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刀劍的對決
  三個月后!

  劈、抽、甩、點、奪、截、舞!

  裂無痕在狂風中不斷變換著招式耍著,腦海里不斷回想著三個月前的那句話!

  不能差不多,我一定要做到完美!

  師父這么教導我,不是讓我大意給人送人頭的!

  可就在入神時,一道刀影從天而降!

  轟!

  “誰?!”

  ——————

  “無畏,這么久沒去看師父,師父不會生氣吧?”

  “怎么可能,我出師好幾年都沒聯系過師父,師父不也沒生氣嗎?”

  “忘了師父怎么踹你的了?”

  “……”

  這死丫頭,會不會聊天!

  白長這么好看了!

  等著,看我晚上怎么抽你屁股!

  辛無畏情侶倆走著有一搭沒洗搭的聊著!

  “無畏,我總感覺師父看我的眼光不太對勁,不會是對我有什么想法吧?”

  不得不說女人的第六感就是準!

  可辛無畏傻呵呵的笑著撓頭,“你想多了,可能是你是他第一個徒媳婦,所以多看你幾眼!”

  “你沒見我那幾個師妹嗎,一個個想得到師父,你看哪個得逞了!”

  回想著紫嫣然的容貌,肖雅潔也不多想了!

  畢竟二人不相上下,不可能看不上紫嫣然就看上自己了呀!

  忽然,辛無畏轉身一臉正色的拉住肖雅潔,“一會我可能會和師父發生爭執,打起來你躲遠點,小心濺你一身血!”

  “……”

  真是師慈徒孝呀!

  還沒見面呢就想著給師父放血!

  見肖雅潔一臉無奈的翻著白眼,低頭對著其嘴唇就啃了一口!

  “小六子的情況過于嚴重,半年前小白還說了那話,我怕以后會出了亂子!”

  “那你半年前怎么不來見師父,現在了才來!”

  “……”

  這話說的,不是和你處對象殺戮之心紊亂了嘛!

  當時在師父面前裝逼,說路走不通不來見,這不是才走通嘛!

  啪啪~

  聲音傳來,辛無畏臉色瞬間變了!

  拉著肖雅潔順著聲音來源走去,卻發現裂無痕在風口不斷甩著劍!

  “這人好有趣,竟然在風中玩布條!”

  “……”

  這媳婦呀,就一個長得漂亮,眼睛簡直就是用來出氣的!

  這是布條嗎?

  沒見那么凌厲的劍氣嗎?

  “這應該就是小白說的小師弟!”

  “你從看哪出來的,可別認錯了!”

  “背上背的是師父的青帝,我怎么可能會認錯!”

  說完一把將肖雅潔按在石頭上!

  “在這等著我,我去給小師弟喂喂招,試試小師弟的深淺!”

  試我的深淺還不夠嗎?還要試人家的!

  再說了,你都橋天圓滿了,去欺負一個筑基十一層的螻蟻,你要臉嗎?

  看著專心致志的裂無痕,辛無畏雙腿發力騰空而起,雙手握刀狠狠的劈下!

  轟!

  “誰?!”

  突如其來的動靜讓裂無痕警惕萬分,收起布劍拔出青帝警惕的看著四周!

  “上面!”

  聲音傳來,裂無痕抬頭一看,瞬間一臉苦澀!

  渾身氣勢如天,我該怎么抵擋!

  可下一秒,辛無畏的境界塌房般的落到了筑基境!

  一看這架勢,裂無痕開心了!

  那么牛逼我慫你,但是筑基境,我吊過誰?

  當即持劍猛然劃過虛空!

  嗙~

  猛烈的撞擊使青帝不斷震動,裂無痕瞬間有點抓不住了,左手持劍反握,右手腰間一滑取出步劍甩出!

  “青蓮劍歌!”

  以柔軟的布劍施展“青蓮劍歌”,射出的角度更加刁鉆了!

  見狀,辛無畏雙手持刀揮舞著形成一層屏障抵擋,落地雙手反握“放逐”狠狠的一個下劈!

  “修羅刀法·血斬!”

  充滿殺意的十米巨型刀影光速行駛,猶如兇惡的鯊魚一般咬向裂無痕!

  裂無痕所有所思的皺眉,這么大,那便以點擊破!

  左手挽了個劍花正握青帝,圓滿劍氣游走劍身猛然點出!

  “青蓮劍決·蓮芯弒!”

  嗡~

  無數劍氣匯聚在劍尖形成一顆蓮芯“嗙”的射出!

  直挺挺的射在刀影最中央!

  刀影猶如玻璃般碎為碎片劃為虛無!

  “如此大的刀影,攻擊力太分散了,弱點太明顯了!”

  好小子,竟然對我說教了,那就陪你好好玩玩!

  “萬衍刀決·千刀凌!”

  隨著辛無畏橫揮“放逐”猛然一戳,空中出現千道十厘米小魚般的刀鋒猶如雨點般的射下!

  看著這一幕,裂無痕直想呼自己嘴巴!

  瞎逼逼啥?

  這該怎么抵擋?

  蓮心露?

  拉雞兒倒吧!

  人家用的是刀意,想以圓滿劍氣抵擋,這他喵的不是搞笑嗎?

  “青蓮劍決·青蓮旋!”

  既然抵擋不住,還是選擇防御吧!

  嗙嗙嗙嗙!

  極速旋轉的青蓮磅嗙作響,不到一秒就成了漏洞百出的殘蓮!

  可總算是抵擋住了!

  抓住這一瞬間的空隙,裂無痕竄了出去抬手就是一個下提!

  “青芒奪命!”

  奪命?

