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26章 算計天下
    “真有你的。”美嬌娘拋了個媚眼。

    雖說千嬌百媚,秦為安卻無動于衷,蜘蛛精那才叫真正的媚,一舉一動,沒有刻意做作,渾然天成的媚骨。

    見識過蜘蛛精后,美嬌娘的媚完全對他造不成任何影響。

    “此行,帝天世家來了三位半圣。”

    “隨時會出手相助。”

    “不需要。”秦為安搖搖頭。

    “我問你,我要你們帝天世家出手,將他們全殺了,你們敢么?”秦為安略帶嘲弄的說道。

    美嬌娘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既然不敢,何須你們出手。”

    秦為安站在道天樹下,隨手摘下了一朵花,扔給了美嬌娘。

    “坐在下面,看小爺表演便是了。”

    “好。”美嬌娘莞爾一笑。

    夜深人靜,玄機宗內有幾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現在藏寶庫外。

    “這玄機宗的藏寶庫,居然如此氣派。”

    “恐怕,里面藏著一個金山銀山。”

    “他從拍賣帶回來的東西,一定就在這里面,不過,小心一些,那個人不好對付。”有人指向葉丹。

    “我感受到他身上的圣人之氣,應該是位文圣。”

    “沒注意到我們,走!”

    七八個人悄無聲息的摸到了藏寶庫旁邊,大門沒有鎖,只是閉合著,幾人推開寶庫走進去的瞬間,藏寶庫大門瞬間閉合。

    “嘖。”秦為安坐在孤峰之上,看著一切。

    “死老頭們,就在里面慢慢呆著吧。”秦為安早就猜到會有人對寶庫動歪心思,提前布置下了大陣。

    從外面進去容易,但是從里面出來,要么破解陣法,要么用絕對無敵的實力,將大陣撕裂。

    顯然,他們沒有這個能耐。

    “秦公子當真是好手段。”美嬌娘拍了拍手,明面上這是一個金碧輝煌的藏寶庫,實際上卻是牢籠。

    “別急,愿意被釣的魚,可不僅僅只有這幾條。”

    秦為安略顯的有幾分慵懶。

    一夜的時間,至少來了二十余人。

    全部被困在里面。

    “人心不足蛇吞象。”

    “你準備怎么處置他們。”美嬌娘詢問道。

    “殺光。”

    秦為安的話沒有任何感情,甚至于連半分殺意都沒有流露,卻讓美嬌娘感受到滿身的雞皮疙瘩。

    “逗你呢。”

    秦為安突然笑了起來。

    一時間美嬌娘完全摸不清秦為安的心思。

    天亮,秦為安也準備啟程九幽宗,參加這一次的八境宗會。

    馬車很快就到了。

    整個玄機宗只來了秦為安一個人。

    一入九幽宗所有人看他的眼色都不對勁。

    九幽宗弟子是因為要歸入玄機宗而不滿,至于其他七境,則是因為拍賣會時,秦為安的所作所為,讓他們十分難堪。

    “哼,你是要代表玄機宗出戰?”

    九幽宗弟子紛紛說道。

    “有問題嗎?”

    “你上去,丟的是天機境的人!”

    “到時候丟人,還不如現在趕緊找個地縫鉆進去。”盡管秦為安此前登上了九幽塔頂,可這次比的是實力。

    他一個九歲孩童,能有幾分實力。

    玄機宗的三師兄倒是擁有一戰之力,可人卻沒來,如同縮頭烏龜。

    讓人恥笑。

    同為天機境的天才風影,早早就來到了九幽宗,代表幽圣王朝出戰。

    “我一人足夠橫掃八境,何須其他人。”

    “大言不慚,我一只手就能捏死你!”蠻王谷的弟子聲如洪鐘,身高兩米多,古銅色的皮膚下滿是夸張的肌肉,如同人形暴龍。

    站在秦為安面前,如同一座高山。

    “別急,你們八境的所謂天才,小爺我會一個個踩在腳下。”

