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凡至極致乃為仙
  莫名的心累映上心頭,君臨仙突然很是崩潰!

  沒見辛無畏已經眼神迷離的開始頓悟了嗎?

  你還特么問,問你大爺呀問的,沒完沒了了!

  你不懂不代表別人也不懂呀!

  你只是勤奮努力型天才,以戰為引,以戰養戰,以戰止戰,狂戰天下,顧好自己得了!

  拿你的悟性跟辛無畏相比,你哪來的這個資本!

  啪~

  不到三秒,辛無畏眼神瞬間清醒!

  可身上卻血光閃閃,氣息也有些莫名的說不出來!

  君臨仙無語了!

  剛才白夸你了,還說你悟性高呢,結果連三秒都沒能堅持下!

  見君臨仙不開心,九絕上前安慰著,“君先生,你的點撥我是聽懂了,可你這高徒境界有些低,經歷的感情事物太少了,字面意思很容易懂,但想直接理解透徹做到,那有些難,你別著急!”

  “話說……你的煙槍能借我用一下嗎?只有煙絲沒法抽呀!”

  “……”

  得!

  最后一句話才是重點吧?

  還以為你是來安慰我的,沒想到你特么是來掏我寶貝的!

  君臨仙當即甩了個大白眼,“看不起我?”

  “辛無畏!這家伙看不起我,你會讓我丟人嗎?”

  師父咋這樣了?

  現在就經不起別人激嗎?

  把我豁出來,您老人家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

  可在這時候,敢說自己沒聽懂,師父的鞭腿絕對會親到自己臉上!

  不過為了守護師門,守護自己的女人,自己必須做到!

  “師父,我已經抓到了一絲感悟,紊亂的殺戮之心已經安定,經過一些沉淀,我會恢復如初,甚至更強!”

  天賦好就是不一樣呀,不愧是特殊的存在,君臨仙一臉欣慰的點頭,還以眼神挑釁的看著九絕!

  可身為魔修,性子那比蒼凌天還直呢,哪受得了君臨仙這眼神!

  扭頭打量了一番辛無畏,“小子,殺戮之心確實穩定了,但你確定你抓住了那絲感悟?”

  “別見你師父好面子你就在這逞強,要是沒抓住就說出來,我們這幫老不死的在呢,可以給你出出意見指導你一下!”

  這話讓辛無畏心里有些坦然!

  雖然有點看不起自己的樣子,但是話里話外都是為自己著想,可就算這樣,師父的面子也不能丟,畢竟師父好面!

  當即恭恭敬敬的對九絕行了個禮!

  “多謝前輩關心,不過小子確是抓到了一絲感悟!”

  面對辛無畏的話,眾人表示萬分不信,這話聽懂很容易,但是想做到,可不是跟放屁一樣簡單的!

  見所有人以懷疑的目光盯著辛無畏,君臨仙坐不住了!

  “你們別以這個眼神看著我徒弟,你們做不到不代表我徒弟也做不到,他是個很特殊的存在!”

  特殊的存在?

  這讓所有人有些摸不著頭腦了,看著挺一般呀!

  特殊確實特殊,敢違背門規的,確實少見!

  蒼凌天聽到君臨仙的評價,頓時有點待不住了,和辛無畏一起待的時間不短了,可沒發現哪不一樣呀!

  “師父,無畏很吊嗎?有我吊嗎?”

  又拿你很無畏比,你哪來的底氣呀!

  一個努力性天才,非要跟一個特殊性的天賦吊炸天的妖孽去比,不怕丟人嗎?

  “無畏是很特殊的存在,你現在可以跟他相提并論,但是往后就說不定了!”

  話音剛落,眾人目光紛紛落在辛無畏身上,仿佛要給他看透一般!

  “君小子,你這大徒弟還有特殊體質呢,而你這二徒弟好像沒有特殊體質,這能比?”

  南宮霸權的聲音傳來,君臨仙咬著煙槍仰頭深深吐了口煙!

  “體質雖然強橫,但不能代表一切,并不是隨便一個人就能成為我徒弟的!”

  面對這句話,蒼凌天表示不服!

  “師父,我不就是您威脅拜師的嗎?”

  “……”

  所有目光瞬間又聚集在君臨仙身上,這可把君臨仙別扭壞了!

