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四十章 傳劍
  “什么?”

  “師父!那可是小六子,是您的徒弟,是我親師弟呀!”

  正因為是親徒弟才讓你殺了他呀!

  你不了解他第二重血脈的恐怖,要是平時還好,一旦讓魔門發現,就算是毀滅全世界也會威脅天下人交出他的!

  但小六子一旦進入魔門,這世界就完了!

  君臨仙老淚縱橫的抹著臉,將林蹤白摟在懷里不停的磨擦著其頭!

  “小白,你要記住,真拿他師弟,待他入魔時,若身旁有魔門之人的話,第一時間殺了他!”

  真的搞不懂!

  這可是親師弟,為什么您張嘴閉嘴就要殺了他!

  實在想不通!

  當即掙脫開束縛雙眼通紅的直咆哮!

  “為什么!”

  “那是我弟弟,我怎么可能下的去手!”

  哎~真是兄弟情深呀!

  但為了這個世界,不得不再三叮囑!

  “小白,你要知道,小六子他第二重血脈很特殊!”

  “一待入魔,那就代表著他天下無敵!”

  “更何況他還身具魔龍血脈,第二重血脈也是邪惡血脈!”

  “一待魔門發現將他收入魔門,這個世界就徹底毀了!”

  “況且,按照小六子的性格,他很希望死在你手中!”

  這種事情為什么要發生在師門?

  既然知道第二重血脈那么危險,為什么還要給師弟注射!

  “啊!!!”

  林蹤白憋屈的仰天怒吼,似乎要把所有的不滿吼出!

  看著林蹤白這樣子,君臨仙重重的嘆了口氣!

  系統,你真是給我出了個大難題呀!

  一待魔門發現,我還得出手大義滅親!

  可我這樣的人,如何能下得去手呀!

  三人如同嚼蠟的將一百斤鞭吃完,林蹤白神情低落的掃了一眼君臨仙!

  仰頭望天深深吐了口氣!

  “師父,送我回去吧!”

  哎~

  看來小白對我有氣了!

  可梟痕那情況特殊,要是再給他一次機會,他還會義無反顧的選擇這個!

  當即響指一打,陣旗突現將林蹤白包裹消失在原地!

  林蹤白消失,君臨仙干什么都沒心情了!

  “自行活動吧!明天再開始新課程!”

  君臨仙離開,裂無痕也癡癡的發呆!

  大師兄、四師兄強的不像話,而六師兄差點一人殺穿絕地!

  自己未來能到達怎樣的高度呢?

  要是碰到六師兄入魔,自己能下的去手嗎?

  師徒二人各有心事的這么待著!

  ——————

  第二天!

  哈~

  君臨仙打著哈欠醒來,看著裂無痕還在休息,一腳將一塊石頭踢到了其身上!

  “起來了,該進行新功課了!”

  啥功課呀?

  需要起這么早!

  不過起來了就得忙正事了,當即扭頭尋找魔獸準備早餐!

  君臨仙躺石頭上靜靜地看著裂無痕準備早餐,突然收手兩指一夾,布劍現手,反手揮出將其釘在石頭上!

  砰~

  突然的聲響打斷了裂無痕的動作,扭頭不知所措的看著,不知道自己哪做錯了!

  “拿此劍處理吧!”

  “……”

  您老人家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

  這跟布沒什么兩樣,您能作用自如,不代表我也可以了!

  見其發呆,君臨仙上前雙指一夾示范!

  刷刷~

  劍光一閃,骨肉脫離!

  “布劍一成,萬劍不愁!”

  “此劍學會了,那你的劍便可問鼎蒼穹了!”

  話說的真好,可這劍提起來,風一吹還不停的搖擺呢,這讓我咋學?

  哎~試試吧!

  可剛一夾住,一股風吹來,布劍嘩嘩響著,手臂上瞬間鮮血淋淋!

  這確定是學習不是受罪嗎?

  “師父……”

  話還沒說完就被君臨仙打斷,“你踏入極境,身體發生了改變,這就是你每日的功課了!”

  “要不是你踏入了極境,你還沒資格拿起此劍!”

  得!

  早知道不踏入極境了,這不是給自己找難題嗎!

  幸好君臨仙不知道他此時的想法,要是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直接閹了他!

  滅寨找女人的時候沒覺得是難題,人家胎息二層在那你說上就上也沒覺得是難題,一讓你練劍成了難題了!

  女人比劍還重要呀!

  見其發呆不動,君臨仙待不住了,大早上的不做飯,我特么快餓死了!

  當即上前將剛旋下來的肉拿走,“這是我的飯,你的你自己弄,你要是敢用青帝,你知道我的脾氣的!”

  “……”

  裂無痕瞬間想哭了!

  對我要求這么高嗎?

  難不成我要為第一個餓死的劍修了嗎?

  眼看著師父大吃大喝的真不管自己,還是自給自足吧!

  手持布劍勒了半天,除了手上增加了幾道血痕,其他啥變化沒有!

  算了,直接吃吧!誰說生肉不能吃呀!

  嘔~

  剛一嘴,腥味傳來,忍不住的嘔吐!

  眨著泛著眼淚的眼眶不停的深呼吸,希望能緩解一下!

  哎~生活不易,抓緊練習吧!

  當即拿著布劍不停的甩著!

