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8章 四位佳人
    張公子顯得有些失魂落魄。

    整個人再也沒有了往日的神彩。

    在九幽宗,他的光芒可以說極為耀眼,可如今,卻被秦為安一個九歲的孩子,完全碾壓。

    連他最引以為傲的東西,也被擊碎。

    瞧見他這幅模樣。

    秦為安老氣橫秋的說道:“你知道為什么,你爬不上去嗎?因為道心不夠堅定,這樣一個小小的挫折,他不應該讓你就此沉淪。”

    “而是要有勇往直前的勇氣,你想的應該是追上我,去站在第三十三層,甚至于超越我,走向那不復存在的三十四層,這樣,才能站在巔峰,才能夠稱得上是天才!”

    秦為安的話,讓張公子愣住了,他想過秦為安會嘲諷他,會侮辱他,可他從來沒有想過,秦為安會安慰他。

    “我們,不是敵人嗎?”

    “為什么?我一次次嘲弄你,嘲弄玄機宗,你卻愿意安慰我。”

    “因為,這就是玄機宗。”秦為安這一句話,徹底讓張公子震驚了。

    “不氣盛叫年輕人嗎?”

    “二宗本是同根生,何必打打殺殺,兵戎相見。”聽到秦為安的話,張公子羞愧的低下了頭。

    “對不起。”

    他的聲音有些哽咽。

    “沒事。”秦為安一擺手,攻心為上,他要的不是與九幽宗為敵,而是希望九幽宗回歸玄機宗只有這樣,才能夠更加繁榮昌盛,他才會不辜負那只老禿雞。

    兩人回到了玄機宗,秦為安端詳著玄機宗破敗不堪的山門。

    盤算著一會該怎么坑一筆。

    山門乃是一宗之門面,越氣派越好。

    “這是張家聘請來的建筑師,秦公子有什么要求,盡管和他說。”張公子在一旁,態度顯得十分恭敬。

    “我要,這么高!”

    “這里盤條龍,這里雕個鳳,在這把我雕上去,再雕只老禿雞。”秦為安熟練的畫著草圖。

    “牌匾呢?是我雕刻,還是另請高明?”建筑師問道。

    “若是秦公子想的話,我可以托關系請來書圣葉丹為玄機宗提字。”張公子對秦為安已經是心悅誠服。

    “用不著,小爺我自己來,什么書圣,我還不放在眼中。”

    秦為安這自我吹噓的大話,讓建筑師都不由得翻了個白眼。

    書圣葉丹,那可是圣人!這一境當中,又有幾人能夠與之比肩。

    “……”

    恰逢此時,一位相貌儒雅的中年男人背著竹筐前來拜訪玄機宗,聽到這話,嘴角連連抽動。

    “玄機宗主在嗎?”

    “不在。”秦為安隨意的擺了擺手。

    “我方才聽你說,書圣葉丹的字,你瞧不上?”儒雅的中年男人態度十分溫和。

    “咋了。”

    “在下也是個讀書人,唯獨對字感興趣,不如讓我見識見識,如何?”中年男人隨后從竹筐當中扯出紙張,橫掛半空。

    “算是給你開開眼。”秦為安不慌不忙。

    “我給你研墨。”

    中年男人似乎是被氣笑了。

    不由得搖了搖頭說道。

    “不需要。”

    秦為安深吸一口氣,隨后用只有自己能夠聽到的聲音,輕聲低喃道:“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請書仙!”

    話音落下,天地一道驚雷。

    秦為安手持雞毛撣子,面向身前紙張。

    以雞毛撣子為筆,書寫下玄機宗三字。

    落筆之時,天昏地暗,無盡雷霆藏在烏云之中,狂風呼嘯。

    三字寫完,秦為安癱倒死在地上。

    連動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死禿雞……”

    秦為安現在別提多難受了,全身上下都在顫抖著。

    要是早知道裝逼要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下次……還敢!

