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公的母的?
  見眾人不信,白離歌劃開手掌蓋在蛋上以鮮血喂養!

  咔嚓~

  蛋殼破裂,濕漉漉如同一只大老鼠般的小貓出現!

  轟隆~

  異種出世,天罰誅滅!

  深藍色刑罰之雷從天而降!

  可如此恐怖的毀滅之雷,對于小貓來說仿佛是撓癢癢一般!

  不一會,小貓身上逐漸干涸,顯出金藍色條紋交織的身軀,藍寶石般的大眼緩緩睜開,粉色的小舌頭可愛的一吐一吐的,貓耳一支,特殊花紋出現,遠遠望去仿佛多了雙眼睛一般!

  異樣的是,這小貓竟然也有九條尾巴!

  “師父,這不會是黑叔的親戚吧?”看著小貓尾巴,夜澈不禁好奇的發問!

  白離歌此時也迷茫了!

  這貓叫啥來著?

  記得挺牛逼,咋一下想不起來呢!

  君臨仙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你黑叔是邪獸,這是鴻蒙異獸,八桿子打不著的關系,你從哪論的親戚呀!”

  “……”

  反正都貓,咋還有這么多道道呀?

  “四瞳帝皇貓?!”聽到君臨仙說是鴻蒙異獸,白離歌忍不住驚呼!

  下一秒激動的渾身顫抖,“師父,這鴻蒙異獸怎么會出現在下界呀?”

  你特么問我?

  我特么該問誰去呀!

  當即無奈苦笑扭頭繼續灌酒嘬煙!

  突然想到了什么,掏出三塊通靈紫玉扔給三人,“這是師門的信物,可以聯系你們師兄師姐,也可以傳送東西,一會把道韻交給你師兄師姐!”

  可白離歌這時哪顧得上這么多,鴻蒙異種竟然出現在了下界,研究都研究不過來呢,提什么送東西!

  師兄師姐們又不著急,完了再說唄!

  見其心神不在此,君臨仙無奈的嘆了口氣,還是滿足一下孩子的好奇心吧!

  [系統,探測一下小黑在哪?]

  [陳黎被窩!]

  臥槽!

  膽子真特么大呀!

  敢睡陳黎被窩,不怕那小魔女閹了你吶!

  不過也好,前幾天見面沒和徒弟們談談心,借機調戲調戲小魔女!

  想到這,當即拿出通靈紫玉聯系著陳黎!

  嗡~

  嗡~

  『呦~師父,還沒掛呢?』

  『……』

  是親徒弟嗎?

  張嘴就問掛沒掛,老子掛了對你有啥好處?

  『小黑呢,老子找它有事!』

  話音剛落,通靈紫玉中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黑叔,黑叔,別睡了,我王八蛋師父找你!』

  『那畜生不應該是在青樓嗎?找本喵做啥?』

  下一秒,小黑清晰的聲音響起!

  『大哥,好久不見,還沒掛呢?』

  君臨仙真是想哭了!

  一個個的能不能好好說話!

  要是我真掛了,你們到底哭不哭呀?

  不過還是正事重要!

  『離歌體質開啟,收藏了一些道韻,給你們傳送過去一些!』

  一聽是道韻,小黑開心的喵喵叫喚個不停。

  『多謝大哥,祝你金槍不倒,日御萬女!』

  『啊呀,你個死丫頭,打本喵干嘛?』

  『就不能祝福點其他的嗎?比如祝師父早點娶到我!』

  此話一出,君臨仙嚇得差點把通靈紫玉扔了出去。

  可看著一臉好奇的白離歌,還是強忍著繼續詢問小黑,『小黑,哥碰到了一只四瞳帝皇貓,你知不知道啥情況呀?』

  『……』

  突然沒了聲音,君臨仙還以為通靈紫玉壞了,不停的伸手拍著!

  [系統,通靈紫玉是不是壞了?]

  [你掛了通靈紫玉都不會壞!]

  這時,小黑激動顫抖的聲音響起『大哥,公的母的呀?』

  『公的!』

  『不知道,再見!』

  啪~

  通訊突然中斷,君臨仙無語了!

