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137章 他們出不去
    無憂魔王不由得瞇起了眼睛。

    秦為安這樣指著鼻子罵他,泥人還有三分火氣。

    江淵也覺得秦為安裝的有些過頭了。

    “還是讓我給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陣法吧。”

    可下一秒,秦為安的一句話,就直接讓無憂魔王將所有的不痛快拋之腦后,貼在秦為安身旁,生怕他跑了一樣。

    “看好了。”

    秦為安屏住呼吸,腦海當中回想著真正的八滅魔動陣。

    落筆的那一刻。

    與無憂魔王當初所設想的一樣。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秦為安的這一筆,會讓他有一種驚為天人的感覺。

    “真正的八滅魔動陣!”無憂魔王尖叫一聲。

    秦為安抬起頭,看了看他,覺得這無憂魔王有些太高了。

    “你能蹲下點嗎?”

    “你這么高,讓我很有壓力的。”

    無憂魔王聽到這話,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蹲了下去。

    他對八滅魔動陣鉆研了數百萬年,甚至于可以說是耗盡了他所有的精力,如今,自己最驕傲的東西,被人痛罵垃圾,而對方的神來一筆,就已經超越了他,更是為他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江淵不由得感覺毛骨悚然。

    就這么短短的時間內,秦為安已經將無憂魔王完全的掌控在了自己的手中。

    隨著第二筆的落下。

    八字已經躍然于紙面。

    隱隱約約泛起了光芒。

    這不是簡單的兩筆,兩筆當中,蘊藏了太多的法則。

    秩序。

    “沒錯,就是秩序。”無憂魔王眼睛亮了起來。

    他屏住呼吸盯著秦為安的下一筆。

    盡管只是紙上談兵,就算是秦為安將完整的八滅魔動陣畫出來,他也沒有辦法去實現,因為完成一個頂級的陣法,所需要的材料,不是他們能夠得到的。

    但,也有很大的用處。

    “乾坤參上,巽離為引。”

    “八滅魔動!”

    “聚陣!”秦為安雙手結印,口中念念有詞。

    緊隨其后,那張紙便是瞬間破碎爆裂。

    “可惜,這東西承載不了八滅魔動陣,只能破滅,后面的步驟,就沒有繼續進行了。”秦為安有些惋惜的說道。

    但對于無憂魔王已經足夠了。

    “這就是,真正的八滅魔動陣嗎?”

    “那你,如果想要做一個,偽造的八滅魔動陣,豈不是很容易!”無憂魔王的心動了。

    他一直以來的構思,也許會在這個孩童的身上實現!

    秦為安雖說知道他的目的,但是此時此刻,也要故作不知道。

    “你指的是什么?”

    秦為安瞥了他一眼。

    “用身體成為陣基,隨時隨地的溝通陣法的力量!”

    秦為安聽到這話,不由得坐在了地上。

    無憂魔王也隨之坐在了地上。

    “有辦法嗎?”

    “這,我得想想,我記得我看到的書里面,確實有過關于這種方式的記載。”

    “仙界曾經有一位名為王卜子的陣仙,就曾經用人體來制作陣法的基石,從而能讓一個普通人,隨時隨地的溝通天地的力量。”

    “只是因為普通人的身體,不容易承載這種陣法帶來的極致力量,所以,實驗的結果并不是很好。”

    “我的身體應該沒有問題!”

    無憂魔王很確定的點了點頭。

    “不過,八滅魔動陣這樣的大陣,你肯定承受不了。”秦為安搖了搖頭。

    “這倒是,不過,如果是縮減版的呢?以八滅魔動陣為基礎。”

    “可以試試。”

    “我曾經在一本古書當中,看到過以修士作為陣基的案例。”

    “那個宗門當年盛極一時。”

    “邪茅八卦宗?”

    無憂魔王也聽過那個宗門的事情。

    “對,不過他們最后都遭了天譴,被蒼天覆滅了,因為太過強大,導致生靈涂炭。”

    聽到這話,無憂魔王不由得摸著腦袋。

    “我還是想要試試。”

    無憂魔王清楚,這是他將會面臨的唯一機會,天遣?魔者,誰會恐懼天劫,天譴!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獨霸天下!

