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145章 魔皇大裂谷
    青金初入此地,便是感受到了一股非比尋常的氣息。

    “有趣。”青金陰冷的笑了笑。

    “滾出來吧。”

    青金望向地面,隨后用力一震,見到數錢殺手從地下飛出,他隨意抽出佩劍,一劍落下,將諸多殺手攔腰斬斷。

    然而這一震動,落葉繽紛。

    殺手更多了,在外人的眼中,這不過是一堆繽紛落葉,在青金的眼中,卻是無數的尸體。

    “區區幻境。”

    青金冷笑一聲,不過是才踏入,他就已經看出了這里乃是一個精妙絕倫的幻境之陣,但是他不在意,殺光了一切,殺到山窮水盡,自然能夠破除幻境,如果落葉就是幻境,他便是要斬盡所有的落葉。

    在無盡落葉當中起舞的青金,雙眸愈發猩紅,殺戮的本能讓他極為興奮。

    仿若全身血脈噴張一般。

    “嗯,這小子,有點東西,難對付呀。”秦為安舔了舔嘴唇,對于他來說,想要殺了青金,似乎不是一個簡單地事情。

    “這是天生的嗜血魔體呀,難搞。”秦為安嘆了口氣。

    “我勸你最好,趕緊跑,要是他從幻境當中出來,你肯定得死。”

    “你急什么,要我說,你怎么這么貪生怕死,小爺就給你上一課,讓你知道知道,九曲連環計!”

    秦為安對青金的實力十分認可,能夠一眼分辨他創造的幻境的人,絕對沒有那么容易對付,但,他不在乎,他已經吃死了青金。

    “這樣一具尸體,倘若是被我煉化,為我所用,未來也不失為一大助力。”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坤字,地火熔爐!”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輕輕的顫動著,緊隨其后,在大地深處打下了一個符文烙印。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乾字,天雷引渡!”

    隨著秦為安手中的動作,雞毛撣子再次挑動,直接指向蒼穹。

    再次留下了一枚,符文烙印。

    “嘿嘿,借用你一點力量咯。”秦為安一臉壞笑的拍著蒲魔樹。

    “你想做什么!”

    這不由得讓他緊張了起來,秦為按看著就不像好人。

    “剝離,注魂!”

    秦為安用雞毛撣子為引,將蒲魔樹的一部分魔氣引入地下,另一部分,導入蒼穹。

    “留下一些我的氣息吧,從你踏入這個領域開始,你就已經掌控在我的節奏當中了。”秦為安十分自信的說到。

    他還需要去找一些其他的東西,不想再這里浪費時間。

    離開蒲魔樹的森林領域之后,放眼望去,是一片荒蕪的山丘。

    “地勢很微妙呀。”秦為安摸著下巴,心中仔細的思索著。

    “這是山冢,多半是那些魔獸用來自我安葬的地方,因為他們的身軀太過龐大,死亡之后化為了山丘。”

    秦為安在乾坤袋里找到了一個鏟子。

    “身邊連個打下手的人都沒有,這種事情,還要小爺我親自干。”秦為安嘆了口氣,先是挖開了一個小缺口,隨后將鏟子立在缺口處埋在了那里。

    “這氣息,應該是魔虎帝。”秦為安感受了一下氣息后,雙眸緊閉,盤膝而坐。

    “我知道你還有一點神魂存在,能夠聽到我的話,我從你這里取得一縷機緣,日后若是能夠見到你的后代血脈,或者同族,可以還了這份因果。”

    “當然,我不是在跟你商量,你可以不同意,后果就是東西我要,人情我也不欠你的。”

    秦為安有這個本事,莫說一個死了的魔虎帝,就算是活著的時候,秦為安也有辦法讓他乖乖聽話。

    “吼!”

    地下魔虎之音沖天而去,顯然,他并不受秦為安的威脅。

    “這樣就對了,可能你沒聽過殺雞儆猴,但是小爺今天得讓他們知道,什么叫做殺虎儆群魔!”

