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24章 拍賣比錢多?
    “對了,小丹仙,帝天世家打聽到了一些消息,八境宗會之后,其余七境的宗門很有可能對你們天機境出手。”

    “帝天世家可以出手相助。”

    “條件呢?”秦為安笑著問道。

    “離開玄機宗,加入帝天世家!玄機宗能給你的,帝天世家都能給你。”

    美嬌娘相信秦為安一定不會拒絕。

    帝天世家一門三帝,資源應有盡有,被天下敬仰。

    “沒興趣。”秦為安搖了搖頭,干脆利落的拒絕了。

    “若是帝天世家不出手,天機境必然無法熬過此劫。”美嬌娘柔聲說道。

    “美人,你就看著小爺我怎么將他們踩在腳下。”秦偉安挑起美嬌娘的下巴。

    “不如,咱倆賭一局。”

    “你想怎么賭。”瞧見眼前這個霸道的小男人,美嬌娘咯吱的笑了起來。

    “賭天機境平安度過此劫。”

    美嬌娘眉頭輕挑,借此機會讓秦為安背后的人出現,對帝天世家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姐姐我呀,可不敢跟你賭的太大。”

    “三條靈脈對帝天世家來說,不是什么難事吧。”秦為安平靜的說道。

    “小弟弟,一口氣又要三條靈脈?你也不怕被人惦記上。”

    “這就不用你操心了,倘若天機境此劫毀于一旦,我便入你帝天世家。”秦為安輕笑著說道。

    “真是狡猾的小狐貍。”美嬌娘雙眸輕輕閃動。

    便是同意了下來。

    “行了,出去吧。”秦為安躺在床上閉目養神。

    美嬌娘離開后,走廊里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影子。

    “見過主人。”

    美嬌娘連忙跪在地上。

    “滿足他的一切要求。”影子的聲音無比冰冷,沙啞,仿佛從地獄爬出來的惡鬼一般。

    “帝天世家的無上基業,將會依靠他重見天日!”

    影子顯得有些瘋狂。

    美嬌娘全身顫抖著,似乎很害怕眼前的男人。

    隨后,影子便是消失不見。

    “剛剛來了一個很強的人。”蜘蛛精出現在房間內,神色凝重。

    “帝天世家的人?”

    “不清楚,他的身上有很強的邪氣,更像是常年生活在墓穴當中的。”

    聞言秦為安皺了皺眉頭。

    還是需要謹慎一些才行。

    接下來的幾天,秦為安到處吃著金碧城的特色小吃,玩得不亦樂乎,美嬌娘全程陪伴在身旁,照顧的倒是體貼入微。

    “要不,你跟我回玄機宗當個丫鬟,也蠻不錯的。”

    “小爺指定不會虧待你。”

    秦為安笑著說道。

    “姐姐我也想呀,不如,你去帝天世家,我給你當丫鬟。”

    “算了,沒什么興趣。”

    去了帝天世家,那生死可就不在自己的掌控當中了,秦為安才不會上當。

    終于到了拍賣開始的日子。

    帝天拍賣行雖然每天都會有拍賣會,但,遠不及這次的盛典,因此,八境的各個宗門都會到來,這次的拍賣會,并非所有人都有資格進入。

    天樞境除十三天外,沒有任何的世家,宗門有進入的資格。

    天機境三大宗,也只有祁連山有資格,但他們從來不會參與,秦為安則是個例外。

    其余幾境也只有少數的宗門世家,才能參與到其中。

    “他們都是過些時日,要參加八境宗會的宗門世家。”美嬌娘陪在秦為安身旁,依次為他介紹著。

    甚至于包括每一位對的手的詳細資料,所修煉的功法,屬性,戰績,都極為詳細。

    “據我所知,你們天機境,沒有一位能夠與之抗衡的天才。”

    “十年前有花圣李逍遙,橫掃八境天才。”

    “如今人才凋零,若是出戰,非死即重傷,帝天世家,倒是可以借給你們玄機宗一位天才弟子。”

    “不需要。”秦為安擺擺手。

    “小爺我親自出手,對付他們如同砍瓜切菜。”

