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八分熟
  君臨仙命令一下,三人直接動了起來!

  “宇文拓,給我廢了這家伙的實力!”

  “紫嫣然那王八蛋才蛻凡圓滿,這空冥境高手放個屁就能崩死她!”

  啪~

  死囚丹田破碎,瞬間疼醒!

  “宇文拓,你不得……”

  “臥槽!什么情況!”

  話剛說一半,直接被紫嫣然以念之力控制著懸浮在半空靜止不動!

  這時,宇文拓上前安慰著,“老實點吧,早死晚死都得死,你的苦日子到頭了!”

  啥玩意苦日子!

  誰不知道好死不如亂活著呀!

  能活著誰想死呀!

  可宇文拓沒再給他說話的機會,直接掏出一塊黑布將其腦袋裹了起來!

  下一秒,君臨仙響指一打,一個隔絕陣籠罩在死囚身上,讓其聽不到外面的聲音!

  “小紫,我要你控制她全身血液放慢流動速度,而他必須活著!”

  “那廢物,〈凌遲〉刀法的要領你應該知道,做出來給我看!”

  “明天就是毒發時間,練手只有這一次機會,明天出手也只有一次機會,可懂?”

  “你二人不管誰失敗,那就給這丫頭準備后事吧!”

  這話一出,二人沉默了!

  都是剛學成,誰能保證一次性成功!

  “師父!您出手不是信手拈來的事嗎?為什么您不出手!”

  臥槽勒~

  這王八蛋竟然學會頂嘴了!

  可老子不要面子的嗎?

  把這事傳出去,老子該怎么做人!

  “很想讓我看光你媳婦嗎?”

  “……”

  聽到這話,回想起君臨仙不要臉的性格,辛無畏心里多少有點數了!

  還是自己動手吧!

  隱晦的給苗琳使了個眼色,讓她別忘了約定!

  見其暗暗點頭,這才移步到了死囚面前,深深呼吸了一口氣,扭頭對著紫嫣然示意點頭,雙手持刀開始揮舞!

  一刀!

  百刀!

  千刀!

  萬刀!

  好多少萬刀!

  可沒人注意到天空逐漸陰暗沾有紅暈,時不時的有血色雷霆閃爍,仿佛在醞釀著什么一般!

  辛無畏雙手殘影在死囚身上掠過,肉片、肉丁、肉條不斷飛灑出落在地上!

  可紫嫣然不那么好受,才剛剛開始,念之力已經跟不上的汗如雨下了!

  感受到了變化,辛無畏手中動作放慢扭頭看著紫嫣然!

  這一看瞬間愣住了!

  才剛開始咋就虛成了這樣?

  也沒聽過女的會虛呀!

  君臨仙見辛無畏手中動作放慢,順著其目光望去,這一看,瞬間感到心累!

  這特么念之力,哪有你這么玩的!

  “念之力,意念之力,你的意念就只有這么差嗎?”

  話音剛落,紫嫣然雙眼血紅的盯著君臨仙,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呀!

  可也不能讓師父看扁呀!當即咬牙堅持著!

  還不到一分鐘,真是到了崩潰的邊緣!

  張嘴咬住舌尖以疼痛清醒提神堅持!

  看著揮汗如雨雙眼的師兄,心里著實不想放棄,可真是剛修煉成,沒那么隨意的熟練呀!

  慢慢的閉上了眼,心神有著些許放松!

  腦海里卻出現了師父失望嘆氣的模樣!

  又會想到了自己好大哥逼著自己嫁人時候的場景!

  不!

  我不能這么放棄!

  雙眼猛然一瞪,血絲占滿了眼白,雙拳緊緊握著顫抖,死死的硬挺著嘶吼!

  “師兄!你盡管放心動手,我可是你師妹,同為師父的徒弟,我不比任何人差!”

  話音剛落,滿頭烏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為雪白,而一所漩渦在其身后若有若無的閃著!

  嘀~

  轟!

  龜嘀聲響起,紫嫣然也借著強大的意志力突破至胎息境!

  同時突破靈境與胎息,放眼大陸望去,紫嫣然或許是第一人!

  看著紫嫣然所發生的變化,君臨仙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

  不愧是念之力的傳承者,這滿頭的白發,看著真他娘的有韻味!

  可惜了,是自己徒弟,不能品鑒一下!

  紫嫣然得雙重突破給了辛無畏巨大的動力,心里不停的念叨著:穩了,穩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地上肉屑不斷增多,而死囚卻沒有發出絲毫聲響!

  隨著辛無畏最后一刀落下,眾人皆被這邪惡的刀法所震驚!

