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救師(五)
  “開你媽個頭呀!”

  梟痕急著往辛無畏面前趕,想借助“放逐”開啟第二重血脈,發現牧婺想用死門,一巴掌呼了上去給其打斷!

  “滾一邊去,大師兄一個人不行的!”

  為了打斷牧婺的尋死之路,梟痕也顧不了那么多了!

  “大師兄,小牧說你不是男人,說你不行!”

  “辛老二,別特么睡了,快給我來一刀!”

  我尼瑪!

  誰不行!

  不信問問小妃去,看看一般是誰先求饒!

  就這走神一瞬間,身上劍痕又增加了好幾道!

  聽到梟痕的話,辛無畏糾結了!

  開啟第二重血脈沒問題,可不知道這附近有沒有魔門之人!

  師父在魔門必殺榜,有魔門人的幾率很大!

  為了天下,不敢輕易賭!

  “辛老二,你他娘的干啥呢,小牧一用死門就掛了,你想眼睜睜的看著他掛掉嗎?”

  什么?

  后遺癥這么大嗎?

  就算被魔門之人發現,最起碼小六子還活著,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這,辛無畏抽刀飛了出去!

  見狀,梟痕沖天而起!

  可他卻忽略了一件事了!

  牧婺只是渾身重傷,并沒有關閉八門遁甲,現在還處于開啟七門的狀態!

  眼看梟痕就要碰到“放逐”,牧婺背部發力沖天而起!

  “什么?牧婺,我槽你大爺!”

  牧婺的突然出現讓梟痕心驚,頓時破口大罵!

  可牧婺管你這么多!

  一手接住“放逐”反手扔了回去,一手掐著梟痕脖子發力砸向了地面!

  終于沒人阻止,牧婺拇指再次抵在心口!

  “八門遁甲·死門·開!”

  轟~

  強烈的氣息在牧婺體內爆發,形成暴風切割著周圍一切!

  看著牧婺的漫天氣勢,眾人瞬間驚呆了!

  血色火焰爬上牧婺身軀,隨著牧婺發力,血炎爆漲數倍消失在原地!

  “大師兄,真皇后期老狗交給我!”

  本就是強弩之末了,牧婺的趕來解決了蒼凌天的燃眉之急!

  已經渾身重傷了,要是再晚來幾十秒,說不準就掛了!

  感受著牧婺瘋狗般的氣勢,蒼凌天也沒說那么多,畢竟現在重傷之軀,燃燒靈境還有時間限制,抓緊能滅一個是一個!

  “九象之力·象悲!”

  孤寂死亡的氣息爆發,蠻象虛影瞬間融合牧婺手臂,右臂瞬間粗了一圈!

  感受著無盡的力道,韓國泰急了!

  挽了個劍花直接刺了上去!

  “離火劍訣·離心火蓮!”

  轟~

  火蓮出世,牧婺一拳懟了上去,雙雙爆退數百米!

  好巧不巧,牧婺剛落到辛無畏身旁,看到被釘在山上的偽皇,上前拽下當成兵器掄著朝韓國泰沖去!

  可惜牧婺是以重傷殘破之軀開啟的八門,要是以無傷狀態開啟,絕對能秒了韓國泰!

  眼看牧婺沖了上來,韓國泰急了!

  三人都是重傷之軀,并且還和自己三人平分秋色,要是再來一人,絕對能打破現在的平衡!

  “蒼凌天,你快點,我不行了!”重傷之軀的宇文拓忍不住吶喊,可一聽這話,韓國泰眼里一絲精光閃過!

  “元冰,一同出手,一舉拿下!”

  聲音傳出,韓元冰大鵬展翅的飛出,對著宇文拓就是一劍!

  先殺最弱的,打破平衡就是勝利!

  見狀,蒼凌天扭身與宇文拓混合,二對三,雖然壓力龐大,但能拖一秒是一秒!

  萬一牧婺大爆發斬殺了那老畜生呢!

  眼看蒼凌天二人落入下風,牧婺與韓國泰不相上下,平衡即將被打破,眾人心陷絕望!

  此刻,裂無痕渾身瘙癢難忍,仰天咆哮著一把撕碎了上衣,百朵青蓮緩緩綻放!

  “啊!!!”

  隨著巨吼傳出,青色光幕迅速籠罩著整個離火宗,光幕所過之處,地面爆裂,朵朵青蓮拱破地面鉆出!

  裂無痕的境界勢如破竹的晉升到了天階尊者!

  一股微風吹過,青蓮緩緩綻放!

  眾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驚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劍域?!怎么可能!”

  裂無痕冷漠的看著四位真皇輕笑!

  “起風了!花該盛開了!”

  話音剛落,“青帝”化為青芒莫入地面!

  “青蓮劍域·百花殺!”

  無數青蓮沖天而起不斷旋轉,劍意欲來欲加凌厲,花瓣掉落,化為股股青芒朝四皇卷去!

  ——————

  “咳咳~”

  君臨仙一口鮮血咳出,想擦擦嘴邊血也只是奢望!

  整個地牢內除了幾個女奴再無他人!

  為了折磨君臨仙,獄卒和韓磊帶女人在這享用給君臨仙刺激!

  可突發情況太過于突然,所有人出去迎敵了,把女人都留在了這!

  數位女人皆目光呆滯的像個機械,只有一位青春女子例外!

  少女蹣跚著走到君臨仙面前,看著君臨仙一臉痛苦,伸手將君臨仙的下巴接上,跪地手伸向君臨仙腰間!

