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救師(四)
  “你的腦袋會像雞蛋一樣被我捏碎,就算你是偽皇也逃避不了這樣的結局!”

  梟痕滿臉邪惡的盯著偽皇邪笑,“暗襲魔功·魔龍之力·現!”

  嗷!!!

  不知梟痕在哪學會了魔道功法,以魔功為引,使魔龍血脈再度增強!

  看著梟痕樣子,偽皇心里忍不住發怵!

  這么邪惡,為什么沒人滅了他呀!

  說好的魔道人人得而誅之呢?

  “小子,區區玄階尊者,別說什么大話了,就算我把你擊殺,梟一白也說不出什么!”

  擊殺?

  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魔龍爪!”

  梟痕雙爪幽黑閃著寒光不斷探向偽皇,爪劍相交,天階靈兵在偽皇手中也只能在梟痕爪上留下道道白痕而已!

  “怎么可能,區區玄階尊者而已!”

  “玄階尊者怎么了,玄階尊者同樣可以要了你命!”

  偽皇一腳踢開魔爪,反手一劍劈在梟痕胸膛!

  見梟痕胸膛皮開肉綻,臉色瞬間變了!

  “你只是雙手堅硬防御力強而已,你可以死了!”

  切~

  知道了又如何,區區偽皇中期巔峰而已!

  “游龍八卦掌·雙龍戲珠!”

  眼看著兩道龍影襲來,反手兩劍劈碎龍影,一個箭步上前騰空而起,腳踏魔爪,一劍取其首級!

  感受著灼熱的劍鋒,梟痕冷笑一把將龍爪橫在眉前抵擋!

  可這一瞬間,偽皇龜縮落地,雙手持劍捅穿了梟痕腹部!

  噗~

  “哈哈哈!很疼呀!”

  “可劍修手不離劍,你離我這么近該怎么躲呢?”

  “魔龍吼!”

  “突刺貫指·破邪!”

  嗷!!!

  強大的音波震的偽皇腦漿泛濫,雙指直取偽皇眉心!

  不知是湊巧還是偽皇命不該絕,一顆丹藥襲來,偽皇騰空而起!

  本該落入眉心的武技莫入了偽皇腹部!

  噗~

  偽皇一口鮮血噴出,梟痕想罵娘了!

  我都離這么遠了,師姐的丹藥怎么還能飛到這呀!

  可這時候也不是計較的時候,眼看偽皇搖著腦袋清醒,梟痕一個箭步上前!

  “龍帝裁決!”

  龍影爆發,為時已晚!

  偽皇清醒,反手握劍直釘龍首!

  “離火劍決·火源!”

  轟!

  撞擊力爆發,雙雙被撞擊力產生的暴風吹的倒退數步!

  偽皇止步腳踏虛空飛奔而襲,梟痕臉上盡是苦澀!

  境界差距在這放著,靈氣怎么說也不夠呀!

  “離火劍決·滔天炙炎斬!”

  劍影四面八方襲來,梟痕不得不全力防御!

  “龍女守護!”

  嗷!!!

  白龍拔地而起相互纏繞旋轉,劍影傷不了其分毫!

  可白龍消散一瞬間,偽皇殺到!

  看著近在眼前的偽皇,梟痕殘忍一笑,以胸膛接劍,雙爪死死的握住偽皇肩膀!

  噗~

  “哈哈哈!偽皇?!哼,該上路了!”

  “魔龍吼!”

  在聲源中心被音波武技攻擊,偽皇當場七孔流血!

  見狀,梟痕抓著偽皇拔地而起!

  “化龍訣·龍化!”

  剛至半空,梟痕化為十米長威風凜凜的魔龍扭動著身軀!

  一口咬住偽皇腦袋一個撕咬,雙爪發力,偽皇瞬間被撕成了兩半!

  砰!

  梟痕重重的砸在地上喘著粗氣,化龍的反噬之力襲來,扭著腦袋不斷輕笑著!

  正道!魔道!邪道!以龍族之軀身具邪、魔兩道,天下誰能擋我————梟痕!

  ——————

  眼看丹藥被劈到梟痕戰場打亂了其攻勢,陳黎有著說不出的懊惱!

  麻痹的,區區偽皇后期,顯著你了呀!

  玉手一揮,無數丹藥成條在空中飛舞,不斷沖擊向偽皇!

  砰砰砰!

  丹藥不斷被挑飛,偽皇一步一步接近陳黎!

  “離火劍訣·沖天火刺!”

  還沖天?

  我讓你沖!

  “百丹聚!”

  百顆丹藥形成一道屏障抵擋在陳黎面前擋住劍鋒!

  接觸一瞬間,陳黎又有了動作!

  “丹道秘技·九星連珠!”

  屏障邊緣丹藥飛出連成一線沖向偽皇!

  轟!

  轟!轟!

  煙霧四起!

  陳黎玉手一伸狠狠握拳!

  “丹道秘技·繁星隕!”