  一眼望去,青色血管貼在潔白的骨架上,無數神經與經絡如同蛛網般的交織在骨架上空!

  細眼一看,血色的心臟在砰砰的微弱跳動,看著就讓人感到瘆人而心寒!

  將所有人目光收在眼底的君臨仙輕輕笑了笑,一步上前扯掉死囚的頭罩!

  重新獲得了光明,死囚貪婪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呼~

  不對!

  怎么又血腥味?

  眼珠子一轉,卻發現如同被蛛網覆蓋的腳尖!

  隨著君臨仙使了個眼色,紫嫣然控制著讓死囚微微起身看著全身樣貌!

  這不看不要緊,這一看,瞬間滿頭冷汗的急促呼吸心跳加速!(蒙著腦袋,腦袋沒被寡!)

  啪~

  心跳一加速,當著全場人的面好似火龍果般炸裂!

  而這死囚掛掉一瞬間,天空響起了轟鳴聲!

  眾人抬頭望去,才發現天空壓抑的成了黑紅色!

  “朕槽!不至于吧?”

  “不就是施展了一門刀法嗎?怎么引來了天譴呀?”

  “還特么的是寂滅血雷!”

  這話還不如不說呢!

  被天雷鎖定的辛無畏瞬間慌了!

  當場嘴皮爆裂的干咽著口水發抖,心臟加速狂跳,仿佛要跳出來一般!

  扭頭看了看心上人,心情瞬間平靜,血影籠罩在全身,揮手一甩!

  爪刀消,放逐現!

  “小潔我一定要救活,天道,你若敢攔我,我便弒天!”

  “血修羅·逐夢!”

  驚天刀影劈向天空,天地仿佛收到了挑釁一般,血色雷霆如同一道光蛇般落下!

  看著這一幕,君臨仙面無表情的重重嘆了口氣!

  搖身一動消失在原地,一腳將辛無畏掀翻在地,昂首挺胸的迎向血雷!

  而這時,君臨仙臉上卻掛著絲絲淡笑!

  我君臨仙無心修煉,畏懼修煉的痛苦,可我終歸為人師!

  此時,到了給徒弟保駕護航的時候!

  雙眼緩緩閉合,等待著與天雷的碰撞!

  [宿主,能不能他娘的要點臉,你被雷劈的多了,又不會掛,說的這么大意憬然的干嘛!]

  [……]

  這狗系統咋在這時候出來拆臺,不會死不代表不會痛呀!

  [給我閉上你那肛!]

  轟!

  噗~

  血雷帶著誅滅氣息劈在君臨仙身上,君臨仙當場一口老血噴出,呈“木”字型朝地面砸去!

  砰~

  悶悶的一聲傳來,眾人才在剛才的驚嘆中反應過來!

  “師父!”

  辛無畏幾人哭嚎著跑到君臨仙面前跪下,雙手不知所措得不知道該干什么!

  聞著君臨仙渾身通紅散發的肉香味,幾人頓時糾結的迷茫了!

  看著君臨仙的所作所為,眾人心中涌出無盡的欽佩!

  雖說君臨仙對徒弟們不好,每次動手往死的揍,可關鍵時候,卻只身擋在徒弟們前面,是個合格的師父!

  雖說按劈按慣了,可這是寂滅血雷,不是普通的天譴之雷能相提并論的!

  要是放在自己身上,除非是親生孩子受傷,要不然根本做不到!

  這么壓抑的氣氛使人窒息,肖天賜左看右看嘴欠的開了句玩笑!

  “無畏!你師父八分熟了!”

  本想活躍一下氣氛,可不曾想點燃了汽油桶!

  彌漫血影再次爬上辛無畏身軀;純黑魔氣在梟痕身軀若隱若現,發絲逐漸硬如鞭;拇指粗的青筋爬滿牧婺目光,皆眼神不善的盯著肖天賜!

  隨著紫嫣然眼神殺氣彌漫,肖天賜一點一點被升空而起!

  看著這架勢,肖志遠慌了!

  這可是自己侄子,親的!

  必須給保護好,讓他知道小叔對他的疼愛!

  當即一個箭步上前,一腳跺在肖天賜腰子上,踹到地面上對著其腦袋狂踩!

  “不分情況的開玩笑呀!”

  “腦子是不是有泡呀!”

  苗琳這時也急忙上前安慰著,“無畏!你肖伯幫你們出手了,你們快救你們師父!”

  一聽這話,幾人咬牙撇了撇嘴,這是幫我們出手嗎?

  那咋不閹了他!

  就這么踹一頓,也忒輕了!

  不過還是師父重要,先不管這個山炮了!

  幾人各掏出數壇酒齊齊朝君臨仙潑去!

