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何為素質
  兩年后!

  一處水潭波瀾起伏,似乎有個人在里面不斷揮舞著!

  拉近一看,是裂無痕閉氣在內不斷揮舞著布劍!

  布劍散發著劍意,卻絲毫沒有融入于水的樣子,對于劍意的掌握已經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

  噠噠噠噠!

  腳步聲傳來,一個渾身透著剛猛氣息的青年捂著肚子跑來!

  “不行了不行了!要拉了!”

  看著四下無人,也沒個遮掩的地方,直接上樹脫褲子對著水潭一瀉千里!

  “呼~”

  “舒服!”

  “以防有人不小心踩到,還是給水潭里的魚兒改善一下伙食吧!”

  “俺可是一個有素質的人,不能那么不文明!”

  便入水潭,裂無痕臉色直接變了!

  這特么誰呀!

  這么沒素質!

  不知道水潭是洗澡的地方嗎?

  火氣當場按捺不住了,抽劍猛然鉆出水面!

  剛一出水面,看著樹上的大屁股火氣更大了,對準名花一劍就捅了上去!

  可這時,聲音傳來!

  “哎呦,又要來了!”

  話音剛落,漫天飄糞!

  裂無痕瞬間想哭了!

  能不能看看下面,不知道下面還有人嗎?

  當即飛出青帝,勢必要給此人一個教訓!

  叮~

  轟~

  撲通~

  聲音響起,青年渾身散發著氣勢抱臀起跳,“我的花!”

  而裂無痕則被這強大的氣勢壓回了水潭!

  咕嘟,咕嘟~

  變化來的太快,裂無痕沒來得及閉嘴當場灌了個水飽!

  急忙上岸使用著失傳已久的“二指禪”!

  嘔~

  聲音傳出,青年回頭,一看到裂無痕瞬間愣住了!

  “師弟,你怎么在這呀?”

  呵tui!

  猛吐一口,擦著口水眼淚抬頭,一看到是牧婺,就知道這口神仙水白喝了!

  “師兄,好久不見,您這見面禮真大!”

  “……”

  誰知道你好這口呀,還等不及飛上來接!

  兩年多不見,裂無痕已經神游圓滿了,這渾身劍意若隱若現的壓制不住其鋒芒!

  “師弟,下次想吃直說,不用這么急的飛起來接!”

  “……”

  誰想吃了!

  這師兄腦子是不是長泡了?

  哪個人的口味會那么重,會吃……

  嘔~

  想一半瞬間忍不住了,再一次干嘔!

  見狀,牧婺急忙上前給拍打著后背!

  這師弟,啥愛好,再愛吃也不能啥都吃呀!

  “話說,師父呢?”

  似乎肚子里吐空了,裂無痕雙手不斷磨蹭著臉龐,“應該和母獸聊天呢!”

  “……”

  這么刺激的嗎?

  看來上次那蛇給了師父不一樣的快感,現在竟然這么迷戀!

  不過這時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畢竟還有個大事呢!

  “師弟,走!為兄帶你殺人去!”

  “???”

  這么殘暴的嗎?

  師父好像沒教過亂殺人吧?

  看出來裂無痕的不解,牧婺一把摟住其肩膀邊走邊解釋著。

  “我在這邊發現了一個遺址,沒想到來的人還挺多!”

  “咱兄弟倆進去搶奪一番,要是有人打咱們的注意,那咱倆還手反殺應該不算亂殺吧!”

  我去……

  你隔這卡巴克呢?

  專門引火上身就是為了殺人,真有你的!

  不過我喜歡!

  兩年內殺的都是些土匪,也該換換口味了!

  ——————

  遺址前!

  無數人直盯盯的盯著遺址,等待著遺址的開啟!

  “師兄,這里天階尊者好幾位,還有兩位偽皇初期,你確定沒問題?”

  切!

  看不起誰呢!

  “師兄作為玄階尊者,天階尊者殺了已經不止一位了!”

  “至于偽皇初期,為兄有把握帶你在他們手下逃脫!”

  臥槽!

  要不要這么牲口!

  玄階尊者殺天階尊者,我什么時候才能到達這種地步呀!