    “這……”

    中年男人見到紙張上玄機宗三字,震驚到無以復加。

    “我鉆研一生,卻不曾想,居然連一個孩童都不如。”

    “何對圣名,愧對圣名呀。”

    這樣一副字,讓他全身上下鋪滿了雞皮疙瘩。

    甚至于那停滯不前的書圣之境,也隱隱有些推動,只是看一眼,便讓他感覺到受益匪淺。

    “這幅字,當以天下最好的牌匾配之!”

    “好字!”

    “這位先生,可否容我長居在此,我不會白住,我會為這幅字,找到配得上他的牌匾,親手刻之!”

    儒雅的中年男人顯得有些癡狂。

    秦為安憋了半天的勁說道:“叫,大哥。”

    “大哥!”

    “我,去去就回!”中年男人眨眼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張公子整個人都顯得有幾分呆滯。

    “你,到底是吃什么長大的。”

    “你真的只有九歲嗎?”

    “九歲啊!”

    秦為安有氣無力的說道:“別廢話,快扶我去休息。”

    七天。

    秦為安整整躺了七天,總算有了些力氣,但身體依舊虛弱。

    “山門建的怎么樣了。”

    “已經建好了。”張公子攙扶著秦為安走到山門前,別說仙機境,就算是整個天下,恐怕都找不到如此大氣磅礴的山門,懸掛在山門之上的牌匾,玄機宗三字更是讓人望之便挪不開眼睛。

    “他干啥呢?”秦為安指向站在山門前,抬頭觀望牌匾的中年男人。

    “不知道,他已經在這里站了三天三夜了。”

    “不管他,算日子,老二他們也該出關了。”秦為安嘟囔了一句。

    “帶我去九幽宗吧。”

    “馬車已經備好了。”張公子做事倒是無可挑剔。

    沒過多久,到了九幽宗,秦為安熟練的回到了洞穴。

    “大哥!你終于來了。”

    “我們……快餓死了。”二師兄的肚子咕嚕咕嚕叫個不停。

    “把這茬忘了。”秦為安有些心虛。

    “才到結丹境?”秦為安嘆了口氣,這聚靈陣能夠讓整個九幽宗都沒有任何的靈氣,可想而知,為陸庭峰提供的靈氣有多充足,可才到結丹境。

    他有些失望。

    “你這倒是有些怪,不管了以后再說,先出去。”【1】【6】【6】【小】【說】

    “扶著我點。”

    秦為安走路還是有些身體發軟。

    二師兄連忙將秦為安抱到肩膀上,在秦為安引路之下,走出了陰陽八卦陣。

    “門前那只蜘蛛怎么辦?”

    “解決了,蜘蛛姐姐人可好了。”秦為安不知道蜘蛛精在不在,反正拍馬屁就對了。

    “啊?”

    幾人有些錯愕。

    不過走出洞穴也沒有遇見什么危險,這才松了口氣。

    “走,去陸府。”

    這一路上,所有九幽宗弟子的目光都死死的盯在他們身上,滿眼怨恨。

    “他們不會發現我們了吧。”

    幾人連忙將頭埋低。

    “怕什么,都給我趾高氣昂,走出六親不認的步伐!我看看誰不服。”秦為安坐在肩膀上叫囂著。

    “大哥,我們是偷偷進來的,還是不要那么高調了吧。”

    “以后,九幽宗的靈脈,想什么時候用,就什么時候用,這里想什么時候來,就什么時候來,不用客氣。”秦為安笑嘻嘻的說道。

    “我跟九幽宗主做了筆生意,這是報酬。”

    “大哥,你不會把,把玄機宗賣了吧。”二師兄委屈巴巴的說道。

    “把你賣了都不會把玄機宗賣了。”秦為安拍了一下他的腦袋。

    “哦,那就行。”二師兄露出了憨傻的笑容。

    陸府。

    瞧見陸庭峰回來,老爺子連忙跑了出來。

    “結丹境!”