  啥玩意徒弟呀,怎么啥都往外說呀!

  再說了,不強迫你拜師,你能有了現在的成就嗎?

  不過還是得好好敲打敲打,得讓他知道,讓老子丟臉,你必須付出代價!

  拿起煙槍就往蒼凌天腦袋上掄,“就你話多,就你話多!”

  敲著仿佛不過癮,提膝直沖蒼凌天腹部,趁著蒼凌天吃痛彎腰,一個下劈將蒼凌天砸到地上!

  伸腳踩在蒼凌天背上彎腰嘬煙,“就算你強如戰神堪比神明又如何,還不是得被老子踹在腳下!”

  這逼裝的可以!

  看著君臨仙這樣子,不止一個人感覺手癢癢,有本事對我們這樣試試,光特么敢欺負自己徒弟!

  “師父,舒坦了沒?舒坦了說說無畏怎么回事唄!”

  蒼凌天聲音傳來,君臨仙松開腳一屁股坐在地上盤著腿!

  “嘿!那兩個圣皇,有沒有發現我這徒弟的特殊性?”

  君臨仙的問話讓兩個大佬感到了侮辱,這特么看不起誰呢!

  當即靈氣一吸,九絕與南宮霸權將辛無畏渾身摸了個遍!

  二人頓時皺眉思索,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小權子,你發現了沒有?”

  “尺寸跟我差不多,就是比我剛點!”

  “……”

  聽到這話,肖雅潔臉瞬間通紅!

  我還沒見過呢,你倆就下手摸了,摸壞了以后我可怎么辦呀!

  而君臨仙臉色直接黑了下來!

  誰他娘的問你們這個了,一個個的都圣皇了,就不能正經點嗎?

  “都沒看出來嗎?”

  看著君臨仙一臉得瑟的樣子,二人瞬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畢竟確是沒看出來!

  “我沒發現你這徒弟哪不一樣!”

  “確實!朕覺得還是你大徒弟強一些,畢竟你大徒弟看起來氣血如龍,渾身散發著戰意與霸氣!”

  還沒等君臨仙張嘴,蒼凌天就忍不住了!

  “無畏,聽到沒,看哥多牛逼,你抓緊呀,速度太……”

  砰~

  話還沒說完,直接被君臨仙賞了一酒壇!

  蒼凌天見君臨仙臉色不太好,也不敢多說什么了!

  君臨仙扭頭看著兩位圣皇,“你們就沒發現我二徒弟是個徹頭徹尾的普通人嗎?”

  啥玩意?

  普通人?

  普通人能修煉?

  你特么逗我呢吧!

  九絕邊向辛無畏伸手邊說到,“君先生,你看錯了吧!哪有普通人能修煉的,沒有靈根,他哪能……”

  “臥槽!真沒靈根呀!”

  話說一半,探測到辛無畏體內確實沒有任何靈根,連雜靈根都沒有,九絕瞬間懵逼了!

  這讓所有人都很震驚!

  畢竟沒有靈根,任何功法都不可能入門!

  而這小子現在都已經橋天境了,并且還能輕松越級對敵,這不符合常理呀!

  “沒想到一個普通人也能成長成這樣!”

  “那他是怎么入門的?”

  “普通人,那他配不上肖雅潔了,咱能出手搶了吧?”

  “有道理,要不試試?”

  “……”

  群聲響起,這讓肖志遠夫婦與辛無畏直接石化!

  這種話你們能不能私下說,這臉變的也忒快了吧?

  哼~

  九絕冷哼一聲,龐大的氣息爆發打斷了所有人的交流,瞥著眾人讓整個場面安靜了下來!

  “君先生,不能說你讓一個普通人修煉了,就說他能超越你大徒弟呀!”

  “我承認辛無畏很強,但是我覺得他的實力只能止步于尊者,畢竟想成為尊者,需要以靈根融入尊者之心的!”

  面對九絕的說辭,辛無畏額頭頓時流下了冷汗!

  自己的目標可是成為大陸最強刀客,怎么可能止步于此!

  心中的不甘頓時爆發,一拳砸在了地面上!

  “師父,真如魔尊前輩說的一樣嗎?”

  感受到了徒弟心中的不甘,君臨仙一酒壇酒賞了上去!

  “老子剛說完你比你大師兄還強,你特么耳聾呀!”

