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30章 修羅殿
    “我愿意。”

    他鄭重的點了點頭。

    秦為安雙指貼在他的額頭上。

    “這只是四分之一,你可以抄下來,記錄下去,作為一個傳承。”

    “剩下的那些,日后,也會交付給你們百草園。”

    百草園主在腦海中翻閱著這一份珍貴的資料。

    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仙書!

    他很確定。

    上面對于每一株草藥,花材的記錄,都十分的完善,從成長習性,適宜溫度,全面的記載了一切。

    若是讓他自己去摸索,恐怕再有千年都未必能夠研究的明白。

    “老夫,在此多謝公子。”

    “百草園,愿為玄機宗,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他的身體在顫抖,那是激動,無法言說的激動。

    “好。”秦為安滿意的點了點頭。

    “回去吧。”秦為安擺了擺手。

    入夜,帝天世家的三條靈脈已經送到,秦為安將其放在一旁。

    陸陸續續的那些宗門也紛紛將靈脈送來。

    倒是顯得有幾分老實和本分。

    “還是不夠呀。”

    建設玄機宗所需要的靈脈倒是夠了,可想要讓整個天機境靈氣充沛,還遠遠不足。

    幾十條靈脈。

    秦為安請來聶元劍和百日道人幫忙。

    “乾坤尋位。”

    “凝陣。”

    “落位!”秦為安指向地勢所在,沿山勢鋪下靈脈。

    “落!”

    九條靈脈,依次落下。

    “對離門,照天巽。”

    “落!”

    “坎為什,震地靈。”

    “落!”

    二十七條靈脈,縱橫交錯,埋在玄機宗之下,一瞬間靈氣沖天,猶如風暴席卷。

    將黑夜照耀的如同白晝。

    “該你了。”秦為安深吸一口氣。

    他將枯寂之土從乾坤袋中拿了出來,鋪在孤峰的院落當中。

    沖天仙氣迎風起。

    凝聚二十七條靈脈的靈氣,何止是磅礴。

    百日道人和聶元劍看的眼睛都直了。

    “你們要是覺得哪個弟子有天賦,可以讓他來玄機宗修煉。”

    “那個王也不錯。”

    秦為安輕聲說道。

    “明白了。”

    “白臉呢,他來嗎?”秦為安轉身望向百日道人。

    “我這師弟,對住臉沒什么興趣。”

    他搖了搖頭。

    白臉的天賦很高,卻無心修煉。

    “人各有志。”秦為安理解白臉的想法,他也是如此,不愿修煉。

    “老二,庭峰,你們兩個以后就在這修煉吧,順便把無名和老三叫回來。”

    “老五跟著葉丹比在這有用。”秦為安伸伸懶腰,轉身說道:“走吧,去九幽宗。”

    “當初我借你九幽宗三條靈脈,今日雙倍奉還。”

    “多謝公子。”

    聶元劍沒有推脫。

    如今三宗回歸,九幽宗強盛,也代表玄機宗的強盛。

    九靈陣在三宗依次布下。

    整個天機境的靈氣,也因此有所上升。

    “還差,好些靈脈。”秦為安嘆了口氣,想要從整體上提升天機境的靈氣,則需要八十一條靈脈。

    布置九陣。

    “怎么敲打敲打帝天世家呢。”秦為安皺著小眉頭陷入了沉思當中。

    “先擴建再說。”

    如今玄機宗不差錢,荒廢的山峰也該重新修建。

    “一,二,三…”

    九座山峰緊密相連,有靈氣的加持,顯得十分恢宏少了原本的死氣森森。

    秦為安正在山門前琢磨。

    便是聽到身后傳來十分清冷的聲音。

    “我回來了。”秦為安轉過頭,只見到一女子如同畫卷中走出那般。

    美。

    在秦為安認識的人里,恐怕只有蜘蛛精才能與之媲美。

    “漂亮姐姐,要不要加入玄機宗!”

    秦為安瞧著她背著巨大的包裹,便十分有男子氣概的走了過去。

    “加入玄機宗?”

    “我是玄機宗大師姐。”

    “巧了,我是玄機宗大哥。”秦為安伸出手便要幫忙拖著。

    “你可拿不動,別把壓倒,玄機宗還能有新弟子?離譜。”大師姐有些難以置信。

    “等一下,我走錯了?”

    當她瞧見那氣勢恢宏,如同仙門一樣的山門,當場愣住了。她記得,這山門都快老掉牙了才對。

    玄機宗哪來的錢修建?