    “那得讓我構思一段時間。”

    秦為安舔了舔嘴唇,第一步的計劃完成了。

    “只要你要的,只要我有的,我全都會給你!”

    無憂魔王,鄭重的承諾到。

    “還是算了吧,我就是個惹禍精。”秦為安低下頭,委屈巴巴的說道。

    一改常態。

    “我就是因為在外面惹了大禍,被人追殺到了這里,結果,被魔氣腐蝕了,現在也成魔人了。”

    “我怕我惹了大禍,再給你們連累咯。”

    秦為安撅撅嘴。

    “你也知道,我說話不經腦子,反正看見什么東西,就喜歡嘲弄。”

    秦為安嘆了口氣。

    “等我,想出來方法,在找你吧。”

    無憂魔王一聽到這話,當時就怒了。

    “我無憂的人,整個魔域,誰敢動!還沒有我保不下的人!”

    “主要我也不想罵人,可是我有一種病,每當罵人的時候,就會才思泉涌。”

    “就比如我剛剛罵你,其實我也不想,主要這樣會讓我的思路更清晰。”

    “想罵誰就罵誰,別控制!我保你!”無憂魔王,似乎有些單純。

    江淵和撤佃戰神都是嘴角抽搐個不停,萬萬沒有想到,這種鬼話都會有人信。

    秦為安挑了挑眉毛。

    這就是無憂魔王的執念能夠在一件事情上,耗費這么久的精力。

    數百萬年。

    這就是他無法抗拒的誘惑,甚至于會被迷失了神智。

    眼中再也看不到其他的東西。

    “你可真是個好魔。”

    秦為安知道自己的計劃已經得逞,接下來,就是給無憂魔王畫大餅,一步步來,隔三差五的給他來上兩筆,就如同當初對付修羅王的時候。

    牢牢地將他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因為修羅的詛咒,只有他能解開。

    如今也是如此,無憂魔王想要的東西,只有他秦為安能給!

    “既然魔王如此,那我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傳我令下,從今天開始,那就是小魔王,見他如見我!違者殺無赦。”說完,無憂魔王便是吩咐人照顧好秦為安。

    他將自己沉浸數百萬年制作的東西,全部都銷毀。

    已經,不需要了。

    “帶他去魔池。”

    “他也跟來吧。”秦為安指了指江淵說道。

    “都依你。”無憂魔王笑了笑,現在秦為安就是他最珍貴的寶貴。

    “能吸收多少,就看你的了,這可是好東西。”秦為安在前往魔池的路上,對著江淵小聲說道。

    “可這不是……”江淵欲言又止,秦為安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擔心自己徹底淪為魔物。

    “有小爺在,你怕什么。”

    “只要道心不沉淪,我都能將你拉回來。”秦為安很有自信的說道。

    道心永恒。

    則萬物不侵。

    這是禿毛雞對他說的最多的一句話。

    “行。”江淵點了點頭。

    沒多久,兩人便是來到了古堡的最深處,在這里,有六位地魔守護,足以見得有多么重要,每一個都是始祖級別的存在。

    “他們兩個是誰?”

    魔族說話的聲音,總是顯得冷冰冰的有些不近人情。

    “魔王親自授令。”

    “他便是小魔王,見他如魔王。”帶路的使魔輕聲說到。

    “嗯?就憑他?”

    六位地魔同時皺起了眉頭。

    “這是無憂魔王的手令。”

    使魔將手令遞給眾人,這才讓他們放行,魔池,乃是一個由黑曜石打造的水潭。

    魔氣翻滾,沸騰。

    哪怕只是站在外面,都能夠感受到充裕的魔氣。

    就仿佛,靈氣對修士的重要性一樣。

    “濃郁吧,這也只是那譚魔水的水蒸氣,等你感受到里面的池水后,才知道有多舒服。”秦為安咧起嘴。

    早就聽說過這等東西。

    在魔族被稱之為魔池,而在外面,則是被稱之為靈池。

    “以后得想辦法帶出去一些,這里的好東西還真不少。”秦為安摸了摸下巴,八位魔王肯定有不少好東西。

    到時候通通洗劫帶走。

    “你還真是滿腦子危險思想。”江淵不由得搖了搖頭,秦為安簡直就是個大膽的瘋子。

    完全不知道這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讓他害怕的。

    “要有夢想,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秦為安縱身跳入魔池當中。

    示意江淵也跟著他一起下來。

    在江淵跳下去的那一瞬間,只覺得磅礴的氣息,險些將他的大腦沖撞宕機。

    “這點魔氣就受不了?”

