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6章 坑蒙拐騙
    陸庭峰和二師兄都有了屬于自己的功法,對五師弟秦為安也不會落下。

    讀書人有才氣。

    所謂才高八斗,也是一種境界。

    筆落驚天地,詩成泣鬼神。

    可一時間秦為安也找不到適合五師弟的功法。

    “等有時間,我給你譜寫一本唐詩宋詞三百首,必然讓你一步登天。”秦為安可不信李白杜甫他們還比不過這世界的書圣。

    “我去里面瞧瞧。”

    說完秦為安略做思考,低聲呢喃道:“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聚靈陣!”

    剎那之間,一個大陣浮現在陸庭峰腳下。

    無數的靈氣如同潮涌一樣噴薄而出。

    若是陸庭峰能夠在一個月邁入結丹境,玄機宗就能得到陸府的資助。

    對宗門發展有莫大的影響。

    “到底,有什么是你不會的?”陸庭峰十分詫異的望向秦為安,這少年,仿佛無所不能。

    “小爺天下無敵。”秦為安給自己豎起大拇指,洋洋得意的走向深處。

    殊不知,他的聚靈陣,讓整個九幽宗都陷入了極大地混亂當中。

    九幽宗。

    原本充沛的靈氣,瞬間消失不見。

    一時間不知道多少長老睜開了眼睛。

    “發生什么了?”

    “靈氣呢?”

    “不知道,突然之間,便是如此,難不成,是地下靈脈出了問題?”眾多長老齊聚一堂,這絕對是大事!

    “我去找宗主拿鑰匙。”

    “若是那蜘蛛精還在山洞未走的話,我們如何進去?”

    一時間他們面露難色。

    “能解決蜘蛛精的只有一人。”就在此時,九幽宗主瞬間出現在大殿之內。

    “誰?”

    “玄機宗主。”九幽宗主輕嘆一聲。

    “他會幫我們嗎?”

    “不會。”九幽宗主有些無奈,隨后說到:“我去看看吧。”

    話音落下,他便是消失不見。

    洞穴深處。

    有一個精致的寶箱。

    秦為安走上前,半蹲下身子。

    瞧見鎖孔的形狀后,便是將雞毛撣子當做鑰匙。

    輕輕一扭。

    “切。”

    秦為安還以為是什么貴重的寶物,結果就只有一顆石頭。

    他將石頭拿起來,仔細的端詳了一下。

    上面的紋路,赫然是一只蜘蛛。

    “原來它守在這里,就是為了這個。”秦為安舔了舔嘴唇,計上心頭。

    仔細搜刮一番后,并未有其他的發現。

    便回去了,見眾人都在修煉并未打擾而是穿過陰陽八卦陣,來到了大門前。

    卻發現門外除了蜘蛛還有一個俊朗的中年男人。

    “九幽宗靈脈出現了一些問題,還請閣下放行,特此奉上一株百年陰花。”

    “我若是說不呢?”蜘蛛精略顯聊賴的說道。

    “……”俊朗男人一時間居然也說不出什么。

    “讓我放行也不是不可以。”

    “剛剛有幾個小東西進去了,你進去把他們給我抓出來。”

    聽到這話,秦為安嘴角一抽。

    “有人進去了?誰!”

    俊朗男人臉色大變。

    “連前輩您都沒有攔住的人,我又怎么可能抓出來,況且,這門除我之外,不可能再有人打開。”

    偷聽兩人的對話,秦為安心生一計。

    大大方方的走了出來。

    “你是誰?”

    他有些震驚。

    “小爺秦為安!”

    “秦為安?”

    “靈脈你就不用看了,我借來一用,用完就還你們。”秦為安隨意的擺了擺手。

    “膽大包天,居然敢擅闖我九幽重地。”他雖然不知道秦為安是怎么進來的,但,必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別這么兇嘛,咱倆做個交易如何?”

    “這蜘蛛堵在這里,你們很困擾吧,我把她帶走,以后九幽靈脈,我隨時可用,如何?”

    “你帶走她?”

    俊朗男人嗤之以鼻的笑了一聲,眼前這少年明顯不知道天高地厚。166小說

    就算是他都必須對這蜘蛛精客客氣氣。

    蜘蛛精的實力強大,倘若真動起手來,整個九幽宗都要被毀去過半,好在她沒有什么惡意。

    “沒錯。”

    秦為安十分自信。

    “哼,你若是能帶走她,九幽靈脈,你隨時可用,九幽宗,你來去自如,我欠你一個人情!”

    俊朗男人不由得搖了搖頭。

    童言無忌,他跟一個孩童如此認真作甚。

    秦為安側過頭望向蜘蛛精說道:“咱倆做筆交易,你跟我去玄機宗,我給你一個滿意的報酬。”

    “小娃娃,你在我眼里已經是一個死人了,有什么資格跟我做交易。”

    “不出十天,你就會因為無水無糧,餓死在這里。”

    蜘蛛精冷哼一聲。

    “你留在這里,恐怕,就是為了這個吧。”秦為安將石頭拿了出來。

    見到秦為安手中的東西。

    蜘蛛精瞬間身體狂顫不止。

    “給我!”