    要是有錢,她也不至于奔波一年,去到處賺錢了。

    “我??”當踏入山門之后,她更是連話都說不出來,充沛到直沖天靈蓋的靈氣,這還是那個她認識的玄機宗嗎?

    “這可都是小爺的杰作。”

    秦為安必須得吹噓一下自己的豐功偉績。

    “我不信,就你一個剛斷奶的小屁孩?”大師姐掃了秦為安一眼。

    “你放屁!我就沒喝過!”

    “大師姐回來了!”正跟著葉丹學習的五師弟一見到她,連忙跑了過來。

    “他們人呢?”

    “我這就去叫。”

    沒一會,師兄弟們全來了。

    “大師姐!”一瞧見大師姐,他們馬上收斂了起來。

    忙前忙后的拍著馬屁。

    “大師姐,我跟你說這段時間你不在,天機境發生了好多大事。”

    秦為安摸著頭,這群重色輕友的狗東西,居然將他晾在一邊。

    “??”

    “??”

    整整三個時辰,大師姐已經滿頭問號。

    “你們確定沒合起伙來騙我?”

    “就他?這小屁孩?”大師姐將秦為安抱到身前,一邊捏著臉一邊問道。

    “沒錯,正是小爺。”

    “我不信。”這太離譜了,一個九歲孩童能讓玄機宗成為天機境之主?收復百宗和三大宗?

    “離天下之大譜。”

    她覺得自己三觀被沖擊了。

    “那個色鬼宗主呢?”大師姐發現宗主不在,便是問道。

    “咳咳,萬花樓。”三師兄有些尷尬的說道。

    “好他個狗宗主。”

    “我在外面賺錢,他去青樓是吧?帶我過去。”大師姐氣勢洶洶的站了起來。

    “我也去。”秦為安正好想去一趟。

    “我帶路。”三師兄聽到萬花樓不由得口水直流。

    “你們看家修煉,出發!”秦為安坐上馬車。

    沒多久便是到了萬花樓。

    因為秦為安的關系,剛入城就被接了進去。

    “這個狗宗主,真有面子呀,看樣沒少消費,一年前跟我說玄機宗沒錢。”

    秦為安感受到了殺意,不由得打了個機靈。ωWW.

    這女人好恐怖。

    “李逍遙!給我死!”剛進萬花樓,她一眼便是瞧見宗主,擼起袖子就沖了過去。

    “太慘了。”秦為安都沒眼看。

    “李逍遙?這名字怎么耳熟呢。”秦為安摸摸頭。

    “他就是那個橫掃七境的天才?”秦為安想起來了。

    萬萬沒想到,這個邋里邋遢的龜公,居然是花圣李逍遙,更是玄機宗宗主!

    “管他呢。”秦為安徑直走上樓。

    “太慘了。”

    沒想到綠袍和白衣都在看著熱鬧。

    “確實,就是有點丟人。”秦為安嘆了口氣。

    “小色鬼,不會也有人殺到姐姐這里,找你吧。”

    “當然不會,我這么純潔的人,品行優良的好孩子,怎么會。”秦為安尷尬的摸了摸鼻尖。

    “你現在可是天機境之主呢。”

    “說吧,找姐姐什么事情?”

    “沒事就不能來看看?”

    “沒事你可想不起來我們。”綠袍嬌嗔的埋怨道。

    “我就是來看姐姐們的。”

    “當然,還有一點點小事情。”

    “這個送給姐姐們。”

    秦為安從乾坤袋中將霓裳羽衣拿了出來。

    “這是霓裳羽衣?當年溧陽女帝麾下四位侍女所著衣物。”

    “這你從哪弄來的。”

    綠袍顯然喜歡的不行。

    “買來送給姐姐們的。”秦為安露出了笑容。

    “喜歡就行。”

    “你可能不知道她們的傳說,可以說驚艷一生,同為才圣,我等自愧不如。”

    “她們那個時代,百圣輩出,乃是盛世之下,能夠封為才圣,可比成為一方大帝還要困難。”

    “我們四人也是只是因為當今讀書人甚少,才有這個資格。”

    在萬花樓睡了一夜,翌日清晨,大師姐已經回了宗門。

    秦為安想到昨天發飆的大師姐,趕忙回到了玄機宗,沒想到美嬌娘早就在等著他了。

    “有事嗎?”

    “發財的機會。”美嬌娘莞爾一笑。

    “知道修羅殿嗎?”

    秦為安搖搖頭,沒聽說過。

    “修羅殿是帝云境的禁區,也是為數不多的活禁區。”

    “什么意思?”