  “聽別人說什么你就當真了,你到底信誰!”

  這時候了還在畫餅嗎?

  南宮霸權也看不下去了!

  “君小子,九絕說的不錯,你得認清現實呀!”

  南宮霸權也是好心勸告,哪成想,君臨仙聽到哈哈大笑!

  “修煉者本就是逆天而行,老爺子,是你這話說錯了!”

  “況且我不認同魔尊的說法,我徒弟是普通人不假,可你們別忘了,他的天資與悟性是可以和皇朝頂尖妖孽相提并論的!”

  眾人跟看傻逼一樣的看著君臨仙,而君臨仙在在眾目睽睽下起身,邊往嘴里灌酒邊癲狂的大笑著咆哮!

  “凡至極致乃為仙!”

  “無畏乃是凡體、凡胎,但是由我教導,誰敢說他是個凡人!”

  “你們都有體質的限制,比如我大徒弟,比如宇文拓,可體質終歸限制住了你們,你們的成就最多就是到達上界的巔峰!”

  “可無畏不同,他乃凡體、凡胎,這就創造出了他有無限的可能性,最終他可以成為打破這個世界屏障的存在!”

  “如果他能走出自己的路,那神明見他需低眉,因為他可以以凡人之軀斬神明!”

  “都說舉頭三尺有神明,但他終歸是修羅動情,為她揮刀圖神明!”

  “誰敢小看他!”

  聽君一席話,嚇尿甩三滴!

  誰都沒想到君臨仙會有這么瘋狂的想法!

  想創造出一個堪比神明的存在,但是這條路哪會那么容易走!

  君臨仙扭頭冷笑著盯著辛無畏,“再問你一次,聽懂了嗎?”

  這時,辛無畏心情澎湃,激動的握著拳頭渾身顫抖!

  原來這就是師父的想法,這餅我先吃為敬,但是我一定要做到,不能讓師父失望!

  “師父,那一絲領悟我是真抓到了,但是我對您那句話的理解是和小潔有關!”

  小潔?

  小潔是特么你叫的的嗎?

  本來她應該是你們師娘的,可你這王八蛋下手早了,害得老子錯過她了!

  也就是你,要是這丫頭和別人在一起,老子非特么殺人奪妻!

  [宿主!你可以這么想想,本來該叫老公呢,現在叫你師父了,輩分漲了,你也不虧!]

  [滾!]

  君臨仙差點被系統這一句話氣死!

  稀罕她叫爹嗎?

  本來能親親我我的叫爸爸呢,現在只能是師父了!

  終歸是出現的太晚了,既然是個自己徒弟在一起,那就讓他們百年好合吧,最起碼沒便宜了其他牲口!

  “你對她有何感想,你有多愛她!”

  聽到君臨仙問話,辛無畏回頭看了看肖雅潔,一抹眼淚,義正言辭的輕笑!

  “四季,晝夜,腦海里無時無刻有她!”

  “世間有山河日月,也有繁花似錦,但我眼里,只有她!”

  “我可以為她舍去世間一切,也可為她破開天界下劈九幽,為她舍去生命,也在所不惜!”

  “我想以時間為媒,余生為聘;以她之名,冠我之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始于初見,止于掛掉!”

  這小詞叭叭一堆說,肖雅潔激動的雙眼通紅,牽著辛無畏的手舍不得松開!

  眾人也被辛無畏的真心打動!

  可君臨仙別扭了!

  二世執念被你挖走,你還在我面前這么秀恩愛,能不能當個人呀!

  “哎~原來她在你心里這么重要呀,看來我在你心里連個屁都算不上呀!”

  “……”

  這話一出,辛無畏差點急哭了!

  不帶這么玩的,不是問我有多愛她嗎?

  怎么您現在過來爭寵了呀?

  能不能別像小孩子一樣呀!

  見辛無畏急的不說話,君臨仙看著肖雅潔還想努力一下,萬一這小子腦子抽筋了呢!

  只見君臨仙深深嘬了一口煙,將煙灰磕出一腳捻碎!

  “無畏,你看!”

  “煙到盡頭終是灰,情到盡頭終是啥還用我多說嗎?”

  還沒等辛無畏張嘴,肖雅潔一臉認真的看著君臨仙!

  “師父,是娃!”

  “啥?”

  “情到盡頭終是娃!”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