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三十章 系統的后手
  發生了這樣的事,裂無痕崩潰的不停揮劍發泄著!

  看著這樣子,君臨仙很是無語!

  我特么以命為拜帖助你踏入劍修之路,你他娘的能不能別光顧著崩潰了呀!

  再不運轉靈氣治療,我真該掛了!

  尊者生命力再頑強,可你特么用的是“青帝”呀!

  裂無痕忍著崩潰擦著眼淚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不停的回想著君臨仙的話!

  啪啪~

  越心急心越慌,崩潰的大嘴巴直呼自己!

  “給我冷靜下來,別亂想,心別亂跳了!”

  “不能辜負師父的期待!”

  可終歸進入不了想要的狀態!

  一扭頭,看到君臨仙的“尸體”突然愣住了!

  緩緩上前,緊緊握劍渾身不斷的顫抖!

  “師父,剛才太急了,沒能抓住那一瞬間的感覺!”

  “既然您已經掛了,徒兒會帶著您的期待一步步走向最強劍修的!”

  “現在,就先委屈一下您了,畢竟您已經死了,遺體雖然重要,但是為了您的期待,我冒犯了!”

  見裂無痕走來,感覺沒好事,一聽到這話,果然沒好事!

  剛想起身動彈,卻看到裂無痕反手持劍對著自己眉心釘來!

  砰!

  一道寒芒閃過,血濺當場,君臨仙被釘在石頭上毫無生機!

  這時,裂無痕陷入了特殊的狀態,身體周圍浮現著說不清的氣息!

  果然!

  老話說的沒錯!

  劍譜第一頁,先斬意中人!

  沒有意中人,師父來湊和!

  一道天道之力在君臨仙體內迸發而出,不斷的修復著君臨仙身體!

  突然,君臨仙雙眸一瞪,“青帝”被逼出眉心!

  看著頓悟狀態的裂無痕,無奈苦笑搖頭!

  第一次不行,你還來個二次,還好成了,跟那啥一樣,二次效果總是比較好的!

  可自己怎么恢復的?

  剛才真是做好赴死的準備了,按照情況來說,自己必死無疑呀!

  [傻逼宿主,沒想到本系統給你留的天道之力你這么快就用了呀]

  [不用驚訝,這是本系統給你的留言!]

  [其實進化十八道就夠了,沒成想你共尋來二十二道!]

  [上次借助巔峰實力用了兩道,還剩余一道本系統將它藏于你體內!]

  [待你頻臨死亡時刻開始恢復你的身體,不用謝本系統!]

  [要是真想謝,那就給本系統嗑一個吧!]

  [好好活著,等我歸來!]

  腦海中突然響起的聲音讓君臨仙雙眼通紅的掉淚!

  麻痹的狗系統!

  你留后手你早說呀!

  害得老子浪費了一次天階尊者的機會!

  就剩下七次機會了,老子以后該怎么過呀!

  幸好系統沉睡,要不然聽到這話絕逼一道雷往死的劈!

  不嗑一個感謝就算了,還特么罵本系統,給你臉了!

  “臥槽!鬼呀!”

  啪~

  裂無痕醒來,看著毫發無損的君臨仙嚇得一跳兩米高,落地一巴掌就呼到了君臨仙臉上!

  這讓君臨仙氣的直咬牙!

  麻痹的!

  這么久了,只有我呼徒弟臉的份,哪個徒弟敢呼我臉呀!

  你說女弟子?

  那抱歉了,那叫愛的撫摸!

  嘎嘣,嘎嘣!

  君臨仙手指掰的嘣嘣做響,一臉不善的走向裂無痕!

  “老子為了你把命都舍去了,你竟然打老子的臉!”

  “你媽沒教過你打人不打臉嗎?啊?”

  霹靂哐啷一頓揍!

  裂無痕沒人樣生無可戀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你都死了,我拿你尸體廢物利用一下有錯嗎?

  再說了,我是帶著你給我留下的期待前往的呀!

  至于揍我這么狠嗎?

  誰知道你沒死呀!

  哪個人心臟刺爆眉心刺穿還能復活的呀!

  看著生無可戀的裂無痕,君臨仙上前給其塞了顆丹藥,撥楞了一下其腦袋!

  “別他娘的裝死了,起來給老子做功課!”

  聞言,顫顫巍巍的起身盯著君臨仙打著哆嗦,深呼吸一口氣平靜心情,拿著“青帝”再次持練了起來!

  劈、刺、點、撩、崩、截、抹、穿、挑、提、絞、掃,各個招式耍的虎虎生威!

  看著就感覺手癢,君臨仙拿出布劍就沖了上去!

  兩指夾著劍尖反手就甩了出去!

  如蛇般纏繞在青帝劍上,一發力硬如鋼般筆直,反手一劍揮下!

  乒!

  乓!

  君臨仙一動手,裂無痕開心了!

  有人喂招總比自己干練強,當即拿出全身解數應對!

  似乎玩累了,君臨仙力道一變,布劍軟如蛇般纏繞住青帝,反手一揮抽向裂無痕胸膛!

  力道一變,布劍硬如鋼的架在裂無痕脖子上!

  “基礎不錯,但是雜而不精!”

  不等裂無痕張嘴,君臨仙一腳踢在其膝蓋使其下跪,二指猛然戳向其雙眼!

  “青蓮劍決”化為無數小人不停的變化著動作鉆入其眼!

  所有招式傳授完畢,疲憊涌上心頭,君臨仙無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動!

  這累的,得回回血了!

  話說,這特么哪呀?

  離這最近的青樓在哪呀?