    秦為安選擇了最為高傲,也是最為強大的魔虎帝作為第一個下手目標,就是為了讓那些埋葬在山丘之下的魔獸之魂,知道他的實力。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伏龍降虎!”

    雞毛撣子倒持在手中,緊隨其后,用力插下。

    頓時整個山丘都被秦為安所封印。

    “吸魂!”

    借用雞毛撣子,吸取他的力量,沒過多久,整座山肉眼可見的干癟了下去,這一座山便是一具魔獸的尸體,可想而知,這些魔獸生前,有多么強大。

    秦為安冷笑一聲。

    將鏟子抽出,便是出現一個大洞。

    “給我出!”一顆漆黑的獸丹,便是沒入秦為安的手中。

    “你們將獸丹埋葬在這里,是想要借助這里的地勢,道源,有朝一日,能夠重新復活,涅槃重生,雖然概率很小,但也不是沒有可能。”

    “至少蘊養千萬年,有成為靈體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機會,但是如果獸丹沒了,我想你們應該知道,這是什么下場。”

    “我應該,不用多說了吧。”秦為安話音落下,諸多山峰瞬間噴涌無盡的光芒,數不清的寶物,紛紛噴了出來,流光溢彩。

    與此同時,一個黑影藏在不遠處,盯著秦為安的一舉一動。

    “這是什么情況。”他屏住呼吸,盡可能的讓自己的氣息不要外泄。

    魔泣神色凝重,他曾經聽說過有人在魔獸山丘得到寶物,但那是費盡心思,也不過得到了一件,當年魔族曾經數百萬大軍,八個魔域聯手征伐這里,最終近乎全軍覆沒,也不過才弄到三件至寶。

    如今秦為安似乎都沒有做什么。

    就得到了如此之多的寶物。

    盡管眼紅,可他也不敢輕易對秦為安出手。

    “他有些詭異。”

    魔泣低聲呢喃著。

    秦為安連看都沒看,將所有寶物收入囊中,這些東西,對他有用的不多,但是卻對天機境未來的發展,有很大的作用。

    “有小老鼠在偷窺呢。”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并沒有理會魔泣。

    事實上,在魔泣心中震驚的那一瞬間,秦為安就隱隱感受到了,這是來自十九府的感知。

    只是他不能確定對方到底是誰。

    不過,能夠進入到這里的,恐怕在各個魔族當中的級別都不會太低。

    至少也是和青金一個層次。

    “最好別來招惹我。”秦為安咧嘴一笑,到了這里,他就跟回家沒有什么區別,如果那魔皇是一具尸體,他一樣能將對方當做萬物,怕就怕魔皇是活著的。

    “該怎么辦呢。”

    秦為安摸著下巴,現在最大的隱患不是那些小輩,而是魔皇。

    “算了你要是真活著的話,當小爺白給。”

    秦為安灑脫的笑了笑,在絕對的實力碾壓之下,所有的陰謀詭計,不過是過眼云煙,魔皇可能喘口氣他的都會死。

    這樣的實力差距之下,認命就好了。

    “幾百萬年都沒有人見過魔皇了,小爺我應該也不會碰到。”

    秦為安這樣安慰著自己。

    穿過山丘,便見江河,這片九曲十八彎的江河盡頭,便是無盡的濃霧。

    古往今來,無數魔族對這里趨之若鶩的原因,便是這片江河。

    不僅僅時而會從濃霧的盡頭,流出大量的稀世珍寶,有時候,也會有傳承,甚至于磅礴的建筑。

    當江河逆流之時,他們又會回到濃霧當中。

    無數年來,從江河順流而來,又逆流而去的建筑,被稱之為魔皇廟。

    秦為安走在江河之外,盯著漆黑的河水。

    “來了。”

