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7章 玄機賭王秦為安
    聽聞馮東這邊有麻煩,不知道多少弟子為了拍馬屁找了過來。

    “給我動手!”

    馮東一聲令下,眾人便是準備一擁而上。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借尸!”瞬間,張公子的陰尸便出現在了秦為安的身旁,一人一尸同時出手。

    “你!”張公子從沒感覺如此窩囊,自己辛辛苦苦培養的陰尸被別人隨意借用,而且根本不受他的掌控。

    秦為安的雞毛撣子,抽在他們身上,疼的他們呲牙咧嘴。

    張公子的陰尸更是強悍。

    “我的陰尸,別傷了他!”張公子見到自己陰尸居然被人拍了一巴掌,頓時極為肉痛。

    聽到他的話,秦為安露出了不厚道的笑容。

    操控陰尸直接追著張公子滿地亂跑。

    張公子顯得有些投鼠忌器。

    心中窩火。

    瞧見追不上張公子,秦為安又操控陰尸追向馮東。

    “快把你的陰尸收回去!”

    “我控制不了他!”張公子欲哭無淚。

    “哼,小爺沒找你們麻煩,你們居然還找上了小爺,找打!”秦為安拎著雞毛撣子跑到馮東面前,狠狠的抽了一下。

    疼的馮東眼淚都出來了。

    一時間整座山峰雞飛狗跳。

    “住手!”

    “玄機宗的廢物,怎敢在我九幽宗如此放肆!”一老者凌空飛來。

    “爹,把他抓起來!”馮東一把鼻涕一把淚。

    屁股都被一撣子抽開花了,鉆心的疼。

    來人正是執法堂的堂主。

    “你一個老頭對我一個娃娃出手,有沒有道德!”秦為安大叫一聲。

    “道德?這里是九幽宗,就算是殺了你,也無人知曉。”

    “小畜生,敢對我兒子動手,老夫今日要將你抽筋剝皮!”馮堂主老來得子,對這馮東可以說是寵愛無比,見到自己兒子受傷根本顧不得這些。

    他一巴掌就要落下之時。

    秦為安委屈巴巴說道:“蜘蛛姐姐,我們下輩子再做朋友吧,嗚嗚嗚。”

    話音落下。

    馮堂主頓時被一張蜘網困住。

    “是誰!”

    馮堂主大驚失色。

    作為一個堂主,他還沒有資格知道禁區的事情,只有長老級別的人,才知道其中之事。

    “馮遠山,滾回去,莫要丟人現眼!”

    天空之上,平地驚雷。

    聶元劍的聲音在九幽上空響起。

    極為威嚴。

    “宗主……”

    “滾回去面壁思過!”

    誰也沒有想到這樣一點小事情,居然驚動了宗主。

    “哼哼。”秦為安得意洋洋的哼唧一聲。

    馮遠山雖然心中不忿,可也沒有任何辦法,身為堂主對一個晚輩出手,確實有損顏面。

    這時候,聶元劍緩聲說道:“前輩,還請解開蛛網,饒他一條生路。”

    沒有現身的蜘蛛精剛剛解開蛛網,秦為安卻做了一個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拎著雞毛撣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地抽了馮遠山屁股一下,頓時皮開肉綻!

    “你!”

    “咋地!”

    “還不快滾!”聶元劍語氣重了幾分。

    馮遠山差點沒吐血。

    怎么也沒想到,宗主既然會替玄機宗的廢物弟子出頭。

    殊不知,那是聶元劍在救他。

    秦為安的身后可是站著那位實力極強的蜘蛛精。

    哪怕拼盡整個九幽宗,最好的結果就是蜘蛛精重傷離開,九幽宗折損百年底蘊。

    若是到那個時候,幽圣王朝和祁連山一定會出手,覆滅九幽宗。

    秦為安依舊大搖大擺。

    可整座山頭的弟子都記恨起了他,一個玄機宗的廢物,憑什么在九幽宗如此囂張跋扈!關鍵是,他們這些九幽宗弟子都沒有見過宗主,如今宗主卻為這么一個九歲的孩童出頭!

    “姓秦的,你可敢憑本事與我一戰!”

    “用我陰尸算什么本事!”

