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141章 誰言天地寬
    “你們有什么好的辦法嗎?”

    “利用祖城炮試一試呢?”

    “只有一次的機會,如果不成的話,我魔族便是損失了一個大殺器。”

    鬼厭魔王眉頭輕蹙。

    “但也沒有辦法,打不開空間通道,無法前往外界,留下來也只是破銅爛鐵不是嗎!”

    “既然如此,今日八大魔王都在這里,就用祖城炮試一試。”

    他們心中各自盤算著,祖城炮因為威力太過巨大,毫不夸張的說,一炮就足夠讓一個魔域湮滅,掌握在誰的手中都會失衡,也因此,由八大魔王同時掌控。

    這些年,他們也十分忌憚祖城炮。

    “只要我們有七個人同意,就能開啟。”

    “現在,誰反對。”

    “我同意。”無憂魔王第一個站起身說道。

    秦為安聽到這話微微瞇起了眼睛。

    這就是一個訊號。

    現在八大魔王是平衡的,不管怎么樣他們都不會讓天平失衡,這也是鬼厭為何要站出來的原因,只有絕對的平衡下去,才能夠防止一方獨大。

    換句話來說,現在的八大魔域,一旦有一個魔域倒下。

    那必然要有另一位魔域陪葬,這樣才能維持平衡。

    這就是上位者法則。

    無憂魔王如此迫切的同意,就是因為,他即將打破這個平衡,一旦陣法完成,他的實力,將會超越其他的魔王。

    而到那個時候,祖城炮,就是他最大的威脅。

    保不齊其他七個魔王會因此共同將炮口對準了他。

    “我也同意。”

    “如果不打開空間通道對我們來說,就是慢性死亡。”

    秦為安始終在旁邊觀察著每一個人的表情,分析他們心中所想。

    “我同意。”

    “我不同意。”混世魔王盯著無憂魔王說道。

    混世魔王如同他的名字一樣,鐵了心的要跟無憂魔王唱反調。

    “我希望各位以大局為重。”

    此時天棄魔王的咬字也重了幾分。

    “沒錯,現在當務之急,不是我們魔族內斗,如果不能打開空間通道的話,對于魔族而言,將是毀滅性的打擊,我們必須聯合起來。”

    “我同意。”

    七比一。

    只有混世魔王投了反對票,但沒有用。

    混世魔王冷哼了一聲。

    “啟動祖城炮。”隨著一聲令下,眾人走出了大殿,只見到魔王城內有一挺黑色的大炮緩緩升起,隨后七位魔王同時注入自身的魔力。

    祖城炮也蓄勢待發,他們瞄準了一處空間通道,而這里,正是秦為安來時的地方。

    “糙,這可不行。”

    萬一真打碎了,首當其沖的,豈不就是天機境,到時候將成為魔族入侵的第一入口。

    眼看著就要發射,秦為安抽出雞毛撣子,怒喝一聲。

    “住手!你們有沒有腦子!”

    此時此刻,所有魔王全部將目光聚集在秦為安的身上,就連無憂魔王都有些不解。

    “你們只有一次機會,隨意找一個空間通道,有沒有想過,如果無法打破怎么辦!”

    “不應該先尋找到一個薄弱的空間通道嗎!”

    “否則的話,這次機會錯過了,我們魔族又要多久,才能打開!”

    秦為安說的義憤填庸,別說,還真讓幾個魔王陷入了沉思當中。

    “好像,是這個道理。”

    “走,去檢查各處空間通道。”

    見狀,秦為安才算松了口氣。

    幸好他們聽從了自己的意見,不然還真有些難辦。

    經過半日的搜尋,終于找到了一處相對比較薄弱的空間通道。

    “這一次的封禁,總感覺有些非比尋常,我們也只能盡力而為,如果祖城炮不行,就要去想其他的辦法了。”

    鬼厭魔王沉吟一聲之后說道:“發射!”

    砰!