  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感受著劍芒,辛無畏打算增加點力道!

  “血修羅·獄·閻羅怒!”

  轟!

  噗~

  刀劍相撞!

  辛無畏絲毫不動,裂無痕被震的后退十幾米吐了口鮮血!

  見裂無痕受傷,辛無畏打算收手,可沒想到裂無痕不想放過!

  一股玄妙氣息猛然迸發,裂無痕輕笑著擦了擦嘴邊血!

  “真正的對決現在才開始!”

  看著變化,辛無畏愣住了!

  劍心?

  怎么可能!

  不是才十一極境嗎?

  怎么可能領悟到劍心!

  看來師父身為劍修,對劍修真的很上心呀!

  小師弟這么低的境界就領悟了劍心,悟性拋去不談,師父的教導方式提升了不少呀!

  可只有劍心,怎么可能是自己對手!

  想玩就陪你好好玩玩!

  “千人斬!”

  一刀揮下,刀影不斷在刀身爆發,光速合一!

  千刀合一,水滴石穿!

  砰!

  裂無痕瞬間被這擊打的找不到北了!

  坐地嗷嗷痛哭!

  說好的劍修是同屆無敵的存在呢,怎么都施展出劍心了還是挨打呀!

  見裂無痕痛哭,辛無畏無語了!

  不是說什么真正的對決才開始嗎?

  你這坐地上痛哭是什么鬼?

  當即收刀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伸手打算將其拉起!

  裂無痕雙眼通紅一臉委屈的仰頭看著,“師兄,說好的劍修是同階無敵的存在呢,咋你揍我跟揍狗一樣呀!”

  壓低境界與自己對戰還不下殺手,絕對是師兄沒跑了,就是不知道是幾師兄!

  “……”

  見裂無痕這么形容,辛無畏瞬間不會接話了!

  哪有這么形容自己的!

  再說了,人家狗急了還會咬人呢,你也沒傷到我呀!

  “劍心只能抵抗我血修羅殺意帶來的恐懼而已,而你劍法的領悟差我一大截,怎么可能是我的對手!”

  邊說話邊將裂無痕拉起,伸手拍了拍其身上的灰塵!

  “師父呢?”

  “應該在和哪個母獸聊天吧!”

  “……”

  要不要這么牲口,青樓都不去了,改去找母獸了,口味啥時候變得這么重了?

  這時,肖雅潔上前摟著辛無畏的胳膊,“你好,小師弟,我是你嫂子!”

  肖雅潔的這句話直接讓裂無痕滿臉苦澀!

  咱可都是來自中州,你真認不出來我嗎?

  真特么扎心呀!

  還是回去找師父吧,不想吃狗糧了,改明兒拉師父去青樓玩去!

  ——————

  一行三人回到根據地,卻發現君臨仙正抱著一只巴掌大的袖珍豬不停的挑逗著!

  “看!師兄,我沒說錯吧!”

  “……”

  誰他娘的知道你說的是這種聊天呀,害得老子想歪了!

  聲音傳來,君臨仙一扭頭,看到肖雅潔眼珠子都綠了!

  當即上前一巴掌拍開辛無畏,“小潔,好久不見,想師父了沒?”

  “……”

  要不要這么熱情,我怎么感覺心里這么發毛呢!

  可下一秒,直接被君臨仙懷里的小豬吸引了!

  咋這么可愛,肉嘟嘟的,好想抱抱!

  “師父,這小豬好可愛呀!”

  “喜歡?”

  “喜歡!”

  二世執念喜歡,必須滿足!

  咔~

  君臨仙直接扭斷了小豬脖子,反手扔給裂無痕!

  “你嫂子喜歡,快去烤了!”

  “……”

  肖雅潔瞬間眼淚汪汪的,這么可愛的小豬,你竟然想吃它!

  我說的喜歡,不是喜歡吃呀!

  見肖雅潔眼淚汪汪的,君臨仙不禁尷尬的撓頭!

  這是咋啦?

  哪做錯了嗎?

  無痕這家伙的手藝可好了!

  辛無畏急忙上前摟著肖雅潔安慰著,“沒事,你喜歡我再去給你捉一只來!”

  你特么捉歸捉,摟人家干嘛?

  不知道老子喜歡她兩輩子了嗎?

  頓時沒好氣的往地上一躺,“有話說,有屁放,想摟媳婦回家摟去,看著你就煩!”

  “……”

  師父,您以前不這樣呀!

  忘了上次剛聽到我回來時的那開心勁了嗎?

  怎么現在這么不待見我!

  “師父,我想問問小六子的事!”

  “想想得了,已經無法改變了!”

  “……”

  這怎么可能!

  化神境界入魔,硬生生打穿了半個絕地,這圣皇都不一定能做到吧!

  那第二重血脈太可怕了!

  可師父不愿意提起,這也沒法繼續往下聊呀!

  要不……揍一頓?

  感受到殺意襲來,君臨仙咧嘴邪笑的盯著,“想對老子動手?”

  “考慮清楚了嗎?”

  “……”

  咋這么敏感呀!

  剛有心思就發現了!

  “師父,我只是想顯擺一下我第二條路走通了!”

  顯擺你媽呀!

  顯擺就顯擺,你能不能先把你爪子放下來,一直這么摟著不累呀!

  “你來就是為了小六子的事?現在沒事了,可以滾了!”

  “……”

  我們剛回來,連飯都沒吃呢您就讓走,這怎么也說不過過去呀!

  再說了,誰說我就只有這一件事了!

  “師父,還有一件事,“放逐”可以引出小六子的第二重血脈之力,這是怎么回事呀?”

  “那是因為“放逐”屠過龍,還不止一條!”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