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27章 執牛耳
    永遠不要和秦為安打賭。

    因為,你不可能會贏。

    秦為安一步步走下戰臺,面對七境天才,笑容平靜。

    “殺!”

    他剛剛走下,便見人群沖了過來,不準備給他任何的反應時間,出手就是殺招,想要置他于死地。

    “有價值的人,才有活著的資格。”

    秦為安雙手輕輕舞動。

    難不成,他們以為,只有在戰臺之上,才能掌握九龍的力量嗎。

    錯。

    九龍力量的根源,在于九幽宗!

    當一顆心臟被秦為安抓出來,當著眾人面親手捏碎的時候,那些天才們就如同被當頭棒喝,愣在了原地。

    “滅。”

    秦為安隨手斬下頭顱。

    將七境天才肆意宰割。

    又殺三人。

    “住手!”一位長老爆喝一聲。

    “休得行兇!”幾位長老瞬間護住弟子。

    “魔頭!實乃魔頭!肆意屠殺,你們天機境,想要與七境為敵不成!”

    “話不能這么說,生死之戰,早就事先聲明。”秦為安笑嘻嘻的說道。

    “弟子之間的戰斗,你們幾個老東西要插手不成。”

    “不過無所謂,要帶他們走,就走吧,每家兩條靈脈別忘了,這是咱們的賭約。”

    聽到這話,幾位長老的臉色十分難看。

    “若是不給呢。”

    “那你們可能走不出天機境。”秦為安伸伸懶腰。

    “怎么,天機境還想要留下我們不成,你可要想好后果,若是你執意如此,可就是與七境為敵,你覺得,天機境能夠抗衡七境?”

    他們還真不怕,七境聯合,憑借一個天機境如何能夠抗下。

    “你以為,為什么,只有你們幾位長老。”

    “你以為,為什么,他們沒有出現?”秦為安略帶幾分玩味的說道。

    聽到這話,他們面色一窒。

    從頭到尾,蠻王谷,藏金洞的那些長老,就始終沒有出現,哪怕他們弟子被殺,也依舊沒有露面,秦為安的話頓時讓他們脊背發涼。

    “給你們一句忠告,老老實實的將兩條靈脈交出來。”

    “永遠別來招惹天機境。”

    “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不聽,集結七境之力,與天機境一戰!小爺我奉陪到底!”

    秦為安笑容溫和。

    “好一個囂張跋扈的小兒,我倒要看看,靈脈不給,又能如何!”那長老甩袖離去,帶著各境弟子就準備離開天機境。

    秦為安并未阻攔,笑眼咪咪的看著他們離開。

    直到七境的人全部離開。

    “你不攔下他們?”美嬌娘走到秦為安身邊柔聲問道。

    “不用試探我。”秦為安挑了挑眉頭。

    “他們,會回來的。”

    “煮熟的鴨子,又怎么會飛呢。”秦為安的話,有幾分陰森。

    “完了,他們不會,報復我們嗎。”一時間,天機境弟子人心惶惶,倘若七境集結,憑借天機境怎么可能會是對手。

    聶元劍和百日道人也來到了秦為安的身旁。

    “恐怕,會有一場浩劫。”

    百日道人嘆了口氣。

    這是避免不了的。

    “不,是天機境發財的機會。”

    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

    “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來,我讓他們離開,目的是為了給你們祁連山考慮的機會。”

    百日道人聞言一愣。

    “七境強襲,祁連山的結局,你應該清楚,要么,淪為他境的傀儡,奴役,要么,毀于一旦。”

    “倘若你祁連山回歸玄機宗。”

    “你們便可站在天地之巔。”

    百日道人苦笑一聲,難怪秦為安要逼著七境聯合,攻打天機境,就是為了給他們祁連山壓力,讓他們沒有選擇。

    “我有拒絕的權利嗎?”

    “似乎,你給我的選項,只有一個吧。”

    百日道人長嘆口氣。

    從他認識秦為安之時,就已經確定了結局。

    “我有點后悔那天在望北淵當中出現了。”

    “但對于祁連山來說,結果總會是好的。”秦為安笑了笑。

    “跟在你身后,我怕祁連山有朝一日,會萬劫不復,你太過瘋狂了。”百日道人深深地看了秦為安一眼。

    “引動七境攻伐天機境,只為了逼迫三宗回歸,這樣大膽,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復。”

    “你是天才,也是瘋子。”

    “我曾于年少時行遍天下,見過太多的恐怖存在,也見過太多的天才。”

    “可與你相比,他們少了幾分瘋狂。”

    百日道人心中感慨萬千。

    “祁連山,愿意回歸玄機宗。”

    “其實,我們早就做好了這個準備,從你出現在玄機宗的那一天,師父便說過,天將變,兇人出,福禍相依,祁連山難逃其中。”

    “那時候,我不信,一個孩童能有什么本事。”

    “可現在我信了。”

    “拉著跌入谷底,只有幾名弟子的玄機宗,走到今天。”

    “我心服口服。”

    祁連山精通奇門,更是擅長謀局。

    可如今他回看一幕幕。

    才真正的感受到秦為安的恐怖。

    如果說殺人是為了威懾。

    可殺而不殺,才是謀之道。

    而非仁之道。

    “祁連山回歸,便是玄機宗的歸屬勢力。”

    “有玄機宗在,祁連山便在。”

    說完這句話,秦為安便離開了九幽宗,回到玄機宗內。【1】【6】【6】【小】【說】

    幽圣天子并未離開。

    他的心中無比忐忑。

    當聽到祁連山回歸玄機宗的消息,幽圣天子便是知道,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他只有兩個選擇。

    回歸玄機宗,要么,與七境聯合,覆滅玄機宗!