    “去把玄機宗的牌子給我立起來。”秦為安囂張的說道。

    美嬌娘有些無奈的說道:“你這樣暴露身份,也不怕給玄機宗帶來滅頂之災,這次拍賣的東西,都是極為罕見之物,隨便一件都足夠讓他們對玄機宗出手。”

    “不如藏在暗中,帝天世家也會將你的身份隱藏下去,不會有任何人知道。”

    “怕的就是他們不來。”秦為安眼中閃過一抹鋒芒。

    “呦呵,玄機宗,我沒看錯吧,什么時候玄機宗有資格參加帝天拍賣了。”

    許多宗門的天才來到拍賣行,不由得有些詫異。

    每年的席位都是固定的。

    他們彼此之間也很熟悉。

    “我聽說玄機宗的宗主,在青樓當龜公,哈哈哈!”

    “誰知道呢。”

    各個宗門依次落座。

    “喂,玄機宗有錢拍的下嗎,整個天機境都拿不出幾塊靈石吧。”

    “還真沒有幾塊,不過,包場夠了。”秦為安坐在包廂內不徐不疾的說道。

    “包場?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東西。”

    面對他們的冷嘲熱諷,秦為安并沒有回話,而是露出了一副陽光燦爛的笑容。

    陸庭峰不由得打了個激靈。

    瞧見秦為安這樣的笑容,指定有人要被坑慘了。

    “師父,不要和他起沖突。”夢靈宗的天才夢晨對著身旁的老者低聲說道。

    “一個玄機宗而已。”

    “那廂房內的孩子我認識,他手上有黑金帝令。”

    “什么?”

    那老者一臉不敢置信的轉過頭。

    “我親眼所見。”

    聞言,老者心中咯噔一下。

    “后面的事情,我們不要參與了靜觀其變,拍賣結束后,你馬上前往玄機宗,我有預感,靈夢宗的機會,來了!”老者眼中閃爍著光芒。

    他以為夢晨與秦為安相識。

    聽到這話夢晨也是心中咯噔一下,他與秦為安有沖突,但現在這話,他也只能生生咽下去。

    “大家應該明白規矩,我就不多說了。”

    主臺上,頭發花白的老者環顧四周,一字一句的說道。

    正是那日觀看秦為安煉丹的老頭。

    他是主拍師,也是帝天世家的煉丹的師,在帝天世家內的地位很高。

    “第一件拍賣品,星辰萬物水!”

    “此物,取自星辰谷后的斷泉,蘊含星辰之力,一滴便可讓靈力沸騰,如今斷泉干枯,這一小瓶星辰萬物水,也成為了稀世珍品,對煉體修士尤有奇效!”

    秦為安舔了舔嘴唇,二師兄最近煉體已經到了凝氣境,若是有星辰萬物水,一周之內,必然能夠突破結丹境。

    若是熬制成為丹藥,會很快突破到乾元境界。

    “起拍價,一百萬靈石。”

    星辰萬物水對于煉體的修士來說,絕對沒有任何的免疫力。

    “蠻王谷出價五百萬,還請各位手下留情,老夫在這里多謝了。”蠻王谷以煉體為主,在當今世道之下,煉體修士極少,大部分都在蠻王谷當中。

    谷主實力很強,傳聞肉身境界已經逼近圣人。

    甚至能夠僅憑肉身抗下三衰之下圣人的全力一擊。

    “此物對尋常修士沒有那么大的作用,我等也就不與蠻王谷爭搶了。”東西雖然珍貴,但若是和蠻王谷搶,沒那個必要,還能順水推舟做個人情。

    “六百萬。”就在這時候,秦為安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

    “你說什么?”蠻王谷的長老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人敢加價,而且還是玄機宗!

    “六百萬,哈哈,把你們玄機宗賣了都不值六百萬吧。”

    “聽聲音應該是個娃娃,小屁孩,讓你家大人好好管教管教你,飯可以亂吃,但是話不能亂說,明白嗎!”

