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3章 這孩子忒壞
    “半柱香已經到了,若是不行,我再給你半柱香又如何?”陸庭峰輕笑一聲。

    “揍你夠了。”

    秦為安話音落下,二師兄一步踏出,他感受到體內力量在不停地涌動,兩拳相對,陸庭峰剎那之間倒飛了出去,撞在人群當中。

    “不可能!”陸庭峰狼狽的從地上爬起。

    有些不敢置信。

    “我,我贏了?”二師兄也沒想到,會贏的如此輕松。

    “這不可能。”陸庭峰臉色蒼白。

    “愿賭服輸吧,嘿嘿,以后你就是我小弟了。”

    “我!”陸庭峰雖然心有不甘,可輸了,就是輸了。

    “我加入你玄機宗便是。”

    “少爺,你可不能加入玄機宗啊!你已經是九幽宗的預備弟子,未來有大好前程……”老奴跪倒在地,臉色蒼白。

    “老爺若是知道了……”

    “君子無信不立,既輸則去,免得外人笑話我陸家言而無信。”言罷陸庭峰轉過身站在了秦為安身后。

    “可,哎。”老奴有些無奈,只能先回到府里將這件事情告訴陸老爺。

    “都給我滾開!”

    就在這時候,周圍看熱鬧的百姓被人直接推開,兩個壯漢走來,身后跟著十幾名九幽宗弟子。

    “玄機宗的垃圾,也敢跟我九幽宗搶弟子?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東西!”

    “諸位九幽宗師兄,此事與玄機宗無關。”

    陸庭峰既以加入玄機宗,便是玄機宗的人,他自詡公子,恪守君子坦蕩蕩,此時九幽宗找來,他當要道清事情原委。

    “住嘴!輸給玄機宗還不覺得丟人嗎!若你不是陸家公子,九幽宗豈會留下你這等廢物。”

    那兩壯漢冷哼一聲。

    “還不趕緊過來!”

    “過你大爺。”秦為安手持雞毛撣子走出。

    “他以后是我小弟了,你們九幽宗哪涼快哪呆著去。”

    “要收人滾一邊去。”

    “哪來的小娃娃,如此放肆,滾!否則,休怪我打爛你的腦袋。”壯漢手持鐵錘,這一瞬間全身肌肉凝聚而出,衣衫爆裂,極為震撼。

    二師兄瞧了瞧自己滿身肥肉,挺著大肚腩,不由得羨慕起來。

    “他那一身破肉,都是嚇唬人的。”

    “真打起來,都給他敲癟了。”秦為安的話,倒是讓二師兄憨傻的笑了起來。

    “你找死。”壯漢神色一厲。

    當場巨錘輪下。

    秦為安身高不過一米二,身形羸弱,這一錘子下去,恐怕當場就要成為肉泥。

    陸庭峰本能的想要出手,卻被五師弟攔了下來。

    二師兄也摸著肚子說道:“咱大哥,本事大著呢。”

    面對迎面而來的巨錘,秦為安雞毛撣子抽下,同時飄身而退,撣子上的雞毛震動不止。

    “有瑕疵。”

    秦為安雙眸一凝,這雞毛撣子,居然能夠檢測出兵器上的薄弱點,在兵器的鑄造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會有瑕疵,絕世神兵或許可以完美無瑕,可是經歷一次次的戰斗,兵器上總會有薄弱點。

    只是初次碰撞,秦為安便找到了那巨錘的弱點。

    “該死。”壯漢未曾想到,秦為安居然能夠擋下他的攻擊,頓時暴怒。

    又一錘砸下來。

    “你們仔細看好小爺的操作,這家伙空有一身蠻力,只會無腦攻擊。”

    “對付這樣的家伙,當用技巧和速度取勝。”

    “先攻下盤。”

    在游戲內多年的作戰經驗,讓秦為安的反應很快,同時觀察力很強,在各種游戲內能夠登頂,他依靠的也正是操作。

    靈巧的躲過巨錘的攻擊。

    同時用力抽向壯漢的右腿。【1】【6】【6】【小】【說】

    瞬間壯漢身體失衡,栽倒在地,下意識的用手去扶住地面,秦為安順勢抽打在手上,同時跳起來抽在脖頸處當場將其擊昏。

    另一位壯漢見狀,臉色大變。

    “給我上!”