    秦為安如此囂張的話,反而讓九幽宗弟子更為反感。

    現在猖狂只怕到時候被打的找不到北。

    秦為安來到九龍戰臺前,嘴角微微上揚。

    “老禿雞,希望這東西好用,你要是騙我,小爺可就沒命咯。”秦為安直接坐在了九幽宗主特意準備的座位上。

    那是他特意要求的。

    他坐在那里,八境其余宗門,紛紛坐在下方,仿佛他是君臨天下的帝王那般。

    幽圣天子也來了。

    見到秦為安的時候,他的目光明顯在回避,白臉跟在他的身邊,沒有流露出任何的表情。

    祁連山的百日道人坐在角落,顯得有些不起眼。

    “你有什么資格坐在那里。”藏金洞的弟子出聲問道。

    原本他們以為那張椅子是給帝天世家的人準備的,可沒想到,秦為安卻膽大包天坐在了那里。

    “長老呢。”

    “不知道,我沒見到他了。”

    說來也怪,這些宗門的長老,不知道去哪了,只來了幾個人。

    “這里是玄機境,小爺我想坐在哪里就坐在哪里,不爽就滾出去。”秦為安盡顯囂張姿態。

    “廢話少說,有種跟我上戰臺,我會把你的頭打爆。”

    “別這么說嗎,那樣對他太仁慈了,我會將他抓在手中,慢慢折磨至死,讓整個天機境上空回蕩著他的痛苦哀嚎,哈哈哈!”

    “狗屁!”

    “欺負孩童算什么本事!”王也在九幽弟子的隊伍里,憤憤不平的罵道。

    “閉嘴,替他說什么話。”

    馬上有師兄呵斥了一句。

    “他死了也活該!”

    “你可別忘了,你之前沒少罵玄機宗。”

    “沒錯,我罵了,然后呢?罵就罵了,但我王也不欺負孩子,也尊重宗主的決定。”王也眸子清澈,十分坦蕩。

    此時,聶元劍走了出來。

    “若是各位沒有異議,此次八境宗會,便正式開始。”

    “規矩照舊,抽簽決定。”

    “慢著。”此時,一位長老緩聲說道:“聶宗主怕不是忘了一件事情。”

    “作為東道主,天機境應該先派出弟子接受挑戰。”

    “……”

    聽到這話,聶元劍的臉色有些難看。

    他清楚,誰若上臺非死即殘。

    往常的宗會切磋,只是點到即止,但現在,七境明顯不懷好意,想要入侵天機境。

    “我來!”

    風影瞬間便是出現在戰臺之上,他對自己很有信心。

    元天境,足夠他傲視整個天機境的天才。

    也只有那么少數幾個能夠與他比肩。

    “有勇氣。”秦為安點了點頭,不管之前他對風影怎么看,至少這時候敢站出來,就是年輕人應該有的風采。

    “什么時候輪的到你評頭論足!”

    “你們玄機宗各個都是貪生怕死之人,今日更是連來都不敢來!”九幽宗弟子嘲弄連連。

    秦為安卻并不在乎他們說什么。

    “請賜教!”

    風影調整呼吸。

    下一刻,蠻王谷的天才便是跳到擂臺之上。

    “我一人橫掃你天機境足矣。”

    巨漢稍微放出一些氣息,便讓所有人感受到極為強大的壓迫感。

    “哼。”風影冷哼一聲,瞬間出手。

    他的速度極快。

    如同風一樣難以捕捉。

    當巨漢反應過來的時候,風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同時一拳砸在巨漢的胸膛上。

    咔嚓的聲音,極為嘹亮。

    只見到風影臉色有些痛苦,雙手已經斷裂,鮮血噴薄而出。

    “哼,這就是你們天機境的實力嗎,不值一提。”

    有時候,絕望就只在一瞬之間。

    上一秒還在期待著風影能夠展現天機境風貌的九幽弟子,下一刻,就跌入谷底。

    秒殺。

    甚至對方都沒有出手。

    風影主動出擊,卻被反震到雙手斷裂。

    “垃圾。”蠻王谷的壯漢一腳將風影踹飛出了戰臺。

    落在地上的風影,全身骨頭斷裂,雖然還有一口氣,但幾乎是廢了。

    “影兒……”

    風家的家主臉色蒼白,他沒想到對方居然下了這么重的手!

    “來者不善。”很多人也意識到,恐怕這一次八境宗會,會橫生變故。

    “九幽宗的弟子何在,出來與我一戰!”

    蠻王谷弟子一腳踏在戰臺上,十分用力。

    “還有祁連山弟子。”

    壓力,無與倫比的壓力。

    “誰,誰上?”

