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六十章 師者
  “魔修人人得而誅之,給我死!”

  劍閣陣營突然沖出一人,殺氣騰騰的提劍殺向梟痕!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眾人大驚失色!

  想撿現成的嗎?

  那可是梟一白的兒子,還是你閣主兒子的師兄,動手前能不能動下腦子!

  “逍遙步!”

  肖志遠飄逸的身法出現在梟痕面前,雙指猶如閃電般的探出!

  “逍遙指!”

  嗡~

  靈劍被肖志遠截住“嗡嗡”作響,絲毫前進不得!

  這時,梟一白與裂成風趕來,滿臉怒氣的盯著,“老狗,你什么意思!”

  “豐長老,麻煩您給個讓我們滿意的說法!”

  面對二人的質問,豐長老急赤白臉的梗著脖子,“閣主,我什么情況你不知道嗎?”

  “我全家被魔道之人滅殺,我與魔道不共戴天,見而殺之!”

  尼瑪,這話說的,你早死去了,現在看人家半殘之軀了,你蹦出來了!

  沙沙~

  沙沙~

  這時,白玉蝎化為本體托著君臨仙出來了!

  “哎呦~”

  只見君臨仙雙眼緊閉渾身赤裸,一指蒼天滿臉痛苦的哀嚎著,白玉蝎尾鉤伸在君臨仙第三條腿面前,仿佛一個晃悠就要給勾下來!

  這使君臨仙痛苦的要死也不敢絲毫顫抖!

  “嘿!嘿!嘿!君臨仙,這么多人呢,能不能注意點形象!”

  聽到有動靜,君臨仙猛然睜眼起身!

  “嗷!!!”

  這一動,白玉蝎尾勾直接勾了進去!

  一看這尷尬的情況,周雅妃急忙召喚白玉蝎化為項鏈掛在脖子上,畢竟師父小心眼,晚一步小白性命不保了!

  “周雅妃,老子就要吃烤蝎子!”

  啪啪啪~

  回應君臨仙就是幾巴掌!

  陳黎薅著君臨仙頭發死死的瞪著,“夠了沒?沒見牧婺那王八蛋快掛了嗎?”

  這可把君臨仙委屈壞了!

  這么多人呢,能不能多少給點面子呀!

  我不著急就說明我把握,你這么一揍,以后我怎么在別人面前抬起頭來呀!

  見君臨仙委屈的不說話,陳黎更氣了!

  你男子氣概呢,你師父樣呢,倒是拿出來分分鐘辦了我呀!

  君臨仙無奈起身,看著劍拔怒張的二人,“魔道之人得而誅之,是吧?”

  “旁邊的那個小子也是魔道的,他師父是南島圣皇圓滿高手:魔尊·九絕!”

  “你不是要誅嗎?上去誅呀!”

  豐長老臉瞬間憋的通紅,一下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那可是圣皇圓滿高手的徒弟,我敢動心思后半輩子就得東躲西藏的活著了!

  當即雙手抱拳朝天空拜了拜,“那是魔尊大人,魔門必殺榜之榜首,南島人人尊敬的存在,你一個螻蟻知道什么!”

  尼瑪!雙標狗呀!

  碰到惹不起的,這嘴臉變得真夠快的!

  君臨仙這小心眼哪能忍受的了這個!

  “我尊你馬勒戈壁!”

  “你特么算個什么玩意,敢來說老子徒弟!”

  見君臨仙這樣的螻蟻敢這個說話,身為真皇中期的豐元瞬間忍不住了!

  “螻蟻,你敢對我不敬!”

  “給我死!”

  刷刷刷~

  剛有所動作,四道身影手持兵器架在豐元脖子上!

  “你算個什么玩意,敢對君前輩不敬!”

  “君前輩,久違了!”

  看著風度翩翩的劉鵬程慢悠悠的走來,君臨仙瞬間懷疑這小子是來裝逼的!

  用的著讓你出手呀,我身邊有三大勢力之主呢,他傷我一個看看!

  “望京商會?”

  “這小子魔龍之力那么純粹,魔功出身入化,一待進入魔門是我人族的一大阻礙,你不動手擊殺反而阻止我,你是怎么想的!”

  感受著侍從真皇圓滿的氣息,豐元只能憋紅臉的狂吠,絲毫不敢有抵抗之意!

  劉鵬程還沒來得及相遇,君臨仙的所做所為驚呆了眾人!

  只見君臨仙一個箭步出現在梟痕面前,一巴掌將其呼在地上,抬腳死死的踩著梟痕腦袋。

  “哪來的魔功?讓老子在這么多人面前丟人!”

  感受著君臨仙的憤怒,蒼凌天一眾人也不敢張嘴阻礙,畢竟君臨仙生氣,那真是事大了!

  “遺,遺址所得!”

  一聽這話,君臨仙一把將其提起,一拳砸在了其丹田廢了魔功!

  噗~

  梟痕一口鮮血噴出,雙眼迷茫的看著君臨仙!

  畢竟按照君臨仙的性格,應該不會在乎這么多才對!

  啪啪啪~

  幾巴掌將梟痕掀翻在地,抬腳繼續往死的踩!

  “魔功,魔功,修煉,我讓你修煉!”

  看到君臨仙動手,豐元雙眼大方光彩!

  果然,道德綁架最為致命!

  可他卻忽略了一件事,君臨仙這個沒道德的玩意會被你綁架?

  “修煉魔功也就算了,你他媽為啥修煉個殘卷,還特么天階的,老子不要面子的嗎?”

  “???”

  “???”

  “……”

  這話一出,眾人集體傻眼了!

  你這往死的揍呢,搞了半天你嫌棄人家修煉的是殘卷?

