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三百三十一章 被拱了?
  這一瞬間,樂于彤仿佛找到了靠山一般,雙眼通紅哭的梨花帶雨的盯著血陽,“別以為你是血影樓的我就怕你,看我師姐來了不揍死你著!”

  “……”

  兆豐瞬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這可西島五大勢力之一的血影樓!

  你師姐再強也只是一個人,怎么可能掰的過這么粗的大腿!

  (西島勢力:萬花谷/雷音寺/劍閣/傭兵協會/血影樓!)

  血陽強忍渾身疼痛起身仰頭哈哈大笑,“區區胎息境的螻蟻,你師姐再強能強到哪去?”

  “聽你師姐聲音挺好聽,晚上一起服侍我吧!”

  砰!

  兆豐一腳將血陽踹出數米遠,一個箭步上前抓著其領口將其抵再墻上,“我在說一遍,小彤現在是你招惹不起的存在,這忠告是看在你爺爺的份上給你的!”

  招惹不起?

  你是不是忘了我血影樓是怎樣的一個存在了?

  “我爺爺身份在那放著,今晚我就要讓她倆侍寢,誰都改變不了,我說的!”

  砰!

  兆豐心累的抹了把臉,下一秒,惡狠狠的將其摔在地上!

  毀滅吧!

  我只是個青樓掌柜的,咋就這么難!

  還是聯系身后勢力吧,這倆傻逼打起來絕對會拆了這青樓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這壓抑的空間內,除了哼哼唧唧的地動山搖聲,沒人敢大聲喘氣!

  畢竟血陽爺爺可是血影樓的二長老!

  敢一不小心笑出聲來,明天醒來腦袋估計就搬家了!

  這時,一道黑影帶著微弱的氣息光速掠過進入青樓,屋內這么多半圣竟然沒發現其存在!

  砰!

  一只酒壇從門外砸進!

  一道渾身邋遢的身影靠在門框上醉眼惺忪的望著屋內,“哪個不要命的敢欺負我師妹?”

  “???”

  眾人頓時傻眼了!

  你從哪冒出來的呀?

  還有…你師妹誰呀?

  素不相識,樂于彤也不敢上前打招呼,畢竟剛才搖人聯系的是師姐!

  見沒人鳥自己,邋遢身影搖著醉步進門一屁股坐在地上,“師妹,聯系這么久了,不認識師兄嗎?”

  樂于彤迷茫了,也沒盯著我,這是在跟我說話嗎?

  “你…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來人還沒來的及插嘴,血陽癲狂的拍手笑著鄙視樂于彤,“這可是偽皇中期高手,你一個胎息境的螻蟻在這攀什么關系呢!”

  扭頭對著來人笑了笑,“哥們,不好意思,我女仆腦子抽筋了,你別介意!”說完就伸手將樂于彤往懷里拉!

  見狀,兆豐頓時忍不住了!

  剛才揍你揍的太輕了是吧?

  可還沒來的及動手,一道劍光閃過,血陽右臂出現一道深可見骨的血痕!

  “小子,敢碰我裂無痕的師妹,你覺得你有幾條命?”

  來人正是裂無痕!

  血陽面色陰沉的走上前惡狠狠的盯著裂無痕,“給你個面子,叫你一聲哥們好言好語的說話,不給面子,你以為你誰呀!”

  “信不信老子讓你走不出西島!”

  還走不出西島?

  你以為你誰呀?

  也就是我脾氣好,要不然你覺得你還能站在這兒說話?

  “區區……”

  砰砰!

  話還沒說出口,破空聲響起,兩道人影從天而降砸入地面!

  “咳咳!嗚嗚~”

  “哪個不要臉的打擾我創造生命呀?”

  “就是,能不能當個人,不知道正在關鍵時刻嗎?”

  “……”

  白離歌二人委屈的坐地張嘴就罵,可一個不經意扭頭發現了裂無痕,當即齊齊起身行禮!

  “師兄,我被欺負了!嗚嗚~”

  “就是,本來要發射呢,這么一嚇,我感覺我不是男人了!”

  “我們太難了!”

  額……

  面對二人的說法,裂無痕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十一在上面,你倆再大點聲兒!”

  “……”

  此話一出,二人瞬間面帶微笑的起身,一點牢騷都沒了。

  畢竟師穎茹神出鬼沒的,惹不起,還是老實點比較好!

  要是讓其知道師父是被我倆煩來的,那這一頓揍鐵定跑不了了!

