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20章 抄家斬首平民怨
    “你說什么?”騎馬的眾人轉過身,神色冷冽的質問道。

    “可惜我的糖葫蘆了。”秦為安看著地上散落的糖葫蘆有些惋惜。

    “小畜生,我在跟你說話,你聽不到嗎!”

    “幾條野狗怎么亂吠呢。”秦為安努努嘴,懶得理他們破壞自己的心情,正準備離開誰曾想對方卻不依不饒。

    “野狗?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他們將秦為安圍在其中。

    “你,你們一群大男人欺負一個孩子,還要不要臉。”

    十五六歲的少年從人群中走出,手里拿著一根木劍,雖然眼中流露出恐懼的神色,卻還是大聲說道:“有什么沖我來!欺負孩童算什么本事!”

    “哈哈,這又是哪來的不怕死的畜生。”

    “好啊,那我就成全你!”

    騎馬的人直接沖了過去,少年拿著木劍奮力抵抗,卻根本不是對手,遍體鱗傷的倒在地上。

    “行了,快走吧,若是晚了我們都得受責罰。”

    “小畜生,算你走運,以后別讓老子見到你,否則見到你一次,打你一次!”幾個人指著秦為安和那木劍少年罵了一句,轉身揚長而去。

    秦為安摸了摸下巴,輕笑一聲,并未在意。

    他走到了少年身旁,對方正蜷縮在地上。

    “沒事吧。”

    “我沒事。”少年開心的笑了。

    “我保護了你耶。”哪怕遍體鱗傷,他的眼中依舊有光。

    “他們是誰呀。”

    “幽圣王朝三大富紳之一,薛家的家仆。”少年憤憤不平的說道。

    “平日里就知道為非作歹,仗勢欺人。”

    這話倒是讓秦為安來了興趣。

    “那你還敢站出來。”

    “為什么不敢!”

    “若是人人都不站出來,難不成就要受盡屈辱嗎!若是人人都不去做,何時才能改變。”少年捏緊了手中的劍。

    雖然只是一柄木劍。

    “我娘說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嘖,有點意思。”秦為安倒是喜歡上了這個少年。

    “你們兩個快跑吧。”這時候賣糖葫蘆的老伯說道。

    “他們應該是有什么急事,忙完了要是看見你們,會殺了你們的。”

    “我不怕!”少年握著手中的劍說道。

    “哪怕,只是咬上他們一口,就一定會有人前赴后繼。”

    “不錯,小爺我欣賞你,你跟在我身邊吧,叫我一聲大哥,我保護你。”秦為安咧嘴一笑。

    “你明明比我小好多呢。”少年嘟囔了一句。

    “不如,我滅了薛家,你做我小弟,以后跟著我混。”

    “我不信。”

    少年撅起嘴,怎么秦為安這孩童比他還能說大話,薛家屹立幽圣王朝千百年,現在依舊蒸蒸日上,乃是三大家族之首,怎么可能秦為安開口閉口就給滅了。

    “你替我挨頓打,小爺請你吃肉。”

    秦為安帶著少年隨便找了一家酒樓,上了滿桌子的菜。

    誰知道那少年居然如同這輩子沒吃過東西一樣,狼吞虎咽,秦為安不過是寫了封信的時間,吃光了?

    “你大爺。”

    秦為安無奈只能再上一桌。

    吩咐小二將信送到驛站。

    兩人吃飽了以后,萬花樓的回信也送了過來。

    秦為安看了幾眼后,便是將信撕碎。

    “小爺我呀,本來也沒準備收拾你們,怪就怪你們太有錢,玄機宗太窮了吧。”

    秦為安本就是無利不起早的性子。

    若是沒有利益掛鉤,他都懶得跟對方有什么沖突。

    兩人正準備出了酒樓,卻不曾想,那一群人騎著馬又在街上橫沖直撞,城內的百姓不敢怒也不敢言。

    官商勾結這個道理,他們自然是明白,以前不是沒有人反抗過,但最終全部消失不見,再也沒有回來,甚至連尸體都沒有找到。

    久而久之,再也沒人敢與薛家為敵。

    薛家的勢力早就已經蔓延到京城各個官員身上,就像是千年老樹那般根深蒂固。

    勢力盤枝,錯綜復雜。

    又因為薛家每年上繳皇宮的銀兩,都是一筆天文數字,軍政開支,多數都要仰仗薛家,只要他們沒有謀逆之心,幽圣天子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就算要動薛家,也要找一個名頭。

