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四十三章 無題!
  一看到君臨仙的境界,眾人“撲哧”一下都笑了!

  你個筑基境的螻蟻在這裝什么犢子呢!

  在場的哪個放個屁崩不死你呀!

  敢來觸這霉頭,是活夠了嗎?

  君臨仙看著牧婺整臉通紅喘不上氣,大光頭青筋暴起雙手卻還死死的拽著真皇的手不由得心疼!

  “師父來了,你可以放松些了!”

  “不用擔心,天塌了為師也能給它扛起來!”

  見君臨仙大放厥詞,一位地階尊者看不下去了!

  身影閃現到君臨仙面前,一巴掌將其呼在地上!

  “裝你媽呀裝!”

  “區區筑基境,臉皮竟然震的老子手疼!”

  一見君臨仙挨打受辱,牧、裂二人忍不住了,可卻被真皇氣勢死死壓制著!

  當即雙雙點亮丹田準備掙脫開去咬死那尊者!

  可君臨仙的邪笑聲在此時響起!

  “嘿嘿嘿!”

  “哈哈哈!”

  “手疼?那以后你可以不用疼了!”

  說話間,君臨仙境界猶如蹦極般的直沖天階尊者!

  感受著君臨仙的變化,尊者不由得倒退一步!

  這……這怎么可能!

  只見君臨仙一個后翻騰空而起站在尊者肩膀上,全身氣勢壓制的其動彈不得,雙手凝指成劍齊齊揮下!

  手臂脫落,突如其來的痛苦使尊者張嘴吼叫!

  可君臨仙見其吃痛張嘴,右腳高高抬起猛然跺下!

  “踏山河!”

  啪嘰~

  腦袋如火龍果一般炸裂!

  滅殺一位,君臨仙臉帶邪惡的盯著眾人,“欺負我徒弟,你們有這資格嗎?”

  見君臨仙這么殘忍,眾人齊齊后退一步!

  雖然生死見的多了,但是這樣一腳踏炸別人腦袋的還真是不多見!

  人家疼的想叫出聲你都不讓人家吼出來,太特么狠了,反正要死了,好歹讓人家吼出來痛快一下呀!

  這時,真皇在君臨仙猛增境界的震驚中回神!

  “小畜生,天階尊者而已,很強嗎?”

  諸位尊者回神,差點忘了這位大人了!

  你再吊,有這位真皇在,你還想翻天不成?

  看到真皇境界,君臨仙心中不由得冷哼一聲!

  真皇圓滿?

  以大欺小欺負我徒弟,真皇圓滿又如何?

  兩年的修養身體已經恢復到了巔峰,別說區區真皇圓滿了,半圣圓滿來了老子也不放在眼里!

  “八門遁甲·死門·開!”

  吼~

  海嘯聲在君臨仙體內迸發,狂暴的氣息如同狂風般的齊卷眾人!

  皮膚瞬間化為泥紅色,雙眸充滿殺氣帶有邪惡的盯著真皇!

  “真皇?!很強嗎?”

  邪惡帶有殺氣的聲音蹦出,全場鴉雀無聲,皆被君臨仙恐怖的變化嚇得瑟瑟發抖!

  不是一個筑基境的螻蟻嗎?

  為什么瞬間成了需要仰望的存在!

  如此邪惡的樣子,還能活著回去嗎?

  看著君臨仙的變化,真皇驚的忍不住后退一步,急忙將牧婺二人死死的抵擋在身前!

  “放我離開,我放過你兩個徒弟!”

  呵呵,拿我徒弟威脅我?

  覺得這可能嗎?

  我開啟了死門,身體紊亂已成了定局,發揮不了如此的實力,說不準明天就掛了!

  不殺了你,我不甘心!

  再說了,在修煉界談仁心,你逗我呢?

  見君臨仙殺意不減,真皇打算破釜沉舟,修煉到了這等境界去死,真不甘心!

  既然不能活著出去,那就一同上路吧,死前拉你這半圣高手墊背,也不算虧!

  “一同上路吧!”

  話落,真皇高手丹田一股明亮迸發而出,所有人心如死灰的接受死亡的現實!

  而君臨仙不屑的輕輕一笑,我都準備接受痛覺放大萬倍的反噬了,要是讓你這么帶走,我真是不用混了!

  當即反手一指,一股銀白色透明槍氣射出!

  “禁字決·禁天地!”

  霎那間,真皇身旁一米宛若時間靜止一般,光芒在空中靜止,絲毫前進不得!

  看著這一幕,眾人劫后余生的擦著熱汗大喘氣!

  見狀,君臨仙邪惡的笑了笑!

  現在松氣是不是太早了?

  不過還是徒弟重要!

  當即瞬閃到真皇面前,一指點在其丹田!

  “突刺貫指·洞穿!”

  轟!

  細而剛猛的力道穿透丹田,真皇瞬間毫無抵抗力的坐在地上!

  解除了“禁”字決,對著牧婺二人揮了揮手,“他歸你們二人了!”

  二人眼中頓時盡顯瘋狂與殘忍!

  搶我東西,還侮辱我師父,能讓你舒坦的死了我跟你姓!

  牧、裂二人拉著真皇走到一旁,而君臨仙惆悵了!

  身體好不容易恢復,現在又給弄紊亂了!

  主要的還是什么都特么的沒做!

  恢復需要一年多,而系統歸來也還得好幾個月,希望這幾個月不會出事吧!

  不過浪費都浪費了,那就多玩會吧,反正還有位偽皇和這么多天階尊者呢!

