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三百二十六章 音律之道
  師父,您收我為徒就是想讓我代替您指點各位師兄師姐的嗎?

  可您教了我一身本事,我怎么忍心眼睜睜的看著你去死!

  “小澈,殺了我!”

  啥玩意?

  不是說共同解決師父的問題嗎?怎么張嘴就尋死呀?

  見夜澈不動手,白離歌瞬間怒了!

  雙腿發力起身,一把抓住夜澈衣領一拳砸到了其腦袋上,“我說話你沒聽到嗎?殺了我!”

  “師,師兄,你怎么了?”

  雖然挨打了,可師門規矩不能以下犯上,夜澈只能強忍著痛苦擦著鼻血委屈的盯著白離歌發問。

  撲騰~

  白離歌無力的坐在地上仰頭看著天抹著眼淚,“因為我就是你口中的天靈骨!”

  我淦!

  要不要這么巧?

  還是說……師父收徒就是為了給自己改命做準備呀?

  想到這,冷汗不禁流下!

  白離歌一看這樣子,哪還不知道夜澈怎么想的,當即起身賞了其一巴掌!

  “別亂想了,師父的情況你別說沒讓你爺爺打聽,師父怎么可能為了自己活命而傷害我們呢!”

  話說這么說,可這也忒湊巧了吧?

  活命需要天靈骨,而你剛好就是天靈骨!

  “師兄,給我一點時間吧,我爭取一年半到達卦斷天地的境界!”

  想法挺好,可這終歸是有些異想天開呀!

  不過也等等吧,萬一還有其他辦法呢,“小澈,我還沒啪啪夠,你努力修煉,如果一年后你不能到達那種境界,我會自盡在你面前!”

  有沒有搞錯,都說我努力了,怎么還張嘴就是自盡呀?

  看著悲傷的夜澈,白離歌裝作輕松的笑了笑,“這一年半可以讓我體驗人上人的感覺,白天讓圣皇高手在我面前低三下四的好言好語,晚上我在青樓跪著大汗淋漓!”

  “我一個乞丐能過上這種生活,真是做夢都做不來的,師兄這一輩子值了!”

  你是值了,我也值了呀!

  誰規定的只有師兄才能為師弟們遮風擋雨的呀?

  命師手段只有我會,我以壽命為師父改命也有一線生機的,只要我死的夠快,我看你怎么去死!

  二人各懷小心思的對視一眼,皆裝作渾身輕松的咧嘴一笑!

  這時,一陣琴聲傳來!

  二人瞬間揉著腦袋站不穩了!

  ——————

  樂于彤緩緩睜眼,腦子里多出來大量文字不禁頭昏,不由得以玉指揪著眉心。

  還以為修煉者會很舒服呢,咋這老難受?

  低頭一看,卻發現君臨仙夾著雙腿褲襠濕漉漉的,頓時無語了!

  也沒感覺到哪里不舒服呀?

  光聽聲音就這么繳械了?

  唔~

  君臨仙一臉舒暢的伸著懶腰醒來,發覺樂于彤眼神不對勁,頓時尷尬的臉紅!

  麻痹的!丟人了!

  趕緊轉移話題吧!

  “功法記住了嗎?”

  “記住了!”

  “因為現在情況特殊,所以你們三個需要以特殊的方法教導,放開心神,用心聆聽!”

  不給樂于彤說話的機會,掏出鳳凰琴就開始彈奏了“鎮魂曲”!

  叮叮鐺鐺叮~

  聲音響起,壓抑感傳來,感覺一座大山落在背上壓的絲毫動彈不得,腦袋不禁眩暈!

  樂于彤不由得咬牙搖頭,雙指揪著眉心提神!

  可就再此時,君臨仙反手一撥,音律一轉變為“幻魂曲”,琴音變得空靈動聽!

  琴聲在空中不斷回蕩,樂于彤臉上洋溢著幸福、開心的笑容,仿佛經歷著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一般!

  見樂于彤這么開心,君臨仙眼珠子一轉嘴角揚起邪笑,安魂曲也不彈了!