    她的情緒極為激動。

    “現在,我有資格與你交易了嗎?”秦為安負手而立,鎮定自若,不管是那俊朗男人,還是眼前的蜘蛛精如果想要殺他的話,易如反掌,但他根本不慌。

    “……”蜘蛛精沉默不語。

    “你是玄機宗的人?”俊朗男人眉頭輕蹙,玄機宗弟子他都認得,可唯獨沒有見過秦為安。

    “沒錯,小爺乃是玄機宗大哥。”

    “你如何進入這里的?”

    “你別忘了九幽宗也不過是玄機宗的一分支,小爺我想進來,有的是辦法。”秦為安咧嘴一笑。

    “我給你時間考慮,你若是同意,并且用真命起誓,絕對不能傷害我,傷害玄機宗,這東西,我交給你,否則,玉石俱焚。”

    秦為安語氣強硬。

    當年玩游戲的時候,可沒少和敵對幫會談判。

    蜘蛛精的八只眼睛死死盯著秦為安。

    攝人心魄。

    可眼前少年根本沒有絲毫的恐懼。

    “好,但是,你也不用想著讓我 著讓我為你做任何的事情。”

    言罷,她便是以真命起誓。

    秦為安將石頭丟給了蜘蛛精。

    “你可知道,這東西是魂石?它在你手中,你可以讓我做任何的事情,我都無法反抗,無法反駁。”蜘蛛精略顯嘲弄的說道。

    聽到這句話,秦為安不由得在心中痛罵半天,這次算是虧大了。

    “自然知道。”

    秦為安表面卻無比平靜。

    “你知道我為什么給你嗎?”

    “因為我不想操縱你,也不想將你當成奴隸和寵物,這世界上沒有人應該寄人籬下。”

    “若是你愿意,我們是朋友。”

    聽到這些話,蜘蛛精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少年童言無忌,卻也真摯,純凈,蜘蛛精完全將秦為安的話,當做了肺腑之言。

    殊不知秦為安早在心中哀嚎不止。

    血虧!

    “你也應該信守承諾了吧。”秦為安抬起頭望向九幽宗主。

    “自然。”

    九幽宗主點點頭。

    “九幽宗主聶元劍,多謝小友。”讓他在這里修煉,未嘗不可,很早之前,這里就是給九幽宗一些極有天賦的弟子修煉之地,只是后來來了蜘蛛精,才不得不封為禁區。

    如今蜘蛛精若是離開。

    對九幽宗來說,可是天大的好事。

    “不知道小友有沒有興趣,加入九幽宗?”聶元劍心思微動,這小娃娃聰明伶俐,臨危不懼。

    倒是讓他頗為欣賞。

    “沒興趣,不過,你們若是回歸玄機宗,我還能考慮考慮。”秦為安瞥了他一眼。

    提到這件事情,九幽宗主并沒有接茬。

    想著陸庭峰還要在這里修煉一段時間,他便決定暫住九幽宗,省的來回跑腿。

    “小友,九幽靈脈如今不再提供靈氣,最好不要時間耽擱太久,我怕引起恐慌和不必要的騷亂。”九幽宗主的話,說的十分客氣。

    “沒事,最多十天就會恢復如初。”

    “況且,這三條靈脈,本就是你們九幽宗當年從玄機宗盜走的。”

    每每提及,九幽宗主都是一臉無奈。

    也不好反駁什么。

    “既然如此,我也先走一步,交代一下。”隨后,聶元劍也消失不見。

    秦為安走出山洞,大搖大擺的在山澗溜達,不得不說,九幽宗弟子確實很多,宗門大殿矗立在主峰之上,盡顯繁榮與玄機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宗門發展,任重而道遠哎呦。”秦為安嘆了口氣。

    “秦為安!”就在這時。

    身后傳來了一聲怒喝。

    “馮東?”

    這還真是冤家路窄,九幽過萬的弟子,九座山峰,卻能在這陽關小路,見到馮東。

    “你居然敢來我九幽宗,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他微微瞇起了眼睛。

    “手下敗將,就別狗叫了。”

    秦為安壓根沒將馮東放在心上。

    “若不是你卑鄙無恥,出手偷襲,我豈會輸給你!”

    馮東咬牙切齒的說道。

    “好狗不擋路,滾蛋。”

    “大膽!玄機宗這等不入流的門派,也敢在九幽宗面前放肆!活得不耐煩了嗎!”馮東身旁的弟子們,紛紛說道。

    “我可是你們九幽宗主請來的貴客,你們這些小弟子說話最好客氣些。”

    “貴客,我看是小偷才對吧。”就在此時,張公子緩步走來。

    “你們玄機宗如今一窮二白,我看你來,就是想偷些東西回宗門,還恬不知恥的穿著九幽宗的衣服。”

    “呦,兩位手下敗將都到了。”

    秦為安眉頭一挑,雖然是在別人家的地盤上,可并不妨礙他撒野。

    張公子唯瞇起了眼睛,神色陰沉了下來。

    此前在百宗招募的時候,他摸不清秦為安的底細,未敢出手,可這里是九幽宗!

    “要打架,就快點,別跟個娘們一樣磨磨唧唧。”

    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指向眾人。

    論打架,他還沒怕過。

    “好一個玄機宗的小畜生,今日既然你來了,就別想活著回去!”

    馮東目光陰狠,雖然他修為一般,可他是九幽宗執法堂堂主的兒子!在九幽宗很有地位,更是執法堂弟子。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