    波濤洶涌的水中,似乎有什么東西,秦為安掐指一算,不由得搖了搖頭,這東西,他不需要。

    于是便盤膝坐在一旁,整理著自己的戰利品。

    淺淺的布置下一個結界后,屏蔽了自己的氣息,隨后將獸丹吞下,開始修煉,沒過多久,陣法逐漸凝聚,秦為安漸漸消失不見。

    看似已經消失,實則他還在那里。

    只是在陣法之外,無法看到。

    遠處始終跟著秦為安的魔泣,不由得眼前一亮。

    “哼,你恐怕不知道我從始至終都在看著你吧,居然敢當著我的面修煉。”

    魔泣的嘴角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如果你死了,所有的寶物都是我的了,到時候,帶回去,我一定會坐穩未來魔王的繼承人位置。”魔泣極為興奮,不僅僅地位會有所提升,隨便吞噬一些寶物,都會讓他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他逐漸靠近了秦為安消失的位置。

    哪怕親眼所見,秦為安已經開始修煉,他依舊不敢掉以輕心,小心謹慎的走了過去。

    他將自己的氣息,隱藏的很巧妙。

    “第一步,落位乾。”

    就在這個時候,秦為安的聲音突然響起。

    魔泣下意識的退后了一步。

    “第二步,落位坤。”

    “乾坤八字陣,你走對了兩步,還有六步,一步錯,身死道消。”

    秦為安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讓魔泣分不清方位。

    “怎么可能!你一直都知道我在?”魔泣此時不敢輕舉妄動,他被秦為安嚇到了,他也沒有想到,秦為安會發現他的存在。

    魔泣不是青金那種盲目自大的人。

 &     既然秦為安有本事殺了混世魔王的兩個親傳弟子,那他也有隕落的可能,這就是他小心翼翼的原因,他始終將秦為安當做自己同等級的對手,并沒有因為秦為安的年紀小,就輕視了他。

    稍作冷靜之后,魔泣說到:“我從來沒有聽過,一步走錯,就能讓人死的陣法。”

    “你可以試試。”秦為安十分平靜的說到。

    魔泣一時間,不敢亂走,畢竟是用自己的生命當賭注。

    “你莫不是以為,我不能動,就沒有攻擊你的手段了嗎?”魔泣深知,不能被秦為安掌控。

    “你連我在哪,都不知道,你攻擊我?”

    “裝神弄鬼,我親眼所見,你布置下結界,哼。”魔泣冷笑一聲,他清楚,秦為安已經怕了,所以,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是嗎?”

    秦為安冷笑一聲,從魔泣的背后走來。

    “你,確定,你知道我在哪嗎?”秦為安一臉壞笑。

    “什么!”魔泣頓時變得臉色蒼白。

    全錯了,從一開始,他就落入了秦為安的陷阱當中,他所看到的不過是秦為安想讓他看到的,這么小的年紀,就有這樣深沉的心思。

    “你的命,現在掌握在我的手中,我可以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

    秦為安漫不經心的說到。

    “你可以選擇不相信我的話,你可以賭一下。”秦為安的風輕云淡,反而更讓魔泣心中不安。

    可他不敢用自己的命做賭注,他本就不是那種囂張的性格,如果今天站在這里的人,是青金,恐怕他根本不會聽秦為安說完。

    “你想讓我做什么。”

    魔泣冷靜了下來,此時他沒有別的辦法,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先回答我幾個問題,都誰來了。”

    “我只知道一個青金,其他人,我不清楚。”

    魔泣搖了搖頭。

    “嗯,好,那你只需要,去幫我殺了他,他現在已經被我困在幻境當中,對你來說,殺他至少有很大的機會,比在這里活下去的機會更大。”

    “當然,你也可以試試,你剩下的六步,能不能全部走對。”

    “秦為安,如果我死在這里,你知道,你的下場是什么嗎?”魔泣不想就這樣受制于人。

    “你嚇唬我?混世魔王的兩個親傳弟子,我殺了,他們死了,而我還活著,至于你的身份和地位,恐怕最多與那兩個人平等吧,你覺得,你死了,我會不會有事呢?”

