松了口氣,計劃的第一步總算是完成了,就像是當初接近帝天世家一樣,修羅殿最需要的就是解開詛咒,獲得自由。

    秦為安正是抓住了這一點。

    也正巧是他能夠解開詛咒。

    “我回來了。”秦為安瞧著還在原地駐足等候的眾人,笑著說到。

    “回來了!”

    美嬌娘松了口氣。

    他們紛紛走上前。

    “他們沒對你怎么樣吧。”

    “都是好人,不欺負孩子。”秦為安說著拍了拍王也的肩膀。

    “要是我打的過你,我一定欺負你。”王也憤憤的說道,這秦為安除了模樣像是孩子,剩下還哪里像個孩子了。

    “人倒是多了起來,也熱鬧了不少。”

    “走,帶你們去個好地方。”秦為安已經得到了修羅殿特許,所有宮殿為他開放。

    否則,需要用極為罕見的東西交易令牌,才有資格進入其中。

    “暗藏殿。”

    “在東方大帝的典籍記載當中,當年他便是在此得到奇遇,從此一飛沖天,可我們沒有令牌能進去嗎?”

    “瞧見小爺這張帥臉了嗎?刷臉就行。”

    秦為安嘚瑟的模樣,讓大師姐眉頭輕輕挑動,帥雖然帥,就是有點嘚瑟。

    “開門。”秦為安站在門前。

    只說了兩個字,頓時,暗藏殿大門緩緩開啟。

    “暗藏殿,一次只能進一個人。”

    美嬌娘有些想讓自家小姐進去,可畢竟是秦為安讓大殿打開,她也不好恬不知恥的說這件事情。

    “這里對我沒有規矩,一起進去吧。”

    秦為安察覺到剛剛美嬌娘的那一絲猶豫,輕笑一聲說道:“你家小姐來了,我再帶她進來便是。”

    “當,當真?如此,多謝公子。”美嬌娘臉色微紅,顯然是有幾分尷尬。

    秦為安這嗅覺未免太過敏銳,她只是表情有那么些許的變化,居然被他察覺到了自己的想法。

    但他卻并未有任何的不滿,也沒有戳穿。

    走進暗藏殿,里面空空如也,因為光會讓他們十分的痛苦,所以沒有任何的照明。

    “在那里有一座祭壇,供奉著修羅族先祖。”

    秦為安率先走了過去。

    他盤膝坐在祭壇前,閉上了眼睛。

    “晚輩秦為安,見過修羅先祖,我為解開詛咒而來,還請賜福于他們。”

    忽然之間,秦為安仿佛不受控制一樣的被拉入到時間的長河當中,一位人族老者站在那里。

    “修羅族,是人族?”秦為安有些詫異。【1】【6】【6】【小】【說】

    老者點了點頭。

    “只是因為常年生活在地下,經歷物種的演變,成為了怪物。”老者便是修羅族的先祖。

    “修羅族,終于等到了解開詛咒的一天。”

    “也終于等到了你。”

    老者的聲音很平靜,似乎是一種解脫。

    “這是你的機緣。”

    他將一個盒子遞給了秦為安。

    “如果有一天,當你遇見無法抵擋的災難時,便打開他。”

    聽到這話,秦為安點點頭。

    這相當于給了他一塊免死金牌,可以讓他在以后作死的路上越走越遠。

    收好箱子,秦為安便是站起身說道:“去吧,能夠拿到怎么樣的機緣就看你們了。”

    “我也可以嗎?”邪月少主楞了楞。

    “你父親跟玄機宗主交好,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氣。”秦為安大方的說道。

    反正也是修羅殿送東西,又不是他。

    順水推舟做個人情給自己。

    這邪月一看就好騙。

    秦為安在心中合計著。

    他們依次走了進去,看樣子收獲滿滿。

    “培養弟子才是王道。”秦為安伸伸懶腰,等他們能夠獨當一面的時候,自己就可以舒舒服服的做一個甩手掌柜了。

    秦為安瞧見王也的嘴都快咧到天上去了。

    “你得到了什么。”秦為安眨眨眼睛,望向大師姐說道。

    “纏龍鞭。”說著大師姐在黑暗當中揮舞了一下長鞭砸在地上啪啪作響。

    秦為安不由得想入非非。

    行了,你們都出去吧,他們都得到了東西,秦為安可沒有忘記一直守護自己的蜘蛛精。

    “姐姐,出來吧。”

    “應該對你有很大的幫助。”隨后,蜘蛛精從黑暗當中走出。

    坐在了祭壇前。

    沒一會,她便起身走到秦為安身旁說道:“謝謝。”

    “跟我說什么謝謝,要謝也應該是我謝謝你,一直在身邊守著我。”秦為安這話倒是發自肺腑。

    “下次來,應該把他們也帶來。”秦為安摸了摸下巴。

    聶元劍和百日道人他們,總歸要提升一下實力。

    天機境走的越高,所面臨的挑戰也更多。

    “還有那個不著調的宗主。”秦為安不由得想到,大師姐用鞭子將李逍遙捆來的場面,忍不住的笑出了聲音。

    走出暗藏殿。

    秦為安便是帶他們去了下一個地方。

    “明藏殿?”

    世間對于修羅殿的記載不多,最為詳細的還是東方大帝的親筆典籍,但并沒有關于明藏殿的記載。

    “這里沒有寶藏,卻有比寶物更彌足珍貴的東西。”

    “大道。”

    “能夠領悟多少,就看你們自己了,如果能夠領悟大道雛形,會在未來對你們有很大的幫助。”

    “修羅殿若是能般去天機宗的話,倒是個不錯的歷練之地。”

    秦為安嘟囔了一句。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大師姐有些不敢置信的望向秦為安,如果說之前,關于秦為安的傳說她不信,但現在,她信了,想要進入這些大殿,難比登天!可秦為安卻能夠帶著他們所有人進去。

    這簡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太離譜了。

    “小爺我無所不能,現在你信了吧。”

    秦為安嘚瑟的讓人忍不住想要胖揍他一頓。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