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14章 落子即收官
    “走!”

    九幽宗和幽圣王朝先行入內,其余人緊隨其后。

    秦為安也隨著九幽宗一同入內。

    望北淵內,死氣彌漫,一種極不舒服的感覺,縈繞在眾人心頭。

    “不行,這里我待不了。”

    入望北淵內,聞司的臉色驟然大變。

    皮膚大片大片的變成黑色,整個人也是死氣蔓延。

    “你們小心,我在外面等你們。”說完聞司徑直的飛了出去。

    “魔化。”秦為安摸了摸下巴。

    怪不得有人稱其為魔佛,在剛剛的一瞬間秦為安感受到了很恐怖的魔氣,從他身上環繞。

    “那,我們豈不是很危險。”

    二師兄和陸庭峰深吸一口氣。

    “怕什么,到了這,誰招惹小爺,全給他揍趴下!”秦為安揮了揮拳頭。

    “走,朝著最危險的地方去。”

    三人都是第一次來,摸索著向里面走去。

    話雖然這么說,但秦為安也有些緊張,手中握著雞毛撣子。

    “有人來了。”

    秦為安雙耳微動。

    下一刻。

    沉海山少主還有一些門派掌門,便是出現在了此地。

    “有事嗎?”

    “取你狗命。”沉海山少主笑著說道。

    “我似乎沒招惹各位吧。”秦為安滿眼疑惑,這八竿子打不著,殺自己做什么。

    “他們是幽圣王朝的附屬宗門。”陸庭峰沉聲說道。

    “難怪。”秦為安恍然大悟。

    “在這里想殺我呀。”他眼中閃過一絲嘲弄。

    “這次,我到想看看,還有誰保你!”沉海山少主也不猶豫,瞬間出手,靈氣仿若凝為實質,殺意決絕。

    其余掌門相繼出手。

    生怕分不到功勞。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陰尸降,聽我號令!”秦為安揮動手中雞毛撣子,瞬間落下。

    下一刻,地面上突然鉆出一具又一具陳年尸體。

    哪怕死去多時依舊發出駭人的氣息。

    “這怎么可能!”

    沉海山少主沒想到,秦為安居然還有這種手段。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陰尸包圍。

    明顯被秦為安算計了。

    “全都給我綁了。”秦為安一聲令下,陰尸群直接出手,哪怕他們竭力抵擋,也不過徒勞。

    “沉海山少主是吧。”

    “什么狗屁掌門是吧。”秦為安一人踹了一腳。

    “還敢找小爺麻煩。”

    “打聽打聽有尸體的地方,誰是老大。”

    “秦為安,趕緊把我放了,否則我沉海山饒不了你!”沉海山少主怒吼一聲。

    “啪!”秦為安一巴掌抽了過去。

    “還饒不了我?”

    “把人看住了,出去以后,讓他們家帶錢贖人。”秦為安大手一揮。

    這話可是將陸庭峰驚出一身冷汗。

    若是真將幾人綁回玄機宗,那玄機宗還不得成為戰場?

    “放心,小爺我自有妙計。”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

    隨后十分高調的帶著一排陰尸在望北淵中橫行。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尋寶!”秦為安雙指結印,對這望北淵中,哪里有寶物,簡直了如指掌。

    “這些草藥,全都打包帶走。”

    “靈石,挖走!”

    “功法……太辣雞了,不要!”別人都在兢兢業業的尋寶,秦為安仿佛進貨一樣,這番操作,別說陸庭峰他們,就連被綁票的沉海山少主等人都看傻了。

    “裝不下了。”二師兄提著一個大布袋子,累得氣喘吁吁。

    實在是裝不下了。

    秦為安皺了皺眉頭,這才哪到哪,他是奔著把這里搬空來的。

    隨后,他轉過身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在沉海山少主的身上大肆摸索著。

    “找到了!”