    “這群畜生。”木劍少年拿著劍就要沖出去,卻被秦為安拉出了。

    “你這樣出去,和送死沒什么區別。”

    “那也不做怯懦的軟蛋。”到底是少年意氣。

    “雖說孺子可教,卻也是朽木不可雕也,憑借你手中一把劍,就算你能殺了他們,又殺的了多少?匹夫一怒,不過是血濺三尺,但君王一怒,卻是伏尸百萬。”

    “敢不敢跟我上皇宮。”

    秦為安笑著說到。

    “我,我們進的去嗎。”

    “好好跟著我吧,小爺我給你上一課,你想要伸張的正義,不是靠著手中劍,就能行的。”

    “我只需要動動嘴,明日之后,京城再無薛家。”

    少年沉默不語。

    秦為安的話,恐怕也只有涉世未深的少年才會相信。

    “大人,就是他們兩個,詆毀薛家。”

    那酒樓的老板可是聽了半天,十分惶恐的跑到街上告狀。

    這酒樓中的人可不少,他若不告狀,被其他人告狀,估計整個酒樓都要被拆了,他也得被薛家處死。

    原本疾馳而去的薛家奴仆調轉馬頭,回到了酒樓前。

    “你!”少年十分憤怒,明明是他在盡力的為百姓們出口惡氣,可現在,卻是他們將自己賣了。

    “好人難做吧,做個壞蛋多好。”

    “又是你們兩個小畜生?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

    “還敢詆毀薛家,說要去皇宮,哈哈哈!”

    “無知!”

    秦為安不由得搖了搖頭說道:“我勸你們呀,趁著現在小爺心情好,趕緊滾蛋。”

    “你說什么?我沒聽錯吧。”

    “讓我們滾蛋?”

    “小畜生,我薛家想碾死你,就像是碾死一只螞蟻一樣。”說罷,他們紛紛抽出了刀。

    “今日,就將你亂刀砍死在這長街之上,看誰,以后還敢詆毀我薛家。”

    “下場,如此!”

    說完,他們便是猙獰著笑容動起手來。

    “何必呢。”秦為安搖搖頭。

    抽出雞毛撣子,輕輕一捧,便是刀劍折斷,抽的他們哀嚎聲響徹天際。

    就這么幾個人,連修士都算不上。

    也敢這么囂張了。

    “你,你是誰!敢不敢告訴我你是誰!”倒在地上的家奴咆哮一聲。

    “玄機宗,秦為安。”

    “玄機宗?好,好,你給我等著,我薛家早晚給你玄機宗踏平!”顯然他們還不知道前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也沒有資格知道。

    秦為安壓根沒有理會他們徑直的帶著木劍少年走向皇城。

    “你,你們不能走。”

    突然,整條街的百姓都圍了過來。

    “你們若是走了,薛家一定會將我們殺光的。”他們的眼中閃過一抹恐懼。

    秦為安打了薛家的人,若是就這樣走了,薛家找不到人一定會拿他們撒氣。

    木劍少年也許會想著他們的話留下來。

    但秦為安怎么會慣著他們。

    “滾。”

    “當小爺是什么好人吶,我敢抽薛家的狗不敢抽你們是不?”

    秦為安揮起雞毛撣子,頓時人群讓出來一條路。

    “要不,我留下來吧。”

    木劍少年低著頭,若是因為他,這些百姓死了,他會愧疚一輩子。

    “留個屁。”

    “殺人的是薛家,你要找也是找薛家,留在這里你能改變什么?跟他們一起死?”