    整個魔域都震顫了。

    發射的那一瞬間,仿若抽干了全部的魔力一樣。

    空間被灼燒的千瘡百孔。

    而當炮彈落在封禁的空間通道上時,也綻放出詭異的黑色光芒。

    “打不開!”

    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沒有受到任何的沖擊。

    “不對,變弱了!”

    “封禁的力量變弱了!”

    當幾個魔王仔細查看的時候,很確定的說道。

    盡管沒有打開空間通道。

    卻讓那里變得更為薄弱,接下來,就要想其他的方法了。

    秦為安微微瞇起了眼睛。

    眼眸當中出現了乾坤八卦。

    他在推演那空間通道所對應的方位,一時間,兩處山河從腦海當中浮現而出,對照著整個天地,八卦運轉,五行鏈接。

    “五丈原!”

    秦為安突然想到一個驚為天人的計劃。

    露出了陰惻惻的笑容。

    “這件事情,也只能晚些時候,再做定奪了。”

    如何打開封禁,他們還需要時間去準備。

    “我希望在這段時間內,各位不要在爆發沖突了。”

    隨后一眾魔王相繼離開。

    無憂魔王將秦為安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飛向魔王城。

    “你可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無憂魔王咧嘴一笑。

    “小子,你可是接連讓天棄魔王和混世魔王吃了個啞巴虧,哈哈哈,這些年來,就屬他們兩個跟我不對付,哼!”

    “他們太欺負人了。”秦為安揮了揮小拳頭,隨后說到:“不過我這幾日倒是研究了不少的成果。”

    聽到這話,無憂魔王更是興奮。

    回到魔王城后,他就跪在秦為安的面前,示意秦為安替他刻下陣法。

    秦為安也不墨跡,找準三處穴位,推演陣法走勢。

    當三筆落下之后,大陣的雛形已經出現。

    “好,好呀!”

    “哈哈哈!”無憂魔王暢快的大笑著。

    “小子,你真是我的福星!”

    “力量!”

    “這就是力量!”無憂魔王握緊了拳頭,感受到來自天地饋贈的力量,笑容愈發瘋狂。

    秦為安在心中冷笑著。

    當大陣成型的時候,就是無憂魔王最強大之日。

    同樣,也是他徹底掌控無憂魔王的時候。

    溫水煮青蛙。

    秦為安不急。

    那處空間通道雖然被轟炸了一次,但也需要時間。

    足夠他做好所有的準備了。

    里應外合,一舉覆滅。

    “你這破地方,真爛,我還是得出去走走,才行。”秦為安坐在一旁,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沒有什么好的想法。

    無憂魔王當即說道:“你放心的去,這次,我拆五個地魔,一位天魔,還有撤佃戰神一起保護你!”

    現在的秦為安就是他的命根子。

    絕對不能有半分閃失。

    秦為安自然沒有拒絕,背后的人越多,他才越有囂張跋扈的資格。

    “十一城,走咯。”秦為安拍了拍江淵。

    從這里到十一城的路途不算遠。

    當他來到天棄魔王的領域,十一城主就已經預感到了。

    他坐在城池當中,安靜的等待。

    這一刻,身旁沒有一個使徒,只有他自己。

    “你終于來了。”

    十一城主緩緩地抬起頭,那一日,賭輸了以后,契約就已經生效了。

    “你想要我做什么?”

    他盯著秦為安。

    此時此刻的秦為安不管讓他做什么,他都沒有反抗的能力,必須遵從秦為安的指令。

    這就是靈契的霸道。

    除非秦為安主動解開。

    “那天那個老頭,是第八城的城主來的吧,去,給我干他,干廢了他。”秦為安睚眥必報,出了名的記仇,那老頭那日讓他落荒而逃,這個場子必須找回來。

    “走吧,跟我去第八城。”

    無論他怎么抗拒,可就是無法違抗秦為安的命令,只能跟在秦為安的身后。

    第八城。

    秦為安讓江淵將城門踹碎后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那個老登,給小爺我滾出來!”

