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善緣
  君臨仙沒好氣的白了其一眼,“我還不知道你是右心人呀!”

  “你們的神兵解除封印方式不同,你大師兄的這樣解除不代表你的也這樣解除!”

  “……”

  辛無畏頓時心塞的啞口無言!

  不這么解除您不早說,我還屁顛屁顛的跑過來找捅!

  聽著對話,肖雅潔急忙上前給辛無畏塞了顆丹藥將其扶起!

  “師父,無畏的靈兵不是這么解封,您為什么還要捅他一刀呀?”

  這話直接讓君臨仙說不出話了!

  也不敢抬頭看肖雅潔!

  總不能說他把你搶走了,看著他就來氣,畢竟以后還是要見面的!

  “違背門規也就算了,還沒能護好你,并且還舔著臉來找我!”

  “看到他就一肚子氣,他提了那么賤的要求,正好滿足他的心愿順便撒撒氣!”

  “……”

  肖雅潔頓時無語!

  終于知道無畏為什么一直說您不太靠譜了!

  看著君臨仙的所作所為,南宮日天瞬間忘了剛才怎么罵君臨仙的了!

  一個瞬身出現在君臨仙面前,“老弟呀!你看這皇階……”

  “沒門!”

  “……”

  南宮日天瞬間氣的不會說話了!

  你本事這么大,剛才因為你我還被雷劈了,你就不能好言好語的說嗎?

  拒絕的也忒痛快了吧!

  眼看著蒼、辛二人醒來,君臨仙郁郁寡歡的猛嘬了一口煙!

  又該挪窩了!

  “師父!您下次能不能打個招呼呀!好歹讓我有個心理準備!”

  “我都做好讓您給我立碑的準備了,沒想到我又活過來了!”

  這可把眾人氣的呀!

  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呀!

  要是捅一下兵器能成長皇階靈兵,我們巴不得每天按捅呢!

  “爬一邊子去,老子還有點事!”君臨仙沒好氣的罵著。

  不知道為什么,對于君臨仙的這句罵,蒼凌天感覺萬分的親切,靜靜地坐在一旁等著君臨仙完事!

  “魔老頭,你能代表南島嗎?”

  君臨仙的突然發聲,九絕瞬間懵了!

  這是啥意思,要咋呀?

  “君小子,你有話直接說!”

  “我出手的代價有兩個!”

  “你痛快放!”

  “五道天道之力,遺址歸我!”

  尼瑪!獅子大張嘴呀!

  可對于這要求,九絕也不敢直接敲板!

  “君小子,你徒弟蒼凌天可是被里面的人千辛萬苦送出來的,你這么獅子大張嘴合適嗎?”

  有啥不合適的!

  你情我愿的!

  不想給可以換人呀!

  再說了,王家都解不開的陣法,哪有那么容易解決的呀!

  說不準要浪費一次“誅仙劍陣”的機會呢!

  “禁忌會要了我的命,你去和南島五大家族商量商量去,我不強求!”

  “要是嫌代價太高,那把蒼凌天帶回去當成兒子養吧!”

  “……”

  九絕瞬間無語!

  當即招呼著王力恒聯系著南島眾人!

  趁著這聯系之際,君臨仙扭頭召喚著梟痕!

  “小六子!”

  梟痕一聽到君臨仙的聲音,心里頓時有種不太好的預感,雙腿發軟的起不了身!

  好不容易起身,顫顫巍巍的走到君臨仙面前!

  “師,師父!您找,找我,有,有什么,事嗎?”

  見梟痕說話結巴的樣子,君臨仙就忍不住笑了!

  “別結巴了,就你想的那樣,你該出師了!”

  撲騰~

  這話一出,梟痕一屁股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回神!

  過了好一會!

  梟痕雙眼通紅的掉淚掛著鼻涕就朝君臨仙撲去!

  “師父,我還沒在您身邊待夠呢,舍不得你呀!”

  感覺衣服上黏糊糊的,這可把君臨仙惡心壞了!

  可這離別時刻,也不能推脫呀!

  “小六子,你從六十章就開始出現,一直到現在二百多章了,書友看你都快看煩了,該換人換個口味了!”

  “……”

  梟痕瞬間更悲催了!

  看著梟痕哭的天黑地暗死去活來的,君臨仙煩的一腳將其踹飛!

  “煩不煩,哭你媽呀,老子又不是要死了!”

  “出師任務和你師兄們一樣,但是只有一年時間,并且加一樣!”

  “五大絕地必須去闖一個,所有人都一樣,沒闖過絕地沒資格稱是老子徒弟!”

  這話一出,牧、紫二人看梟痕的眼神都不太對了!

  都要出師了,怎么還惹出來點事,還把我們拉下水了!

  雖然對這沒意見吧,但是這也是個揍人的理由,畢竟以下犯上不太好,這機會難得!

  二人按住梟痕就是劈哩哐啷一頓揍!

  看著這兄弟情深,君臨仙甚感欣慰的點頭!

  可打算離開了,心里突然有種莫名的急躁!

