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138章 九幽龍雀
    兩人在第三城內肆意屠殺,勢如雷霆。

    “螻蟻!”

    就在此時,空間仿佛被壓縮了一樣,瞬間爆裂,巨大的沖擊力讓秦為安和江淵倒飛了出去。

    抬起頭便是看到一個壯碩的男人凌駕于虛空之上睥睨八方。

    “第三城主。”

    秦為安眉頭一挑,終于來了。

    “敢在這里肆意誅殺我魔,今日我必將你們挫骨揚灰!”說話之間,他已經來到了秦為安的面前,一巴掌便是拍了下來。

    秦為安收回雞毛撣子,大大方方的站在那里。

    根本無所畏懼,因為他清楚,那無憂魔王一定有派人在暗中保護他。

    果不其然,一位老者橫空出現,抵擋了三城主對秦為安的致命一擊。

    “薛丙?”

    “你這是什么意思?”三城主盯著眼前的老者,聲音略顯的有幾分冰冷。

    “他能殺我的人,難道我殺他你要阻攔?還是說,你要跟我們天棄魔域全面開戰。”

    面對三城主的話,那老者也只是笑了笑。

    “無憂魔王有令,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好他。”

    “你自己掂量著吧。”

    聽到這話,三城主不由得瞇起了眼睛。

    “你背后有無憂魔王,我背后就沒有嗎,用不著搬出來嚇唬我,人我今天殺定了。”

    “你還真殺不掉他。”

    老者冷哼一聲。

    “我說你這個魔,講不講道理?明明是他們要殺我,小爺我就是路過,不讓我過去,也就算了,還想殺我,怎么只能他們殺我不能我殺他們?”

    “你們天棄魔域的人,就是這樣不講道理?”

    “再說了,你確定要跟我開戰?”

    “就你這個垃圾,也配嗎?”秦為安此時身旁有人更是顯得囂張至極。

    那老者不由得搖了搖頭,他并不看好秦為安,不知道為什么會讓無憂魔王這樣看重。

    但,礙于無憂魔王的死命令,他必須好好的守著。

    “小畜生,我說了,今天你活著離開不了!”

    這三城主是個脾氣火爆的人,一言不合就要動手,這也是秦為安選擇他的原因,看重的就是他的脾氣。

    三城主直接出手,老者也抵擋在前,牽扯著他。

    秦為安和江淵對視一眼,便是朝著其他的使魔出手。

    如同秋風掃落葉,有些使魔已經被兩人打怕了,想要躲起來,卻沒有想到秦為安根本沒有準備放過他們任何一個人。

    哪怕只是削減魔族一絲一毫的力量,對于未來的戰爭都會擁有潛移默化的影響。

    這殺一點,那殺一點,也就變得多了。

    “殺!”

    黑色的血液落在黑色的城池當中掀不起半點血花,只有那沖天的血腥味才印證著剛剛的殺戮。

    三城主和薛丙的實力相差不多,只是三城主越打越急。

    他能和薛丙匹敵,可他的使魔們卻不是秦為安與江淵的對手。

    “小畜生,我要你死!”此時的三城主已經是魔性大發,變得極為狂暴,一瞬間的爆發逼退了薛丙之后,頃刻之間,變出現在了秦為安的身旁。

    而秦為安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移花接木!”

    剎那之間,便是與附近的一位使魔調換了位置。

    地魔的一擊,生生的讓那位天皇化為碎片,而秦為安更是膽大,抓住三城主出手的空擋,以極快的速度用雞毛膽子抽在了他的后背上。

    同時遁走,與此同時薛丙也趕了過來。

    三城主咆哮一聲,背后被雞毛撣子抽出一道血痕。

    盡管傷的不深,可在他看來這是恥辱,居然被一個螻蟻,傷害到了。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天女散花!”

    秦為安甩動著雞毛撣子。

    無形的花粉散落,沒有任何攻擊力,那三城主感受不到危險便是沒有去抵抗,任由那花粉散落。

    同時準備逼退薛丙,再找機會滅殺秦為安。

    “江淵!”

    江淵點了點頭,頓時沒入虛空當中。

    在薛丙與三城主交手之時,從虛空當中重新出現,一爪子落下,卻不曾想,那三城主的感知極為敏銳,已經預測到了江淵落腳的地方。

    “遁!”秦為安大喝一聲,江淵沒有任何的遲疑,再次遁入虛空之中,拉遠了和三城主的距離。

    同時秦為安也離得遠遠地。

    那個三城主已經瘋了,找到機會就想要殺了他,倘若被他打上一巴掌,不死也得沒半條命。

    “吼!”三城主怒喝一聲,整座城池都震動了起來,體內的魔氣不停地翻滾著。

    魔氣從城池當中環繞,封鎖一切。

    “毀滅吧!”