  看著裂無痕身旁血痕越來越多,君臨仙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布劍靠的是對劍的感悟與力的應用,你這么甩,甩死也學不會!”

  感悟?!

  力的應用?

  裂無痕眼神逐漸朦朧了起來!

  ——————

  三個月后!

  啪!

  啪啪!

  嗙!

  布劍在裂無痕手中甩的啪啪作響,已經能將布劍作用自如,可雙臂盡是劍痕!

  每天吃丹藥恢復太麻煩了,所以索性就不回復了!

  時間一長,劍痕就長在了手上!

  反正也不是女人,有傷疤就有傷疤吧,正好當作男人的戰績了!

  呼~

  深深吐了口氣,裂無痕一臉自豪的看著石頭上的劍痕!

  布劍我已經能作用自如了,我看師父還能說出什么話!

  三個月!

  僅僅三個月就掌握了!

  并且還將劍氣提成至了五成!

  就想問一句,還有誰!!!

  想到這,當即提著兩只幽靈月兔朝根據地走去!

  “師父,看我帶回來了什么?”

  聞言,君臨仙抬頭一看,看到兩只幽靈月兔瞬間愣住了!

  好懷念的東西,似乎因為幽靈血兔還看了一場兄弟情深的大戲!

  可特么這么大兩個人呢,這么點肉夠誰分呀!

  “鞭呢!我特么要鞭,這么點小玩意夠特么誰塞牙縫的呀!”

  小咋了?

  小就滿足不了你嗎?

  “師父,你是不知道,兔子的鞭可嫩了,一口下去滿嘴流油!”

  尼瑪!再嫩也就那么點玩意而已!

  還特么要分你一個!

  雖然這么久沒碰女人了,但是已經愛上這口了,沒這口就是不行呀!

  每天鋼著醒來多爽呀!

  看著煩躁的君臨仙,裂無痕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這可是三階的魔獸,我弄來很不容易的!

  怎么還這么挑三揀四的!

  小了不好嗎?

  濃縮就是精華呀!

  剛想張嘴說話,卻被硬生生打斷!

  “這兔子這么小,我就幫你吃了吧!”

  “你還小,需要長身體,你再去打頭野豬自己啃吧!”

  “……”

  不是說我還小嗎?

  怎么還讓我自己去打獵呀,還野豬!

  還有,您說這話的時候能不能先擦擦哈喇子呀!

  哼~生氣了!

  不吃了,餓死了你會少一個徒弟的!

  看你心疼不心疼!

  見裂無痕不動彈,君臨仙三下五除二將兔子剝皮烤了起來!

  反正話已經說到這了,你愛吃不吃,不吃餓著!

  眼看著兔子一點點變得焦黃,裂無痕不斷舔著嘴唇干咽著口水!

  “媽的,終于熟了,餓死老子了!”

  見君臨仙拿起就啃,裂無痕懵逼了!

  真不打算給你這可愛的徒弟分點嗎?

  餓的實在難受呀!

  要不……搶?

  想法一生出,瞬間壓不住了!

  當即抽劍一挑!

  見裂無痕想搶,君臨仙笑了!

  左手抓著兔子啃著,右手雙指一夾,用力劃到劍柄,發力將劍身架在其脖子上!

  “想搶?你有這資格嗎?”

  這么瞧不起人的嗎?

  我這三個月可不是白練的!

  腦袋后仰躲過,借力將青帝旋轉狠狠劈下!

  感受著劍鋒的襲來,君臨仙低頭雙指直取裂無痕腰間,這王八蛋喜歡將布劍當作褲腰帶!

  雙指一夾,抖動一纏,青帝絲毫前進不得!

  “劍氣五層,確實不錯,不過覺得有點進步就能挑戰我了?”

  “你想的也太天真了!”

  天真?

  同輩之中同樣實力的哪有我這般牛逼的!

  有本事您別用劍意,別用十二極境呀!

  就以實力欺負我這個十一極境的小可憐!

  見裂無痕委屈的抿著嘴不說話,當即放手將布劍拍到其臉上!

  “爬一邊去,看著你這衰樣我就吃不下去!”

  “……”

  吃不下去您給我呀,我還餓著呢!

  可這話不敢說出口,畢竟說出來容易按揍!

  酒足飯飽后!

  君臨仙見裂無痕坐著不動,瞬間心累了!

  “怎么?功課不用做了?”

  功課?

  “師父,我已經可以作用自如了!”

  “那就找了有狂風的地方練習,等你練的和現在一樣熟練了,那再進行下一步!”

  還練?

  再練下去我手還能要嗎?

  當即委屈巴巴的上前給按著摩,“師父,我覺得我這現在已經差不多了呀!”

  沒成想,就這一句普通的牢騷,直接點燃了君臨仙的怒火!

  只見君臨仙雙眸一凝,反手探入裂無痕腰間一夾,抽出布劍轉身抽出!

  感受著君臨仙的怒火,裂無痕瞬間懵了!

  可生死關頭,還是抽出青帝劈出!

  見其還敢還手,君臨仙直接怒了!

  手腕一抖,布劍筆直如鋼鐵一般,不斷劈挑著裂無痕不斷說到!

  “差不多,差不多!”

  “到了關鍵時刻那總會差一點,這一點就足以要了你的命,你知不知道!”

  話音剛落,手腕一抖,布劍猶如靈蛇一般扭曲著,反手狠狠的將布劍射出!

  噗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