  [系統!老子又給你弄來五道天道之力,開不開心!]

  [開心,但是我覺得宿主你沒安好心!]

  [……]

  你這狗系統,瞎說啥大實話呢!

  [還有兩次換寶物的機會,我想換一次讓天階兵器升級皇階兵器的機會!]

  [憑啥!]

  [五道天道之力給你,賭約我還欠你兩道!]

  [成交!]

  君臨仙抬頭靜靜的看著眼前,心中莫名出現的恐慌使其坐如針扎!

  畢竟修煉了〈伏羲八卦〉,這預感絕逼挺準!

  “宇文拓,來聊聊!”

  聽到君臨仙的召喚,宇文拓有點不知所措的興奮了!

  畢竟這么多大佬在這,小一輩一直沒插嘴的機會!

  當即小跑到君臨仙面前,“君前輩,您找我有事?”

  這一聲“君前輩”叫的君臨仙悠悠然!

  “這幫人中我與你相識最早,并且你對我一直很尊敬,而且你在這群人中是天賦最好的,所以想和你結個善緣!”

  話音剛落,所有人眼珠子都綠了!

  畢竟君臨仙真不是普通人,想要他的一個善緣,真是不容易!

  看著宇文拓呆呆的發愣,君臨仙拍了拍其肩膀將其叫醒,一把抽出其戰刀!

  “泣血戰刀!好刀!”

  “是時候騰升為皇階靈兵了!”

  這話一出,眾人激動的緊緊握著拳頭!

  畢竟皇階以上的靈兵,基本都是家族流傳下來的!

  整個天元大陸能煉制皇兵的人超不過三位,并且都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皆想著靠自己實力打造一柄圣兵呢!

  沒想到今天能看到皇兵出世,真是挺值得!

  這時,九絕也聯系完了,回來靜靜地看著,這一幕不容錯過!

  只見君臨仙提著“泣血”細細打量一番,嘴不斷驅動著,深深吸了一口氣!

  “咳~嘔~喝~唔~呵~tui~”

  一口黃色老痰吐在戰刀上,沾在刀身久久不能滑下!

  這可把所有人惡心壞了!

  讓你給兵器進階,沒讓你惡心人呀!

  轟隆!

  天空頓時暗黑電閃雷鳴!

  君臨仙抬頭看著邪邪一笑,眼看著天雷即將劈下,反手就將“泣血”拋出!

  嗡嗡~

  戰刀在天雷中不斷顫抖,而老痰也漸漸融合至刀身!

  轟~

  天雷猛然變粗,“泣血”傳來皇階靈兵的氣息!

  砰~

  嗡~

  “泣血”飛速落下插入地面,不斷嗡嗡作響!

  君臨仙反手一揮將刀還到宇文拓手中!

  看著戰刀更加血紅,并且還有絲絲血痕,曾經的血珠更加艷麗,這可把宇文拓開心壞了!

  “多謝君前輩!”

  “不用謝,這是你我的善緣,一年后三年內如果我出事,你孤身一人幫我一次,不必借住皇朝的力量!”

  嘿!

  南宮日天表示不服了!

  老哥老弟這么久了,把我放哪了!

  “君老弟,沒把老哥放在眼里呀!”

  見南宮日天這么得瑟,君臨仙咧嘴邪邪笑著。

  “因果關系,宇文拓他一人出手不算接觸禁忌,帶著你們就不一樣了,想試試?”

  “其實咱倆也沒那么熟!”

  “……”

  君臨仙很是無語!

  禁忌咋啦?

  怕它呀!

  這么大的皇朝你怕天道,這不是搞笑嗎?

  眼看君臨仙忙完,九絕急忙上前!

  “君小子,我和南島的人商量完了,你要的代價我們給了,希望盡快出發!”

  一聽說代價給了,不知為何,君臨仙心中再次“咯噔”一下!

  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這讓君臨仙很是心虛!

  “等等吧,我還有點事沒安排完!”

  君臨仙深深呼吸一口氣,扭頭低沉的看著辛無畏!

  這個徒弟除了刀法幾乎沒教過什么,而現在還對自己恭恭敬敬的,得讓他也有所提升了!

  [系統!刀功來一套!]

  [〈萬衍刀決〉已發放!]

  君臨仙拿出玉簡細細打量著,心里的不安久久不能平靜,生怕給了這就是最后一次見面!

  突然好想活著,徒弟們還沒成長到孤身一人闖大陸的時刻!

  “圣階功法?”

  “不!圣階武技?”

  “不對!圣階功決!”

  突然出來的聲音讓君臨仙嚇了一哆嗦,君臨仙扭頭沒好氣的白了南宮日天一眼!

  “無畏!你重新走自己的路,再給你打個更好的根基吧!”

  說完就將玉鑒摔向地上!

  玉簡破!人影出!

  一道人影在眾人面前不斷使著各種刀法,每揮一刀,一道人影融入辛無畏體內!

  而宇文拓看著人影雙眼不眨的掉淚!

  人影消散,辛無畏與宇文拓共同進入頓悟時刻!