    秦為安略有幾分嘲弄的說道。

    “我不敢吸收太多。”

    江淵搖了搖頭,這是難得一遇的機會,但若是吸收的太多的話,他怕自己無法控制,墮入魔道。

    魔池當中的力量,稍有不慎可能就會讓他癡迷。

    “這是你必須要走的一步。”

    秦為安認真地看著江淵說道。

    “他們每一個人,在那個時代,都是最強大的人,都擁有一顆強大堅定的道心,但最終,還是淪為魔物。”

    “就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經歷過。”

    “這樣能夠讓他們實力快速提升的辦法。”

    “辛辛苦苦修煉幾十年,不如魔池內一天的修煉。”

    “這種反差,會擊碎他們。”Μ.

    “但你要清楚,你必須得去經歷,才能夠控制自己的欲望,磨礪自己的道心。”

    “這才是成長。”秦為安的話,讓江淵陷入了沉思當中。

    “哪怕因此入魔?”

    他抬起頭,看著秦為安說道。

    “如果你度過不了這一關,入魔只是早晚的事情。”

    “回避所有的欲望,不如直面自己的欲望,征服他!”

    “沒有人不渴望強大的力量。”

    “我也是如此。”

    秦為安十分誠懇的說道。

    “謝謝。”江淵深吸一口氣,隨后目光變得堅定。

    “你似乎有一種魔力,我懷疑你是不是給我下了詛咒。”江淵苦笑一聲。

    “總是能夠讓人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你。”

    秦為安聳了聳肩。

    “可能是氣運吧。”

    他垂下頭。

    “修煉吧,我會將你拉出來。”

    說完,秦為安也閉上了眼睛,開始吞噬這魔池當中的力量。

    一股魔氣沖入體內。

    如同鯨吞一樣。

    這還是秦為安控制了一下的結果。

    否則,一會的功夫,他就會將這魔池當中的池水吸收殆盡。

    “吸一半吧,剩下的給他們帶回去。”

    秦為安也不敢全都吸收了,不然誰知道那無憂魔王會不會瘋狂。

    “地皇。”秦為安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實力。

    “還是得壓縮一下。”

    相比境界的飆升,秦為安更追求穩扎穩打,步步為營,將體內充沛的氣息,不停地壓縮成為水。

    盡管會讓他的戰斗力有所下降,但會讓他在以后的消耗當中,更具有優勢。

    “人皇。”秦為安眉頭皺了皺。

    “小爺玩的就是極限。”秦為安的眼中閃過一抹瘋狂。

    繼續壓制境界。

    將所有的能量,從面,變成線,從線,變成點!

    此時此刻,秦為安的力量,被壓縮成為了一顆珠子。

    已經到了他的極致。

    “天帝。”

    秦為安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天才和 ;天才和天才之間的差距。

    強者和強者之間的差距,就是這樣一點點的細節所積累出來的。

    否則這里差一點,那里差一點,最后,距離勝利也會差一點。

    穩扎穩打,精益求精。

    秦為安呼出一口濁氣,望向身旁的江淵,此時的江淵體內力量十分狂暴,整個人也隱隱有化魔的驅使。

    秦為安伸出手落在了江淵的心臟處。

    目光凝重。

    他的心已經被真正的魔氣所覆蓋。

    如果他不能熬過這一次,便將遁入魔道。

    “哎,看來小爺生下來就是操心的命。”

    “以前操心聯盟,幫會里大大小小的事情,現在也要操心。”秦為安略顯的有些無奈。

    一天一夜過去了。

    江淵還沒有任何蘇醒的意思。

    他的皮膚已經變成了暗黑色,心臟被腐蝕了四分之三。

    秦為安深吸一口氣,最終還是決定出手。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江淵心臟蔓延的魔氣,居然在慢慢的退散。

    “挺過去了。”秦為安滿意的點了點頭。

    “可不只是有鯉魚躍龍門。”

    “這將會是你這一生,最終要的蛻變。”

    秦為安收回手,站起身。

    沒過多久,江淵便是睜開了眼睛,感受自己實力上的變化,盡管有提升,可遠遠不如心境的變化。

    “我這是怎么了?”