    一聲令下,九幽宗弟子群起而攻之。

    十幾個人朝著秦為安他們逼近。

    “準備動手。”二師兄捏緊拳頭。

    “動個屁的手。”

    “跑!”秦為安說完,轉身第一個開溜。

    他聽到了橫沖直撞的馬蹄聲,九幽宗弟子明顯來了不少人。

    “啊?”二師兄還楞在原地,陸庭峰反應倒是快,直接抓著二師兄便是跑路,五師弟緊隨其后。

    果不其然,九幽宗弟子來了增援,十幾匹馬,還有七八十個弟子跑路來到了這里。

    “張公子……”壯漢見到馬上的年輕人,連忙半跪在地。

    “怎么回事?”

    壯漢將事情如實道來。

    “玄機宗?呵呵,就這么一個垃圾宗門,也敢在我們九幽宗面前放肆,我看他們是活擰了。”

    張公子眉頭輕輕挑動。

    “分去四十人,給我追,把人綁回來。”

    “遵命!”

    壯漢馬上帶領四十名弟子前去追秦為安幾人。

    殊不知秦為安他們根本沒有出青岡縣,而是在陸庭峰的帶領下躲入破舊的城隍廟。

    這里是乞丐的窩,足足住了十七八個乞丐,散發著難聞的惡臭味道。

    陸庭峰不由得捏緊了鼻子。

    “嘿嘿。”一看到這些乞丐,秦為安頓時笑了起來。

    乞丐們則是十分警惕,生怕這些人是來搶他們地盤的。

    “有個賺錢的營生,你們要不要接呀。”秦為安一臉壞笑。

    “你們是誰?”

    “玄機宗!”秦為安聲音高昂。

    “真晦氣!那破玄機宗,還未必有我們丐幫有錢呢,還賺錢?”

    乞丐們兩眼一閉,繼續躺尸。

    “你們懂個屁,那是以前,瞧見這位沒有!陸庭峰,青岡縣陸府的少爺!如今已經加入了我們玄機宗,陸老爺說了,以后大力資助,白花花的銀子,有的是!”

    聞言,乞丐們立刻坐直了身體。

    “還真是陸家少爺。”

    “這陸家有錢呀。”

    “我爹沒說……”陸庭峰的話剛到嘴邊,五師弟連忙捂住他的嘴,二師兄扛起陸庭峰就往外走。

    “為我做事,好處少不了你們。”

    秦為安借著陸家的名義,也算是說服了他們。

    “你們過來。”秦為安對乞丐們招了招手。

    “這樣,那樣,然后……”

    安置妥當后,秦為安將從陸庭峰身上順來的銀子交給他們,乞丐們立刻動身。

    秦為安出了廟,找到眾人,笑著說到:“走,大哥帶你們看戲去。”

    “你干啥了?”

    “走,出城,很快你就知道了。”秦為安神秘兮兮的說道。

    隨后帶領眾人離開了城隍廟。

    一路走在山林中,小心翼翼,沒過多久,他們便是瞧見山下用幾塊破 用幾塊破木頭搭起了酒肆,一壇壇摻水的酒擺在路邊。

    “誰若能喝完五十壇老酒,送白銀萬兩。”

    酒肆的店小二大聲吆喝著。

    眾人躲在山林當中。

    “這是剛剛那群乞丐?”陸庭峰眉頭輕蹙。

    “沒錯。”

    “這里是通往玄機宗的畢竟之路,他們勢必會路過此地,找了這么久也該口干舌燥。”秦為安舔了舔嘴唇,釣魚要有耐心。

    足足等了兩個時辰。

    二師兄已經呼呼大睡,五師弟抱著書背誦文章。

    陸庭峰一臉無奈,加入玄機宗,絕對是這輩子他做的最錯誤的選擇。

    “來了。”

    秦為安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嘈雜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沒多久,便是見到了一隊九幽宗弟子。

    “他媽的!玄機宗這群畜生,若是讓老子抓到他,一定給他們剁成肉泥!”