    張公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以他的實力,在整個九幽內門都是排名前十的存在,早就已經邁入了結丹境九重。

    可偏偏秦為安詭的不行。

    居然能夠操縱他的陰尸體。

    “憑本事?我能操控你的陰尸,就是我的本事,有能耐你操縱回去呀。”

    “不會是沒本事吧?”

    論嘴炮?張公子還太嫩了點。

    不會吵架玩什么游戲。

    一秒十噴都是基本操作。

    張公子被秦為安懟的啞口無言。

    “可敢與我去九幽塔!”

    “不去!”秦為安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不會是怕了吧。”張公子眉頭一挑。

    秦為安才不傻,這種沒把握的事情他才不干。

    就在這時候,禿毛雞的聲音再次從秦為安腦海當中響起。

    “玄機塔乃是為師當年所建。”

    “對你來說,沒什么難度。”

    “老禿雞,你咋不出來,咱師徒倆那不是橫著走。”秦為安輕聲低喃道。

    “這只是我的一絲神念,用不了多久,便會煙消云散。”

    秦為安聳了聳肩,隨后露出了不厚道的笑容。

    “姓張的,敢不敢跟小爺我賭一把。”

    “行!”張公子沒有任何猶豫,因為他不可能輸!他對自己十分自信,九幽塔考驗的可不是弟子的實力,而是心性,塔高三十三層,對應三十三重幻境。

    但,他的體質十分特殊,幻境對他的影響極小。

    所以,他也是九幽塔記錄的創造者。

    二十五層!

    迄今為止,也只有一個人超越了他。

    但,那人并不是九幽宗弟子,而是當年驚艷天地的絕世天才,李逍遙。

    三十二層。

    “若是你贏了,以后我的陰尸,隨你借用。”

    “不,不,不。”秦為安連連搖頭。

    “我贏不贏都能隨便用你的陰尸。”秦為安才不上當。

    “瞧你穿著華貴,應該挺有錢的吧。”

    “若是我贏了,為我玄機宗修建山門,修建到我滿意為止,若是我輸了,從今往后,我不再借用你的陰尸。”

    張公子眉頭輕蹙。

    修建山門而已,他張家之財,雖然比不上陸家,可也不會差太多。

    便是一口答應下來。

    秦為安咧嘴一笑,陸家的錢可相當于玄機宗自己的財政,不能亂花,可張公子的錢,他一點都不心疼。

    “你必輸無疑。”

    張公子轉身走向九幽塔。

    “笑話,我可是玄機賭王,逢賭必贏秦為安!”

    他跟在張公子身后,大搖大擺的走著,極為囂張。

    “希望你說話算話。”

    兩人站在九幽塔前,不知道多少弟子前來圍觀,此塔也是九幽宗的標志性象征,高聳入云。

    “我先來。”166小說

    張公子徑直的走向塔內。

    “張師兄又要挑戰了嗎,不知道這次他能不能破了自己的記錄。”

    “一定能,上次挑戰是在一年前,只要給他時間,以后說不定能夠比肩李逍遙的記錄。”

    張公子爬樓的速度很快,沒過多久,便是已經到了二十二層,也是從這里,他開始有了一些吃力。

    “哼,不自量力 不自量力,還想與張公子比肩。”

    “小爺我隨便動動腳指頭都比他爬的高。”秦為安悠然自得,毫不在乎。

    “玄機宗弟子的嘴,都這么硬嗎?怪不得修為不行,原來全修嘴了。”面對九幽弟子的冷嘲熱諷,秦為安笑了笑。

    “這話你說對了,修為不行,但是收拾你們足夠了。”

    “你們豈不是廢物中的廢物,垃圾中的戰斗機?”

    此話一出,更是引得眾多九幽弟子怒目相視。

    “安靜。”

    九幽宗的一位長老來到了這里,頓時弟子們紛紛閉上了嘴巴,他抬起頭,也十分關注張公子爬樓的情況。

    “這小子,有些獨特。”

    “他的天賦平平,卻能夠在這個年紀修煉到結丹境九重,心性一般,卻能夠破了九幽塔的記錄。”

    “更是很快便能夠掌控陰尸,還煉化了一具陰尸王。”

    “著實是怪胎。”

    聽到他的話,秦為安笑嘻嘻的說道:“老頭,甭管什么怪胎天才,在小爺面前,那都是浮云。”