    “七百萬。”秦為安老神自在的說道。

    “東西我要了,你們蠻王谷還是往后稍一稍吧。”

    蠻王谷的長老臉色頓時陰沉了下去,一個小小的玄機宗居然敢駁了他的面子,不過,他并沒有說什么,只是冷哼一聲。

    他還沒有愚蠢到在帝天世家的拍賣行內動手。

    “要不,算了吧。”二師兄雖然愚笨,卻也知道秦為安這是為他才拍的。

    他不希望因為自己給秦為安和宗門樹敵。

    “你叫我一聲大哥,我就該對的起你,別說一個蠻王谷,就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一樣拍。”秦為安這話雖然是在拉攏人心,卻也是一句真話。

    二師兄頓時熱淚盈眶。

    挺大個塊頭,沒事就要哭鼻子,秦為安拿著雞毛撣子抽在他的屁股上說道:“爺們點,哭什么哭。”

    “第二件拍賣品,是一顆樹苗。”

    “道天樹!”當東西拿出來的瞬間,便是有人認了出來。

    “此物,乃是道天樹的樹苗,百年成樹,三百年開花,五百年結果,此后每十年長成一顆道果。”

    “起拍價一百萬。”

    這倒是讓眾人犯了難,道天樹彌足珍貴,可培育此樹極為不易,成長條件苛刻,稍有不慎,便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而且成長周期太長了。

    五百年內隨時有可能枯死,這不是第一次對道天樹苗的拍賣,根據記載千年內至少拍賣了百顆,卻無一存活。

    道天果一枚便是價值千萬靈石。

    普天之下,成樹也只有三顆。

    其中兩顆在禁區之中。

    “五百萬,圣草園便是拍了試試運氣。”圣草園的長老見到無人出價,便是站了出 是站了出來。

    雖說成樹的機會十分渺茫,他們曾經培育過十顆樹苗無一例外都失敗了。

    但,總歸要試試。

    “六百萬。”就在這時候,秦為安再次開口說道。

    “嗯?”

    圣草園的長老愣了一下,隨后笑著說到:“這位小友,哪怕你真有這么多錢,想要拍下來,只怕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天機境的環境,并不適合此樹的生長,靈氣稀薄之地,不出三天道天樹就會枯萎死去。”

    “你這老頭說話,我倒是蠻喜歡。”

    “天底下沒有比跟在我身邊,更適合這顆樹苗的成長了。”秦為安這口氣,不可謂不大。

    圣草園的那位弟子冷哼一聲說道:“不知天高地厚,八境之內,唯我圣草園有機會培育出來,就憑你一個小小玄機宗,也敢如此大言不慚!”

    “老頭,不如與我打個賭如何。”

    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

    玄機賭王這個稱號,秦為安坐定了。

    “小友想要賭什么?”

    “賭八境宗會之時,此樹能否開花。”

    “小友,莫要打趣老夫了,別說你能讓他開花,那時候此樹不死,都是奇跡。”老者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就請帝天拍賣行為我做個見證。”

    “倘若八境宗會之時,此樹開花。”

    “我要圣草園的那三株圣花種子。”

    “倘若我輸了,賠你兩千萬靈石。”

    秦為安的話讓美嬌娘嘴角抽搐了一下,賠錢也是帝天世家賠,秦為安可真是一點都不心疼。

    三兩句話就直接沒了兩千萬,在她看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任憑秦為安丹術無雙,也絕不可能在這么幾天便讓道天樹開花。

    “我賭了!”

    這不賭就是傻子,三株圣花對于圣草園來說絕對是極為珍貴,可他堅信絕對不會輸。

    “成交。”

    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陰謀得逞。

    “第三件拍賣品,是枯寂之土。”

    秦為安頓時坐了起來,這簡直就是為他準備拍賣會。

    枯寂之土,其他人也許不清楚,但秦為安曾經在天地異聞錄當中見過關于此物的詳細記錄。

    傳說中的仙土。

    “此土可匯聚天地靈氣,若是結陣于土中修煉,一日抵得上五日。”

    秦為安眉頭挑動,看樣子他們對于枯寂之土的認知并不深刻。

    否則這樣的東西帝天世家絕對不可能拿出來。

    “五百萬!”

    “八百萬!”

    “一千二百萬!”縱然如此依舊引來陣陣爭搶。

    “五千萬。”秦為安打了個哈欠,漫不經心的說道。

    “你tm腦子有病嗎?”