    秦為安倒是來了興致。

    “修羅殿坐落骨淵當中,不同于其他禁區內的死物,修羅殿全是活人。”

    “生活在陰暗的世界,永遠無法離開。”

    “修羅殿內寶藏無數,自成一方天地,無數人趨之若鶩,只可惜沒有固定的開啟時間。”

    “這些時日,鏈接修羅殿的骨石有所反應,骨淵也有異動,很可能修羅殿之門要開起。”

    “我考慮考慮。”秦為安并沒有第一時間給她答復。

    自顧自的回到了孤峰內。

    “修羅殿…”秦為安在奇書里搜索相關記載的資料。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若是沒有周密的計劃,貿然行動,恐怕會萬劫不復。

    “修羅殿之人,乃是巽夜羅剎后人,被世人稱之為罪族。”

    “荒神詛咒其后世子孫,永不得出世,否則全身潰爛而死。”

    “詛咒之力。”秦為安眼前一亮。

    關于修羅殿的記載,足足有百頁,秦為安詳細的觀看每一行文字。
< r />
    做好功課后,他才給了美嬌娘答復。

    “還需提前前往帝云境。”

    “修羅殿將開,你們隨我前往吧。”

    此行,對他們會有所收獲,陸庭峰,二師兄,三師兄,王也,張公子,白臉,玄無名,還有大師姐。

    八人隨他同行。

    “正好,我也想看看你這娃娃有什么本事,希望到時候別哭鼻子跑過來求安慰。”

    大師姐戳了戳秦為安的臉蛋。

    “你這皮膚怎么保養的呢,真想割下來研究研究。”

    大師姐似乎真的在思考這件事。

    “你可能不知道,在你沒來之前,大師姐可是玄機宗的女魔頭。”三師兄貼在秦為安耳邊小聲說道。

    “嘶,那可得離遠點。”

    秦為安挪動了一下腳步。

    “先去天樞境吧。”

    秦為安準備先同帝天世家匯合。

    畢竟,出了天機境他還需要抱大腿才行,前些日子坑殺七境容易遭人惦記。

    暗中偷襲他這個小同志可不成。

    入城。

    美嬌娘已經等候多時。

    見到秦為安來才算松了口氣。

    “瞧你這樣子,蠻緊張嗎。”

    “沒辦法,別說帝天世家的面子,就是大帝的面子,修羅殿都不會給,能不緊張嗎。”

    “要不要打個賭。”

    “不!”都不等秦為安說完,美嬌娘直接拒絕了,她這輩子都不想和秦為安打賭了。

    “小氣。”

    “那做個交易總行了吧。”美嬌娘不上當秦為安也很無奈。

    “可以考慮,不過你個小滑頭要是坑了姐姐,我可要被打板子的。”

    大師姐在一旁聽著兩個人似調情一樣的話,總感覺有些別扭。

    三十歲的美婦人能和一個八九歲的孩子勾搭到一起?

    想到這多時一身雞皮疙瘩。

    “我要靈脈,越多越好。”

    “你不是已經有那么多了嗎?還不夠?”美嬌娘有些詫異。

    “當然不夠。”

    “差得遠呢還。”

    “帝天世家最多還能弄到二十條,再多就無能為力了。”

    “七境有多少?”聽到秦為安的話,美嬌娘多時摸了摸手臂。

    難不成,他要將七境靈脈搬空不成?

    “你還真猜對了。”秦為安似乎知道美嬌娘在想些什么。

    “你要搶可不容易。”

    “小爺玄機賭神需要搶嗎?動動嘴皮子,他們自然會送過來的到時候,就麻煩帝天世家替我收收債。”

    “好,好,真是小冤家,姐姐我呀這輩子賣給你算咯。”

    秦為安笑了笑,并未接茬。

    “真美呀。”行在路上,王也望向四周的景色不由得感慨萬分。

    “這還是我第一次出天機境。”

    “我也是。”

    “不知道五師弟一個人在家,孤單不。”

    “沒辦法啊,宗主不管事,總要有人看家,我看他和書圣如膠似漆,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夫妻呢。”大師姐提到宗主就氣不打一處來。

    “也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

    “等他們回到玄機宗,會不會大吃一驚。”

    秦為安撓撓頭問道:“他們是誰?”

    “大師兄,小師妹,四師弟,還有大長老。”

    “他們四人跟我一起離開的宗門,說是要去給小師妹尋治眼睛的藥方,前往了南疆。”

    “小師妹怎么了?”

