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救師 (完)
  “花開百花殺!”

  “給我死!”

  青芒即將襲來,蒼凌天一腳將宇文拓踹出,反手一槍揮到面前三人身上!

  “禁龍皇!”

  眼看禁止住三人,蒼凌天收起靈氣自由掉落!

  青芒至!禁止破!

  韓國強腳踏虛空猛然逃竄,韓元冰、韓元炎兄弟倆就沒這么好的機會了!

  當場被百朵青蓮切割成了骨架!

  噗~

  全力一擊換來這個效果,裂無痕一口鮮血噴出,咧嘴笑著倒下!

  我沒打醬油,我幫到師兄了!

  “元炎,元冰!”

  子嗣一死,韓國泰瞬間瘋了!

  伴隨著怒氣一劍劈出,牧婺倒飛數米!

  見狀,韓國強沖天而起,一劍直取牧婺心臟!

  此刻,蒼凌天沖天而起,一槍甩到了韓國強劍上!

  “你的對手是我!”

  “師弟,沒事吧?”

  牧婺穩住身形擦了擦嘴邊血,“沒事,速戰速決吧,我感覺身體即將崩潰了!”

  聞言,蒼凌天急了!

  那會梟痕說的話可沒忘,用完八門會死,身為大師兄,是給師弟師妹遮風擋雨的存在,這種情況絕對不允許發生!

  持槍反手劈出逼退韓國強,雙手持槍不斷瘋狂挑著!

  “禁龍皇!”

  銀色槍氣飛出,韓國槍固定不動,蒼凌天上前一槍將其挑飛,抬頭看天右臂青筋暴起!

  “破蒼穹!”

  槍影如同激光般得迸發,穿透韓國強丹田直沖天際!

  轟~

  槍影炸裂,天地瞬間變色!

  牧婺與韓國泰激烈的戰在一起,蒼凌天卻選擇了不插手,閉眼靜靜的領悟著!

  這讓所有人摸不著頭腦,這時候好好的犯啥病呀!

  “離火劍訣·三重疊影!”

  炙熱、灼熱、毀滅三重氣息傳來,牧婺頭上不禁冒著冷汗!

  這一擊硬抗,絕對會死!

  可身體已經到了崩潰邊緣,能堅持多久還說不準呢,自己倒下,那再也沒人能抵擋這老狗了!

  “九龍之力·龍泣!”

  吼唔~

  絕望的龍吟聲響起!

  龍泣,顧名思義,殺到龍絕望的哭泣!

  砰~

  兩記武技雙雙抵消后退數步!

  韓國泰在狂風中不動,而牧婺已經搖搖欲墜的戰不穩了!

  “嘿嘿,哈哈哈!”

  “沒想到,沒想到我臨死之際還能用一次八門遁甲的最終絕學,這一輩子值了!”

  “老狗,你能接下這一招,我師兄弟的命都是你的!”

  話音剛落,牧婺身上出現裂紋,渾身氣息暴漲壓得韓國泰動彈不得,雙臂青筋暴起合一!

  “九龍九象之力·天泣!”

  天泣,天之哭泣,這招一出,殺傷力天道見了都得哭泣!

  “接招!”

  感受著致命的氣息,可卻被壓制的動彈不得,韓國泰瞬間急了!

  一口精血噴出,渾身靈氣涌入靈兵飛出,不求擊殺,只求在這招下活命!

  “離火劍訣·朱雀之舞!”

  龍騰象奔,沖刺過程中二者合一化為一道霞光射向烈火朱雀!

  不到一秒,朱雀泯滅,霞光穿透朱雀繼續朝韓國泰射去!

  “啊!!!”

  噗~

  無法躲避,韓國泰只能硬抗這一招!

  可由于“朱雀之舞”的抵擋,霞光威力成倍的減少,韓國泰經脈具斷丹田破碎,可卻還活著!

  ——————

  君臨仙正處興致高昂狀態,不停的奮力耕耘!

  “九龍九象之力·天泣!”

  聲音傳來,君臨仙急剎車止住了耕耘!

  麻痹的,玩大了!

  [系統,快,江湖救急!]

  [救你妹呀,知道急你特么快出去呀!]

  [我這還沒忙完呢,你先給個手段留下小牧的性命!]

  尼瑪,啥時候了,還在這玩命的拱!

  不過進化成功,系統有著說不出的開心,直接點頭同意了!

  [要怎樣的手段!]

  [醫師,正好讓這丫頭見識一下,我要收她為徒!]

  [已發放!]

  見君臨仙靜止不動,少女愣住了!

  你倒是弄出來呀,大不了馬上繼續唄!

  下一秒,君臨仙扭頭看著少女,少女挪步到面前盯著,“需要幫忙嗎?啊~”

  “……”

  這動作差點讓君臨仙直接給哆嗦了!

  急忙掐著大腿根回神使自己不亂想,“小丫頭,我說收你為徒,你拿著這個玉符出去救我徒弟去,讓你體驗一下修煉者救人的手段!”

  少女愣愣的看著玉符,下一秒狠狠的點頭!

  見少女扭頭就跑,君臨仙急了!

  “別急,這是信物,沒這東西我徒弟們不認你,你也出不了陣法!”

  聞言,少女扭頭奪過玉佩就沖了出去,畢竟救人如救火!

  ——————

  “哈哈哈!你敗了!”

  噗~

  牧婺興奮的大笑,下一秒一口鮮血噴出,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渾身裂紋越來越多!

  感到了生命的終結,牧婺扭頭看著師門眾人,仿佛要把他們模樣印在心底!

  呼~

  可惜,最后時刻,師父救出來了,卻還是沒能見師父一面!