  公的母的這么重要嗎?

  你不是說過只要是母獸就能應付了你嗎?

  怎么現在這么多屁事了!

  ——————

  中州!

  望京商會!

  “黑叔,離歌體質開啟了?”

  看著陳黎冰冷的表情,小黑頓時就是一個哆嗦!

  這丫頭咋啦?

  不會想著奪骨換血吧?

  要是真這樣想,估計你那王八蛋師父現在就敢自盡!

  感到左右為難,只能目不轉睛的盯著無量石嗅了嗅,“體質開啟到了小成,咱們可以殺他奪骨了!”

  話音剛落,陳黎薅過小黑狠狠的摔向地面!

  “喵擦!”

  突入其來的變化使小黑不禁驚呼,可還是小短腿發力穩穩的站在地上盯著陳黎,“大侄女,你他喵的啥意思?”

  還我什么意思?

  好好的想殺我弟,要不是因為你是我叔,高低將你碎尸萬段了!

  “體質大成的話取一截骨可以嗎?比如……斷他根手指…”

  好問題!

  可本喵也不知道呀!

  畢竟那便宜大哥太過于畜生了,本喵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個情況!

  “可以試試!”

  ——————

  “啊嚏!啊嚏!”

  “誰在打我主意呀?我體質開啟了不應該會感冒呀!”

  白離歌揉著鼻子嘟囔著,下一秒,扭頭一臉殷勤的看著君臨仙,“師父,我都打噴嚏了,青樓的小姐姐們想我了,咱回青樓吧?”

  “……”

  瞅把你牛逼的!

  咋收了這么一個畜生徒弟!

  不行!

  師門中只能有一個畜生,那就是我!

  “別想有的沒的了,想去青樓得下個月,體質開啟有沒有領悟到什么?”

  “有!特殊武技!”

  武技就武技,啥叫特殊武技呀?

  不過有就好,轉移注意力,能安穩的休息會!

  “抓緊熟練吧,一個月后回城!”

  說完扭頭就走!

  可一扭頭,看著面前的龐然大物頓時愣住了,“離歌,把你的座駕帶走!”

  啥玩意?

  白離歌瞬間懵逼了!

  “師父,這可是獸神呀,您可真敢說!”

  獸神咋了?

  要是你能把所學融會貫通,別說當座駕了,它想嘎塊肉給你吃都還沒那資格呢!

  “不礙事,收了吧!”

  白離歌瞬間想哭了,“師父,我這還有四瞳帝皇貓呢!萬一被紫晶翼獅吃了咋辦?”

  這一瞬間,君臨仙感到無盡的心累!

  那可是鴻蒙異種,區區魔獸而已,你讓它吃個我看看!

  能不能別這么搞笑了!

  再說了,獅子終歸屬于貓科,四瞳帝皇貓屬于貓科的祖宗了,紫晶翼獅動個心思試試!

  血脈之力就把它壓死了。

  “你讓他吃個我看看!”

  聞言,白離歌一臉認真的盯著紫靈翼獅!

  哪成想,紫靈翼獅縮小數倍,化為米長小狗一般趴在四瞳帝皇貓面前獻著殷勤!

  見狀,白離歌心累的拍著腦門,看來只能收為座駕了!

  面對凡爾賽的行為,樂于彤、夜澈恨的直咬牙!

  你不要給我們呀!

  我們想要還沒這資格呢!

  忽然,夜澈鼻子抽著嗅了嗅,仿佛聞到了什么,眼珠子一轉,伸手撥了一下白離歌歪嘴拱著鼻子!

  聞著空中摻雜著花香的酒氣,白離歌陶醉了!

  這種花酒才符合我這么有品位的人。

  當即一臉壞笑的盯著君臨仙,“師父,我向您挑戰,就賭這個花酒,我贏了我要兩杯!”

  不給君臨仙反應的機會,一個箭步沖到君臨仙面前雙掌推出!

  “八重錦!”

  只見白離歌身后八道光芒顯現,化為刀、槍、劍、戟……各種兵器虛影顫抖著,閃爍著武技的光芒朝君臨仙砸去!

  “我尼瑪!”

  “臥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