    “乾坤袋。”雖然只是一個小布袋,但卻擁有很大的空間,二師兄將所有東西一股腦的扔了進去。

    “還給我!”沉海山少主慌了,那里面有很多貴重的東西。

    “讓你活著就不錯了,東西還想要?”秦為安宛如惡霸。

    “你!”

    管他怎么說,秦為安完全無視。

    那幾個掌門此時已經認命了,只希望別被人看見,他們丟不起那個人。

    堂堂掌門若是被一個孩童給綁了,怕不是被人嘮一輩子。

    可偏偏,秦為安哪里人多去哪里。

    “那不是沉海山少主嗎?怎么被人綁了。”

    “這姓秦的到底什么來頭,為什么身后跟著好幾具陰尸?”

    “各宗掌門也被綁了。”

    秦為安刻意引起他們的注意,而且,當著他們的面,挖掘到了許多寶貝,靈石,靈草,靈丹。

    “我們是不是有些太招搖了。”陸庭峰有些慌。

    “在這里我就是無敵的,正好趁著這個機會,收拾收拾他們,全給他們綁了!”秦為安的想法極度危險,有一個算一個,統統綁回玄機宗。

    陸庭峰有些無奈,他永遠想不懂,秦為安在想些什么。

    似乎是做什么都是心血來潮,可總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出現。

    “這是,龍血玄晶!”

    當秦為安讓二師兄挖開一塊地之后,血紅色的晶石散發出陣陣誘人的光芒。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龍血玄晶,一塊,便抵得上一千塊上品靈石,別說玄機宗,就算對其他三宗而言,都絕對是極為誘人的東西!

    “快收好。”秦為安舔了舔嘴唇。

    “這東西,幽圣王朝要了!”秦為安剛剛裝入乾坤袋內,下一秒,廬將軍便是落在他的身前。

    “怎么,你要搶?堂堂幽圣王朝,應該不會做這么不要臉的事情吧。”

    “搶?”

    廬將軍搖了搖頭。

    “這東西,是我幽圣王朝先發現的,只不過有其他的事情耽擱了。”這種厚顏無恥的說法,不由得讓秦為安嗤之以鼻的笑了。

    “東西到我手,就是我的了,滾蛋。”

    秦為安大手一揮。

    根本沒將姓廬的放在眼中。

    “秦為安,我勸你好自為之,將東西交出來,你和幽圣王朝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還有,把他們也放了。”

    廬將軍抽出長槍,神色淡然。

    “秦為安,龍血玄晶若是交給九幽宗,我為你一路護航。”此時,孫長老也聞風而來。

    “若是我說不,你要搶?”

    秦為安饒有興趣的看著孫長老。

    孫長老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隨后語重心長的說道:“你可知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我不知道。”秦為安負手而立。

    “這東西,誰我也不給,勸你們最好別自討沒趣。”

    “若是說我和你們幽圣王朝有什么恩怨,那也只對你們有恩,姓廬的,臉給你多了,就消 了,就消停趴著做人,別蹬鼻子上臉,否則你跟他們的下場一樣,讓幽圣王朝滾過來贖你回去。”

    聽到秦為安如此囂張跋扈,孫長老也有些無奈,便是不準備去管這件事情。

    可惜的就是這龍血玄晶怕是要落在幽圣王朝的手中了。

    “你找死!”見到孫長老沒有出手的意思,廬將軍手持長槍一步踏出,手中槍瞬間戳出,速度極快無比,秦為安調動陰尸出手。

    “雕蟲小技!”

    這些陰尸對付廬將軍還是有些不夠看,畢竟對方是府境強者。

    實力很強。

    “今天沒人能救得了你。”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請尸降!”秦為安揮動手中雞毛撣子,頓時,一股極為恐怖的尸氣從地下直沖云霄,瞬息之間,一具枯骨老尸平地而起,出現在了秦為安身前,隨手便是抓住廬將軍的長槍。

    輕輕一捏,頓時長槍從中折斷。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那廬將軍,更是被老尸如同拎小雞仔一樣的拎到了秦為安面前。

    “你丫的跟我狂,早他娘看你不順眼了,要不是打不過你,小爺我一天打你八遍!”秦為安一巴掌抽了過去。

    “你敢!”