  反正他們都得死,那還不如玩死他們痛快一下,不能白瞎了這次的機會!

  對了,這還有個遺址,那先搞個遺址玩玩,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境界的遺址,希望不會玩大!

  說干就干!

  一掌拍在面前,空間泛起絲絲漣漪!

  感受著遺址陣法,君臨仙緩緩松了口氣低聲嘟囔著,“圣人遺址,掛了這么多年,最多應該只能發揮半圣實力,問題不大!”

  確定了實力,君臨仙精神力籠罩在遺址上,雙手發力探入陣法殘暴撕裂!

  又不吊他,那么溫柔的干嘛!

  轟~

  圣人后期氣息爆發,一道倩影虛影緩緩升空!

  “誰?”

  “竟然敢這么粗暴的拆了我家,不怕老娘剁了你吊嗎?”

  一聽這話,君臨仙表示不服!

  “確定嗎?”

  “我怕你刀沒這么鋒利,也怕你沒這么大手勁,需要我幫你輸送一些干勁嗎?”

  突然懷疑這人不太對勁,但是沒啥證據!

  “騷年,要傳承不?”

  看著君臨仙實力,圣人也深知自身元神能發揮的實力,所以話風直接變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君臨仙乃是畜生,是個懟天懟地懟空氣的存在!

  一看這芊芊細腰,邪火壓制不住的四起!

  “要不這樣,今晚你跟我走,我給你一個傳承!”

  “……”

  圣人瞬間不會說話了!

  我特么都掛了多少年了,要傳承有個雞兒用呀!

  再說了,我特么元神,早掛了,并且歲數能當你爹的奶奶了,口味咋這么重!

  可感受著君臨仙淫穢的目光,圣人還是忍不住的打了個哆嗦,“我是元神,沒法做那事,別想了!”

  哎~

  白激動了!

  君臨仙一臉遺憾的吧唧著嘴!

  好家伙,雖然長的好看,但能不能看看歲數呀!

  人家掛的時候說不準你爺還是個細胞呢,你倒好,還想試試味道!

  這時,牧婺二人歸來,看到空中的倩影,哈喇子瞬間淌了一地!

  “臥槽!這娘們美!”

  “師父,你完事沒?完了我去試試!”

  “……”

  眾人瞬間無語!

  這特么什么玩意師門呀?

  怎么看到啥都想試試呀!

  不少女尊者心生膽怯,萬一一會找到自己身上怎么辦?

  這等實力在這放著,是躺著配合好還是趴著配合好呀?

  見徒弟們完事,君臨仙也沒心思玩下去了!

  反手一揮,在場除了牧、裂二人的男性皆爆體身亡!

  “你們聽好了,想要活命,上來交討命費!”

  聞言,一位尊者急忙上前將混身家當擺在君臨仙面前!

  哪成想,君臨仙反手將其轟碎為肉渣,一臉淫蕩殘忍的盯著眾人,“別他娘的裝傻了,老子要的啥你們應該很清楚!”

  看著君臨仙的所作所為,圣人急了!

  “騷年,我掛了這么久,遺址一破,我存在不了多久,能不能給我個傳人!”

  傳人?傳你妹呀!存在不了多久關我屁事!

  沒見老子正忙著嗎?

  不過看你長這么好看的份上,給你個面子吧!

  “嘿!倆傻子,你倆要這傳承嗎?”

  這話一出,牧婺二人以鄙夷的目光盯著自己的傻逼師父!

  區區圣人傳承還問我倆,有沒有腦子呀!

  可惜不是女兒身,要不然高低“磅磅”給你兩拳!

  感受著二人的目光,君臨仙無可奈何的對圣人攤了攤手,“沒看上,你還是消散吧!”

  “……”

  會不會聊天,不會聊天能不能閉上你那肛!

  要不是覺得和你旗鼓相當,高低上去給你兩拳!

  還有這兩個小螻蟻,老娘可是圣人,你倆有啥看不上的!

  可就這么消散,著實不甘心!

  雖然掛了,但是全部家當還在,沒花完得找個人幫自己花呀!

  “騷年,這么多尊者呢,我選一個當我傳人可好?”

  堂堂圣人竟然這樣低三下四,還真是活久見呀!

  作為樂于助人的畜生,君臨仙自然配合!

  “跟我走,這些尊者任你選!”

  “……”

  這丫的腦子是不是有病,不是都說了是元神不能干那事嗎!

  “我那沒得做!”

  “那我也沒得做!”

  “……”

  見君臨仙對這事這么執迷不悟,不少女尊者都動了心思!

  這可是圣人傳承呀!

  有了一身實力不說,還有了無數的資源,以后修煉不愁了,看到好東西還能買兩個用一個扔一個了!

  皆眼巴巴的盯著君臨仙,希望其能看出自己的柔弱與期待!

  感受著眾人的目光,君臨仙再次撇嘴聳了聳肩,“看吧,她們也沒看上,你還是消散吧!”

  “……”

  你從哪看出來的她們沒看上呀!

  眼巴巴的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你給我放這屁!

  感受著元神的消散,圣人著實有些忍不住了!

  “騷年,寶物分你一半,行行好吧!”

  寶物?

  我能看得上你這垃圾?

  我可是個視金錢為糞土的男人,這沒青樓我要這么多寶物給吊用呀!

  這時,剛被廢了丹田的女偽皇走了上來,“母胎單身五十年,能不能給個機會!”

  這話一出,君臨仙眼珠子都快瞪出來!

  “那娘們!快快快,我給你找到傳人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