  滋啦~

  聲音響起,裂紋出現,白煙四起!

  君臨仙瞬間渾身抽筋,跟蛆一樣的扭曲著!

  不一會,溫度降低,君臨仙緩緩睜開眼看著周圍一切,頓時一個激靈!

  “麻痹的,老子怎么睡在地上,都特么快感冒了!”

  “你們就是這么照顧老子的?”

  “……”

  面對怒吼,四人皆無語!

  您渾身裂紋,誰敢亂移動呀!

  萬一散架了呢?

  好歹是當師兄的,辛無畏直接上前下跪痛哭,“師父,對不起,因為我讓您受了這么大的罪!我該死!”

  對不起?

  你特么要是想對得起,那就不該違背老子的話找這娘們!

  可找都找了,擋也擋了,現在該咋說?

  老子這么傲嬌的人,能被這小問題難住?

  “哭你媽個頭呀哭的!”

  “老子只是皮癢了,想用天雷按個摩,可不是為了給你這廢物玩意擋雷!”

  “給老子爬一邊子去!”

  “……”

  面對如此傲嬌的君臨仙,辛無畏瞬間不會哭了!

  現在該怎么做才能體驗徒弟的孝心呢?

  很急,在線等!

  霹靂啪!

  還沒等辛無畏再張嘴,又一道天雷落下,君臨仙當場又跳起了霹靂舞!

  這可把眾人笑壞了!

  讓你丫的裝逼,遭雷劈了吧!

  [宿主,天雷的按摩舒服嗎?]

  [狗子!你特么有病呀!我過個嘴癮你就給我來一道!]

  [作為一個有道德的系統,宿主要求本系統必須配合!]

  [那……賭約取消?]

  [滾!]

  [……]

  想收拾我直接光明正大的不行嗎?

  非特么找理由,不累嗎?

  又不是不讓你揍!

  見所有人都盯著自己,瞬間無語了!

  “看個毛呀看!沒見過用天雷洗澡的呀!”

  “見過用天雷洗澡的,沒見過為徒弟擋雷還這么傲嬌嘴硬的!”

  “……”

  錢蒼一句話直接頂的君臨仙不會這話了!

  這他娘的還咋轉移話題?!

  有了!

  一腳將辛無畏踹翻在地,拿出一顆丹藥拋出!

  “這是六品玲瓏回元丹,抓緊恢復,明天你們只有一次機會,記好咯!”

  “要是做不到,我會幫你們選個風水寶地的,畢竟我們直接還是有感情的!”

  “……”

  師父啥時候這么要面子了?

  剛想說什么,就被暴怒的紫嫣然打斷,辛無畏急忙嚇的躲一旁,畢竟這是師妹,惹不起!

  “師父,我跟你拼了!”

  “我為啥成滿頭白發了!”

  看著氣勢洶洶的紫嫣然,君臨仙上前就是一個刮鏟將其絆倒在地!

  “念之力的傳承者都是滿頭白發,我沒給你說過嗎?”

  “沒有,我現在這么丑,以后怎么見人!”

  “哪丑了?滿頭白發配這你這天生麗質的面孔,絕對別有風味,讓人更加著迷了!”

  “那你收了我!”

  “滾!”

  罵完反手拋出一枚三品玲瓏回元丹扔了過去,“少特么異想天開,抓緊恢復吧!”

  “要是你明天掉了鏈子,那你侄女估計就小一天了!”

  說這話的時候,還以挑釁的眼神看著肖志遠!

  這可把肖志遠氣壞了!

  不就是揍了你一頓嗎?

  至于這么快就想報復我嗎?

  郁悶的心情渲染的肖志遠,苦澀的淚水差點涌出眼眶!

  “苗琳,是吧?”

  見君臨仙又打自己老婆主意,當即一把將老婆摟在懷里,一臉不善的瞪著,恨不得吃了他!

  都老夫老妻的了,這么親密,這讓苗琳很別扭!

  要是放在平時,很樂意出腿榨干,可現在女兒這樣,你時不時的發騷這誰受得了!

  “君先生,要不……你就這樣說?”

  “明天我這兩個廢物徒弟會出手幫你女兒解毒,你也進去幫忙!”

  “等他二人治療完,需要你用龐大的靈氣貫穿你女兒所有的經脈!”

  還沒等苗琳說話,陳峰上前毛遂自薦,“君先生,我是煉丹師,靈氣也相對于溫和,并且經驗也不少,要不……我來?”

  一聽這話,君臨仙直接坐不住了!

  媽der的!

  這老不羞!

  “辛無畏,這老流氓想看光你媳婦,你說咋辦!”

  “她孫女長得也不錯,要不你去把她孫女拱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