  真快活不下去了!

  轟~

  一股氣息在裂無痕身旁爆發,當場就把君臨仙吹出數米遠!

  “竟然才練體圓滿?”

  ““萬紋葉”和“青蓮劍決”白給你了呀?”

  轟!

  話音剛落,境界再一次提升!

  看著到了練氣境,君臨仙才欣慰的點了點頭!

  為了搞清楚現在在哪,當即掐指一算,頓時翻著白眼無語了!

  怎么到了這鬼地方了?

  此地乃是一座遺棄之城,魔門正道邪修人魚混雜,殺人越貨家常便道,乃是修煉界最真實的樣貌!

  話說,這樣的地方,有青樓嗎?

  說干就干,也不管裂無痕是不是在頓悟當中,一腳將其踹醒,響指一打開啟陣法就走!

  ——————

  望月古城!

  君臨仙吊兒郎當的一步三搖走著,仿佛來這遺棄之城度假的一般!

  看著就讓人腳底癢癢!

  “師父,咱倆這弱雞實力來這好嗎?”

  誰弱雞呀?

  你是弱雞你說自己就行,我可不是!

  我還有七次借助實力的機會呢!

  “把“青帝”收到儲物戒指,以防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裂無痕慌忙收好左顧右盼的瞧著,見沒人注意到自己,這才緩緩松了口氣!

  要說哪里打聽事件最容易,當然是酒樓了!

  師徒二人徑直走進一家酒館!

  “小二!上酒!”

  嘩啦!

  無數目光襲來,皆滿是貪婪的盯著君臨仙二人!

  實力這么低,看來是某家大勢力的公子,又能撈筆外快!

  就算不是大勢力的,那也能殺了發泄一下了!

  “好酒!”

  君臨仙灌了一碗反手抹了抹嘴,抓著肉就開始吃!

  感受著四周的目光,裂無痕無語了!

  您老人家怎么吃的下去?

  沒看現在是什么情況嗎?

  要是真有人……

  完了!真有人上來了!

  一位胎息初期的走到桌子前一腳踏在桌子上!

  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君臨仙,“小子,知道望月古城的規矩嗎?”

  “把保護費交一下!”

  這一瞬間,讓君臨仙回想到了上一世在學校時的校園暴力!

  當即眼珠子發紅的抬眼邪笑!

  “保護費?!”

  “謝謝你讓我聽到這個遺忘已久的詞!”

  “為了答謝你,我賜你死亡!”

  啪~

  雙指夾著布劍一甩,劍尖莫入胎息眉心!

  這片刻之間的變故讓人措手不及!

  胎息同伴一擁而上,看樣子不殺君臨仙誓不罷休!

  “胎息五位,化神一位!”嘴里輕聲念叨著,下一秒君臨仙露著瘋狂的笑容就沖了出去!

  “八門遁甲·生門·開!”

  布劍在君臨仙手中被耍的淋淋盡至,時而柔若靈蛇,時而鋼如磐石!

  六人一死,君臨仙搖頭晃腦的甩著布劍走回座位繼續灌著酒,反手掏出一包晶石拍在桌子上!

  強忍著反噬之力對著小二招手,“小二!打掃衛生,再給我來幾根鞭!”

  化神境的小二前來收走晶石,裂無痕如同嚼蠟般的輕瞥一眼!

  生怕師父引起這小二大佬的注意力!

  這時,一位化神圓滿高手皺眉思索的走向君臨仙!

  “哥們,能否看下你的劍?”

  還有人有這愛好?

  那必須滿足!

  君臨仙當即坐好脫鞋,將腳掰到面前深深嗅了一口伸舌一舔!

  “賤不賤?滿不滿意?”

  “……”

  嘔~

  咳咳!嘔~

  頓時嘔吐聲四起!

  人家特么想看你的劍,不是你的賤!

  再說了,你這是惡心,也不是賤呀!

  “師父,您說有沒有這種可能,這位大哥想看的是您的兵器!”

  靠!

  不早說!

  白出丑了!

  我說么,怎么還有人有這愛好!

  呸!咸死我了!

  “想搶?你覺得你有這本事嗎?”

  君臨仙玩味的笑容讓化神心不由得一顫!

  掏出一包晶石拍在君臨仙面前!

  “哥們,我乃劍修,見你的劍比較出奇,所以想觀摩一番,這是報酬,我可以發天道誓言的!”

  啥屁事呀就發天道誓言的!

  天道那么忙,能搭理的過來嗎?

  這時,小二端著鞭走來,君臨仙拿起一根就往嘴里塞,眼神示意化神隨便!

  反手拿起那包晶石扔給了小二,“一個問題,哪有青樓!”

  “二樓就是!”

  吧唧!

  君臨仙瞬間感覺心碎了!

  就特么在二樓還傻逼呵呵的問,真特么冤大頭呀!

  化神有模有樣的學君臨仙雙指夾著一甩!

  啪~

  直接抽到了臉上血痕出現!

  當即施展劍氣布滿劍身,卻還是跟毛毛蟲一樣軟啪啪的!

  換成劍意,一股風吹來,布劍在風中甩的啪啪作響!

  “這怎么可能,怎么會有如此怪異的靈劍!”

  聞言,君臨仙呵呵一笑!

  “我的天階靈兵,可不是隨便一人就能使用的!”

  嘩啦!

  此話一出,滿酒樓人皆被驚的起身!

  見狀,裂無痕起身擋在君臨仙面前惡狠狠的盯著眾人!

  君臨仙無語了,你一個練氣境的裝什么犢子呢!

  當即一腳踹出!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