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命師手段
  幾人不禁扭頭盯著來人,想看看是哪來的傻逼,竟然敢來望京商會撒野!

  來人止住腳步,咬牙切齒的盯著夜澈,“丑八怪,我兒子最后接觸的人是你,你還給我兒子算命了,給我兒子陪葬吧!”

  話落,一臉殺氣騰騰的一掌拍向夜澈!

  可在場的除了君臨仙幾人,哪個不是手短通天的存在,區區天階尊者來這裝逼,哪來的底氣!

  “咳咳!”

  圣皇圓滿一咳嗽,天地變色,空中靈氣涌動將其束縛在空中動彈不得!

  這時,一位面露陰霾的老者在屋外緩緩走進,高傲的掃了一眼君臨仙幾人,“望京商會確定要為了這幾個螻蟻得罪我這個圣皇嗎?”

  真是傻逼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一門三光棍,一個比一個廢!

  老爺子圣皇初期巔峰,兒子天階尊者,孫子神游境界,真懷疑一個個是不是親生的!

  “商人逐利,我看得不只是一個人的價值,而是一個人的潛力!”

  面對劉鵬程的說法,君臨仙感覺沒啥毛病,但是放在自己身上咋就這么別扭呢!

  滿腔腹語準備好要噴劉鵬程了,可又被下一句話硬生生的給憋了回去!

  “現在我們是老友聚會,沒利益可談,你敢來打斷我的聚會,想死還是不想活了!”

  麻痹的,合著就沒讓我活呀!

  樂于彤緊張瑟瑟發抖的看著眼前一幕,可白離歌二人無所事事的繼續大吃特吃,還時不時碰杯來一口!

  區區圣皇而已,根本沒放在眼里!

  別問為啥這么牛,要問就是拜師了,尾巴翹上天了!

  “今天我只想讓那丑八怪給我孫子陪葬,希望少會長不要插手!”

  傻der玩意,老子插手不是為了救他們,是為了救你呀!

  君臨仙是什么人,小心眼的畜生!

  你敢打他徒弟的主意,有十條命也不夠死的呀!

  “就算劉鵬程不插手,你能奈我何?區區圣皇初期巔峰而已,誰給你的底氣!”

  聽君臨仙這么說,夜澈夾起掉桌子上的一塊鞭塞進嘴里輕輕咀嚼著運轉功法,端起酒杯微微抿了一口,八卦虛影顯現!

  看著盤子里的花生米夾起兩粒扔進嘴里,以筷子撥著剩余的幾粒花生米!

  噗~

  做完一切,一口鮮血噴出!

  君臨仙聞聲扭頭,看著夜澈的所作所為瞬間崩潰的直撓頭,“我去你姥姥個腿的,你特么又干啥了?”

  干了啥?

  為了以防您開掛出手,所以我就提前先下手為強呀!

  “師父,他家族風水已經被我破壞,家破人亡已經是……”

  砰!

  話還沒說完就雙眼無神的拍在了桌子上!

  君臨仙瞬間瘋了!

  也不管夜澈昏沒昏迷了,上前一腳將其踹倒在地,抓起一壇酒就砸到了其腦袋上,“麻痹的,又特么半年壽命沒了,你命就這么不值錢嗎?”

  看著這一幕,劉鵬程不禁感嘆,真他娘的師慈徒孝呀!

  不過也不對呀!

  “君老哥,你不是已經把夜澈的眼界封了嗎?”

  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這個君臨仙尷尬的直撓臉蛋,“太著急了,只把眼界封了,沒封他的風水造詣!”

  “……”

  你忘了還有理了?

  能不能好好當個人!

  嘎吱~

  這時,聲音響起,眾人順著聲音看去,卻發現房頂橫梁吱吱作響!

  砰!

  仿佛承受不住壓力,橫梁斷裂落下,直接把中年男人的腦袋咂到了肚子里,徹徹底底的毫無生機!

  “……”

  “……”

  眾人瞬間愣住了!

  這么快就實現了嗎?

  這就是命師所謂的手段嗎?太特么嚇人了吧?

  見獨子隕落,圣皇瞬間瘋了!