    江淵迷茫的看著秦為安。

    “你度過了你生命當中,很重要的一次劫難。”

    “因為他是一個開始。”

    秦為安咧嘴一笑。

    “走吧,也該去給那無憂魔王來點甜頭了,估計這兩天,他已經等不急了。”江淵跟在秦為安的身后。

    無憂魔王就守在外面,就像是秦為安猜測的那樣,他已經急不可耐了。

    “怎么樣?”

    秦為安故作沉聲的說道:“倒是有了一些想法,可以試一試。”

    “利用你的經脈和體內的魔氣,魔血,作為陣基,不過我只想好了第一步陣法的構筑。”

    “如果你想的話,可以感受一下。”

    無憂魔王,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連忙點了點頭,并且遣散了所有人,只讓秦為安隨他留在這里。

    “在外面等我吧。”

    江淵點了點頭。

    “從石經走。”

    “左臂給我。”秦為安目光凝重。

    無憂魔王將手臂擺到了秦為安的面前。

    “這么高,你是想咋的?”

    秦為安瞪了他一眼。

    “哦,哦。”無憂魔王連忙半跪在地上。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走脈聚陣。”秦為安輕聲的低喃著,隨后雙指劃過無憂魔王的經脈。

    這一瞬間,無憂魔王只感覺胳膊麻麻酥酥。

    緊隨其后,他只要稍稍動用一些魔氣,就會感受到非常大的反饋,而且能夠快速的承接外界的魔氣化為己用。

    這還僅僅只是陣法的第一筆。

    “這,這!”無憂魔王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秦為安。

    “冥思苦想,也暫時只想出來了這么一點。”秦為安摸了摸下巴。

    “在這里憋著悶得慌,想不出來啥,我準備出去走走,找找靈感。”秦為安一邊忽悠著無憂魔王,一邊在心中冷笑。

    這陣法,秦為安自然是沒有去欺騙無憂魔王。

    畢竟,他鉆研了八滅魔動陣,也有數百年時間,稍稍有些偏差也能夠感受得到。

    但,他也不可能讓無憂魔王變的那么強大。

    也因此,在這一筆陣法當中,融入了其他的東西。

    當陣法大成的時候,就是他掌控無憂魔王的時候。

    “好!”

    無憂魔王點了點頭,秦為安現如今就是他的至寶,他會滿足秦為安的所有要求。

    “你接下來準備做什么?”

    江淵有些猜不透秦為安的想法,就像是跨越時代的兩個人。

    “搞事情。”

    “搞大事情,借著無憂魔王的勢,擾亂魔族。”

    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

    “但這樣對魔族造不成根本的沖擊。”

    “嘿嘿,這就要看小爺我給你表演一手,偷梁換柱了。”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去天棄魔王的領域,他和無憂魔王的領土毗鄰,因此常年發生爭端,我們去那里剛剛好,不僅僅要搞事情,還要搞的漂亮。”

    江淵感覺自己的思緒已經跟不上秦為安思維。

    天棄領域。

    魔域八大領域之一,因為地處平原,所以放眼望去城池林立。

    “天棄十八城,擁有十八位地魔所統領。”

    “而十八城的總統令,乃是當年九幽宗的大祖。”秦為安跟撤佃戰神收集了很多關于魔域的事情。

    這也是他選擇天棄魔王領土的關鍵。

    大祖。

    如他猜測的那樣已經淪為魔爪。

    秦為安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天棄三城。

    “天棄三城的城主,出了名的脾氣暴躁,而且嗜殺成性,將他選做目標,會讓矛盾激發的更快一些。”

    江淵一邊聽著,一邊跟秦為安學習著。

    兩人走在城中,感卻氣氛有些怪異,城中的人似乎都在盯著他們。

    面色不善。

    “他們為啥這么有敵意。”

    “因為魔池,魔域的八個疆土,每一個疆土的魔氣都不一樣,他們很容易就能夠感受到我們身上的魔氣屬于哪個領域。”

    “站住,這里不歡迎,無憂魔域的人。”