  我神游圓滿才只能滅殺空冥圓滿而已!

  咔嚓~

  聲響傳來,遺址開啟,眾人一擁而上!

  見狀,牧婺深知搶占先機的重要性!

  提著裂無痕一躍而起,雙手抓著其領口狠狠砸下!

  “師弟,靠你搶占先機了!”

  “……”

  沒特么這么玩的!

  能不能把我當個人!

  這下面好多尊者呢,讓我下來當口糧呀!

  砰!

  重重的砸在地上打斷了眾人的腳步,扭頭一臉殺氣的盯著眾人!

  “遺址我兄弟倆包了,你們滾!”

  別問為什么這么吊,要問就是師兄牛逼,有人撐腰!

  聽到裂無痕這話,牧婺雙腿都軟了!

  這么多人呢,你找死別拉上我呀!

  雖然殺過天階尊者,可都是一個一個殺的,你這突然招惹十幾位,還幾個偽皇,你太看得起我了吧!

  “區區玄階尊者和神游圓滿就這么不知天高地厚嗎?不怕老子一吊甩死你們嗎?”

  “就是,哪個褲襠沒擠好的把你倆露出來了呀!”

  “不過長得不錯,各位大哥可以把他倆交給我,老弟好這口!”

  “來來來,趕快甩飛進去吧,墨跡啥!”

  “……”

  “……”

  無數聲音傳來,牧婺不禁咧嘴輕笑!

  這是被小瞧了嗎?

  “玄武、朱雀、白虎·開!”

  “八門遁甲·杜門·開!”

  “龍象般若功·七象之力!”

  最強戰力開啟,雙腿發力消失在原地,突現在叫喚最歡的天階尊者面前,拉著其腦袋就是一個提膝!

  砰!

  腦袋猶如西瓜一般的破碎!

  傲視群雄般的掃過眾人,“我師弟說話不好使,是嗎?”

  臥槽!

  這么吊的嗎?

  這就是你說的可以滅殺天階尊者呀?

  這是秒殺好不好!

  看著兇殘的牧婺,眾人心里忍不住的發杵,什么時候玄階尊者這么猛了?

  可還是有人不信邪!

  “小畜生,別以為……”

  話剛說一半,牧婺閃身來到其面前,抓著其伸出的手臂給硬生生的撕了下來!

  反手掄著手臂砸向其腦袋!

  “天階尊者都掛了,你一個地階尊者裝什么犢子呢!”

  “真以為跟我一樣是天之驕子能越級對敵呀!”

  你這人,殺人就殺人,這么顯擺的干嘛?

  見沒人反駁自己,牧婺走到裂無痕面前顯擺的豎著大拇指,“看到哥的威風了嗎?”

  可迎來的是裂無痕的一腳!

  “躲開!”

  “百蓮綻放!”

  被劍意包裹的青蓮現世,散發著奪命的氣息朝突然出手的偽皇卷去!

  噗~

  螻蟻撼樹呀!

  區區神游圓滿竟然敢對偽皇出手,當場五臟六腑移位吐血倒地不起!

  牧婺見師弟為了保護自己而受傷,眼珠子瞬間通紅!

  “八門遁甲·驚門·開!”

  “給我死!”

  “八象之力·象奔!”

  拉開裂無痕一拳轟了上去,隨著武技施展,身后出現只奔跑的蠻象虛影,拳頭轟出時刻融入拳頭猛然爆發!

  轟~

  對撞的沖擊力傳來,暴風四起,雙雙后退數步!

  穩住腳步,渾身發力十米高虛影出世,上身猛然前撲以渾身剛猛的氣勢壓去!

  “八臂天王·天地變!”

  感受著剛烈兇猛的氣息,偽皇臉皮直抽抽的咬牙!

  這特么是玄階尊者?

  逗我呢?

  “裂風掌!”

  砰!

  “天地變”的壓力與霸體剛猛的氣息使偽皇手臂發麻的后退一步!

  “各位,一同出手吧!”

  “這小畜生不簡單!”

  一聽這話,牧婺慌忙將裂無痕死死的護在身后,滿臉兇狠警惕的盯著眾人!