    “十天,居然只用了十天!”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原本只是讓陸庭峰離開玄機宗的借口,如今卻完成了。

    所有人都說他兒子天賦無雙。

    可修煉速度不知道為何奇慢無比。

    可在玄機宗,只用了十天時間,就到了結丹境。

    “爹,我要餓死了。”

    “啊,我馬上去安排!快去,少爺餓了!”陸家主圍著陸庭峰轉了一圈又一圈。、

    “老夫言而有信,從今天開始,玄機宗缺什么,用什么,陸家全部資助。”陸家主心情大好。

    “那就謝過陸家主了。”秦為安咧嘴一笑。

    誰嫌錢燙手。

    “到還真有些東西需要買。”秦為安琢磨了一下,隨后羅列出一份清單,都是些藥材,二師兄煉體需要煉體丹,同時要洗精伐髓,這樣他才能夠走的更遠。

    “我這就讓人去準備。”

    陸家主毫不猶豫。

    水足飯飽,便是啟程回宗門。

    “我,是不是走錯了?”

    眾人站在山門前,不由得揉了揉眼睛,原本破舊的小山門,幾乎要支離破碎,怎么搖身一變,如此磅礴大氣,如同仙門一般。

    五師弟盯著牌匾上玄機宗三個字,目不轉睛。

    鬼使神差一樣的走到了那中年男人的身旁,一起看著。

    “兩個書呆子。”秦為安悻悻的聳了聳肩。

    不就是三個字嗎,那還能看出花來?

    他不懂。

    “這你又是怎么弄來的?”

    “打賭,贏了。”秦為安給自己豎了個大拇指。

    “這字,是誰提的?”

    五師弟望向秦為安。

    “我呀。”

    “嘶,此字,怕是連書圣葉丹,都要驚嘆。”五師弟作為讀書人,書圣的字,他臨摹了不下千百次,可惜天差地別,但,他能夠明顯的感受到,哪怕是書圣的字,都要與這牌匾上的三字,有很大的差距。

    “別拿我比。”那儒雅男人苦笑著搖了搖頭。

    “我不配。”

    “你,你是?書圣葉丹!”五師弟眼睛都直了。

    “叫什么書圣,相比之下,我不過螻蟻。”葉丹長嘆了口氣。

    “你,居然連書圣都請來了?”

    陸庭峰哽咽了一下。

    離譜!簡直離譜!

    “什么書圣,這我小弟。”秦為安依稀還記得,那天葉丹是叫他大哥來的。

    “沒錯,只希望大哥能天天在這里讓我看著就好。”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反正秦為安是不懂,有什么可看的,讓葉丹如此癡迷。

    “不管他了。”

    秦為安擺擺手。

    “我了個親娘,書圣呀,那可是圣人呀。”

    二師兄還沒緩過神來。

    “他教你讀書是不是更好點?”

    秦為安望向五師弟。

    “這……可是我聽說,書圣從不收徒。”五師弟低下頭,倘若是能讓書圣成為他的老師,簡直就是求之不得,但就算是幽圣王朝的皇子,都沒有資格,拜入其門下。

    “怕什么,那可是我小弟。”

    秦為安拉著五師弟走到山門之前。

    “我小弟想拜你為師。”秦為安開門見山的說道。

    “……”葉丹有些猶豫,畢竟,他并不想收徒。

    “若是你同意,日后,我賜你兩字,為你提名。”

    “多謝大哥!”聽到秦為安的話,葉丹雙眼放光,馬上同意收五師弟為徒。

   &nbs sp; 五師弟仿佛泡在夢境當中一樣。

    回到大殿,陸庭峰見到五師弟未跟著一起回來,便是知道,恐怕書圣是答應了。

    “我真不知道,還有什么是你不會的。”

    “小爺我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秦為安毫不客氣。

    “你一人就能比肩仙機境八位才圣了?”