    “一群垃圾,居然折騰我們這么久。”

    “早就應該滅了他們,等咱們到了玄機宗,遇見什么砸什么,給他全拆了。”瞧他們的模樣,應該是找了許久,大汗淋漓。

    “各位老爺,要喝酒嗎?”

    乞丐偽裝的店小二在他們路過的時候,連忙問道。

    “不喝,不喝,滾!”

    “找這么久,兄弟們也都渴了,這酒多少錢?”倒是有九幽的弟子頗為口渴。

    “若是諸位老爺,能夠喝光五十壇。”

    “我們送上白銀千兩。”

    “倘若是一個人能喝光五十壇,送上白銀萬兩。”

    “當然,若是喝不完,一壇一兩銀子。”那乞丐按照秦為安所教,一字不差的說道。

    “哈哈哈,我們四十人喝光五十壇,有何難!”

    “上酒!”

    乞丐們馬上將一壇又一壇雙手奉上。

    “呸,這酒摻了水吧,真他娘難喝!”有人抿了抿嘴,就當解渴了。

    “早知道,老子一個人就能喝光五十壇。”

    “哈哈,師兄海量。”

    “快喝吧,喝完去找玄機宗那群雜碎。”

    “哎呦,就你們這群廢物,還想要找小爺?”就在此時,秦為安從山林當中走出。

    “是你?”

    “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匿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自投羅網!”

    九幽宗弟子頓時大笑連連,陸庭峰他們也相繼從山林當中走出。

    “給我把他們抓起來。”

    “別動!”秦為安大喝一聲。

    “你們已經中了三步毒,三步必死,倘若不信,你們大可以試試。”秦為安背著手。

    乞丐們也快速跑到秦為安身后。

    “你們耍詐!”

    此時他們方才意識到,這酒有問題。

    “兵不厭詐,你們蠢,怪誰。”秦為安趾高氣昂。

    “剛剛不挺厲害的嗎,打我呀。”

    “不敢動?那我走一步。”秦為安朝著前面走了一步,又快速跳了回來。

    “你找死!小畜生,趕緊把解藥拿出來,否則,我要你們死。”

    九幽弟子咆哮一聲。

    秦為安充耳未聞。

    “不對呀,三步毒價格高昂,以他們玄機宗的財力,怎么可能買的起。”倒是有沒有傻到家的九幽弟子。

    “那你就走唄,我又沒攔著你們。”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九幽弟子都是慫包吧。”秦為安勾了勾手指,打嘴炮他還真沒輸過。

    “你放屁。”頓時有弟子連續走了三步。

    “我沒事,我沒死!他們在騙人!”

    “小畜生,我要你死!”反應過來被耍了的九幽宗弟子直接沖了過來。

    一個毛頭小子居然敢耍他們。

    “倒。”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一抽,他們相繼倒在地上。

    四十人,全部倒地不起。

    “你是怎么做到的。”陸庭峰有些不敢置信。

    “大劑量的蒙汗藥,他們都是修士,身體異于常人,所以藥效更慢一些,引得其怒,藥效發作更快,引得其動,便是應聲倒地。”

    秦為安在陵墓九年,雖然沒跟禿毛雞學什么正經東西。

    但這種偏門,學了不少。

    “大哥,接下來怎么辦。”

    “把他們衣服全都扒光,東西拿走,一樣不留。”秦為安眼中精光閃爍。

    “現在我發現,加入玄機宗,似乎是明智之選。”

    陸庭峰輕笑一聲。

    這孩子,太他娘壞了。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