    秦為安的這句話,徹底擊潰了魔泣的心理防線。

    “好,為我解開這陣法,我現在就去殺了青金。”

    “口說無憑,誰知道,我解開陣法之后,你會不會去做,不如這樣,我在你的身體里種下一枚符印,符印會持續三天,三天后我幫你解開,如果你沒有完成跟我的承諾,你就會死。”

    “不過呀,你就算拒絕也沒有用。”

    “你要知道,我不是在跟你商量。”秦為安的話,讓魔泣氣的直哆嗦。

    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

    “好!”

    魔泣捏緊了拳頭,將殺意藏在心底。

    隨后秦為安雙指結印,點在了魔泣的心臟處。

    “哦,對了,忘了告訴你了,剛剛我是在騙你呢,不過,你可以想一下,現在我有沒有騙你。”Μ.

    秦為安的一句話,徹底讓魔泣吐血了。

    他的腳步都有些虛浮。

    “你!”

    “去吧,你可以猜一猜,三日之后,如果你不來找我,會不會死。”秦為安不再理會魔泣,自顧自的走到河邊。

    “該死,該死,該死!”魔泣咆哮一聲。

    隨后,飛向遠處。

    看著魔泣離開的背影,秦為安冷笑一聲。

    “和我斗,你還嫩了點。”

    對于秦為安來說,有腦子的人,總比沒腦子的人更容易對付。

    讓魔泣和青金去狗咬狗,最后不管誰贏了,都對秦為安造不成威脅,而秦為安很確定,死的人,一定是魔泣。

    因為魔泣不想死,哪怕兩個人的實力相差無幾,帶著赴死之心,或者是不怕死的人,實際的戰斗當中,爆發出來的戰斗力,往往更加的驚人。

    青金就是這樣的人。

    他不怕死,他很純粹的只有殺人,殺死所有,想要殺的人。

    也因此,魔泣必敗。

    但,青金的實力,也會受損。

    秦為安要的是青金的身體。

    嗜血魔體,可是好東西。

    只是青金現在還沒有能夠完全的將其開發出應有的價值。

    “倘若嗜血魔體,加以改進,輔佐殺神鎧甲,到時候,老二的實力,應該會更上一層樓。”秦為安捉摸著如何讓嗜血魔體與二師兄兼容起來。

    “兩個獵物。”

    秦為安眉頭輕輕跳動。

    隨后開始真正的吸收那顆魔虎內丹。

    魔虎帝的內丹蘊含的魔氣極為恐怖,秦為安不能將其全部吸收。

    只能吸收一小部分,然而剩下的魔氣也無法保存在體內。

    “有些暴殄天物。”秦為安嘆了口氣,雖說如果完全吸收了魔虎帝內丹,能讓他的實力急速飆升,但是那樣,勢必會造成根基不穩。

    必須一個境界,一個境界的壓縮到極致。

    才能通往下一個境界。

    秦為安在修煉上有一些強迫癥,主要是多年的游戲生涯,通常他都會將自己的等級壓在一個點上,然后清理掉這個等級所有的事情。

    不然以后紅點太多,太麻煩。

    “還得再壓一壓。”

    秦為安將修為壓制在天帝巔峰,始終沒有邁入皇鏡。

    十九府運轉,靈氣蘊養四肢百骸。

    提煉筋骨。

    “呼。”隨著秦為安呼出一口濁氣,修煉徹底完成。

    “等到了皇境,你們這些魔子,都得死。”

    秦為安冷哼一聲,到時候,不過他不準備暴露自己的實力,這里畢竟是魔族的地方,如果他的實力,讓太多人有了忌憚之心,那就會被群起而攻之。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

    不到萬不得已,秦為安不準備全力出手。

    “嗯?”

    就在這個時候,秦為安突然望向盡頭的濃霧,他似乎感受到來了一股非比尋常的氣息。

    江河之上,一尊八角玲瓏塔悠然飄蕩而來,三聲鐘響,響遍天地。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望向魔皇大裂谷的方向。

    “出現了,魔皇廟!”

    “三聲鐘響?難道說,有變故,走!去看看!”

    這一瞬間,諸多魔域內的魔族,紛紛前往了魔皇大裂谷的方向。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