    秦為安嚷嚷了一聲。

    八城主飄身而來,不等他開口秦為安便是已經讓十一城主出手。

    “去給我干他,從今天開始,追著他干,至死方休!”

    聽到這話,十一城主眼眸劇烈的顫動著。

    那八城主也是臉色極為難看。

    “小兄弟,有話咱們可以好好說,好好商量,那日是我不對,我給你道歉。”

    “你牛逼你要殺我,我牛逼你給我磕頭?”

    “做夢,給我干他,追到他天涯海角,讓他這一生都別閑著。”

    十一城主沒有辦法違背秦為安的命令。

    此時只能全力出手。

    八城主也是苦不堪言,兩人實力本就在伯仲之間,這樣纏斗下去,必然是兩敗俱傷。

    想要離開也不容易。

    秦為安身后可是有幾個高手在虎視眈眈。

    他的心已經涼了半截。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道士手持佛塵從天而降。

    天魔大祖!

    秦為安抬起頭,只是一眼,便看出了對方的身份。大風小說

    “你提個條件,解除和他的靈契。”

    大祖緩聲說道。

    “如果是別人的話,面子我不會給,不過你的面子,我給你幾分。”秦為安瞥了一眼大祖,這話倒是讓大祖有些奇怪。

    要知道,那一日,秦為安可是連天棄魔王的面子都沒給。

    “走吧,去城主府里好好聊聊。”

    “你們就不用跟過來了。”秦為安擺了擺手,隨后徑直的走向城主府。

    “你不怕我殺了你?”

    大祖緩聲問道。

    秦為安沒有說話,悠然自得的走進府內。

    隨后一屁股坐在城主椅上。

    仿佛帝皇一樣俯瞰蕓蕓眾生。

    “大祖,你可知罪!”秦為安突然爆喝一聲。

    “我有何罪。”

    大祖平靜的說道。

    “身為人祖,墮入魔道。”

    “任何人都可以,唯獨你不可以!”

    秦為安的話,讓大祖的眼眸微微的閃動著。

    “你是誰!”

    大祖盯著秦為安問道。

    “當年九幽宗為你師尊所創建,如今,你要毀了他嗎?一旦魔族入侵,九幽宗,將會成為他們的囊中之物。”

    “你對得起,你師尊嗎?”

    聞言,大祖陷入了沉默當中,隨后說到:“我就是為了九幽宗不受侵蝕,才會選擇墮入魔道,我是天魔,在整個魔族當中,都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整個魔族,除了八大魔王之外,便是我等天魔為尊。”

    “離開此地,也會劃分數個魔域,九幽宗將會成為我的封地。”

    “若是不如此,你覺得,我會活到現在嗎?你又覺得,以人族的力量,能夠對抗魔族嗎?”

    “只有墮入魔道,才有拯救九幽宗的機會。”

    大祖的話,也讓秦為安松了口氣,他的心還沒有完全的被魔氣腐蝕。

    他墮入魔道,也不是會為完全的追逐更高層次的力量。

    “那你覺得,這樣就能救得了九幽宗嗎?魔族一旦離開,統一天下之后,就是無休止的內斗,你覺得你能獨善其身嗎?”

    “只有覆滅魔族。”

    “才能讓九幽宗真正的屹立在這個世界上永恒不倒。”

    大祖微微瞇起了眼睛。

    “你不怕,這件事情傳出去,你會被所有魔族所追殺,死無葬身之地?”

    “我在賭。”秦為安雙眸明亮。

    “賭你大祖,尊師重道。”

    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事實上,撤佃戰神在來的路上,就跟他說了那日相遇大祖時候,兩個人所談及的東西,從字里行間當中,秦為安能夠感受到大祖和撤佃戰神屬于同一種人。

    他雖然成為了天棄魔王的部下。

    但卻還心念九幽宗。

    這就夠了。

    “凡是宗門,終究逃不過滅亡,逃不過消散在歷史長河當中,也許這些年我應該看淡一些。”

    “也許,我就已經沒有了那顆守護的心呢?”

