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10章 陰謀
    萬壽國國門前,陸庭峰不由得說道:“整國都沒有能夠找到,咱們找的到嗎。”

    “找是找的到,不過總感覺哪里不對。”秦為安撓了撓頭。

    “有詐。”

    坑人坑慣了,秦為安總感覺有人在坑他們。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尋人!”秦為安雙指結印,望向三師兄畫像,頓時腦海當中便出現了三師兄的藏身之地。

    “走。”

    秦為安和陸庭峰立刻入國門。

    “有人盯上我們了。”

    秦為安心頭微動。

    “你去九幽宗找聶元劍。”秦為安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件事情恐怕沒有那么簡單。

    “秦為安!”

    他剛剛與陸庭峰分開,身后便是傳來了一聲怒喝。

    “我當是誰呢,你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秦為安轉過身望向馮東,他就知道,此中有詐,是有人刻意想要引他來這萬壽國。

    “哼,我倒是想要看看,在這里,還有誰能夠替你出頭!”

    馮東神色陰冷。

    “就憑你?”

    “還有我。”馮堂主一步踏出,瞬間便是來到了秦為安的身后。

    “你們這么做,九幽宗主知道嗎?”

    “不會有人知道的,這里是萬壽國,是幽圣王朝的地方,九幽宗的手,伸不到這里。”

    “你會死的神不知鬼不覺,甚至于,你們玄機宗,所有弟子,都要死在這里。”

    馮堂主眼中殺意閃爍。

    “小畜生,去死吧。”

    馮堂主出手沒有絲毫留情,就是要至秦為安于死地!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畫地為牢!”

    秦為安雙指落下。

    將馮堂主禁錮在了原地,但,兩人之間修為的差距很大,禁錮不了馮堂主太久,秦為安撒腿就跑。

    “跑?跑的掉嗎。”

    只用了幾秒鐘的時間,馮堂主便是用靈力沖碎了禁錮。

    徑直的追了上去。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回溯!”瞬息之間,秦為安突然回到了原地,臉色有些蒼白,回溯對他消耗太大了,馮堂主雖然追了上去,但是馮東還留在原地,對付不了馮堂主,但是對付一個馮東還是綽綽有余。

    秦為安動作十分敏捷,直接跳到了馮東的身上,雞毛撣子架在馮東的喉嚨上。

    “休傷我兒!”馮堂主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他沒有想到,秦為安居然如此之詭。

    所行所用,他見所未見。

    “別動,你動他死!”

    秦為安深知這馮堂主老來得子,此時絕對不敢輕舉妄動。

    “小畜生,你若敢傷我兒,我要你死無全尸!”

    “老匹夫,你跟誰倆呢!”

    秦為安料定馮堂主一定會投鼠忌器,根本不慣著,直接抽過去了兩個巴掌。

    “你再廢話,我把他打成豬頭!”

    馮堂主頓時一動不動。

    臉色陰沉。

    眼中殺意彌漫。

    “你放開他,我放你走!”

    “不可能!”馮堂主這騙小孩的計量秦為安才不會上當。

    若是放了馮東,他必死無疑。

    就在這個時候,秦為安感受到一陣陰風吹過,他心中頓感不妙,瞬息之間,馮東的脖子上便是出現了一道血痕。

    當場斷絕生息。

    “小畜生,你該死!”馮堂主怒吼一聲,已經失去了神志。

    瘋了一樣的朝著秦為安沖了過來。

    “不是我。”秦為安臉色大變,他怎么可能殺馮東,畢竟要靠著馮東才能脫身,有人在陷害他。

    眼下想不得那么多。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隱!”頃刻間,秦為安消失的無影無蹤,實際上,他依舊在這里,只是馮堂主感受不到秦為安的氣息。

    趁此機會,秦為安連忙跑路。

    每一秒鐘對他的靈氣消耗都很大,他需要趁此機會跑的越遠越好。

    “從來都只有小爺坑別人,居然還敢坑我。”秦為安痛罵一句,跑了老遠之后,方才松了口氣。

    他意識到這件事情,恐怕沒有那么簡單,馮東父子也是被奸人所利用。

    “是誰呢。”

    秦為安眉頭緊鎖。

    “恐怕是沖著九幽宗和玄機宗來的,幽圣王朝,還是祁連山?”秦為安明白,對方此舉,恐怕就是想要挑動九幽宗和玄機宗的矛盾。

    “不管是誰,別他丫的讓小爺找到你。”

    被人擺了一道讓秦為安很不爽。

    他沒有太過招搖,而是走小路前往三師兄所在之地。

    萬壽國稱之為國,實際上也只有一城國都,其余之地十分荒蕪。

    三師兄在一處民宅的地下。

    正呼呼大睡,絲毫不擔心自己被通緝的事情。

    秦為安已經到了這里,但他察覺到有很多人正在盯著此地。

    “玄機宗一窮二白,誰會對玄機宗出手呢。”秦為安心中有些不解,況且明眼看過去,都知道玄機宗根本沒有與九幽宗對抗的實力,為何又想要挑撥玄機宗與九幽宗的矛盾。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變甲蟲。”下一刻,秦為安直接幻化成了一只甲蟲,朝著民房爬去,原本幾步的距離,卻是如同天塹一樣,爬的很慢。