    廬將軍怒喝一聲,眼睛瞪的如同銅鈴。

    “啪!”結結實實的一巴掌落下,秦為安眉頭挑動。

    “綁了!讓幽圣王朝贖你回去,給小爺我叫囂。”

    “瘋了,真是瘋了。”陸庭峰扶額,居然連幽圣王朝的將軍都敢綁,秦為安是真不怕幽圣王朝舉國之力攻打玄機宗。

    “他,他瘋了嗎!”全世界都覺得秦為安已經瘋了。

    他怎么敢的。

    唯有秦為安老神自在的說道:“管你什么幽圣王朝,見到小爺,夾著尾巴做人才是。”

    “走,挖寶去。”

    秦為安大手一揮,陰尸護道,整個望北淵內,便看那孩童橫行無忌。

    很多人跟在秦為安身后,看看能不能撈到一些好處,卻也不敢離得太近,誰曾想,秦為安完全就是雁過拔毛,連一點沒用的廢品都不會留下。

    “大哥,咱們這是不是鬧得太大了。”

    “我怕會群起而攻之。”就連平日里憨傻的二師兄,都瞧明白了局勢。

    “要淡定。”

    秦為安壓了壓手。

    “這都小場面。”

    當年秦為安在網絡圍棋屆素有落子無敵之稱。

    “孫長老。”秦為安突然轉過身,望向跟隨在他身后的孫長老以及九幽宗眾人說道:“你帶著他們回九幽宗吧。”

    “把他留下。”

    秦為安指向人群當中的張公子說道。

    “讓聶元劍過來接我,順便談談合作。”

    秦為安將那塊龍血玄晶丟給了孫長老說道:“這是小爺賞給你們九幽宗的。”

    “這望北淵里真正的好東西還沒出來。”

    “你一個長老還吃不下。”

    聽到秦為安的話,孫長老頓時明白了什么。

    連忙抱拳說道:“多謝秦公子。”

    “祁連山百日道人,愿與公子同行一路,有要事相商。”此時人群中走出一位貌不驚人的小斯,搖身一變,卻變成了仙風傲骨的道長。

    祁連山雖然弟子不多,卻盡是些奇人異士。

    秦為安點點頭,算是同意,

    陸霆峰這才明白,秦為安雖然一路高調,但所拿寶物,相比一些真正的至寶,不值一提。

    他是要跟九幽宗和祁連山證明玄機宗有這個實力。

    這樣才能有合作的機會,借助兩宗對抗幽圣王朝。

    “至寶,我雖然可以分給祁連山一份,但我需要一個保障。”秦為安明白百日道人想要做什么,所以開門見山。

    “我明白。”百日道人眼中精光閃爍。

    真正的至寶,在那無人涉足過的禁區之中,秦為安能夠操控陰尸,極有可能帶他們進入傳說中的圣隕之地。

    瞧見秦為安上揚的嘴角,陸霆峰意識到事情可能沒有那么簡單。

    關于此事的消息,也很快傳到幽圣王朝。

    張公子有些迷茫的跟在秦為安身邊,不知道要他留下來干嘛。

    “玄機宗山門修建的不錯,我很滿意。”

    “賞你一具極品陰尸王。”

    “再送你九幽宗極品陰尸百具。”

    “至于你們九幽宗那垃圾的修建陰尸功法,小爺我也賞你們一本至高無上的控陰尸大法。”

    聽到這話,張公子人都傻了。

    這何止是大手筆!

    秦為安眉頭一挑,早晚整個九幽宗都是他的,這姓張的人還行,利用九幽宗培養屬于玄機宗的勢力。

    這才是最高境界。

    “幽圣王朝的人,也該到了吧。”秦為安微微瞇起眼睛。

    “白臉娘炮,小爺給你創造一個機會,就看你中不中用了。”

    棋局已經布下。

    落子即收官!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