  百顆丹藥附著在偽皇身上亮光迸發,偽皇當場化為血霧退場!

  見狀,陳黎心神一松,恍惚的搖了搖身子,“真他娘的耗費元神之力呀!”

  ——————

  “黎姐,救我!”

  尚玲渾身是血的發出求救!

  四人皆渾身淌血的喘著粗氣!

  四位黃階尊者抵抗了偽皇初期巔峰這么久而不死,夠他四人吹噓好久了!

  求救聲傳來,陳黎剛想動手,疲憊涌上心頭,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也不行了,皇靈之氣能免疫我的毒功,靈氣不夠了!”玉向榮臉色蒼白的盯著眼前偽皇,臉上盡是絕望之色!

  刷~

  紫嫣然突現,臉色蒼白的恍惚了一下,眉心一皺雙手揮出!

  “冥幽血殺陣!”

  噗~

  陣旗現空,瞬間成陣籠罩在兩位偽皇身上,念之力再次耗竭,一口鮮血噴出倒地不起!

  ——————

  “哈哈哈!”

  “偽皇?能破開我的防御嗎?”

  看著比牲口還畜生的牧婺,偽皇瞬間有些懷疑人生了!

  這可是天階靈兵,怎么在你身上一點痕跡也留不下!

  牧婺極速在戰場穿梭,碰到阻礙橫沖直撞的毀滅,遠遠望去猶如人型兇獸一般!

  “離火劍訣·飛星!”

  看著襲來的烈火飛星,牧婺橫沖直撞的沖了上去,撞碎飛星,抓住偽皇就是一個提膝!

  握著偽皇雙肩發力掄起砸在地上,當成發泄物的不斷狂掄!

  噗~

  偽皇一口鮮血噴出,面對這個畜生真是無計可施,生無可戀的點亮了丹田!

  發覺到了偽皇的意圖,牧婺臉上冷汗不斷掉落,急忙召喚出“八臂天王”虛影摟在一起!

  可不能讓這余波禍及到師兄師姐那邊,現在的虛弱程度,禍及過去絕對都掛了!

  轟隆!

  一股蘑菇云升起,虛影潰散,牧婺渾身皮開肉綻的躺地上渾身抽筋!

  噗~

  哈哈!擋住了!

  不得不感嘆霸體的變態,偽皇中期高手自曝都沒能毀滅,只是重傷狀態而已!

  殺殺殺!體霸如天,狂殺天下!師父想要安逸,那我便殺到天下安逸————牧婺!

  ——————

  “奔雷劍法·紫霄亂殺!”

  數道包裹著劍意的雷霆擊在真皇身上,使其麻痹渾身顫抖!

  見狀,趙乾坤反握靈劍猛然刺出,刺穿心臟發力一攪!

  雙腿無力的坐著地上喘著粗氣!

  “麻痹的,不愧是真皇,不容易呀!”

  ——————

  離火宗大殿!

  被陣法包裹,周雅妃的毒沒能蔓延過來,一眾人悠哉的喝著茶!

  “爹!人都死完了,君臨仙咱韓家可以獨自享用了!”

  韓元冰的話讓真皇后期高手不禁點頭,殺伐果斷,是個當宗主的樣!

  “老二老三,還有兩只畜生,你們誰能解決?”

  十一階獸皇,就算是氣血耗盡生命走到了盡頭,那也不敢掉以輕心呀!

  畢竟人家都是自曝拉人呢!

  “大哥,那兩只畜生都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了,并且現在還被四個偽皇攔著,我一人出手滅殺不是問題!”

  五位真皇相互對視了一眼,到了這等地步了,無法停手,為了韓家,只能繼續拼命了!

  “元冰,你大哥跟我們出去迎敵,以防其他四大勢力插手,你在此坐陣!”

  韓元冰緩緩松了口氣,自己這真皇初期還是少得瑟為妙!

  畢竟出去死的幾率挺大,讓老一輩去吧,自己還有大好的年華呢!

  “元炎,委屈了,讓你和我們一同迎敵!”

  韓元冰的大哥韓元炎無奈苦笑!

  “雖說外面沒了威脅,但是要出了意外,我希望我兒子活的衣食無憂,不要求他有多大成就,只求他平安活著!”

  聞言,韓元冰信誓旦旦的點頭,“大哥,你放心,只要這次成功,離火宗就是小磊和小風的,我會退到幕后!”

  得到了肯定的答復,四位真皇對視一眼,齊刷刷的消失在原地!

  ——————

  “一幫小畜生,真是找死!”

  龐大的氣息壓的眾人喘不過氣來!

  就在這時,兩只獸皇將面前的四位偽皇擊到四人面前!

  啪~

  韓國飛數掌拍出,將四位偽皇拍成血霧!

  “兩只油盡燈枯的畜生,也想翻起什么大浪嗎?”

  話音剛落,直挺挺的飛向兩只獸皇!