    九幽宗弟子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間誰也沒有勇氣踏上擂臺。

    他們從來沒有離開過天機境。

    在他們心中風影這等天才,就已經是年輕一輩無敵的存在,殊不知,風影在蠻王谷內連前百都排不進去。

    九幽宗到是也有元天境的弟子。

    但他與風影最多五五開,上去也是被虐,倘若只是點到為止,那也無非是皮肉之苦,可想到風影的慘狀,他也是全身發顫。

    很有可能上去以后,就會變成一個廢人。

    “我來!”王也抬起頭,緩步從人群當中走出。

    他邁著沉重的步子就要走上擂臺。

    他甚至連元天境都沒有到,也不過只是乾元境而已。

    但他不怕。

    寧可站著死,也不跪著生。

    “總要有人上,總得有人上,我王也雖然是垃圾,但絕對不是懦夫。”

    他抬起頭,直面戰臺上的巨漢。

    “我來吧。”這時候張公子也走了出來,他拉住了王也,搖了搖頭。

    張公子身旁,跟隨著秦為安在望北淵內帶出來的那具陰尸,他有一戰之力,而且能贏。

    張公子一步跨上戰臺,神色凝重。

    王也見狀點了點頭。

    “好強的陰尸。”蠻王谷的巨漢也是認真了許多。

    那具陰尸,給他帶來了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

    “但,終究是外物,只要我近你身,你依舊是個廢人。”巨漢冷笑一聲。

    張公子沒有說話,精神高度集中。

    一方面操控陰尸,一方面防備巨漢的接近。

  &    可他還是低估了巨漢的實力。

    他的身體如同小山一樣,動作卻迅捷無比,爆發出來的速度,堪比瞬移,甚至于在他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就已經到了身前。

    “這速度,比風影還要快!”有人驚呼一聲。

    風影以速度著稱,可如今那巨漢卻在速度上都碾壓了。

    簡直讓他們喘不過氣。

    “殺!”巨漢眼中閃過一抹凌厲。

    這次出手,他要殺了張公子。

    秦為安手指輕動。

    瞬間陰尸出現在巨漢身側,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臂,生生捏碎。

    同時一拳落下,將其頭顱打爆。

    “敢對我小弟下殺手,哼。”

    秦為安的眸子陰冷了幾分。

    張公子這才緩過神來,他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卻不曾想活了下來。

    他將目光落在秦為安的身上。

    只有那個少年才能操縱這具陰尸。

    “謝謝。”張公子松了口氣,從戰臺上走了下來。

    “好!”瞬間九幽宗弟子重新燃起了斗志。

    雷鳴般的掌聲響起。

    “殺人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只是弟子之間的切磋,沒必要吧。”

    幾個宗門的長老同時說道。

    “過你娘個糞球。”

    秦為安當即破口大罵。

    “你們幾個老畜生是不是眼睛瞎了?看不見他要殺人?少在我面前當了婊子立牌坊。”

    “輪不到你們放屁。”

    這一番大罵完全沒給他們留任何的面子,聶元劍也是扶著額頭。

    他本想著忍一時風平浪靜,卻不曾想秦為安一點不慣著他們。

    “小畜生,你再說一句!”

    “有種上戰臺!”

    “我要親手將你個狗雜種撕碎。”

    聽到這話,秦為安笑了。

    “何必非要逼我出手呢?”

    他一步步從高臺上走下,顯得有些滑稽。

    只見到一個小屁孩屁顛顛的爬上戰臺。

    動作笨拙。

    瞧見這一幕,九幽宗弟子只感覺丟人丟到家了。

    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死戰不退。”

    “誰敢上,就滾過來。”

    秦為安站在臺上,霸道的說著。

    下一刻,藏金洞的弟子瞬息而至。

    “小畜生,我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螞蟻,早就看你不爽了,今天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秦為安一步踏出。

    瞬息之間,九座黑龍雕塑彷如復活一樣,沖著天地咆哮不止。

    九道力量瞬間灌入秦為安體內。

    同時秦為安一拳砸出。

    藏金洞弟子也是一拳落下。

    瞬間他愣住了,下一刻,從手臂開始破碎,蔓延到整個身體。

    最終消散天地之間。

    “這,這怎么可能!”