    頓時各個包廂罵聲一片,秦為安如此叫價,憑借玄機宗怎么可能擁有這么多靈石。

    “速度,小爺懶得浪費時間,出不起價就閉嘴。”秦為安盡顯囂張姿態。

    “哎。”美嬌娘嘆了口氣,好在這些都是帝天世家準備的,不用真的付靈石,否則他們也承擔不起秦為安這樣的叫價。

    “算你狠。”

    許多人瞇起了眼睛,已經想好了秦為安的死法。

    接下來的商品,秦為安一樣不差的全都拍了下來。

    雖然是稀世珍品,卻沒有前幾樣那么驚艷。

    “這不可能吧,玄機宗怎么可能有如此財力?”

    他們屏住了呼吸,有些不敢置信。

    “哼,讓他拍吧,用不了多久,便是我們的了。”

    他們的臉上掛著猙獰的笑容。

    “是啊。”有人冷笑連連。

    “倒數第二件拍品,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老者搖了搖頭,那是一個箱子。

    很普通的箱子。

    卻能夠屏蔽一切感知。

    “如各位所見,這箱子在我帝天世家已經有三千多年的時間,但我們打不開,用了所有方法都無法打開。”

    “此物乃是當年東方大帝墓中挖掘而出,甚是珍貴。”

    就在此時,秦為安驚呼一聲說道:“東方玄山密藏之令!”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望向秦為安。

    他們根本沒聽過。

    陸庭峰是熟悉秦為安的瞧見他臉上的笑容便是知道準沒好事。

    “這箱子里是開啟東方大帝遺留密藏的鑰匙。”

    “信口開河!帝天世家用盡手段都未能窺探,你卻在這里口出狂言!”

    “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誰說小爺看不到里面的東西。”秦為安冷笑一聲。

    “我不僅僅看的到而且還能打開!”

    “什么?”聽到這話,就連美嬌娘都驚住了。

    “憑你?也配?你要是能打開,我給你跪下磕三個響頭。”

    “你確定?”秦為安頗有些驚訝的說道。

    “你若是打不開,今日拍到的東西,全部給我!”

    秦為安搖了搖頭。

    “既然你想跟我玩玩,陪你便是,倘若我打開了,你們此行所帶的東西,全部歸我。”

    “若是沒開,這些拍品如數奉上。”

    “一言為定!”

    “那就請帝天世家做個見證,當公證人咯。”秦為安眉頭輕輕挑動。

    隨后他便是走出了包廂。

    “孩童。”眾人面色一窒,居然真如聲音那般,只是個稚嫩的孩子。

    秦為安走到箱子旁,手中雞毛撣子輕輕揮動。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開!”

    瞬間,那帝天世家用了三千年都沒有打開的箱子,便被眼前的孩童干凈利落的打開了。

    “這不可能!”那與秦為安對賭的天才一瞬間臉色蒼白。

    “自己送到包廂去吧。”有帝天世家作為公證人,秦為安完全不擔心對方賴賬。

    “對了是所有的東西,包括你的底褲。”

    “這位小友,得饒人處且饒人,不如此事就此作罷如何?給我江右世家一個面子。”

    “面子?你有個屁的面子,江右世家,沒聽說過。”

    “此前羞辱玄機宗的時候,我可聽你家弟子笑的聲最大。”

    “小友莫不是鐵了心要與我江右世家結仇怨?”那老者的聲音冷下了幾分。

    “老東西,快點脫光得了,別廢話了,江右世家算個屁,小爺我還沒放在眼里。”

    “別說你,整個拍賣場內的世家宗門,在我看來,也不過是一群土雞瓦狗。”秦為安洋洋得意的說道。

    “你再說一遍!”

    秦為安沒在理會他們,而是將里面的東西,拿了出來。

    “果然是鑰匙!”

    他們臉色大變,一個大帝的密藏啊!那可是無價之寶,遠非靈石能夠衡量!

    “這東西,小爺我志在必得,拍下來后送給你們帝天世家了。”

    原本他們已經不準備拍了,畢竟落在秦為安手中,遲早是他們的。

    可秦為安一句送給帝天世家,頓時讓他們緊張了起來。

    “小爺我出三千萬。”秦為安一幅志在必得的模樣。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