    “天生殘目,不可視物。”大師姐嘆了口氣,眼中有些許不甘。

    “那還出去作甚,小爺我就能治。”

    “你?”大師姐搖搖頭。

    “藥神說過,她恐怕這輩子都沒辦法見到光了,除非修煉成仙,否則扛不住那雙殘目。”

    “藥神算個屁,小爺我醫術天下無雙。”

    秦為安的話,大師姐也就當個屁給放了,畢竟童言無忌。

    “你還別不信。”

    “就比如這小子虛,我一眼就能看出來。”秦為安指向白臉說道。

    “你放屁!”白臉氣的牙根癢癢,他都沒搭茬,怎么就扯上他了。

    “哎呦,哎呦呦,這是誰?”

    “這不是玄機宗的二師兄嗎。”

    “現在玄機宗這么多人了?嘖,真意外呀。”

    秦為安偏過頭,只見到后面的馬車十分奢華,鑲金鏤玉,一個少年拉著韁繩,揶揄著說道。

    “他誰呀?”

    “邪月世家,在八境之外,不過他們家有傳送陣能直接到天樞境。”

    “七八年前他來過一次玄機宗。”二師兄低下頭。

    “當時他還只有十歲,把我揍了。”

    “是揍哭了。”三師兄笑嘻嘻的說道。

    “你當時怎么也得二十了吧,被個孩子揍哭了,丟不丟人。”秦為安也是打趣著說道。

    “不過,沒事,一會你揍他!”

    “這,不太好吧,我都快三十了,跟他打有些丟人。”二師兄摸著頭,傻乎乎的說道。

    “等他挑釁你。”秦為安老神自在的說道。

    “你先揍他。”

    “他肯定不服,讓無名揍他。”

    “最后小爺再揍他一頓。”

    美嬌娘嘴角輕輕抽動,誰招惹秦為安可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喂,胖老二,我在跟你說話呢,不會幾年前被我揍哭了,不敢面對我了吧?”

    “我…”二師兄想要說些什么,可奈何嘴拙,開了口又不知道怎么說。

    “你個小年輕,揍哭你信不信。”

    “你說什么?”

    “有種讓他跟我打一架,看我把不把他打哭!”邪月家的少公子揮了揮拳頭,當年他只有十歲的時候,卻將一個二十歲的青年揍哭了,這一度讓他非常自信。

    至今為止他都相信自己很有天賦。

    “確定?我怕你被他揍哭。”

    秦為安眉頭一挑。

    “就憑他?”邪月少主松松筋骨。

    “去,揍他。”秦為安拍拍二師兄肩膀,隨后,二師兄走了過去。

    “給你一拳!”邪月少主緊握雙拳,高高跳起,隨后雙手砸下,破綻百出。

    他也沒有想到,二師兄居然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同時一拳砸在他的腹部,頓時疼的他眼冒金星。

    “嘖嘖,就這。”

    秦為安略有幾分嘲弄。

    “免得你說他歲數大欺負你,無名給我揍他。”他們兩個人年紀相差不多,修為也相差無幾,都是乾元境。

    “好。”玄無名走上前,他倒也覺得這家伙欠揍。

    不等邪月公子反應過來,三拳兩腳便是掀翻在地。

    “我踢你丫的。”秦為安趁機補上一腳。

    這位邪月少主倒也沒受傷,勉強算是個皮肉之苦,就是模樣十分狼狽。

    “把車搶了,這玩意值錢。”

    秦為安的土匪本性畢露無遺。

    “他自己一個人出來,家里都沒個人跟著嗎?”眾人繼續趕路,陸庭峰有些好奇的問道。

    “邪月世家說來也怪,一脈單傳,說是世家,實際上只有兩個人。”

    “就幾年前來過一次。”

    “他爹和宗主關系似乎不錯。”

    三師兄摸了摸頭禿頭。

    “你們把車還我!”邪月少主一路小跑追了過來。

    “你打我可以,但是不能搶我車!”他在后面追了一溜煙。

    “你們玄機宗真煩人!”

    “等等我,還我車!”

    終于,他算是追了上來。

    “你們是不是欺負人!”

    邪月少主張牙舞爪的揮動著拳頭。

    “邪月世家了不得。”

    “這小公子可是沒人敢動,也就你個小魔王敢揍他了。”美嬌娘笑著搖了搖頭。

    “我們帝天世家,都得忌憚三分。”

    “他家不就兩個人嗎。”

    “就是因為如此,那邪圣實力極強,就這一個兒子,老話說得好,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人家一脈單傳,要是給人兒子打了,還不得發瘋?”

    “到時候,帝天世家都得被拆一半。”

    聽到這話,邪月少主連忙說道:“哼哼,知道我爹厲害了吧。”

    “我老子人送外號,一命換一宗,還不趕緊給我道歉,小心到時候,我爹拆了你們玄機宗。”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