  “劉鵬程,你還我兒子命來!”

  對于這突發情況,劉鵬程瞬間想哭了!

  商會年久失修,這次來就是為了給商會挪窩的,咋還是慢了一步呀!

  還沒來得及張嘴,門外一陣急促的聲音傳來!

  “老爺,老爺,咱家護族大陣突然運轉,無差別攻擊,族人死的死傷的傷!嗚嗚~”

  聽到這話,圣皇不禁陷入了回憶,“此陣可護你家族百年,但是有點小瑕疵,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小心為上!”

  麻痹的!

  這就是小瑕疵呀?

  直接給我斷后了!

  商會二樓屋內!

  “來,瞧瞧,這可是我在中州玉石大會高價買來的,能開出各種天材地寶!”

  “還有這種事?我瞧瞧!”

  砰!

  吼~

  玉石剛被削開,獸嘯聲響起!

  “不好!這原石內封印著獸神的欲望,快踹!”

  尼瑪!封印啥不行?封印著獸神的欲望,看著這么宏偉,一吊絕對能把人捅死!

  “我踢~”

  咻~

  砰!

  原石當場飛向樓下客廳!

  突如其來的騷使君臨仙下意識抬頭,看著虛影,頓時羨慕想剁吊了!

  “臥槽!好吊呀!”

  咻~

  獸神欲望爆發,一道白芒射向圣皇!

  可憐的圣皇呀!

  本是想來為孫子出頭證名,沒成想被一精給射死了!

  天下死法萬萬千,被精射穿燙死的這還是頭一人,還是個男人,并且還是個糟老頭子!

  圣皇帶來壓制性的絕境就這么玩笑般的解除,可劉鵬程和圣皇跟班的眼神皆變了!

  這就是傳聞中命師的手段嗎?

  太詭異了!

  千里之外動動筷子就能讓一個家族無聲毀滅!

  幸好是熟人,要不然……掛了都不知道咋卦的!

  見沒酒了,君臨仙搖搖晃晃起身深深吐了口氣,“酒喝完了,嗑也嘮完了,該走了!”

  話音剛落,掄起酒壇直接咂到了夜澈腦袋上,“別特么睡了,該回去做功課了!”

  啥?

  這么快的呀?

  夜澈揉著惺忪的雙眼醒來,不停的拍著模糊的腦袋,有了一絲清醒,雙手拽著衣服喘著粗氣看著君臨仙!

  “師父,能不能別急著走,我熱!”

  啥玩意?

  熱?

  你熱拽衣服我理解,可這么喘著粗氣是什么鬼?

  看著咋這么像發春呢?

  “咋滴啦?活不過今天了?”

  “……”

  我都這么明顯了,還看不出來嗎?

  夜澈明目張膽的撿起一粒花生米咂向白離歌,“師兄!”

  “嗯……啊?”

  白離歌也迷茫了,這是要干啥?

  “忘了師兄們說的話了?別忘了咱倆可是剛接觸這呀!”

  啥?

  哦~

  這個呀!

  “師父,我倆想再去青樓住一天!”

  “……”

  這么不要臉的話你倆是怎么說的這么理直氣壯的?

  還說人家呢,你君臨仙平時不是更直接嗎?

  “能不能好好說話,你們師妹還在呢,不知道給你們師妹留個好印象嗎?”

  這都壓不住了還管師妹,那誰管我們呀?

  趁著樂于彤不備,白離歌身影一動來到其身后抬手就是一記手刀!

  托著其肩膀讓其輕輕的趴在桌子上,“師父,這下師妹聽不到了,咱走吧?”

  “……”

  君臨仙瞬間無語了!

  有必要這樣嗎?

  “又不是不回來了,你倆沒必要這樣!”

  回來是回來,可是太久了呀,畢竟剛嘗試到世間第一快樂,巴不得每天來呢,這一下小半年感受不到,想想就想哭呀!

  “師父,我聽師兄們說一去森林就是半年一年的,我們想在去之前再好好痛快痛快!”

  呵呵!

  這就是男人呀!

  離了女人活不了呀?

  逼叨了半個,君臨仙也動小心思了,當即大手一揮,“走!一起!”

  “走走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