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28章 武帝城插手
    可這宗門,卻沒有幾個弟子。

    “修煉的成果不錯。”秦為安滿意的點了點頭。

    “只等到靈脈歸位,假以時日,你們便可成為頂級天才。”有沒有天賦不重要,只要他想,朽木也可雕。

    秦為安隨手將兩顆道天果扔給了二人。

    “這,這已經結果了?”

    “那是自然,論栽花種樹的本領,小爺我天下第一。”秦為安一點都沒吹。

    這時候,綠袍有些焦急的來到玄機宗。

    “七境大軍集結,要聲討天機境,已經出發,最遲兩個時辰,便會到達境外。”聽到這個消息,秦為安并不意外。

    “來了就好,還真怕他們不來。”

    “你這么有把握?能對抗七境?”綠袍有些好奇的問道。

    “看熱鬧就是了。”

    秦為安靠在綠袍的腿上,恬不知恥的用臉蹭了蹭。

    “小色鬼。”

    綠袍蹲下身子,戳了戳秦為安的鼻尖。

    “這么好的機會,不把他們宗主綁了,勒索幾條靈脈,多少有些說不過去了。”

    “天機境貧瘠沒關系。”

    “想要縮小差距,讓其他幾境跟著一起貧瘠就好了。”綠袍扶額,秦為安的腦回路永遠這么清奇。

    “回去告訴你爹,讓陸家準備準備,正式接手幽圣王朝,祁連山,九幽宗,百宗的產業。”

    “這,這……”陸庭峰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此時他才明白這話的意思。

    恐怕,陸家要從此平步青云,成為天機境最大的富商了。

    還在萬花樓的宗主也是后知后覺的知道了三宗和百宗全部回歸的消息,摸著腦袋傻笑不停。

    “你看,還得是我這個宗主當的好,啥也沒干,就收復了三宗。”

    “哈,哈哈!”

    玄機宗主咧著嘴。

    隨后繼續開始接送客人。

    山雨欲來風滿樓。

    就連天空都陰沉了起來。

    “來了。”

    聶元劍和百日道人同時望向邊境。

    “玄機宗弟子秦為安殺人如麻,實乃八境之禍,責令天機境三日內交人!否則踏平天機境。”

    “將我金藏洞長老交出來!”

    “還有我蠻王谷長老!”

    一個又一個宗門前來討要長老。

    “何須三日,小爺我沒時間,殺幾個弟子就是殺人如麻,入我天機境,小爺我讓你們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殺人如麻。”

    “我等本想妥善解決此事,誰想你咄咄逼人。”

    七境各宗主見狀,便是下了命令。

    幾十個宗門,聲勢浩蕩,踏入玄機境之時,殺意滔天。

    “天機境的大災難,來了。”百宗紛紛望向玄機宗的方向,所有人都明白,此事并非因秦為安而起,他們是早有預謀,否則七境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集結如此之多的人馬。

    “各位,請回吧,愿賭服輸,殺人之前,也曾定下生死。”

    “弟子之間的切磋,如此,不妥。”聶元劍橫跨天地而來,屹立天穹之上。

    百日道人盤坐云朵之間。

    “哼,天機境看來已經成為魔窟,人人都要包庇魔頭,既然如此,何須多言,今日我等,踏平魔境,為天地正道!”

    瞬間,天機境的蒼穹,被撕裂開了巨大的口子。

    幾位無敵的存在,橫空而來,圣人氣息彌漫天地之間。

    “這是……”聶元劍的神色無比凝重。

    他們居然攜帶祖器而來。

    “我的天!”圣人手持祖器,他們天機境如何能夠抵擋,整個天機境內,恐怕都沒有幾位圣人。

    都是各宗老祖級別的人物。

    “鎮!”

    天空之上,威嚴的聲音響起。

    頓時天地仿若塌陷。

    所有人都有些喘不過氣,一件又一件祖器散發出光芒。

    神威無敵。

    “完了,天機境完了!”在這一刻,他們如同深陷地獄。

    并非是所有圣人都愿意趟這趟渾水,但,也在遙遠的地方觀望著這里發生的一切,祖器乃是一宗之本,不會輕易動用,可今日卻一次性拿出來這么多件,明顯是要壓得天機境永世不得翻身。

    “沖殺!”

    一聲令下,七境宗門便是準備橫掃。

    “起陣!”

    “祭天!”

    秦為安站在山巔,手中的雞毛撣子輕輕落下,頓時,天地之間,電閃雷鳴,玄機境,九幽宗,幽圣王朝,祁連山紛紛爆發了沖天光柱。

    成為四方框架。

    而百宗如同繁星,一條條線相互連接。

    絕世大陣,頃刻之間便將他們困在其中,秦為安負手而立,主宰天地。

    “帶祖器來,還真是給我一個天大的驚喜。”

    大陣成。

    九幽宗,那九龍戰臺的雕塑瞬間蘇醒,九條黑龍環繞天地之間,僅僅是一聲龍吟,卻讓圣人都止不住的顫抖。

    祁連山,白鳳凰沖天而起,鳳鳴九天,扶搖萬里。

    幽圣王朝,六翼天虎咆哮天地,駐守一方,凝聚萬民之力,守國門,護社稷。

    “合則生,分則亡。”

    若是四宗分崩離析,大陣無法凝聚,那么今日迎來的便是天機境的滅亡。

    “這,這怎么可能!”