  哪成想,兩只獸皇人性化的對視一眼,幽炎犬皇四肢發力出現在韓國飛面前,咬住其腿拼命的撕扯著。

  見其被控制,寄魂獸身影一動出現在韓國飛面前,二獸雙雙點亮丹田,韓國飛剛出場化為血霧退場!

  還剩三位偽皇,蒼凌天不斷干咽著口水!

  難不成今天只能做到這種程度嗎?

  我不信!

  “哈哈哈!真皇?!很強嗎?”

  話音發出,吸引著所有人目光!

  “小子,就此退去,我可以當作什么都沒發生過!”

  說到底真皇還是惜命,到了這等地步了,生怕有人來摘果子,不動手的反而勸著蒼凌天!

  退去?

  為了師父我可以連命都不要,師父還沒救出來,怎么可能就此罷手!

  蒼凌天冷靜的看著自己的師弟師妹!

  辛無畏,渾身重傷無力再戰!

  陳黎,元神消耗過大,只能對抗尊者!

  林蹤白,斷腿,無力起身!

  周雅妃,強行爆發,后遺癥虛弱無比!

  梟痕,化龍后遺癥,雖說沒什么傷勢,但實力太低!

  牧婺,被偽皇自曝重傷,殘破之軀!

  紫嫣然,昏迷!

  黑叔,洗洗睡吧!

  裂無痕,小垃圾!

  看向三位真皇,蒼凌天不由得苦笑,活著,真好!

  “師父就交給你們來照顧了,希望你們不會讓我失望!”

  見蒼凌天還想臨死反撲,三位真皇饒有興趣的看著。

  殘破之軀,還能發揮怎樣的余熱!

  “四大靈境·開!”

  龜嘀、虎嘯,雀鳴、龍吟響起!

  韓國強不由得輕笑,“就此退去不好嗎?還非要作死嗎?”

  痛痛快快殺了不行嗎?還看著,這是給人家反撲的機會呀!

  倒也不怪韓國強,畢竟區區地階尊者而已,開啟四大靈境又如何?

  頂多能與偽皇并肩,在真皇面前,終究是翻不起什么大浪!

  面對韓國強的說辭,蒼凌天瘋狂哈哈大笑!

  “真皇?!很強嗎?我倒想試試!”

  “我一直搞不明白,胎息五重境界,怎么可能會只有四門靈境!”

  “現在,第五靈境,給我開!”

  四口漩渦不斷旋轉交織,第五口漩渦若隱若現的出現!

  這讓所有人目瞪口呆!

  胎息四靈,永古不變的話題,怎么可能還有第五門!

  可蒼凌天不但探索出了第五門,竟然還給打開了!

  此時,三位真皇呆不住了!

  第五門誰都沒聽說過,萬一真能對抗真皇呢!

  三人對視一眼,齊齊出手!

  “離火劍訣·炙炎!”

  “離火劍訣·幽炎!”

  “離火劍訣·寒炎!”

  面對三位真皇的出手,蒼凌天眼中盡是絕望!

  就差一點,就差這么一點點!

  此時,一道身影竄出!

  “蒼凌天,我欠君前輩的善緣就此了結,我只能拖延一分鐘,你抓緊了!”

  “血屠心經·飲血狂刀!”

  “血屠心經·雨刀妄陣!”

  一刀劈開三人攻擊,一口鮮血噴出,可宇文拓還是強忍著發出刀陣困住三人!

  看著突然出現的宇文拓,蒼凌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專心突破著第五靈境!

  吼~

  帶有遠古氣息的吼聲傳來,三位真皇臉色瞬間變了,加大了手上力度,這讓宇文拓痛苦不堪!

  “蒼凌天,你快點,我堅持不住了!”

  “來了!”

  “麒麟靈境,給我開!”

  轟~

  砰~

  就在蒼凌天開啟第五靈境時刻,三大真皇破陣而出!

  噗~

  宇文拓一口鮮血噴出,“蒼凌天,對不起了,我身受重傷,只能對付這個真皇初期巔峰了!”

  托住一位,夠了!

  蒼凌天眼中盡是瘋狂,“你專心對付那一位,其他兩個交給我!”

  “小子,區區地階尊者,就算你開啟了第五靈境又如何?”

  “還是螻蟻而已!”

  是嗎?

  蒼凌天臉上瘋狂之色欲來欲加強烈!

  “是嗎?那這樣呢!”

  “五大靈境,給我燃燒!”

  看著蒼凌天的瘋狂舉動,所有人都瘋了!

  這可是靈境,你破壞了再無開啟可能!

  放在別人身上,心高氣傲的作為天嬌,就算死也不會燃燒靈境!

  畢竟這是屬于自己的輝煌!

  砰!

  蒼凌天與真皇后期的韓國泰撞在一起,竟然平分秋色!

  可還有一位真皇在一旁掠陣,不到一秒蒼凌天就落入了下風!

  牧婺看著凄慘一笑,阿叔阿嬸的仇已經報了,現在到我回報師恩的時候了!

  伸手抵在心臟上瘋狂的運轉著靈氣!

  “八門遁甲·死門·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