    他咆哮一聲。

    而秦為安也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魔氣運轉全身,將花粉帶到了全身上下的每一個地方。”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種花得花,種果得果!”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用力揮動,這一刻,三城主突然愣在了原地,他的體內,開出了一朵朵小花,堵塞了所有的經脈,整個人就像是一團花簇,而秦為安也動了。

    “風后奇門,天罡!”

    手中雞毛撣子如同長虹貫日,瞬間暴射而出,直接在三城主身體還處于僵硬的時候,斬向他的頭顱。166小說

    魔氣震碎體內的花朵之時。

    秦為安的雞毛撣子,也將他的頭顱斬斷。

    “爆!”

    秦為安不會給他任何的機會,哪怕頭顱落地,也無法確定他是否真正的死去,唯有挫骨揚灰。

    將三城主徹底化為灰燼。

    瞧見這一幕,薛丙臉色大變。

    他有些不敢置信的望向秦為安,一個天帝的螻蟻,卻能夠誅殺地魔。

    盡管有他牽制,可換作任何一個人來都不可能做到。

    但真正讓他頭疼的是,殺了三城主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

    無憂魔域的人來到天棄魔域,屠城殺城主。

    這放眼整個魔界,都是相當炸裂的事情,平日里偶爾會有摩擦,但也只是使魔之間的戰爭。

    一位地魔的死亡,很有可能會讓兩個魔域之間的戰斗徹底爆發。

    “快走!”

    薛丙沒有任何的遲疑,抓住秦為安和江淵就離開了這里,而秦為安悄無聲息的在這里埋下了一個陣法。

    沒多久,他們便是回到了無憂魔域當中。

    古堡。

    薛丙和無憂魔王匯報著。

    絕對不能再讓秦為安這樣亂來了,否則的話,他們無憂魔域恐怕會出事。

    “行了,你先下去吧。”

    無憂魔王揮了揮手,隨后將目光落在了秦為安的身上。

    “你真讓我刮目相看,哈哈哈!”

    “看來,撤佃這是給我送來了一個寶貝!”

    他盯著秦為安,不由得舔了舔嘴唇。

    “別說那沒用的,另一只胳膊伸出來。”

    “今天我在那殺三城主的時候,突然發現,他爆發魔氣之時,全身魔氣運轉出自丹田之內,而丹田的經脈走向,連通右臂千云穴,也就是說,在這里刻下陣法的第二筆,會讓你的丹田直接吸收天地魔氣。”

    秦為安摸著下巴,故作沉吟的說道。

    聽到這話,無憂魔王當即半跪在地上,將胳膊遞給了秦為安。

    秦為安口中念念有詞,同時雙指落下。

    陣法的第二筆,儼然刻在了他的身上,同時秦為安丈量著脈絡的走勢,在胸下穴門處,再點一穴。

    這一瞬間,無憂魔王很明顯的能夠感受到,他仿佛與整個空間都連接在了一起。

    只是隱隱的感受,就發現了太多與之前,不同尋常的地方。

    “以人為陣,簡直是讓人癡迷的手段。”無憂魔王暢快的大笑著,他對于秦為安,也是愈發的信任。

    一個十歲的孩童,在他看來,有些頑劣,猖狂,囂張都很正常,為魔之人,哪有不囂張的。

    “哼,那三城主死的好,死的活該,你殺的好!”

    無憂魔王拍了拍秦為安的肩膀。

    “敢忤逆本王的指令,他死有余辜!”

    江淵眉頭輕輕挑動,這無憂魔王已經是著了秦為安的道。

    “你說我這時候,還能出去走走嗎?那個天棄魔王,不得弄死我?可是呆在這里,我又有些想不出來東西。”秦為安有些糾結的說道。

    “怕什么!天棄魔王?呵呵,等我陣法大成之時,這天底下,只有一個魔王!那就是我!”