    “我是天子,天子呀!天地氣運加身。”

    “怎甘心回歸。”

    “不如,放手一搏。”他深吸一口氣。

    他明白,也許回歸玄機宗共同對抗七境,對于幽圣王朝來說,是最好的宿命,可他不甘心,他想要在絕境當中掙扎一番。

    “如今祁連山已經回歸玄機宗,你還要留在這里,與我對抗玄機宗嗎?”

    幽圣天子轉身望向白臉。

    “我只是一顆棋子。”白臉輕笑一聲。

    “曾經我以為自己是下棋人,可到最后,才發現,原來我只是棋盤上一顆棋子。”


    “你猜,玄機宗的弟子,為什么一個都沒有出現。”

    聽到這話,幽圣天子愣住了。

    “你覺得回到幽圣王朝后,看見的會是怎樣一番風景。”

    “龍脈被玄機宗掌控,幽圣王朝的經濟命脈,被玄機宗掌控,孫,王兩家,已經投奔了玄機宗。”

    “玄機宗的弟子,在你坐在這里的時候。”

    “就已經出動了。”

    “他們做的事情很簡單。”

    “懲惡揚善,王朝之基,在于民心。”

    “而如今的幽圣王朝,官官相護,百姓民不聊生,你坐在皇位上,看到的只是他們想讓你看到的,你體會不到人間疾苦,身居高位,你看到的只有云端。”

    “民心,亦被玄機宗所掌控。”

    “天子,你剩下的就只有那百萬大軍了。”

    “這是你最后的選擇。”

    “憑借百萬大軍,聯合七境,也許你們會贏,但最后幽圣王朝一定會千瘡百孔。”

    “戰亂讓你曾經的子民流離失所,民不聊生。”

    “還是,放下一切,離開天機境。”

    “國泰民安。”

    “你現在還是一國之君,選擇子民,還是野心。”

    白臉站在那里,手中的紙扇輕輕晃動。

    “你剛剛說,放下一切,離開天機境。”

    “他會放過我嗎?”幽圣天子站起身,負手望向這片天地。

    “會。”

    “不殺勝殺。”幽圣天子大笑一聲。

    “我仿佛已經看到了未來。”

    “我選錯了對手。”

    “陪我走一程吧。”幽圣天子也不過才三十多歲,如今卻仿佛遲暮的老者一樣,走在這片天地當中,白臉陪伴著他走上了幽圣王朝的那座最高峰,幽遠峰。

    “小時候,我會經常跟著父皇站在這里。”

    “看著繁榮一片的天地。”

    “看著瑰麗的王朝。”

    “我幽圣王朝有百萬大軍,有天機境八成的子民。”

    “站在這里,我看到的永遠是繁榮。”

    “我想,你說的對,你瞧呀,他們就如同渺小的螻蟻,可我的眼中,只有巨龍。”

    “從未看到他們。”

    “我從未離開過天機境,也沒有想過要離開這里。”

    “我從未為我的子民做過什么。”

    “但如今,將王朝交給玄機宗,應該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我不會離開這片天地。”

    “如果,他覺得,我是一個威脅,便將我扼殺在這片天地當中吧,生而來,死而去。”幽圣天子緩緩說道。

    “以我對他的了解。”

    “他不會殺你。”

    “哪怕你留在天機境當中。”白臉搖了搖頭。

    “我曾經與秦為安賭過一局,賭的是我的人頭。”

    “我輸了,他沒殺我。”

    “我師兄跟我說,從他沒殺你的那一刻,你就應該明白,你永遠無法勝過他。”

    “我是一個驕傲的人,自命不凡。”

    “可在他面前,我卻輸的一敗涂地。”

    白臉有些感慨。

    “我明白了。”幽圣天子苦笑一聲。

    “這孩子,還真是讓恐懼。”

    “我想留下來,看看,天機境的未來,會是怎樣的風云變幻。”幽圣天子的目光,變得堅定起來。

    白臉輕笑著說道:“有一樣東西,他讓我在適當的時候,交給你,我想現在,應該就是那個時候。”

    白臉將那塊白玉交給了幽圣天子。

    當幽圣天子接過白玉之時,那白玉瞬間碎裂,一本功法躍然于他的腦海當中。

    “這是,幽圣王朝失傳依舊的祖功。”

    瞬間,幽圣天子仰頭望向天空,狂笑不止。

    “哈哈哈,好,好一個秦為安!”

    “我輸的心服口服,輸的一敗涂地。”

    翌日。

    幽圣王朝重歸玄機宗的消息,傳遍天下,幽圣天子退位讓賢。

    木劍少年,登臨皇位。

    十幾歲的少年,登臨皇位,讓所有人都愣住了,卻無人敢言之一句。

    因為,他代表玄機宗。

    九幽宗弟子也說不出來半句話,祁連山,九幽宗,幽圣王朝,相繼回歸。

    玄機宗當之無愧的成為了整個天機境的執牛耳。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