  見宇文拓也進入了頓悟,君臨仙不禁輕笑!

  “天賦好就是不一樣呀!”

  “也不看看是誰孫子!”

  對于南宮霸權的說辭,君臨仙搖頭笑了笑!

  但心里還是忍不住念叨了一句,“不愧是那兩家的傳人,只看虛影就能有所領悟!

  [狗日的君臨仙,就知道你沒安好心!]

  [……]

  君臨仙無視系統的牢騷,扭頭看著肖雅潔!

  “小潔,以后可要保護好自己呀!別再向這次這么大意了!”

  君臨仙的關心讓肖雅潔受寵若驚,當即上前給其捶著肩!

  這一舉動,讓君臨仙不由得抿嘴抖動雙眼通紅!

  生怕自己一個沒忍住扭頭將其摟在懷里!

  “師父,上次是個意外,董家是我的死對頭,一般情況遇到危險我都能自己解決的!”

  董家?!

  中州十大頂尖家族之一!

  看來我有必要去中州轉轉了!

  “看來董家也不是什么好東西,真是歐陽缺偏旁的貨!”

  這叫啥貨?

  肖雅潔瞬間懵圈了!

  歐陽缺偏旁……欠……

  啪啪~

  剛想一半,被眼前的巴掌聲驚回神!

  只見紫嫣然按著君臨仙巴掌扇的跟風扇一樣!

  “我嫂子給你捶肩按摩呢,你還在發浪,能不能給留個好印象!”

  這可把君臨仙委屈壞了!

  我已經很委婉了!

  再說了,咱倆現在這狀態,是誰沒留下好印象!

  轟!

  轟!

  此時,辛無畏宇文拓同時醒來,一臉滿足的看著君臨仙!

  見二人醒來,君臨仙起身拿起酒壇猛灌一口,狠狠將酒壇砸在地上!

  背向著南宮日天眾人朝前走去!

  “南宮老哥,離別時刻最為痛苦,老弟就不回頭看你了!走了!”

  面對這個說法,南宮日天心中有著說不出的惆悵!

  三個多月呀!

  一年能有幾個三個多月!

  相處時間雖然不長,但是脾氣胃口都挺對,真不想讓這畜生離開!

  見狀,蒼凌天帶著牧、紫二人朝君臨仙走去,可梟痕竟然還想偷偷跟著!

  看著梟痕樣子,蒼凌天捏著拳頭深深呼吸了一口氣,一把將梟痕薅起就朝后方扔去!

  “師父!!!”

  梟痕落地掉著眼淚呼喊,不顧傷痛的繼續朝君臨仙跑去!

  見梟痕舍不得離開,蒼凌天也雙眼通紅的掉著淚!

  誰也不想離開師父呀,離開了就沒人給撐腰了,做錯事也沒人給擦屁股了!

  但是出師是必須的!

  “龍皇禁!”

  撲騰~

  一道透明帶著銀色的槍氣落到梟痕身上,梟痕頓時打了幾個滾固定著動作倒地上不動!

  “無畏,你和小六子相離不遠,照顧好咱弟弟!”

  聞言,辛無畏坦然的笑了笑!

  “師兄!為師弟師妹撐腰、為師父披荊斬棘的事我可不會讓給你一個人做,我一直在為此而努力!”

  辛老二想搶活?

  這就是此時蒼凌天的想法!

  當即渾身戰意的提著“擎天”一步一步朝辛無畏走去!

  感受著蒼凌天的戰意,辛無畏一臉淡笑的抽刀走了過去!

  越走身上殺氣與血腥味越重!

  眼看臨近,蒼凌天往嘴里塞了顆丹藥,境界固執于橋天初期巔峰!

  “極光戰神!”

  “戰字決·狂戰天下!”

  “血修羅!”

  “攬月之斬!”

  一個渾身散發著戰意,槍出如龍,攪動乾坤!

  一個被血色殺意包裹,刀出心顫,狂斬虛無!

  轟!

  轟轟!

  二人撞在一起又快速分開!

  蒼凌天倒退五步,而辛無畏倒退十步雙臂不停的顫抖著。

  “現在的你,還沒資格說這句話!”

  “我的底牌你是知道的,等你什么時候跟我有一戰之力了,你才有資格在我面前說替我分擔!”

  聞言,辛無畏收刀一臉認真的盯著蒼凌天!

  “我不會就此放棄,現在說這話太早了!”

  “師兄!待你我踏入尊者之時,才是你我一戰之日!”

  “我等著!”

  看著眼前二人以橋天初期巔峰卻發揮出了橋天圓滿的實力,這讓眾人不禁心驚!

  南宮日天扭頭看著自己四位異姓老哥,“四位大哥,咱們為此讓小一輩去闖闖五大絕地了!”

  “是呀!咱們護不了他們一輩子!”

  “明天就送入萬獸山脈!”

  啪啪~

  君臨仙響指聲音傳來,眾人目光皆聚集在其身上!

  撲騰!

  辛無畏下跪送師!

  “師父!下次相見之時,便是我成功之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