    七境之人,已經是臉色蒼白。

    天機境怎么會有如此逆天的大陣!大陣將出,血染天地。

    “說我是魔頭,我覺得不太貼切,今日小爺血屠七境,讓你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殺人如麻!什么才是,尸骸遍野!”

    “殺!”

    秦為安一字令下。

    九龍從天穹之上俯沖而下,撕碎一切,只是一次俯沖,七境弟子死傷慘重。

    至少數千人被割斷喉嚨。

    “住手,住手!”

    他們睚眥欲裂,這是他們各境未來的天才,將會是中生代的力量。

    若是他們全部慘死在這里,后果不堪設想。

    “你們要屠光七境不成!”有人已經嚇的驚聲尖叫。

    “你才明白嗎?”秦為安淡然的說道。

    “小畜生,休得狂妄!”

    “祖靈現!”

    十幾件祖器,同時爆發出耀眼的光芒,一具又一具偉岸的英靈現世于天地之間。

    “老祖!”

  &nbs sp;  他們倒吸了一口冷氣,盡管只是先祖英靈,卻也代表著無敵的意志。

    金藏洞先祖雙指點向玄機宗。

    “開陣,否則,殺無赦。”他的聲音沒有任何感情,冰冷空洞。

    “一群死人,在我面前裝什么東西。”

    秦為安一步踏出。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滅靈!”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在這一刻承接天地雷霆,落下之時,空間扭曲。

    頓時,那一個又一個的先祖英靈,仿佛被一張大手詭異的捏碎。

    “不!”他們哀嚎一聲,先祖無異于是他們的精神寄托。

    先祖無敵。

    這是他們一直以來的信仰。

    可如今,卻被一個孩童,生生捏碎。

    “不,不可能!”

    就連那些圣人,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你不能殺我們!”

    “若是我們死了,天機境必然會被列入魔境,屆時將寸步難行!”

    聽到這話,秦為安挖了挖耳朵。

    “不是你們要踏平天機境嗎?什么時候,自衛反擊,就成了魔?況且,就算是魔境又如何。”

    “當這里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落下。

    祁連山的白鳳凰翱翔九天,雙翼輕輕扇動,無盡狂風席卷。

    “漫天飛羽!”頓時無數羽毛落下。

    鮮血逆流成河。

    美嬌娘就在秦為安身后看著眼前的一切,倘若,今日來此的是帝天世家,恐怕一樣要灰飛煙滅!

    “天火燎原!”

    數位圣人引動天地之氣,燃燒精血,想要開辟一條路,讓七境之人撤離,倘若他們死在這里,七境必然元氣大傷!

    “哼!想走?”

    “來了就別走了!”秦為安手臂輕輕揮動,二師兄抱著煉丹爐直接扔向蒼穹。

    隨后雞毛撣子落下。

    那引來的天火,被吸入丹爐之中。

    “該死!”

    他們失聲尖叫。

    “這是,曾經的天機爐!”有圣人認出了那丹爐,心中咯噔一下。

    “天機爐不是毀了嗎!”

    “怎么可能還存在!”

    天機爐來自遠古神話時代,傳聞在黑暗降臨之時,被擊碎,可如今居然橫空出世。

    “引七境之力!”

    “撕裂大陣,闖出去!”數位圣人同時出手,霎時之間,七境之力如同綿延萬里的長河,直奔天機境而來。

    大陣劇烈顫動。

    仿佛搖搖欲墜。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百宗凝,群星綻!”

    雞毛撣子落下。

    天機境百宗群星之陣,猩紅無比。

    抵抗七境之力。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血祭!”

    一言落,夜空取代白晝。

    血雨垂落,如同紅色絲線,一輪血月,高掛蒼穹。

    “不!”無數聲嘶力竭的慘叫,響徹長空,一個又一個人,被血雨沾染,燃燒殆盡,成為了一具又一具干尸。

    血祭之力,讓他們灰飛煙滅,血霧漫天。

    “住手,放他們一條生路!”

    此時,黑袍男人以詭異的姿態,出現在天機境內。

    “罪不至死,何須將他們全部誅殺。”

    “事后讓他們給天機境賠罪,厚禮相贈!化解此怨如何。”

    “我以武帝之名發誓,他們此生不會在踏入天機境半步!”

    聽到這話,聶元劍和百日道人同時緊張了起來。

    武帝。

    莫不是武帝城的那位,眼前的黑袍男人身上流露出的氣息,也絕對不弱,三衰五劫,至少度過三劫。

    “放過他們?”

    秦為安笑了。

    “若是今日,被屠的是天機境,你可會出現?”

    “他們的命,是命,天機境生靈的命,就不是命嗎?給我滾一邊去。”

    今日誰來秦為安都不會給面子。

    “該到你表現的時候了。”秦為安掃了一眼美嬌娘。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