  畢竟安魂曲不一般,要是一個音節錯了,那就成了心魔曲了,容易勾起人內心最深的黑暗釋放心魔!

  乒乓乒乓嗙嗙嗙嗙!

  琴音一轉,君臨仙這個畜生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彈起了十面埋伏!

  剛才的琴聲仿佛讓人處再幸福、愉悅、溫暖的世界!

  可這琴聲一變,宛如世界開始崩塌一般!

  天空逐漸被黑暗籠罩,血風四起,河流中似乎流淌著血液,處處彌漫著血腥味,不敢讓人深呼吸放松警惕,仿佛一松懈就會沒命一般!

  嗡~

  君臨仙雙手按住琴弦止住震動,樂于彤緊皺的眉頭緩緩松開!

  而在數里外的兩個倒霉蛋已經被這琴音折磨的昏迷了過去!

  呼~呼呼~

  似乎還在緊張的狀態中沒緩過來,樂于彤不斷喘息的粗氣!

  見狀,君臨仙好像想起了什么,頓時猥瑣的笑了起來!

  雙手放在琴上輕輕撫琴,異樣的琴聲響起,樂于彤臉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通紅,雙腿不由自主的夾緊摩擦著。

  [君臨仙,你個畜生,竟然彈你上一世的十八摸!能不能當個人呀!]

  額……

  被發現了呀!

  那還是老實點吧!

  琴聲停止,樂于彤渾身抽搐的昏了過去,臉上熱汗淋漓,櫻桃小嘴不斷喘著粗氣緩緩閉合張開著。

  看著通紅的小臉與性感的嘴唇,君臨仙不由自住的伸舌頭舔著嘴唇!

  善惡心態化為兩個小人在君臨仙頭頂飛舞較真的勸著君臨仙!

  〈別光看呀!那腿那么長、那么白、那么細,倒是上手摸呀!那小嘴那么性感,你倒是懟上去呀!〉

  〈你特么傻呀!都昏過去了,直接蛟龍入海不好嗎?光過嘴癮和手癮有啥用呀!〉

  〈也對哦!〉

  這一瞬間,君臨仙突然莫名的懷疑了!

  自己心里沒有善良嗎?

  怎么都這么不要臉呀?

  想到這,當即狠狠的搖頭將這想法甩出頭外!

  清白堅持這么久了,可不能讓這死丫頭給破壞了!

  [別特么想這有的沒的了,有這功夫能不能先把你那兩個徒弟接回來!]

  啥?

  接徒弟?

  不是讓他倆出去回避一下嗎?

  怎么還用接呀?

  [那倆裝逼犯咋啦?]

  [被你琴聲折磨的昏過去了!]

  [……]

  真特么廢物呀!

  請你們聽曲呢,竟然還能聽的昏過去了!

  “七色身法·藍!”

  ——————

  第二天!

  “啊!!!”

  樂于彤突然醒來,回想著昨晚的春夢不禁捂臉大叫!

  尖叫響起,君臨仙三人跟受驚嚇的兔子一般打滾起身張望,“什么情況?敵人呢?”

  見狀,樂于彤尷尬的臉紅,“我,我昨晚做噩夢了!”

  “……”

  一個噩夢至于么!

  不過確定是噩夢不是春夢?

  君臨仙回味吧唧著嘴,昨晚那銷魂的動作與聲音真讓人遐想無限,這徒弟收的不虧!

  既然已經醒了,那就辦正事吧!

  抓緊讓他們三個提升實力,時間不多了!

  當即掏出兩杯臥龍醉擺在地上,“我給你們說,這……”

  話還沒說完,白離歌二人眼珠子都綠了!

  酒?

  師兄們提起過的臥龍醉?

  二人對視了一眼,頓時安靜不下來了!

  “臥龍醉?!”

  “搶呀!”

  砰!

  白離歌起身一個沖刺,一腳踹在君臨仙臉上將其踹飛,拿起兩杯酒扔給夜澈一杯!

  “多謝師父!”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