    “不。”秦為安搖了搖頭。

    陸庭峰松了口氣,還好秦為安沒有那么狂妄。

    “不是比肩,是碾壓。”

    “……”陸庭峰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琴,書,畫,他尚且還要請仙,但棋這方面,還真不用,除非那所謂的棋圣能比的上AI智能,那最多也就與秦為安平手,他精通的可是所有游戲。

    至于詩詞歌賦。

    秦為安隨便寫寫,都能讓他們驚為天人。

    “有時間,將他們全都弄到玄機宗來,似乎也不錯。”雖然才圣不比武圣,可這是門面。

    “你若是能將詩詞歌賦那四位絕代佳人弄到玄機宗。”

    “整個仙機境,不知道多少人會慕名而來,到時候,門檻都會被踏碎了。”陸庭峰的話,讓秦為安眼中放光。

    “她們在哪?小爺我必須領教一下。”

    秦為安興奮的搓了搓手。

    “就在萬花樓,那地方了不得,幾年前花圣李逍遙曾經去追過那四位才圣,可惜連面都沒見到,有傳聞說玄機宗的宗主在那當龜公。”陸庭峰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咋的!”

    秦為安一蹦三尺高。

    原本虛弱的身體也瞬間來了精神。

    “成何體統!成何體統!堂堂宗主,居然在青樓當龜公。”

    這不是丟玄機宗的臉,這是丟他秦為安的臉呀。

    “這可不中,馬上備車!”

    秦為安說什么也要見識見識這萬花樓的厲害。

    “大哥,你悠著點,聽我爹說,萬花樓那地方,水深的很。”

    “上馬!別廢話。”

    秦為安長這么大,還沒去過青樓。

    萬花樓之名,響徹仙機境,絕非浪得虛名,他必須得狠狠見識一下!

    “到了沒?”

    “大哥,這才十分鐘,你矜持一些。”

    陸庭峰沒想到,這秦為安居然還是個小色鬼。

    一天一夜。

    終于到了萬花城。

    馬車入城,放眼望去,萬人空巷。

    “這萬花城,因萬花樓而建,原本是一片荒地后來那些世家弟子,大戶人家,便是在這里安營拔寨,逐漸形成了一個城池。”

    “嘖。”英雄難過美人關。

    “可從未有人見過四位才圣。”陸庭峰也沒指望秦為安能見到。

    怎么可能有人在九歲的年紀,詩詞歌賦,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倘若如此,那就不是人了。

    是神。

    “你說這么多人圍在外面,也進不去,圖啥呢。”秦為安下了馬車,萬花樓方圓三里,水泄不通。

    “有資格進去的,早就在里面了,外面這些,都是沒有資格的。”

    “想要進入萬花樓,要么按人頭算,一人萬兩白銀,這是門票,要么身份顯赫,至少也得是一宗之主,或者是三品宗門以上的長老,才有這個資格。”

    “一個人萬兩白銀?”秦為安的心拔涼拔涼的。

    “這是票價。”

    “關鍵,有錢也得排隊,想要插隊,十萬兩白銀。”陸庭峰身為陸家公子,雖然沒有來過,可也有所聽聞。

    “不行!絕對不行!”秦為安愁眉苦臉的坐在一旁。

    “有了!”

    秦為安直接跳上車頂,清了清嗓子。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龍吟!”

    “我要進,萬花樓!”

    秦為安之音,如同龍吟,響徹長空。

    “閉嘴!你誰啊!”

    眾人齊齊回頭望去,只見到一九歲孩童居然嚷嚷著要進萬花樓?

    “小爺乃是玄機宗大哥!”

    “哈哈哈!我當時什么呢,玄機宗的人呀。”

    “廢物玄機宗?哈哈哈,你們宗主還在里面當龜公還債呢,還想進萬花樓?”

    “就是,什么狗屁玄機宗,老實排隊去。”

    陸庭峰嘆了口氣,他就知道。

    堂堂宗主被扔在花樓當龜公還債,多新鮮吶。

    “要進萬花樓,十萬兩白銀插隊。”

    “白銀沒有!”

    “小爺我吟詩一首,便可價值萬金,入你萬花樓,綽綽有余。”秦為安負手而立,絲毫不覺得害臊。

    “口出狂言,什么狗屁娃娃,再不快滾,滅你玄機宗!”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

    兩句。

    就兩句。

    瞬間,一團白紗飛向秦為安,將其包裹在內,直接帶入萬花樓內。

    “我呢?”