  咔嚓~

  碎裂聲響起,眾人心中悲痛萬分!

  這時,蒼凌天猛然睜眼出現在牧婺身旁,以渾身氣勢壓制著不讓其碎裂!

  “師,師兄,沒,沒用的!”

  沒用?

  誰說的!

  蒼凌天淡淡一笑,丹田開始燃燒,“有師兄在,你就不會死!”

  看到蒼凌天的所作所為,牧婺瞬間急了!

  “蒼凌天,你有病呀,我的死已經成了定局,你這么毀了自己的干嗎?”

  牧婺心急的樣子使蒼凌天心頭一酸,丹田燃燒,渾身氣勢增強數倍!

  “師父曾經說過,身在其位承其重,我身為大師兄,就該為你們遮風擋雨!”

  “可我現在沒能保護好你們,我不是個合格的大師兄!”

  “我絕對不允許你去死,用一身實力換取你一條命,值了!”

  話音剛落,蒼凌天后腿一步持槍猛然揮出!

  “禁字決·禁天地!”

  轟~

  特殊槍氣爆發,落在牧婺身上擴張出數米!

  仔細一看,被槍氣包裹的那片空間靜止不動,牧婺的龜裂停止,好似時間停止了流逝!

  噗~

  蒼凌天一口鮮血噴出,用體內僅剩的靈氣落到地面“撲騰”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著渾身沒有絲毫靈氣,仰頭哈哈大笑,“我做到了,我領悟到了,師弟不用死了!”

  眾人這才醒悟過來,原來剛才的領悟,是為了準備留下牧婺的后手!

  扭頭看著諸位師弟師妹,“師父呢?你們沒事不知道把師父接出來嗎?師弟的情況已經刻不容緩了!”

  一聽這話,眾人回神,尷尬的撓著腦袋!

  “忘,忘了!”

  “……”

  真是被你們打敗了!

  危機時刻,你們一個比一個靠譜,放松時刻,你們一個比一個危險!

  “快去找師父,我的“禁天地”只能支撐三分鐘!”

  臥槽!

  三分鐘?

  你敢不敢再短點?

  這么短的時間,師父就算有通天的手段,使的出來嗎?

  幸好系統歸來,要不然牧婺真掛了!

  “快,快救人!”

  少女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出現,張嘴就喊著救人!

  “離火宗之人,該死!”

  辛無畏持刀沖出,滿眼盡是戾氣,一刀劈向少女!

  “師兄,先救人!”

  聽到這稱呼,辛無畏刀在少女眉心前一寸停止!

  “離火宗的人都該死,別想亂了我的心神,上路吧!”

  媽媽呀!

  你這也太急了吧!

  少女慌忙拿出通靈紫玉,“師兄,我真是你師妹,這是信物!”

  一看到通靈紫玉,辛無畏更怒了!

  “你敢偷我師父的東西,更該……哎呀!”

  話剛說一半被陳黎一巴掌呼開!

  “你說你是我們師妹,師父呢?”

  “在創造人類呢!”

  “……”

  一聽這話,辛無畏又湊了上來,“這話說的沒跑了,絕逼是師……”

  啪~

  話剛說一半,陳黎巴掌再一次飛出!

  抽飛辛無畏,一臉認真的盯著少女,“師妹,你叫什么呢?你說救人,怎么救呀?”

  名字?

  少女瞬間迷茫了!

  被折磨了這么久,就只剩下回憶與童真和救死扶傷的意念了!

  “名字…………我忘了!”

  不過下一秒,獻寶般的拿出玉符,“師父說這個可以救師兄!”

  看著天真的少女,陳黎選擇了相信!

  接過玉佩一把摔碎,一道霞光射向牧婺!

  “禁天地”被破,霞光射入牧婺心臟不斷顫抖,身上裂紋逐漸愈合!

  “耶!我救人啦!真的救人啦!師父沒騙我!”

  少女的天真使陳黎不禁輕笑,拿出一條裙子給其套上!

  身上穿的這么少,身邊的牲口可是不少呢!

  “師妹,來,休息會!”

  拉著少女走到周雅妃身旁給其使了個眼色,周雅妃摘下白玉蝎項鏈扔了出去!

  牧婺得救,蒼凌天松了一口氣,捏著拳頭就找上了梟痕!

  “師兄,怎么啦?”

  梟痕無辜的盯著蒼凌天,不知道自己哪做錯了!

  蒼凌天輕笑著拍了拍其肩膀,“聽說你號稱“翻天魔少”是吧?”

  “額……對,怎么啦師兄?”

  “我號稱“擎天戰神”,你這是想要攛奪我這個大師兄的位置嗎?”

  我沒有,你別瞎說,這都是別人起的!

  現在放松了,蒼凌天也不管這么多了,捏著拳頭就砸了上去!

  “翻天,翻天魔少,是吧,我讓你翻!”

  “來!翻一個我看看,翻呀!”

  臥槽,不帶這么玩的!

  梟痕瞬間忍不住了,運轉靈氣“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哎呦~臥槽!”

  靈氣運轉,拳頭錘上去如同錘鐵一般,蒼凌天疼的忍不住驚呼!

  “看我現在是普通人了,要翻天了是吧,想以下犯上,是吧?”

  我沒有,你別瞎說呀!

  梟痕瞬間想哭了!

  看來今天這頓揍是躲不過去了!

  麻痹的,這名號特么誰取的呀,光特么讓我按揍了!

  看著幼稚的二人眾人無語,丫的,一個個的能不能成熟點!

  這時,地牢內一聲慘叫傳來!

  “哎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