    大祖繼續問道。

    秦為安輕笑一聲。

    “你說的沒錯,兒孫自有兒孫福,但九幽宗,不該覆滅在你的手上,你后悔的只是當初墮入魔道的選擇。”

    “你應該隨著時間死去,再也看不到后世的事情了。”

    “可你做錯了選擇,現在還有挽回的余地。”

    秦為安真切的說道。

    “你覺得,就憑你,我,撤佃戰神,憑借我們三個人就能讓魔族覆滅嗎?”

    大祖搖了搖頭。

    在魔族的漫長歲月當中,他早就已經見識到了魔族的強大。

    “能。”秦為安堅定的說道。

    “只要你幫我。”

    “就行,剩下的交給我。”

    “我們雖然 我們雖然不能讓魔族徹底覆滅,可是卻能夠不停地削弱他們的力量,削弱他們的實力,盡可能的為以后做準備。”

    “可笑。”大祖搖了搖頭。

    “你覺得,你殺了那幾個使魔,又或者是殺了所有的使魔,就能夠削弱魔族的實力了嗎?”

    “就算所有的地魔全都死了。”

    “他們也依舊無法抵抗。”

    “只要魔王還活著,人類的領地,就終將成為一片廢墟。”

    大祖搖了搖頭,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知道天魔和魔王的差距嗎?”

    “不管是我還是撤佃,都只是擁有追逐魔王之位的資格,可是呢,我們與魔王的差距,如同天塹,只要他們想,我們就要死。”

    “更何況,這魔域內天魔足足有幾十位。”

    “我們兩個人,又算得了什么。”

    “你最近做的太過火了,想要挑動魔王之間的戰爭可沒有那么容易,正如你所說,他們就算是爆發矛盾,也會在離開這里,統一天地之后。”

    “那時候,一切都晚了。”大祖半闔雙目,在他看來,秦為安想的太過天真了。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

    隨后走出了城主府。

    “你們都聊什么了?”薛丙看著秦為安,有些謹慎的問道。

    他沒相信過秦為安。

    “你需要知道嗎?”秦為安瞥了他一眼。

    隨后便是解除了跟十一城主的靈契。

    “你們兩個以后老實一些,我給大祖面子,放你們兩個人一條生路,如果在來招惹小爺的話,我要你們挫骨揚灰。”秦為安說完,轉身就走。

    十一城主和八城主眼中同時閃過一抹殺意。

    但是此時動手,顯然不是最好的時機,畢竟秦為安身旁,可是跟著幾位地魔,還有兩位天魔呢。

    “該開始了。”秦為安。

    走在天棄魔王的十三城,一步一個腳印,就像是游歷大好山河一樣。

    布陣。

    當走完天棄十三城后,秦為安再次回到了城堡。

    “來!”

    他在完善著無憂魔王身上的法陣,而無憂魔王現在的力量,哪怕法陣沒有完全完成,也足夠比其他的魔王,更勝一籌了。

    無憂魔王將秦為安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還要多久,法陣就能成型。”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越是后面的陣法刻畫,越是需要時間,否則稍有差池就是前功盡棄,不要急。”秦為安示意無憂魔王耐心一些。

    而無憂魔王也是點了點頭。

    他鉆研陣法數百萬年,自然知道秦為安說的沒有任何問題,也許最開始設置陣法的時候會很快。

    可是到后面,極為消耗時間,需要連接之前所有布置下的東西,不能出現一絲一毫的差池。

    秦為安就喜歡和這種懂行的人說話。

    因為不需要他廢話。

    無憂魔王對于秦為安的信任可以說是無條件的信任。

    甚至于從來沒有問過秦為安的來歷。

    一葉障目。

    他的眼睛里只有陣法。

    八滅魔動陣。

    “等到陣法大成之日,我就是,魔皇!”