  “繼續發牢騷呀,咋不發了?”

  二人一臉無奈的搖頭,到底是不是親師兄呀,咋這么想看我倆挨揍呢?

  一看來人真是師兄,樂于彤雙眼通紅嘴唇顫抖的忍不住了,“師兄,他想睡我,幫我揍他!”

  “……”

  要不要這么直接?

  這話就不能委婉一點嗎?

  以后你的清白不要了呀!

  可師妹受了委屈,當師兄的必須為其出頭!

  越看越覺得師妹委屈,越看越覺得血陽不是東西,當即雙指一揚,凝指成劍反手揮出。

  “去死吧!”

  可這時……,一道人影從天而降!

  “臥~槽!”

  噗呲~

  砰!

  噗~

  倒霉的君臨仙,探索生命的起源探索一半被師穎茹打斷薅起扔下,又被裂無痕一劍劈成重傷!

  這不……

  倒霉孩子現在趴地上口吐鮮血的抽搐著腿,死活起不了身!

  “師兄,你好像攤上事了!”

  “對呀,師父這樣子出氣好像不多了!”

  看著這一幕,白離歌、夜澈二人一唱一喝的開啟了解說狀態。

  對于這樣的活寶師弟,裂無痕瞬間覺得讓他們知道知道門規,知道知道師門內的險惡!

  四師兄、六師兄以前怎么做的來著?

  “我給你們說……”

  砰!

  話還沒說完,被君臨仙一酒壇打斷了話語。

  裂無痕瞬間崩潰了!

  沒這么玩的呀!

  好幾次說話都被打斷,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師父!!!”

  砰~

  此話一出,又被賞了一酒壇!

  “呦~這是漲本事了呀,竟然敢吼老子!”

  “……”

  男人為什么這么難做!

  師姐師妹們揍你咋不瞪她們,我只是大聲說句話而已,至于這樣嗎?

  您瞅您那眼珠子瞪的跟牛眼似的,恐怕下一秒直接滾出來了吧!

  見裂無痕不說話,君臨仙更來勁了!

  澎湃一半被打斷,本來火氣就很大,誰讓你在火頭上澆油呢,那就怪不得我了!

  “小九,來!咱師徒倆…”

  砰!

  噗呲~

  剛張嘴,師穎茹在地面突然拔地而起,一腳將其踹飛,反手將幽冥暗刺甩了出去!

  “師父,你為了女人不顧師妹,有什么臉在這發火?”

  這一瞬間,裂無痕似乎覺得有了靠山,腰板當場就挺了起來!

  “就是,師父,你說你……”

  砰!

  倒霉的裂無痕,就想說句話而已,次次被打斷!

  看了一眼委屈的樂于彤,師穎茹臉色頓時冷了下來,扭頭滿眼殺氣的盯著血陽,“欺負我師妹,該死!”

  仿佛感受到了師穎茹的戾氣與殺意,血陽雙腿不停的打著哆嗦。

  “我……我可是…血影樓的人,你…你們能…能不能看在血影樓的面…面子上……放…放過我?”

  看著裂無痕二人的實力,血陽心里忍不住的發怵!

  畢竟這二人年紀太小了,有這實力,不死終究會成為這個世界巔峰的存在!

  血影樓雖然是收財斂命,可多少也看人家身后背景的。

  這劍修隨意凝指成劍,并且隨手一道劍氣還伴隨著圓滿劍意,而螻蟻叫這劍修小九,上面這么逆天的最少還有八個!

  要是給血影樓惹來這么多強敵,就算爺爺是長老那也不太好護自己。

  聽著認慫的話,裂無痕幾人不屑的一笑!

  就這?

  就這底氣還敢來招惹我們師門?

  噗呲~

  師穎茹反手一甩,兩道暗光莫入血陽體內,“想以血影樓壓我?”

  “你去問問血浮屠,看看他敢不敢以血影樓壓我!”

  “想讓我給血影樓一絲薄面,就你這樣的廢物,你覺得血影樓會為了你而得罪我嗎?”

  一個月不見,口氣變的比腳氣都大!就是君臨仙的第一想法!

  不好的想法映上心頭,當即縮著脖子小心翼翼的問道。

  “小茹,你不會被血浮屠給拱了吧?”

  砰~

  “……”

  (各位讀者大大,小弟這幾天搬家沒來得及碼字,請諒解!我會很快恢復過來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