    秦為安拽著木劍少年離開。

    皇宮大門。

    今日幽圣天子設宴。

    大門敞開。

    秦為安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

    “站住,有請柬嗎。”

    “去通報一聲,小爺秦為安,不請自來。”瞧見秦為安這架勢,士兵還真被唬住了,連忙去通報。

    沒一會,一位老將匆匆趕來。

    帶著大批官兵將秦為安,怒目圓睜。

    “秦為安,你居然敢來幽圣王朝!”

    “知道我,還不趕緊請我進去。”秦為安一臉無所謂的模樣,木劍少年倒是緊張的不行,他原本以為秦為安帶著他偷偷潛入皇宮,誰知道,居然是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去。

    “找死!”

    “動手!”一聲令下,官兵們便是要出手,秦為安雙指結印,便是將軍勢,軍魂瓦解。

    他隨意的瞥了一眼皇宮大殿。

    幽圣天子定然是知道他來了,一直沒有露面,心中想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整個皇宮中,提前布置下的大陣瞬間爆發。

    秦為安有恃無恐的站在那里。

    “讓他進來吧。”廬將軍走了過來,有些不爽的說道。

    “走著。”

    就這樣秦為安帶著木劍少年大搖大擺的走進了皇宮當中。

    “真的 ;“真的進來了。”

    木劍少年有些不敢置信,皇宮對他來說是十分敬畏的,自幼的耳濡目染,讓他覺得這是一個神圣之地,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能夠走進來。

    整個皇宮很大,除卻巡邏的軍隊,便是各方大臣匆匆走向宮殿。

    任憑誰看到一個孩童,一個少年走在這里都很奇怪。

    “你就是,秦為安?”

    這時候,身后一輛馬車緩緩駛來,十分樸素。

    “你誰呀。”

    “薛家家主,薛望天,你打了我薛家的家奴,雖然只是家奴,但,打狗也要看主人。”他平靜的說道。

    “嘖,別說打狗了,我就是打你,你能怎么樣呢?”秦為安根本不慣著薛望天。

    聽到這話,薛望天也只是冷哼一聲,隨后拉上轎簾,不去理會秦為安。

    在他看來,秦為安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他綁架了幽圣天子,若是一直躲在玄機宗不出的話,誰也拿他沒有辦法,但是,他居然敢來幽圣王朝的皇宮,這豈不是自尋死路。

    木劍少年有些錯愕。

    秦為安,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敢這樣跟姓薛的說話。

    皇宮大殿。

    群臣滿座。

    秦為安帶著木劍少年走進去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誰家的孩子,這么沒有禮數,見到我等,不知道請安嗎!”

    朝堂之上,話可不能隨便亂說。

    但凡敢開口的,都是那些位高權重之人。

    “對哈,你們不說我都忘了,要有禮數。”秦為安點了點頭。

    隨后背著手挺直腰板站在那里。

    這姿態瞧的眾人一愣。

    “還不趕緊給小爺請安,等啥呢?”

    “住口,朝堂之上,怎敢胡言亂語!來人,給我把他拖出去。”馬上有人下令。

    這時候,薛家主陰陽怪氣的說道:“司徒大人,可不敢呀。”

    “這位可是玄機宗的秦為安。”

    一句話,頓時讓滿堂群臣站了起來,氣氛瞬間變得凝重了幾分。

    木劍少年嘴角一抽,這秦為安到底做了什么。

    搞得天棄鬼厭。

    “別這么緊張嗎,小爺我又不是吃人的鬼。”秦為安搖了搖頭,在所有人注視的目光當中,走到了龍椅上。

    直接坐了下去。大風小說

    木劍少年心中咯噔一下,“你快下來呀,這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秦為安!滾下來,那豈是你有資格坐上去的!”