    “放肆!”立刻有弟子出言呵斥。

    老頭卻是笑著擺了擺手。

    “小友很有自信?不過也對,若是說怪胎,你玄機宗弟子確實更怪。”

    “就連宗主都很怪。”

    “就拿陸庭峰來說,他的天賦,根骨,老夫簡直見所未見,堪稱萬古無一的妖孽,可修煉速度,卻著實差強人意,平平無奇。”長老搖了搖頭,想不明白為什么。

    當年是他親自去的陸家,一眼便看出了陸庭峰妖孽無雙。

    可沒想到,迄今為止,就只是個練氣境。

    “二十六層了!”就在這時,有人驚呼一聲。

    張公子當真是打破了自己的記錄!

    “他要上二十七層!”

    “成,成功了!”

    “第二十八層,能成功嗎!”此時,張公子已經是走的十分的艱難,依靠特殊體質,走到這里已經是極為不容易了,終于,他撐不住了,被彈了出來。

    “秦為安,我贏了。”他的臉色,略顯的有幾分蒼白,卻十分的驕傲。

    “嗯,你贏了,不過,你贏了一年前的你。”

    “而不是贏了我!”

    “因為,小爺是不可戰勝的。”說完,秦為安邁著大步,走向九幽塔內,他走的不是很快,如同散步一樣。

    “就這速度,還想要與張師兄相比?”

    “做夢!”

    “沒有出結果之前,不要隨意對別人評頭論足。”長老搖了搖頭。

    九幽宗弟子眾多,魚龍混雜,在這樣一個大染缸中待久了,弟子難免會有各種各樣的毛病,相比之下,這點祁連山就比九幽宗做的好的多。

    弟子雖少,只有不到百人,可都是精銳,不管心性還是天賦都萬里挑一。

    “張師兄這個時候,都已經走了二十多層了,他才剛剛爬了四層。”在九幽宗弟子眼中,他們必勝,絕對不會輸。

    “他能不能快點呀,要不直接認輸算了。”

    長老在這里,他們也只能小聲的交頭接耳。

    秦為安的腳步,突然加快了許多,十三層,二十三層……二十七層。

    秦為安站在那里。

    “他怎么可能!”

    “沒事,哪怕他到了二十七層,可速度比張師兄慢了許多。”

    “還是我們贏,他不可能上去二十八層。”

    就連張公子也不由得就緊張了起來。

    隨后,秦為安閑庭信步一樣,直接走上了三十層,又走到了三十二層,見到這一幕,所有人徹底傻眼了。

    “這不可能!”

    就連長老都是大驚失色。

    “他才九歲呀。”他屏住了呼吸,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妖孽。

    與此同時,他的耳畔傳來了聶元劍的聲音。

    “難道,要出第二個李逍遙了嗎?這樣的妖孽,若是不盡早鏟除,就一定要交好。”聶元劍深知,如今秦為安羽翼未曾豐滿,殺他是最好的時候。

    “第三十三層!”就在這個時候,所有人,哀嚎不斷。

    “這不可能!一定是幻覺!”

    “他怎么可能,登臨三十三層!”瞬息之間,聶元劍親自現身。

    陡然之間感受到背后一陣冰冷的殺意。

    不由得苦笑一下。

    看樣子,除了與之交好,沒有任何的選擇,有那位在,他又怎能殺的了秦為安。

    “前輩,我沒有別的意思。”

    說完,他便是消失不見。

    “這也沒有什么挑戰嘛。”秦為安努了努嘴,完全就是爬樓,什么幻境,他根本感受不到。

    “我還得自己下去。”

    秦為安一臉苦相,走下塔后,站到張公子身旁說道:“真羨慕你,被彈出來了,我還得自己走下來。”

    “一定是九幽塔出問題了!不然不可能的!”

    九幽宗弟子紛紛說道。

    “我,我去試試!”馬上就有人沖入九幽塔內,可惜沒走幾層就被彈飛了出來。

    “一定是剛剛他走的時候,九幽塔出問題了。”

    “沒錯!”

    “都閉嘴!還嫌不夠丟人嗎!輸了就是輸了,比不上就是比不上!都給我回去好好修煉!”長老一怒,原本如同潮涌一樣的弟子連忙散開。

    張公子有些挫敗。

    “你贏了。”

    “嘿嘿,跟小爺走吧,帶你回玄機宗,修建山門去。”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