    “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無憂魔王大手一揮。

    “那好吧。”秦為安笑了笑,隨后走出了城堡當中。

    魔是偏執,瘋狂,自大,狂妄。

    無憂魔王就是最好的例子。

    其余的魔王,也多是如此,這是心被魔氣所腐蝕,魔氣所給他們帶來的影響。

    越是強大的魔,被腐蝕的就會越嚴重。

    狂妄自大,那是刻印在骨子里的。

    “沒想到,這么強的人,也會被一葉障目。”江淵不由得感慨了一句。

    “因為他們心中蒙塵,所以比別人更容易看不清。”

    “無憂魔王對于八滅魔動陣的渴望,就像是其他入魔之人,對于魔氣給他們帶來的力量和無盡的生命力一樣。”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是一類人。”

    “他們渴望魔氣,墮入魔道。”

    “而無憂魔王渴望八滅魔動陣,所以,墮入我道!”秦為安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你真的只有十歲?不是活了幾百萬年的老怪物?”

    江淵看著秦為安撇了撇嘴。

    “你懂個腿。”秦為安朝著江淵豎起了中指。

    “小爺我如假包換,只有十歲,嘎嘎年輕。”

    秦為安心情不錯,畢竟計劃成功了最為關鍵的一環。

    他剛剛離開城堡,便是見到遠方一片浩瀚的魔云席卷而來。

    “來了。”

    “誰?”

    “天棄魔王。”秦為安平靜的說道。

    “魔域之間不會這么輕易的撕破臉皮,所以,天棄魔王一定會單槍匹馬的來找無憂。”

    “我們趁著這段時間,去其他的城池。”

    “引大祖出現。”

    秦為安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九幽宗大祖?”

    “嗯。”秦為安點了點頭。

    “我們需要從內部瓦解他們,離間計。”秦為安舔了舔嘴唇。

    沒多久,秦為安便是來到了第十一城。

    第十一城的城主與第三城主的關系極為要好,兩人在來到魔域之前,乃是出自同一宗門。

    師兄弟!

    秦為安不喜歡主動找麻煩,這樣的被動接受麻煩,才是最好的選擇。

    也不會那樣引人注目。

    當他踏足第十一城的時候。

    便是見到兩側數百的使魔已經嚴陣以待。

    坐在中心王座上的男人半闔雙目,有些昏昏欲睡。

    當秦為安走進城中的時候,他才睜開了眼睛。

    “你殺了我師弟。”

    他的聲音十分的平靜。

    “還敢來第十一城。”

    “啊?你師弟?”秦為安有些迷惑的說道。

    “三城主。”

    十一城主表情平靜的說著。

    “那你早說啊,你早說我就不來了。”秦為安嘆了口氣。

    “我現在走還來得及嗎?”秦為安搔了搔頭。

    “應該來得及吧?”

    秦為安顯得有幾分無辜。

    “來了,還想要離開,可沒有那么容易,你有無憂魔王保著,我不要你的命,留下一條手臂,一條腿,我放你離開。”

    十一城主緩緩地站起身。

    “你自己動手,還是我幫你動手。”

    “你也不用指望薛丙,他保不住你。”

    十一城主話音落下,薛丙已經出現在了秦為安的身旁,與此同時,從十一城主身后,也走出來了一位老者。

    神色平淡。

    “八城主。”薛丙微微瞇起了眼睛。

    不由得感受到了一些壓力。

    兩位地魔在這里,憑借他一個人,確實保不下秦為安。

    “我不殺你,但我會斬斷你兩條手臂。”

    聽到這話,江淵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他們沒有想到,八城主居然會出現在這里。

    “兩位敢不敢跟我賭一局?”

    秦為安十分淡然的說道。

    “賭你斬不斷我的手臂,賭我能從這里活著離開。”

    “是嗎?我感知過你身旁的氣息了,只有一個薛丙,現在沒有人能夠救得了你,還是說你覺得憑借你們兩個人,會是我的對手?”十一城主的表情十分平靜。

    秦為安不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n nbsp;   而且,他想要斬斷秦為安的雙臂,也根本不需要多長時間。

    “那你敢賭嗎?”

    “行,我倒是要看看,你想要怎么賭。”

    “如果,小爺我今天被你斬斷雙臂,那我這條命也給你,死在這,給三城主陪葬。”

    “不過嗎,如果你沒能斬掉小爺的雙臂,從今天開始你做我的奴仆,至死方休。”秦為安略顯挑釁的對著十一城主勾了勾手指。

    “好,我跟你賭。”

    十一城主沒有任何的猶豫,因為他從來沒覺得自己會輸。

    只有一個薛丙,八城主足夠讓他無法分心,而秦為安和江淵兩個人,就算手段在多也沒有辦法從他的手中逃脫。

    “口說無憑。”

    秦為安舔了舔嘴唇。

    隨后說到:“以真命起誓,簽訂契約,敢否?”