    順著門縫爬到了民宅當中,可秦為安的靈氣已經支撐不住了,瞬間解開了變身。

    “你大爺。”秦為安在心中暗罵一句。

    這甲蟲爬的太慢。

    雖然說此時無人出現,但秦為安很清楚自己已經暴露在了他們眼皮子底下。

    索性大大方方的走在院子里。

    找到了地窖入口,爬下去以后,便是瞧見了正打著葫蘆睡得很香的三師兄。

    “別睡了。”秦為安一腳踢在了他的屁股上。

    “再睡會。”三師兄打了個哈欠。

    不情愿的轉了個身。

    “再睡可沒人給你收尸。”秦為安一撣子抽在他的屁股上,疼的三師兄直接跳了起來。

    “你誰呀!”

    “我是你大哥!”秦為安哼哼一句。

    “現在整個萬壽國都在通緝你,你也睡得著。”

    “通緝我?”三師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通緝我干嘛,總不能因為我偷了兩顆白菜吧。”三師兄有些心虛。

&nbs >     “他們說你作惡多端,殺人如麻。”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乃是出家之人,別說殺人,連個蚊子我都沒打過。”

    “造謠,絕對是造謠!”三師兄義正嚴詞的說道。

    可看上去卻顯得有幾分猥瑣。

    “你想想這幾天發生了什么事情。”

    “一周之前,我閑逛來到這里,然后偷了兩顆白菜,偷看寡婦洗澡,身上沒銀子住不起店,發現這家沒人,不過擔心主人回來,就下了地窖,一覺睡到現在。”三師兄摸了摸自己的光頭,總不能偷兩顆白菜,偷看寡婦洗澡就是作惡多端了吧。

    秦為安沒有說話,如果他猜的沒錯的話,用不了多久,馮堂主就會來到這里。

    這幕后的人,是想要借刀殺人。

    果不其然。

    院落當中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喝。

    “小畜生,我知道你在這里,滾出來!”

    “我一定要將你抽筋扒皮!讓你死無全尸!”他憤怒的咆哮著。

    “身為你大哥,我覺得,你應該幫我收拾一下他。”秦為安很沒底氣的望向三師兄。

    “我可是出家人。”

    三師兄連連搖頭,賊兮兮的說道:“你請我喝酒,我幫你揍他。”

    “你不是出家人嗎。”

    “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說完,三師兄雙手合十。

    “成交!”

    秦為安兩人一拍即合,既然暗中的人知道他們在這里,也就沒有必要藏著掖著了。

    直接走出地窖。

    “姓馮的,你兒子不是我殺的,這背后有人在搗鬼。”

    “不是你還能是誰!當時就只有你一個人,少廢話,殺我兒,我要你血債血償!”馮堂主氣勢爆發,瞬間沖了過來,秦為安直接躲在了三師兄身后。

    “阿彌陀佛,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三師兄開口,陣陣梵音繞耳。

    “你就是那個被通緝的禿驢?好一個玄機宗弟子,你們誰也別想活!我要用你玄機宗所有人的命,給我兒陪葬!”

    馮堂主一掌拍出,靈氣凝為實質。

    摧拉枯朽一樣的橫掃而來。

    “阿彌陀佛。”

    三師兄低喃一聲,同時一掌拍出,金色的佛光大手,同時鎮壓而出,瞬間將其拍碎。

    “你這么厲害!”

    秦為安怎么也沒有想到,玄機宗弟子還能有如此實力。

    “我當年可是有望成為天竺寺最年輕的主持呢。”

    “這怎么可能。”馮堂主臉色大變。

    “施主,速速離去,貧僧方你一條生路。”三師兄雙手合十。

    “哼,你別忘了,你可是被通緝的人!”

    馮堂主臉色陰沉。

    就在此時,馮堂主的臉色突變,下一刻,身首異處,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這是什么情況?”三師兄有些迷茫。

    馮家父子相繼慘死。

    秦為安總感覺背后有人在操控著。

    “他們就在里面,抓起來!”

    馮堂主剛死,民房大門便被人踹開,萬壽國的官兵浩浩蕩蕩的涌入其中。

    “大膽罪人,膽敢在萬壽國土內,為非作歹!”

    “你們別亂來,我們乃是玄機宗弟子,你們這樣會挑動勢力之間的矛盾!”三師兄連連擺手說道。

    “玄機宗?哈哈哈,螻蟻一般,我們萬壽國隨便一只腳都能夠踏碎你們。”

    “把他們抓起來,明日午時處死!”

    為首的官兵,一聲令下,便要準備動手。

    “那可不行,貧僧還沒活夠呢。”三師兄雙掌落下,金光璀璨。

    頓時推開了一條路。

    秦為安跟在他身后沖了出去。

    “追!”

    “我倒要看看,他們能夠逃到哪里去。”

    “傳下去,玄機宗弟子殺了九幽宗堂主。”一時間整個萬壽國都沸騰了起來,圍剿秦為安二人。

    大量的官兵在逼近。

    可卻仿佛給他們留了一條生路一樣。

    四面八方的包圍總會留下一個缺口。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