  獄卒怕看到君臨仙血肉模糊的第三條腿蛋疼,所以折磨之前特意給君臨仙裹了兩條褲子!

  一看少女動作,君臨仙愣住了!

  “你想干嘛?”

  “你這里很疼吧,親親就不疼了,以前少門主說疼,我都是這樣給他解決的!”

  尼瑪,這畜生呀,忽悠無知少女呀!

  “等,等等!”

  “嗷!!!”

  躲避扭腰,琵琶骨鉆心的疼痛使君臨仙忍不住大叫!

  “你別動,親親就好了,你這樣會更疼!”

  可君臨仙已經成了太監,少女掀開見無從下口,只能以臉蛋不斷磨蹭的君臨仙大腿!

  這讓君臨仙痛苦不堪,我是廢了,可我還是半個男人,你這樣我怎么能受得了!

  “為什么救我!”

  少女瞬間愣了愣,眼中恢復了一絲光彩,“我爹本是醫生,在世俗給人治病!”

  “韓磊偶然入世俗看到了我,強行把我擄了回來!”

  “從那以后我就成為了他的玩物與接待人的禮物!”

  “由于我父親的教誨,我看到可憐之人都會出手相助。可能我容貌驚天,所以韓磊不會把我隨意賞給手下玩弄,只會讓我接待中州來的貴賓!”

  三言兩語說完經過,少女扭頭吻了吻君臨仙大腿,繼續以臉蛋磨蹭著,企圖能給君臨仙一絲安慰!

  聽完少女的經過,君臨仙心中引起一起泛濫,“謝謝你,為了報答你,我收你為徒如何?”

  裂無邪表示想哭,沒這么玩的!

  少女頓了頓,繼續輕輕摩擦著君臨仙大腿,“進入修煉界就得殺人,我只想接受我爹的衣缽救人,我這樣的圣母進什么修煉界!”

  看的真透徹!

  君臨仙迷茫了!

  這等地步了還有一份善心,著實不易,可人家竟然不想進去修煉界!

  “如果,如果我說你可以不用殺人呢,我有辦法讓你成為高人一等的存在,人人敬你如敬神,有人對你出手,自然會有人幫你解決!”

  天下沒有免費午飯!

  好聽的話誰都會說!

  比如韓磊,說什么是他的獨愛,一看到中州有勢力的人來,還不是把我送了過去!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我心思不大,如果能活著出去,我只想回去救人!”

  這丫頭咋這么軸呢!

  不知道我有多牛逼嗎?

  沒見這畜生想拜我為師都把我囚禁起來了嗎?

  “如果我能讓你成為特殊的醫師呢,專治修煉者的醫師,這樣你治完他們可以讓他們立誓,讓他們不能再對普通人出手!”

  一聽這話,少女眼中再次出現一絲光彩!

  可這時,異變發生!

  [呦~這不是宿主嗎?]

  [不是說什么自己是以螻蟻之軀游歷紅塵的巨龍嗎?]

  [怎么被人捕捉到地牢內受刑了呀!]

  系統突然的發聲讓君臨仙大喜!

  可下一秒臉直接耷拉了下來,剛回來就挖苦我,我還是不是你的好大兒了!

  [巨龍也會有打盹的時候,別想以此逼我修煉呀!]

  [話說,你怎么提前回來了呀!]

  尼瑪,成了這樣了還不想修煉,幸好本系統歸來早,再晚回來一會絕逼一尸兩命!

  [關你屁事呀!]

  [不過你徒弟們不錯呀,竟然為了救你屠了整個離火宗!]

  君臨仙瞬間興奮了!

  這徒弟沒白收呀!

  竟然還有能力屠了整個宗門,不錯,不錯!

  [你看,修煉什么的有什么意思,我有了這些徒弟,到哪不是橫著走呀!]

  系統瞬間無語了!

  [遇到你這樣不要臉的奇葩宿主,我也是夠夠的了!]

  [別人都是拼爹、拼背景、拼師父,你倒好,拼徒弟,本系統就想問問你,你要臉嗎?]

  [臉就不要了,你給我抓緊恢復傷勢就好!]

  [……]

  碰到這樣的宿主,真是帶不動呀!

  可為了以防君臨仙掛了,還是抓緊出手療傷了!

  砰砰砰!

  隨著君臨仙傷勢恢復,封魔鐵被推出體內!

  丹田復蘇,經脈連接,靈氣回歸!

  命根子也修復好了!

  恢復一瞬間,君臨仙精神力爆發窺視著外面的一切!

  “青蓮劍域·百花殺!”

  看到這一幕,君臨仙心松了!

  還好,一個沒掛!

  扭頭看著驚呆的少女,手腕一動,夢魄千絲射入其體內運轉著“他心通”!

  少女經歷光速掠過,不由得為其心疼!

  這小丫頭說的都是真的呀!

  “小丫頭,我君臨仙說話言出必行,你想救人,不妨換個方法,可以救更多的人!”

  一聽能救更多的人,少女緩緩點了點頭!

  見其同意,君臨仙瞬間牙疼了!

  剛才那么主動,這下好了,成了徒弟了,不能打主意了!

  “那你先休息休息吧,為師去忙一下!”

  說完就朝著諸位目光呆滯的少女走去!

  [君臨仙,你他喵的要干嘛?]

  [要干呀!]

  [……]

  [你徒弟都快掛了,你不準備出去幫忙嗎?]

  [瞅著現在的狀態,暫時還不需要我,我先去忙一下!]

  這一瞬間,系統后悔了!

  后悔不該回來這么早!

  后悔不該給這畜生恢復命根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