  天階殘卷,很了不起了好不好!

  咳咳~

  梟痕咳了一口血跪在君臨仙面前,“師父,我錯了,我不該亂修煉的!”

  尼瑪,好歹是魔修,你這性子能不能硬點!

  [系統!功法!]

  [尼瑪,剛回來就打劫老子,已發放!]

  掏出功法掃了一眼砸在梟痕頭上,“喜歡魔功是吧?這部〈古魔金典〉是皇階功法,需要以葬魔地中心魔靈之湖中的紫源魔石為引才能修煉入門!”

  “老子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入不了門老子滅了你丫的!”

  君臨仙這番話一出,眾人無語了!

  這丫的皇階功法,你就這么隨手給了?

  給就算了,還讓人家一個月內入門,能不能給皇階功法一點尊重!

  需要的可是南島絕地中心的寶物,趕路就得十幾天呢,能不能當個人!

  看著君臨仙的所作所為,豐元感覺受辱了,臉憋的通紅直咬牙!

  “你這是什么意思,助紂為虐嗎?”

  君臨仙掏出煙槍悠哉的嘬了一口!

  “師者!育人傳授道業就好!”

  “他們只是我徒弟,并不是我的傀儡!為人師者,只在他們未成長起來時給他們保駕護航就好!”

  “他們的路他們自己選擇,我只相助讓他們走到更遠!”

  “插手他們的人生?我又不是他們爹,管那么寬的干嘛?”

  話音剛落,眾人還在處在君臨仙這番話的震驚中,蒼凌天上去“撲騰”跪在了君臨仙面前!

  “爹!”

  啪~

  這稱呼一出,君臨仙一個鞭腿就飛了出去!

  “你特么比我小一歲,叫我爹,老子剛出生就能創造人類呀!”

  “……”

  這不是有感而發嘛,咋這么大脾氣!

  “嘿!那舔狗,把你渾身家當給我!”

  “……”

  梟痕瞬間無語,怎么還抓著人小辮子不放呀!

  不過還是恭恭敬敬的遞了過去!

  “師父,按照您這說法,為什么每次求助還要三分之一家當呀!”

  尼瑪,這話能不能私下說,在這說出來,還以為老子貪你們這點小便宜呢!

  “你特么去問問你爹,看看他出師了去找他師父求助的時候會不會提著兩斤橘子過去,老子要你這點東西過分嗎?”

  “我是你師父,又不去你爹,憑啥一直無條件的給你們貢獻!”

  梟一白表示不樂意了!

  沒這么侮辱人的,提兩斤橘子,看不起誰呢!

  不過看在皇階功法的份上就不和你計較了,也不計較你揍我兒子了?

  仿佛氣不過,君臨仙眼神瞟向辛無畏幾人,“這屁話說的真特么多余,就我一個人這么覺得嗎?”

  話音剛落,蒼凌天等人沖上去就往死的踩!

  “小槍,別踹腦袋,哎~輕點!”

  “小白,對!踩屁股就好,別踹襠!”

  “無畏,對,就這么掄他,可別掄大腿根,掄那疼!”

  “……”

  眾人瞬間無語了,你這是勸架還是支招呢!

  君臨仙扭頭看著被架著的豐元,“殺了他,留著沒啥用!”

  “……”

  人家不就顛倒了黑白嘛,至于張嘴閉嘴殺了人家嗎?

  “君先生,他好歹是我劍閣的長老,還是真皇中期高手,能不能不殺?”

  見裂成風這么說,君臨仙不由得笑了笑,“小白,血!”

  “師父,我腿斷著!”

  “……”

  把這茬忘了,尷尬!

  腿斷了踹人還那么帶勁,活該腿斷!

  嗡~

  裂成風持劍一滑,一滴血飛向君臨仙,想看看君臨仙想說什么!

  一爪握住血滴,君臨仙雙瞳瞬間化為紫色心形!

  下一秒,一道光幕在君臨仙背后升起,豐元的一生光速閃過!

  “為了自己的邪劍晉升為皇兵而不斷殘殺魔道高手!”

  “一不開心就屠一個國家撒氣,還滿嘴大義凌然的說做一切都是為了人族,活著?他配嗎?”

  看完豐元的一生,眾人氣的牙癢癢!

  就因為養的一條狗死了不開心,屠殺一個國家撒氣,這樣的畜生咋不早點死了呢!

  “污蔑,你這是污蔑!”

  見其不承認,劉鵬程上前給君臨仙打著解釋,“道門絕學·他心通,你說這是污蔑?”

  一聽是這門絕學,眾人徹底信了!

  “裂成風,你閣內有這樣的人,你應該大義滅親吧!”

  “就是,沒想到還有這樣的畜生,打著滅魔的稱號只是為了讓自己變強!”

  “殺了他!”

  “殺了他!”

  “……”

  見引起了眾怒,豐元忍不住了!

  “一幫賤民而已,他們的命換來我的開心,這樣我能大殺四方給人族做出更大的貢獻,難道不值得嗎?”

  噗~

  此話一出,裂成風一劍抹了其脖子!

  都要死的人了,還他媽給劍閣抹黑!

  事情終于解決了,君臨仙身影一動出現在牧婺身旁!

  [系統,我要菩提心!]

  [真尼瑪會給我找事呀,已發放!]

  君臨仙吸引著所有人目光,拿出菩提心,梵聲響起,眾人心靈仿佛被洗滌了一般!

  “遠古佛門圣物·菩提心?!”

  一聽劉鵬程這么說,眾人臉色瞬間變了!

  這時,一道悠長的聲音從遠處響起!

  “小子,交出菩提心,老子不計較你滅離火宗這件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