    “滾下來!”面對群臣的憤慨,秦為安壓根沒當回事。

    “誰說小爺我沒有資格坐在這里?”秦為安老神自在的坐在龍椅上,十分肆無忌憚。

    “你要是再不出來,就別怪小爺我在這里大開殺戒了。”

    秦為安知道幽圣天子一直都在。

    只是沒有露面。

    幽圣天子眉頭輕蹙,他并未想著要履行與玄機宗的約定,但秦為安這樣高調的來到幽圣王朝,也讓他心中沒有底氣。

    皇城之前,秦為安開啟大陣,整個皇宮都發生了異動。

    頓時他便是明白,在四軍出征的時候,秦為安早就在幽圣王朝留下了后手。

    本想著隱居幕后再看看,可秦為安偏要逼他出來。

    無奈之下,幽圣天子只能走出。

    “見過陛下!”頓時所有人跪倒在地。

    “你告訴告訴他們,小爺我,有沒有資格,坐在這里。”秦為安的話讓幽圣天子十分難堪,他沉默不言。

    心中思索萬千。

    而秦為安仿佛早就知道一樣。

    “你給小爺面子,小爺才能給你留臉面。”

    “你別忘了,你是怎么回來的。”

    “你遵守承諾,兩年之后,幽圣王朝該怎么樣,還怎么樣。”

    “但,你若是不遵守。”

    “幽圣王朝,唯有滅亡!”秦為安氣勢斐然,他這是在逼著幽圣天子做選擇,沒有給他任何思考的時間。

    他不明白,聶元劍和百日道人不在,秦為安憑什么敢這么狂!

    “好,我遵守。”幽圣天子長舒一口氣,背后早已經是冷汗岑岑,這是一場博弈。

    別人也許不了解秦為安,但他又怎能不了解。

    玄機宗一個沒落的宗門,卻能在秦為安的手中,將三大宗玩弄在股掌之中。

    他既然敢有恃無恐的來到這里。

    一定有后手。

    “他有資格坐在這里,從今天開始,見秦為安,如本皇親至!”一時間群臣皆驚。

    幽圣天子站在秦為安的身旁。

    盡管十分無奈,卻也無可奈何,那些大臣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可當務之急是趕緊跪地認錯。

    秦為安并未理會他們,而是笑著說道:“倘若你剛剛有一絲一毫的反悔之意,自皇城到秦山關綿延百里的龍脈,將會炸毀,屆時國氣散盡。”

    聞言,幽圣天子臉色蒼白。

    皇朝和宗門,有很大的區別。

    一個王朝雖然有百萬雄兵,可都是普通人,借助軍魂,軍勢,以達到抗衡修士的資格,甚至于可以抗衡圣人!

    民心,國氣。

    則是一國之基石,國氣承載與龍脈之上。

    龍脈毀則國氣散。

    秦為安在陵墓時聽禿毛雞講述過,當一個人在一個地方長久修煉的時候,就會與此地產生因果,此地繁榮昌盛,你的實力就會更強,若是衰敗,則會變弱。

    “所以,你放我回來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是嗎?”

    幽圣天子脊背發涼。

    現如今,他雖然是幽圣王朝的帝皇,可秦為安卻掌握了幽圣王朝的命脈。

    九歲孩童坐在龍椅上,堂堂天子都要站在一旁。

    木劍少年抬起頭,仰望著秦為安。

    這一瞬間,他似乎明白了秦為安那句話的含義。

    匹夫一怒,不過血濺三尺。

    君王一怒,浮尸百萬。

    秦為安沒有理會幽圣天子的問題,而是笑著說到:“薛望天。”

    “奴才在。”

    薛望天手忙腳亂的爬了出來,跪在地上。

    他明白,這是秦為安在秋后算賬。

    “呦,這個時候,自稱奴才了。”

    “我倒是蠻喜歡你桀驁不馴的樣子。”秦為安嘲弄的說道。

    “是我有眼無珠,請大人繞奴才一條狗命。”薛望天雙腿發軟,秦為安可不是幽圣天子,根本不會念及這些年來薛家對于幽圣王朝做出的貢獻。

    “你薛家,在皇城之下,為非作歹,作惡多端。”

    “讓百姓民不聊生。”

    “天子眼睛瞎了,可我沒有。”

    “國之基,在于民,民之向,方可所向披靡。”

    “抄家,斬首,示眾,平民怨。”

    秦為安聲如洪鐘,夾雜陣陣龍吟。

    木劍少年張大了嘴巴,到現在也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他在望向秦為安之時,從心底油然而生的閃過一抹崇敬,緩緩跪在地上。

    他在拜。

    拜的是他心中王。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