    “有何不敢。”

    十一城主冷笑一聲。

    “我勸你不要妄圖拖延時間,因為沒有任何用。”

    “無憂魔王根本不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

    “哦,我知道,你可能是想要拖到撤佃戰神來,但是,大祖已經將撤佃戰神阻攔了,你現在,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我不知道你怎么贏。”

    聽到這話,秦為安也只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我秦為安,愿意以真命起誓,簽訂靈契!”

    秦為安雙手結印。

    一道黑色的光芒破體而出。

    江淵不知道為什么,聽到秦為安要對賭的時候,莫名其妙的放心了許多。

    薛丙也只是冷冷的看著。

    他只是執行命令,但是秦為安如果自己要死的話,他才懶得理會。

    反正,本來他也看不起秦為安。

    “我愿以真命起誓,簽訂靈契。”

    此時此刻,十一城主也同時從體內放出一道黑色的光柱,與秦為安的光柱交織在了一起,靈契簽訂成功,賭局已經生效。

    他想要殺了秦為安,但是他明白,無憂魔王死保著的人,如果他殺了,自己也難逃一死。

    但如果死在對賭當中,既能夠為自己師弟報仇,自己也能好好地活著。

    秦為安抓住江淵的手臂。

    一只手拿著雞毛撣子。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傳送!”

    “再見!”

    下一刻,秦為安和江淵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一刻,十一城主瞬間神識彌漫天地,可是他根本沒有找到秦為安在哪里,而此時此刻的秦為安,已然出現在第三城當中。

    第三城距離十一城相聚甚遠,可以規避十一城主的搜索。

    “這,是什么手段?”

    江淵不由得有些驚訝。

    “難道是傳送陣?你什么時候留下來的?”

    秦為安咧嘴一笑,他做事情喜歡留一些后手,來確保自己的安全,這傳送陣,便是那日留下來的小陣,就是怕出現今日這樣的事情。

    “跟我來。”

    秦為安和江淵沒有在這里停留太久,今日之內,只要十一城主沒有找到他們兩個,那賭約就會自動生效。

    “你這直接收獲了一個強大的奴仆呀。”

    江淵也不得不嘆服秦為安的手段。

    “我才懶得要他。”

    “一旦他成為我的奴仆,大祖必然會來要人。”

    “提出條件,讓我解除對十一城主的控制。”

    江淵這才明白秦為安的目的,區區一個地魔,他還真沒看上。

    “望魔山,那個地方,據說魔族不敢輕易踏入其中。”

    “用撤佃戰神的說法,那里有一頭魔獸,以魔族為食,所以,久而久之也就成為了魔族的禁區。”他們兩個只需要躲在里面就行了。

    等一天之后,再出現。

    “你早就已經想好了路線?”

    “多看資治通鑒。”秦為安拍了拍江淵的肩膀。

    望魔山。

    一眼看不到頂,黑壓壓的魔云覆蓋著。

    “我記得曾經在古籍當中有過關于望魔山的記載。”秦為安撓了撓頭,他看過的書里面,有寫過。

    “你的意思是,在我們之前,就有人來到過魔域?”

    秦為安細細思考了一下,隨后便是說道:“你知道那些禁區嗎,比如五藏天,修羅殿,始皇陵。”

    “這里應該和那些地方差不多,沒有脫離主世界,屬于主世界當中的小世界。”

    “禁區。”

    “應該有人來到過這里,而且,看魔族的記載當中,這個地方,他們也只是偶然發現,這說明在他們之前,就有人從這里生存。”

    秦為安登上望魔山,最多兩個人也只能上到半山腰的地方。

    “上面有結界的限制。”

    “禁止入內。”

    秦為安干脆坐在山崖邊上短暫的休息著。

    “你說這上面有什么?”江淵有些好奇,同時嘗試運用空間法則,想要借用空間穿梭的力量進入其中。

    但可惜,這里完全將空間法則所封印。

    “如果沒有必要的話,還是盡量別想著上去了。”秦為安搖了搖頭。

    未知的東西,他才不會去輕易嘗試。

    只有一切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他才會去做。

    “好吧,沒想到你居然也有害怕的東西。”

    “這是當然,我可是惜命的很。”秦為安咧嘴笑了笑。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秦為安感受到了那封禁的結界,居然消失不見了。

    江淵也同時順著秦為安的方向望去。

    還是和剛剛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但卻沒有了封印。

    “走。”