    陸庭峰指了指自己,可惜并沒有人搭理他。

    秦為安被白紗卷入閨房之內。

    只感覺一股淡雅的香氣撲面而來。

    “這兩句,誰寫的。”

    白衣女子坐在簾幕后,只能看見一雙十分漂亮的眼睛,哪怕如此,依舊讓人心猿意馬。

    “我寫的。”秦為安撒起謊來,面不紅,心不跳。

    “怎么可能,你一個娃娃,如何寫出這等詩詞。”白衣女子搖了搖頭。

    “瞧不起誰呢!”秦為安掐起腰。

    隨后,一首又一首千古名詩,被秦為安朗誦了出來。

    “玄機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

    “日長籬落無人過,唯有蜻蜓蛺蝶飛……”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那白衣女子徹底震驚了,整整一個時辰,秦為安不知道說了多少她從未聽過的故詩,每一首,都讓她沉淪其中仙境,無法自拔。

    “信了沒?”

    秦為安叉著腰。

    “詩詞歌賦,我樣樣精通。”

    “琴棋書畫,我信手捏來。”

    “你?”白衣女子身為才圣,自然是蕙質蘭心,可她怎么也不相信,秦為安一個孩童,能做出這么多詩!

    世間之詩,她了然于胸,秦為安所言之,皆是她聞所未聞。

    她掀開簾幕,秦為安抬起頭。

    也是不由得心中一驚。

    “好美。”

    他不是沒見過美人,因為網絡時代的發展,他在網上見過太多的美女,別管是美顏還是批圖,可能與眼前女子相提并論者,根本沒有。

    “商量商量,你跟我回玄機宗,我送你詩文百首。”

    “還有百首?”白衣女子心中怎能不驚。

    “都說了信手捏來,那都小意思。”

    瞧見眼前小大人在那里吹噓,白衣女子也是有些狐疑。

    “我不信。”她像是逗小孩一樣捏了捏秦為安的小臉。

    “你玩不起。”秦為安氣鼓鼓的說道:“我若是再說百首證明一下,那到時候,我豈不是又要再給你寫百首。”

    “不跟你玩了,去找別人了。”秦為安一擺手,推開門就往外跑。

    “誒,你……”

    白衣女子有些錯愕,向來都是別人擠破腦袋想要進來。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望向秦為安離去的背影,她不由得輕聲低喃著。

    “小家伙。”秦為安剛出門,便是裝上了一個綠袍兒女子。

    她很高,比秦為安要高很多。

    綠袍兒半蹲下身子將秦為安抱了起來,秦為不老實的動了動,弄得綠袍兒咯吱的笑個不停。

    “小壞蛋,我方才在門外聽你說,詩詞歌賦,無所不能?”

    “那當然。”

    秦為安悠然自得。

    “姐姐喜歡詞。”

    “你親我一口。”秦為安指了指自己的臉蛋。

    方才被那白衣嫖去百首,他記憶猶新想,現在不占點便宜,是不可能上當的。

    綠袍兒摘下面紗,親了一下秦為安的臉蛋。

    這才讓秦為安滿意。

    “那你且聽好。”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

    不知不覺,綠袍兒已經閉上了眼睛,仿佛被帶進其中那般。

    “還有嗎。”

    她又親了秦為安一口。

    “有,不過嘛,來日方長。”這次秦為安明顯學聰明了。

    “我說一句,留你細細品味,若想知曉后面,可以去玄機宗找我。”秦為安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你個小滑頭。”

    她伸出蔥蔥玉指點了一下秦為安的小腦袋瓜。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說完,秦為安就從綠袍兒的懷里跳了下去。

    “我要去找其他人了,小爺我滿腹經綸,今天必須得好好施展施展。”

    “小滑頭,吃相蠻難看的嗎,難不成你想讓我們姐妹四個都對你神魂顛倒不成。”她輕輕揉了揉秦為安的小腦袋。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