    無憂魔王緩緩地抬起頭。

    不過提到魔皇的時候,他的臉色也有些僵硬,似乎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同時秦為安注意到他的表情,也不由得心中一顫。

    “魔皇嗎,現在的魔界有魔皇嗎?”秦為安的心有些沉重。

    “有。”

    “只有一位。”

    無憂魔王的語氣也低沉了下來。

    “不過他已經沉睡了很久了,從來不會理會魔族的事情,我聽說是很久很久之前,他在望魔山受了重傷,需要調養,沒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瞧著無憂魔王的臉色,提及此人時候的語氣,秦為安便是明白,這位魔皇,必然要碾壓八大魔王。

    “不過,你最近心癢癢,想找人試試手,我倒是可以給你個建議。”

    “前段時間發現的那顆偽仙丹,你拿來豈不是正好,倘若是建筑陣法的時候,輔以仙丹搭配,成功率會更高!”

    秦為安的話,頓時讓無憂魔王起了心思。

    “你可以表現的強勢一些,不過不要過多的展露自己的實力,否則很有可能會被其他七個魔王,感受到壓力,對你群起而攻之。”

    無憂魔王本來已經準備操刀就走,可是聽到秦為安的囑托,也是靜下來想了想。

    “謝謝你!你放心,無論到什么時候,只要有我的,就有你的!”

    “你就是未來,我的繼承人!”

    無憂魔王拍了拍秦為安的肩膀,這一拍直接將秦為安拍到了地下去。

    “糙,你他娘要弄死我!”

    秦為安一臉無語,這無憂魔王是不是不知道自己什么實力。

    “我錯了,我錯了,你沒事吧。”他連忙將秦為安從地下抓了出來,一臉歉意的說道。

    “行了,小爺我還沒好好在你這無憂魔域溜達一圈呢,我看這也用不了多久,魔族就要離開了。”

    “趁著之前,八大魔域都得多走走才行,我這剛來就要離開。”秦為安嘆了口氣。

    “想去哪,就去哪。”無憂魔王霸道的說道。

    “行。”秦為安擺了擺手。

    江淵和秦為安走在前面,其他人跟在身后,他不喜歡別人靠的太近。

    “無憂魔王可真是著了你的道。”

    “這說明小爺我道行高深。”

    “接下來你準備怎么做。”江淵詢問道。

    “布陣。”

    “經過那天從不共山上的觀察,我發現八大魔域正好對應八卦陣的方位,而中心的魔王城,就是陰陽魚的位置。”

    “一旦成陣,便足夠讓魔族重創。”

    “需要我做什么?”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秦為安猶豫了一下。

    “那一日祖城炮轟擊的地方,就在五丈原。”

    “我想你利用空間法則,讓五藏天和魔域的那個通道接軌。”秦為安知道這件事情的難度很大,但如果能夠成功的話,將會對魔族造成重創。

    “這……”江淵心中也沒有底氣。

    “傳說中的五藏天……”

    “我可以嗎?”

    “帶著這個東西去,他們不會為難年,就說是我讓做的。”秦為安將那塊鬼祖令扔給了江淵。

    “找到武藏,告訴他,復活的日子,就要來臨了。”

    “他會幫你。”

    憑借江淵的一己之力,確實很難完成,但是有鬼祖和五臟的幫助,那就容易了很多。

    “我知道了。”

    江淵將令牌收好。

    “但是我怎么才能夠離開,現在空間封鎖,我也出不去。”

    “我會為你解開空間通道的禁制,你抓住那一瞬間離開。”

    秦為安深吸一口氣。

    “這也是我們最后能做的事情了,接下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秦為安嘆了口氣。

    倘若沒有魔皇這般的存在,秦為安可以很確定,魔族翻不起來什么風浪,八大魔王也會成為他的玩物。

    但,魔皇是一個例外。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陰謀詭計,只是虛無縹緲的雜談。

    無法實現。

    秦為安盡力了。

    無憂魔域內秦為安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走過了心中推演的陣基之地后,便是動身前往了混世魔王的領域。

    “真的要去那里嗎?”