    “既然結界打開了,這說明我們已經沒有辦法避免去遭遇。”秦為安很清楚,這是有人要他們上去。

    一步步走上山巔。

    跨越云層。

    走了不知道有多久。

    “這里,居然這么高。”江淵和秦為安都沒有想到,已經走了好幾個時辰了,以他們的速度,不管是什么山,恐怕都已經爬上去了。

    但,現在還看不到盡頭。

    “不共山。”秦為安深吸一口氣,表情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神話時代當中,被周王打到地底深處的那座山?”提到不共山,江淵也有了印象。

    “不共山,九幽龍雀。”

    “曾經禍亂天地,諸神浩劫當中,周王承借天地氣運,聯手眾多神祇將不共山打穿,想來應該就是打到了這里。”

    “不過也只是傳說,沒有具體的典故記載。”

    “難道九幽龍雀還活著?”江淵不由得心中一個哆嗦,那種神話當中的存在,又怎么可能會是他們可以抵抗的。

    “不清楚觸發禁制的開關是不是我們。”

    秦為安也不確定。

    但現在,已經沒有了其他的選擇的機會了,只能硬著頭皮走上去。

    一步又一步,他們不知道走了多久。

    “這是試煉。”秦為安很確定的說道。

    “毅力和道心的考驗,繼續吧。”

    秦為安心中有了些許的猜測,有可能是因為江淵的龍之血脈,九幽龍雀也算是龍的血脈,而且是極為強大的一種。

    兩天,三天,也許是一個月。

    兩個人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時間的概念,不知疲憊的朝著山巔走去。

    “我們,不會在一直踏步吧。”

    江淵不知道為什么,感覺自己似乎一直沒有動過。

    “我們確實是在原地踏步,但也不盡然。”秦為安瞇起了眼睛。

    “繼續走吧。”

    江淵回過頭望去,下山的路很短,可上山的路,無比漫長,枯燥乏味。

    但秦為安卻始終雙眼明亮。

    似乎走了很久,一年,兩年,也許是十年,時間早就已經不在兩個人的世界當中了,仿佛從少年走到了遲暮的老者,盡管他們看上去還年輕,但卻仿佛走過了無數的歲月。

    “到了。”終于,在不知道多久之后。

    兩個人見到了山巔。

    “走。”江淵深吸了一口氣,此時他的目光有些空洞。

    當踏足山巔的那一刻,兩個人看見了整個魔域。

    望魔山。

    如同天穹。

    而在兩人眼中,魔域萬物皆為螻蟻,如同塵埃。

    哪怕在強大的魔王,也如同螻蟻一樣的渺小。

    “這就是身居高位的感覺。”

    秦為安看了一眼江淵說道。

    “亦如同,我們去看蕓蕓眾生,去看那些普通人一樣,弱小的螻蟻。”

    “而那些人眼中的我們,也是如此。”

    魔域的全貌,一覽無余。

    “在這里看,仿佛一直腳就能踏平整個魔域。”江淵也是有些感慨。

    隨后秦為安正了正神色,轉過身說道:“不知道前輩喚我二人前來,有何貴干。”

    嗖。

    一道光影瞬間出現在兩人的面前,只是一團影子。

    卻散發出能夠毀滅天地一樣的力量。

    “九幽龍雀。”秦為安略顯謹慎的說道。

    “我不會殺你。”那一團影子當中傳出來的聲音,似乎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我從你手中的雞毛撣子上,感受到了他的氣息。”

    “誰?”秦為安弱弱的問道。

    “這不是一個能夠被提及的名字。”影子搖了搖頭。

    秦為安心中也犯起了嘀咕,這禿毛雞到底什么身份,怎么碰到的大人物,似乎都認識他一樣。

    “不知道前輩有什么指示?”

    秦為安輕聲詢問道。

    “接受我的傳承。”

    “替我報仇。”

    秦為安從九幽龍雀的口中,聽到了濃郁的恨意,而且是歇斯底里的恨,滔天的恨。

    “我要他們死。”

    聞言,秦為安一把將江淵拽了過來。

    “他接受你的傳承,仇我替你報。”

    “我?”江淵愣住了。

    要知道這可是九幽龍雀,神話當中的存在,無數人夢寐以求的傳承,秦為安居然送給了他。

    “怎么樣。”

    “他有龍的血脈,盡管說比較垃圾,但好歹也是龍。”

    “你們兩個同為妖族,他接受你的傳承適配度也會更高。”

    九幽龍雀思考片刻之后說道:“好,但是,我會在他的體內布置下一個禁制,如果有一天,他有能力為我報仇的時候,卻沒有為我報仇,我會拉著他死。”

    “仇,我幫你報,傳承給他,禁制給我。”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