    此時,一位使魔走了出來。

    “我們就只是路過,怎么,難道連路過都不行了?”秦為安眉頭一挑。

    “不行,無憂魔域的人,不能從這里走。”

    “滾。”

    諸多使魔狠狠地盯著兩個人。

    “小爺我還不知道什么叫做不能走。”

    秦為安大步一邁,根本不理會他們,管他們讓不讓,本來就是找麻煩來了,現在有人主動挑起紛爭,正和他意。

    “再走一步,殺無赦。”

    “殺我?你們也配?你們這群歪瓜裂棗,小爺一個打你們一城。”秦為安揮了揮拳頭。

    被一個孩子如此輕視,他們只感覺是無憂魔域在故意羞辱他們。

    “殺你一個天帝境界的使魔,無憂魔域還敢與我們開戰不成,今天,就殺了他!”

    “我看誰敢!”

    江淵一步踏出。

    盡管說秦為安學識豐富,手段怪異,可畢竟境界在那里,這種時候,他必須要站出來。

    “看來,你們是非要挑釁我們天棄魔域了。”

    “殺!”

    諸多使魔同時出手,而秦為安也抽出雞毛撣子,用力的砸了下去,被他所砸到的使魔頓時皮開肉綻。

    而且秦為安的速度極快,快到他們根本摸不到秦為安。

    江淵更是出手便誅殺了兩位使魔。

    這不僅僅沒有起到威懾,反倒是讓這些魔族更加的瘋狂,黑色的魔血揮灑在天空,秦為安出手愈發凌厲。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封天八門,巽水斬!”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用力揮舞而出,夾雜著水屬性的攻擊,宛若劍氣縱橫而去,十幾個使魔的身上,頓時出現了傷痕。

    這傷痕不深,也不致命。

    “就只有這點本事嗎,殺了他!”

    可當他們運用魔氣的時候,突然感受到身體劇痛不止。

    秦為安站在天上笑吟吟的說道:“你們懂個屁,這可是巽水,陰濁跗骨,一旦沾染,除非自斷經脈,否則稍加用力,就會痛不欲生。”

    “再試試這個!”秦為安舔著嘴唇。

    “離火破!”

    瞧見火紅色的光波席卷而來,使魔不敢大意,竭盡全力的去抵擋秦為安的攻擊,卻突然發現根本沒事。

    “騙你們的。”秦為安大笑一聲。

    “離火爆!”

    秦為安打了個響指,剎那之間,諸多使魔爆裂開來。

    化為灰燼。

    “離火可不是攻擊你們的,而是讓火分子充分的與巽水結合。”

    他們何曾見過如此詭異的招數。

    甚至于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快,去請地魔大人!”

    魔使們有些恐懼,秦為安的手段太過詭異,明明只有天帝的修為,放眼整個魔族都是微不足道的存在,卻能夠隨意的誅殺他們這些天皇級別的存在。

    “乾風破!”秦為安將雞毛撣子豎立在身前。

    下一刻,在所有人都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直接戳出。

    快,快到肉眼根本沒有辦法看的清楚。

    又是幾位使魔慘死在城池之內。

    江淵殺的也很快,同境界之下,除非是秦為安這種怪胎,不然憑借龍的血脈,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江淵仿若是閑庭信步一樣,他看著秦為安的出手方式,殺人方式,仿佛收到了一些啟迪。

    通過空間法則,來進行突襲一樣的殺戮。

    “我懂了。”

    江淵輕輕的點了點頭,所有的功法招數并不是死板的,甚至于可以很多種功法同時組合在一起。

    “空間七殺術!”

    江淵瞬間消失在了使魔的視野當中,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七顆人頭落地。

    借助空間之力,隱匿襲擊的瞬間,再次隱藏自己。

    以他現在的實力,最多能夠做到連續七次隱匿入空間當中。

    “不錯嘛,挺有創造力的。”

    秦為安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使魔也太多了。”江淵的目光頗為凝重,要知道,使魔幾乎都是天皇級別的存在,而放眼整個外界,又有幾位天皇。

    這就是魔族強大的地方,可以成批成批的制造強者。

    “一旦他們出去的話,嘶。”江淵想想都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秦為安聽到這話,則是露出了不厚道的笑容。

    “他們也得出的去再說。”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