    驚了。

    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

    一個九歲的孩童,一拳將一個元天境天才活生生,打碎了。

    美嬌娘瞬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神色劇震。

    幽圣天子也是滿眼的不敢置信。

    他突然恐懼了。

    無法遏制的恐懼從心頭升起。

    “誰來。”

    秦為安聲音無比輕柔,卻在這一刻,成為了整個世界唯一的聲音。

    “沒人了嗎。”

    秦為安顯得有幾分慵懶。

    “我來。”

    白衣男子飛身落在戰臺之上,豐神如玉,極為英俊。

    “陳玉!”

    第一天碧波天的天才。

    年僅二十三歲,府境。

    真正的府境天才,他的天賦放眼整個天樞境,也是獨一無二。

    “你也是真敢上來。”

    秦為安輕笑一聲。

    “因為,我能斬你。”陳玉面色平靜,他緩緩抽出腰間寶劍。

    當劍出鞘。

    陳玉消失了。

    再出現時,已經是秦為安的身后。

    陳玉的表情顯得有些不太自然。

    秦為安緩緩的抬起手,在他的指尖有一滴血珠滑落。

    伴隨落地的血珠,還有陳玉的頭顱。166小說

    “誰來。”

    秦為安聲音依舊平靜。

    可就是這樣的語氣,壓的所有人都喘不過氣。

    “這,怎么可能!”

    秦為安對殺人沒什么恐懼,全息游戲的時候,一場戰爭都是幾百萬人死去。

    他在游戲里屠了何止千萬。

    一個人活著還是死亡,秦為安看中的是他能否給自己創造利益。

    七境的天才讓整個天機境喘不過氣。

    而秦為安,一人鎮壓七境天才。

    碾壓!

    “仿佛看到了當年的李逍遙啊。”聶元劍不由得感慨萬分。

    當年的李逍遙,也是如同今日的秦為安,一人鎮壓七境天才抬不起頭。

    只是,秦為才九歲啊!

    “他到底是什么妖怪。”美嬌娘的心都在顫抖。

    煉丹之術,出神入化也就算了。

    實力怎么可能這么強!

    “沒人了嗎?也不行啊,我以為多厲害呢。”

    “你們一起出手吧,小爺給你們機會。”

    秦為安這囂張跋扈的話,卻沒有一個天才敢站出來。

    “之前的氣勢呢?不叫了?連我一個九歲的孩子都打不過,還自稱天才呢?”

    “說話呀,啞巴了?”秦為安眉頭輕輕挑動。

    “你不是說,要把小爺活生生折磨至死嗎?滾上來!”

    秦為安一聲爆喝。

    頓時將那弟子嚇得一哆嗦。

    “不對,一定是戰臺的問題。”這時候,一位長老似乎發現了端倪。

    “敢不敢,下戰臺一戰!”

    秦為安摸了摸鼻尖,居然被發現了,

    瞧見秦為安的舉動,他們更加確認,一定是戰臺有問題。

    那時候九龍異動,他們雖然注意到了,可并沒有放在心中,現在想想絕對是這樣。

    “下戰臺一戰!”

    七境聯合起來,要給天機境壓力。

    秦為安卻風輕云淡的說道:“好啊,既然你們這么有自信,敢不敢跟我打個賭。”

    “誰若是能打贏我,拍賣會所得全部送到你們手中。”

    “倘若,你們輸了。”

    “兩條靈脈送到玄機宗。”

    “還請帝天世家做個見證。”

    聶元劍現在聽到賭字,都感覺頭皮發麻。

    誰跟秦為安打賭,誰必輸無疑。

    “怕你不成!”

    “一個個來,太麻煩了,你們一起來吧。”秦為安可是怕殺了一個人之后,其他人不敢應戰,能撈幾條是幾條。

    “殺。”

    誰參與到這次戰斗當中,誰就能瓜分拍賣會內的寶物。

    他們的長輩不在,沒有人引路,年輕人十分容易沖動。

    美嬌娘的手,已經無比僵硬,她感覺到整個帝天世家,仿佛都掉入了秦為安的棋盤上,

    成為了一顆棋子。

    從昨天他就在算計七境長老,將他們和弟子分割。

    今日,再下賭約。

    “不,不對。”

    突然,美嬌娘如墜冰窟。

    “他,他莫不是從踏入天樞境就開始算計所有人!”

    甚至,從他煉丹之時,就已經在利用帝天世家這枚棋子。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