    薛丙現身之后問道。

    “現在混世魔王和無憂魔王的關系勢同水火,我勸你還是不要去了。”

    聽到薛丙的話,秦為安挑著眉頭說道:“如果因為這樣,就不去了,豈不是說我無憂魔域的人怕了他們混世魔域!”

    “小爺我怎么能讓無憂魔域丟了面子。”

    “混世魔王怎么了,我就算死,也要去,因為我得告訴他,無憂魔域沒有孬種,他要殺我怎么了,我偏偏要去,就是不將他混世魔王放在眼中。”

    秦為安慷慨激昂的說道。

    “身為魔族,怎么連這點血性都沒有?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無憂魔王說了,以后我會繼承他的衣缽。”

    “我若是慫包,咱們無憂魔域的人,還不得被人騎在頭上拉屎!”

    秦為安的話,讓薛丙愣住了。

    他不得不承認,從最開始對秦為安的不屑,到現在,竟然隱隱的有了一些尊敬。

    只是一個孩子,十歲的孩子。

    居然懂得這樣的道理。

    “我可以被人瞧不起,但是咱們無憂魔域不能!”

    秦為安用力的揮了揮手。

    薛丙深吸一口氣后說道:“好,那咱們就去!”

    “怕了他們不成!”

    一個十歲的孩子都不怕,他這個老頭子卻畏手畏腳。

    江淵撇了撇嘴,這秦為安忽悠人素來有一套。

    這東西他學不來。

    混世魔域。

    這里冷的可怕,就像是極北之地一樣,魔氣都顯得有幾分凝固。

    眾人來到這里之后,第一時間便是感覺魔氣運行不暢。

    “這還是我第一次來。”薛丙喃喃的說道。

    因為一直以來,混世魔王和無憂魔王都不對付,所以,兩域的人,很少會相互之間來往。

    “無憂魔域的人?”他們不過才來這混世魔域,就被人盯上了。

    “哼,就是那個小子,殺了我們不少使魔。”

    “現在還敢來我們這里!”

    很多使魔捏緊了拳頭。

    “算了,咱們不是他的對手,還是看看天魔大人們會不會出手了。”

    “算了?這是咱們的地方,豈能讓他這樣大搖大擺的來!”

    “我倒是要去會會他,看看他有什么本事,我就不信,他敢在咱們混世魔域殺了我!”

    說完,那使魔便是徑直的朝著秦為安走了過來。

    “這里不歡迎你,也不歡迎你們無憂魔域的人!”

    “我借道路過,別誤會,我不是來找麻煩的。”秦為安一臉和善的說道。

    “不是來找麻煩的?呵呵,我不管你是做什么的,我們混世魔域,不歡迎你們,別忘了你做了什么!殺了我們多少同胞!”

    秦為安依舊是笑容滿面的說道:“這你就不對了,天下魔族一家親,現在我們的當務之急是聯手去攻破空間通道的禁制。”

    “對不對。”

    “咱們都是魔,魔就是一家人,之前我殺了人,那是他們要殺我。”

    “咱們都是一家人,他們要殺我,我也不能任由他們殺呀,對不對。”

    “我知道你心中不舒服,所以,我給你道歉,那日確實是我的不對。”

    “但,你們也有錯誤。”

    “像是咱們這樣好說好商量,不就不會有那么多事情了?”

    “而且,你想,到了外面,那就是一場場大戰,咱們這些人還能活著幾個?”

    “戰場上,咱們就是生死兄弟,我可以放心的把后背交給你!”

    秦為安拉著他一頓忽悠。

    “……”

    “現在,我可以過去了嗎?”

    “我這是在為了魔族未來能夠離開這里而做準備。”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瞧見這個表情,江淵就知道秦為安肯定沒憋好屁。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