  這時,一道聲音響起!

  “小子,可以提升你實力的秘術很眼熟,拿來老子檢查檢查,挺像老子丟失的那一部!”

  話落人現!

  一位黑衣中年突現在眾人面前,目光直挺挺的瞪著牧婺!

  麻痹的,貪心也不帶這么玩的!

  眼饞就眼饞,說特么什么你丟的!

  還沒來得及張嘴就被眾人打斷!

  “真皇圓滿?”

  “見過前輩!”

  感受著眾人的敬仰,真皇飄飄然的邪笑盯著那位女偽皇!

  “長得不錯,應該能挺住老子的沖擊,跟老子走!”

  此話一出,女偽皇氣的臉通紅!

  老娘是來尋求機遇的,不是來伺候你呢!

  長得跟特么豬似的,還想讓老娘陪你,你咋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憑什么?”

  被拒絕,真皇臉色瞬間變了!

  敢拒絕我,反了你了!

  修煉界以實力為尊,見我這么強不主動獻身讓我張嘴也就罷了,現在我張嘴了還敢拒絕我!

  誰給你的底氣!

  這時也不管牧婺二人了,畢竟再逆天,現在也是隨手能碾死的兩只小螞蟻而已!

  走到偽皇面前,一把掐住其下巴拉到面前惡狠狠的盯著,“敢拒絕我?誰給你的勇氣!”

  “順從活著不好嗎?非要找死是嗎?”

  咳咳~

  女偽皇被掐的喘不過氣,可還是雙眼通紅的盯著,一副誓死不從的樣子!

  “我憑什么要服侍你,就因為你實力強嗎?”

  “天下比你實力強的萬萬千,就你這長相,我憑什么要屈身于你!”

  一聽提長相,真皇瞬間怒了!

  畢竟從小到大,長相就是短板,這娘們竟然還敢提!

  轟~

  “啊!”

  左手當即握拳轟在其丹田廢了其實力!

  一巴掌將其呼在地上!

  “媽的,臭娘們,敬酒不吃吃罰酒,等老子把想要的東西拿到手,看老子怎么調教你!”

  “在場的有一個算一個,老子請客,一會都痛快痛快!”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興奮了,當即恭維的就差把這位真皇捧到天上了!

  這么美的女子,還是偽皇,平時可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呀!

  感受著高高在上的優越感,真皇瞬間覺得自己就是這天地間唯一的神了!

  扭頭看著牧婺二人,“小子,還不把老子的東西交出來嗎?需要老子親自動手?”

  強取豪奪的話是怎么說的這么大義憬然的!

  想打我的注意,你配嗎?

  牧婺扭頭重重的拍了拍裂無痕的肩膀!

  “兄弟,對不起,本想帶你大殺四方體驗一番,卻沒成想會遇到這樣的情況!”

  “好好活著,照顧好師父,也替我盡一份孝心!”

  “咱下輩子再繼續當兄弟!”

  啥?

  下輩子?

  牧婺的話讓裂無痕懵逼,這種情況,你確定我能活著出去嗎?

  幸好牧婺不知道其心里的想法,要是知道了,肯定會語重心長的拍著其肩膀說道,“老弟呀,你對哥的體質是一無所知呀!”

  面對真皇,牧婺渾身靈氣朝丹田涌去,“想要我的東西,你個懶蛤蟆有什么資格,一同上路吧!”

  “師弟,快走!”

  感受到了絕境,牧婺打算自曝爭取一絲希望讓裂無痕逃走!

  可想法終究是太天真了,畢竟面對的是真皇高手!

  感受到威脅自己生命的氣息,真皇瞬間急了!

  區區玄階尊者,怎么可能!

  自爆確實能帶走我,但是你也得有自曝的時間才行!

  當即將渾身氣勢壓出,一個箭步上前掐著牧婺脖子高高舉起!

  “拉我上路,你配嗎?”

  就在此時,一陣輕笑從四面八方傳來!

  “呦~欺負我徒弟呢?”

  “我徒弟可不是隨便一個阿貓阿狗就能欺負的!”

  “你個懶蛤蟆配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